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放映活动 | 说好香港故事:幸彤在监狱

放映日期:2024年3月2日(星期六)
放映时间:晚上8时
放映地点:隆雪华堂二楼诚毅厅

回应人:苏淑桦(社会主义党全国财政)

主办单位:隆雪华青

联络人:唐南发(012-6566220)、李仕强(018-3861628)

片名:《幸彤在监狱》(She’s in Jail)
片长:102分钟
出品人:阿古智子
发行:Asian Commons (http://www.asiancommons.com/en/blog)

* * *

纪录片简介:

这个时候,她应该为参与2019反修例运动而被控告的抗争者出庭辩护;或者,她是47人案的其中一位代表大律师。但是她沒有。身为香港支联会副主席,她被控违反国安法、颠覆国家政权,正被拘禁在狱中,等候审判。

她的情人说她早有坐牢的心理准备,毕竟他们在高压的政治环境中走过来,现在只能坦然牵手走下去,为失去的自由继续奋斗。

她的法律界同行为她伸张权利,他们说,法律知识彼此都拥有,我们沒有的,是她敢于承担的道德勇气。

她的同道在狱外无忘抵抗。支援战友是应有之义。他们知道,对于她,法律只是达致自由民主的手段。

理念是要自己持守的,她在狱中不断发声,也在庭上从容自辩。她说,当权力的行使建基于谎言,生而为人只能不服从。

* * *

纪录片放映时间表:

3月16日 | 槟城场
主办单位:共思社
放映时间:8PM
放映地点:COEX
联络人:刘嘉铭(019-6652477)

3月23日 | 怡保场
主办单位:学乐书苑
放映时间:8PM
放映地点:学乐书苑
联络人:廖永立(016-5325703)

3月30日 | 新山场
主办单位:柔南黄色行动小组
放映时间:2PM
放映地点:47号课室
联络人:李成钢(016-3935403)

* * *

若有任何疑问,请联络放映活动协调员:唐南发(012-6566220)。

活动链接:https://fb.me/e/779fhOYgK

 

隆雪华堂会长颜登逸甲辰年新春团拜致词

隆雪华堂会长颜登逸于本堂2024甲辰年新春团拜致词稿
主宾:我国首相YAB 拿督斯里安华
农业及粮食安全部长YB 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布
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YB 郑立慷
青年及体育部长YB 杨巧双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YB 刘镇东
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阁下及夫人宋晓梅女士
现场各位YB,
政党和社团代表,
各位来宾和媒体朋友们,
大家好!

龙舞春风辞旧岁,福临人间庆新年。在这充满喜庆和欢乐的日子里,我谨代表隆雪中华大会堂向各界来宾和朋友献上真诚的新春祝福,愿新年胜旧年,欢愉且胜意;所得皆所期,所求皆所愿,所行化坦途。

今天,承蒙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莅临担任主宾,为活动增辉添庆,谨此代表本堂致以诚挚的谢意。

各位来宾,

首先。反贪是国家继续发展的前提,本堂肯定政府近期着力打贪的决心,迈入龙年,我希望政府能够继续秉持下去,带领大马迈向清廉的未来。

2023年,我国政局随着六州选举的落幕而趋向稳定,而如今我们正面临着百废待兴的局面。解决民生疾苦,改善人民生活,已是刻不容缓的重大任务。

经济发展是大家包括华人的主要关注点。为此,我们希望政府能够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促进经济的稳定增长,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让每个人都能够过上更有尊严的生活。同时我们也强调,政府在推行改革时应当考虑到不同地区、不同群体的实际情况,保障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我们对政府推行的针对性津贴改革计划表示肯定,这一举措旨在合理分配财政资源,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确保了每个人都能享有公平的发展机会。

