Entries by xianda95

刑罚对酒驾初犯者过重,隆雪华堂促检讨修订案,先普及化酒后代驾服务,并对售酒行业一视同仁

日前,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0年陆路交通(修订)法案》一读,其中将任何酒驾肇事者致死或致伤他人的刑罚区分出来,即修订《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4条文,把原本酒驾致死和致伤他人初犯者的一致刑罚分开,并个别加重致死和致伤他人的刑罚。 根据原本法令条文,酒驾致死和致伤他人初犯者,罪成皆可以被判监禁3至10年以及罚款数额介于8000令吉至2万令吉之间。惟法令在经过这轮的修订后,两者将被鲜明区分出来: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罪成将被判监禁7至10年、罚款不少于3万令吉和不超过5万令吉。至于致死他人初犯者罪成将被判监禁至少10年或最高15年,以及罚款不少于5万令吉和不超过10万令吉。 隆雪华堂欢迎政府区分酒驾肇事者致死和致伤他人的刑罚的决定,认为将两者区分有助达到震慑酒驾者的效果。其中不管是酒驾致死或致伤他人案例,政府也将提高初犯和再犯者的刑罚,如酒驾致死他人再犯者罪成刑罚提高至监禁最高20年、罚款数额最高可达15万令吉。这将让民众在酒精驱使下务必三思而后行,喝酒后大可不选择开车,反之可使用电子召车服务或转搭公共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 惟隆雪华堂认为酒驾致伤他人的刑罚有待再商榷,尤其是监禁年数从原本不超过3年一次过提高至7年,这刑罚对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稍显过重,而且执法者如何针对酒驾致伤他人者进行诠释也是留有疑问,如若酒驾造成的车祸受害者只是受轻微小伤,身体状况无碍,那是否预示着该名酒驾肇事者也必须服刑至少7年? 另外,酒驾课题也如骨牌效应般掀起了涟漪,被从政者捞取廉价政治资本,成为了政党利器,其中吉隆坡市政厅在6月伊始突然冻结商家申请新的售酒执照。这个做法甚至让业者申请更新执照时也面对问题。 隆雪华堂认为,吉隆坡市政厅的做法显得矫枉过正,理应立即撤回禁止发放售酒执照的决定。再者,在疫情的冲击下,禁止发放新的售酒执照无疑对诸如餐饮业、娱乐场所等其他有售卖酒类饮品的行业更是雪上加霜,营业额随着下跌以外,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步入倒闭的窘境。 此外,鉴于酒驾的惩罚加重,国内各城镇也逐渐兴起了酒后找代驾的风潮。值得一提的是,酒后代驾服务在我国看似为新颖行业,惟在诸如韩国、中国等国家酒后代驾风气已普及化。 隆雪华堂以为,政府在修订法案加重酒驾肇事者刑罚当儿,更应双管齐下,推出一系列计划鼓励及推动国内酒后代驾服务的发展。例如比照提供电子召车Grab等召车应用程式的援助,政府不妨也给予开发酒后代驾服务应用程式app的公司更多技术支援和津贴辅助,让酒后代驾服务更加普及化。这样就能确保政府在严格执法当儿,也可以透过推动酒后代驾服务来降低醉酒驾驶的车祸率。国内酒后代驾服务未趋成熟之际,不应仓促针对酒驾致伤他人加重初犯者刑罚。 隆雪华堂以为,政府在加重酒驾致死的刑罚以外,理应重新检讨针对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的刑罚,也勿须将之与售酒执照课题相提并论。同时,政府理应先着手探究方案推动酒后代驾服务的发展,将之延伸至全国各地,而不是只局限在巴生谷一带而已。若政府不谨慎处理酒驾课题将引起民众和相关行业不必要的疑虑和担忧,并也会让民众认为政府籍由酒驾课题借题发挥,矫枉过正。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图源:THE MOLE)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lancar program tajaan langganan Malaysiakini untuk menyokong kebebasan media.

Mahkamah Persekutuan telah mendengar prosiding hina mahkamah terhadap Malaysiakini dan ketua pengarangnya Steven Gan berhubung kes menghina mahkamah akibat komen pembaca mengenai satu artikel yang didakwa bersifat menghina. Memandangkan kes hina mahkamah terhadap ‘Malaysiakini’ kini dalam proses perbicaraan oleh mahkamah, maka tidak sesuai untuk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memberi komen terhadap […]

文告: 隆雪华堂与《当今大马》同在,推出《当今大马》订阅赞助计划力挺媒体报导自由

《当今大马》因为读者留言风波而被总检查署起诉贬低和藐视司法体制,联邦法院七司于7月13日开庭聆听答辩双方陈词后决定择日下判。案件如今还在审讯过程中, 虽然审讯中案件不便予以评论,惟隆雪华堂决定以实际行动声援《当今大马》,力挺媒体作为第四权所应享有的报导自由。 这宗案件并非一般性案件,此案标志性的判决(landmark decision)一旦形成先例,日后公权力可以援引《1950年证据法令》第114A条文,指新闻机构必须为读者的恶意冒犯言论负责,进而提控相关媒体。 因此,隆雪华堂高度关注这宗案件,并正式推出《当今大马》订阅赞助计划,由本堂董事共赞助7,600令吉,让152名有意成为《当今大马》订阅者从中受惠,成为《当今大马》未来一年的订阅者。 欲成为隆雪华堂赞助的《当今大马》订阅者,只需提供以下四项资料,本堂秘书处在经过审核申请者名单后,将提交其中第一项至第三项资料给《当今大马》订阅部门。申请者需提供的资料如下:   姓名(中文和马来文): 电邮: 手机号码: 学生证明(Student ID)/ 残障人士 (OKU card)/政府援助金记录 (eligibility for BPN),疫情期间因行管令实施而收入受影响者亦可提出申请。 (第4项仅供隆雪华堂秘书处审核参考,不提供给《当今大马》)   有意成为隆雪华堂赞助的《当今大马》订阅者,请将以上4项资料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 而最新详情将在隆雪华堂官方面子书 (https://www.facebook.com/klscah/ )公布,敬请垂注! 如有疑问者,可联络隆雪华堂秘书处(罗先生):03-2274 6645。声援《当今大马》,力挺新闻自由!谢谢!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隆雪华堂妇女组严厉谴责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肤色论”并促朝野携手维护议会庄严

针对日前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向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发表“太暗、看不见” (gelap, tak nampak)、“涂粉吧! (pakailah bedak)极具侮辱并歧视女性的言论,隆雪华堂妇女组在此对阿都阿兹的”肤色论“予以谴责并促朝野正视议会频频出现歧视女性议员的言论。 阿都阿兹虽然已在国会现任议长阿兹哈的要求下撤回歧视性言论并做出道歉,惟莞尔的是他仍为其失言卸责找借口,竟辩解说他本人的原意是卡斯杜丽的座位太黑会造成在议发表意见较难受到注意,并还自我调侃说本身肤色也黑,没理由说别人黑。这不仅显示阿都阿兹欠缺言论敏感度和对女性的尊重,也曝露了当前议会无法有效遏制议员做出歧视行为和发表歧视性言论。 隆雪华堂妇女组以为,仅撤回相关言论无法消弭此言论对女性议员的伤害,反之针对女性议员的性别歧视、仇视等攻击性言论似乎已根深蒂固般在议会存在,若不给予正视,则难以保证该名曾发表歧视性言论的议员会否又故态复萌,之后再来拿肤色和种族等课题借题发挥揶揄调侃,最后又不当一回事?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在女性议员的推动下促成了国会通过修改议会常规36(4)条文,以保障男性和女性议员免成歧视性言论的受害者,惟遗憾的是议员在议会厅的发言具有“免控权“,造成大多男性议员选择性漠视有关议会常规,滥用此便利对女性议员人身攻击,并为自身罪责开脱,最后得以全身而退。 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希望朝野议员们致力维护国会的庄严,尤其是现任副议长阿莎丽娜身为女性之一,更应充当“桥头堡“角色,提升议员们对性别、种族等课题的敏感度,并致力贯彻议会常规36(4)条文捍卫女性议员的权益。 再者,可通过国会特权委员给予发表歧视性言论议员严厉的惩罚,方能达到警世的效果,以免类似本次”肤色论“,乃至更早以前的”月漏论“、”隧道论“、”女性暴露“论等这种将女性”性化“的羞辱性言论在国会死灰复燃,轮番发酵。 隆雪华堂妇女组  敬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