其次,在教育方面,隆雪华堂对政府给予华文独中189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表示支持,但我们也促请政府公平对待各个源流学校,认真对待制度化拨款和师资不足的问题,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够享有公平而高质量的教育。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为国家的未来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此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理应不分族群和阶级,一视同仁予以公平对待。司法改革是人民的迫切需要,也是人民的必然选择。我们呼吁政府加强司法独立,尽快落实总检察长和检察官分权的改革议程,杜绝司法干预以保障每一个人的权利和利益。
作为一个多元文化、多元宗教的国家,我们的力量在于团结和包容。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更加珍视这份团结,摒弃分歧和偏见,共同创造一个和谐共存的社会。

各位来宾,

过去的一年,对于适逢创立百年的隆雪华堂而言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作为致力于推动社会进步的公民团体,隆雪华堂向来主张不平则鸣,不公则争,自成立以来始终以维护人民权益,促进各族和谐及国家繁荣进步为使命,对许多重大政策问题提出诉求和主张。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奋斗历久弥坚,百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和延续。展望新的一年,隆雪华堂将牢记初心使命,与各方携手维护和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向第二个百年奋斗前进。

今年恰逢是马中建交50周年。马来西亚与中国之间的交往源远流长,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我们在经济、文化交流等方面展现了紧密合作,彰显了携手并肩、共克时艰的真诚情谊。尤其在落实互惠互利的免签证政策下,可促进双边旅游业的发展。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两国的友好关系能够继续稳步发展,实现共同发展繁荣。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历添新岁月,春满旧山河。最后,祝愿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龙年吉祥!

谢谢大家!

隆雪华堂甲辰年新春团拜顺利举行

隆雪华堂于今日2月10日(年初一,星期六)顺利举办《2024甲辰年新春团拜》,荣幸诚邀我国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出席担任主宾并予以致词。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约上午11时莅临隆雪华堂,并在本堂会长颜登逸与新春团拜工委会主席暨本堂副会长戴炳煌的引领下进入礼堂会场。

本堂此次也诚邀农业及食品安全部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布、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郑立慷、青年与体育部部长杨巧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刘镇东、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 欧阳玉靖阁下暨夫人等等政党代表、华团领袖、本堂会员团体代表的出席,与民众共襄盛举。

本堂团拜除了齐捞生,亦有春联挥毫和演奏助兴,场面热闹不已,现场座无虚席。
在甲辰年里,本堂恭祝各界祥龙迎丰年,大地谷满仓!

隆雪华堂妇女组今举办第 10 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

隆雪华堂妇女组今举办第 10 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

 

隆雪华堂妇女组即日起接受提名第 10 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欢迎有兴趣提名

双亲或亲人的公众提呈推荐函,以表扬父母亲无私的爱。本组希望藉此活动弘扬孝道,唤醒为人子女者勿忘父母养育之恩,趁着双亲尚健在时好好反哺,以慰他们无怨无悔、数十载来为子女任劳任怨的春晖精神,为中华文化美德永续相传。

 

欢迎公众人士踊跃参与提名或推荐家人、身边或左邻右舍的朋友,以歌颂父母恩情,也让一直都默默为儿女付出,寂寂无名的爸爸、妈妈能获得表扬,接受大家的祝福和掌声。父母本身、孩子、亲戚或友人皆可自荐和推荐。每人只限推荐一位尚在的爸爸或妈妈,提名时需同时付上一篇短文陈述,(可找人代笔)候选人养育儿女的感人表现与事迹,短文以一千字为佳,并附上推荐人和候选人个人近照和家庭成员生活照各一张,连同推荐表格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同时也需上传相关资料至Google Form,提名截止日期为 2024 年 3 月 31 日(周日)。

 

获选为模范父亲和模范母亲的父母各可获现金奖马币一千和礼篮一份。並会受邀参与第20届寸草心征文比赛颁奖典礼晚宴。有兴趣参加上述活动者,可浏览隆雪华堂官网:

(https://klscah.org.my/?lang=ms)以获取比赛细则和报名表格,如有疑问请联系隆雪华堂秘书处林小姐(03-22746645/[email protected])。

隆雪华堂妇女组10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细则&推荐表格:2024年第9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推荐表格 2024

10届“好爸爸,好妈妈”模范父母亲奖Google Form 链接:https://forms.gle/1z65ekCJLbaifLUR9

 

 

【隆雪华堂年初一举办《2024年甲辰年新春团拜》】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谨订于2024年2月10日(星期六,年初一)于中午12时30分正式开始(上午11时30分交谊)假本堂光前大礼堂举行《2024年甲辰年新春团拜》。

本堂荣幸诚邀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出席担任主宾并将在团拜予以致词,以及诚邀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阁下、正副部长、政党领袖、社团代表等等亦将亲临活动现场。

团拜现场将有醒狮舞龙与挥春等文化表演,为活动增添喜庆氛围。

本次新春团拜将开放给公众参与,欢迎大家踊跃参加,共同庆祝这个传统佳节。

感谢您们的关注与支持,让我们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共享欢乐时光。

第21届千人义山行即日起接受报名

第21届“跑跑古迹,带出关怀”千人义山行将于2024年4月28日(星期日),早上6时30分,在广义大厦(Wisma KTC)盛大举办。

本年度千人义山行将以欢乐跑•义山寻宝的形式进行,冀望透过全新的趣味体验,让跑步爱好者除了感受到大自然的绿意,也从中了解到吉隆坡尤其是百年义山的历史文化遗产。届时,活动现场也将设有展览及嘉年华。
欢乐跑分为5公里(公众组),报名费RM50,及1公里(华团组)。欢乐跑无年龄限制,惟12岁以下的报名者需在家长的陪同下参加。

凡参加者,皆可得到本届千人义山行T恤、完赛奖牌以及礼品袋。

本届千人义山行仅接受线上报名,报名截止日期为3月31日。欲参加者,请点击网上报名链接: https://cps4.me/jogathon-warisan2024

已报名者受促于4月20及21日(周末日),早上9时至下午5时正(休息时间:下午12时30分至下午1时30分),前往隆雪华堂领取赛事包,逾期恕不受理。

千人义山行这项盛事从 2001 年起由雪隆区各青年团体所联办,亦达致加强公众对大自然的爱护及对运动的重视,乃至身体力行捍卫义山,守护历史文化古迹。

如有任何疑问,敬请联系隆雪华堂秘书处黄小姐(电话:010-235 2274 或 03-2274 6645)。

特赦局应透明公开有条件特赦纳吉的理由

隆雪中华大会堂对于特赦局予以前首相纳吉监期刑期减半,即监禁12年减至6年,罚款2亿1000万令吉减至5000万令吉的决定表达失望,认为此举将严重阻滞国家的政治与社会改革,引起民众负面观感,打击法庭的公信力。

隆雪华堂认为特赦局作出减刑的决定虽然符合司法程序,惟理应对外全面公开解释有条件特赦纳吉的理由,保障人民的知情权,而间中审批纳吉特赦申请却让人雾里看花,迟迟不公布决定,无法令人信服。

本堂以为,在纳吉尚有三宗案件在审讯中之下,特赦局不应贸然执行减刑的决定,反之理应待案件皆已审理完毕后方斟酌处理纳吉的特赦申请,毕竟纳吉牵涉的一马案涉及金额庞大,兹事体大,攸关全民利益,亦影响国际社会对大马的信誉,必须谨慎处理。

再者,特赦申请众多,本堂质疑特赦局为何优先处理纳吉的赦免申请,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准则下,不应奉行两套双重的标准予以区别对待,即对有权有势者宽松,却无视平民的诉求。

当各级法院皆一致维持纳吉罪名成立的情况下,特赦局减轻刑责的决定严重打击大马司法公信力及打击贪污的决心。这期间,政府和人民已被迫承担纳吉案件所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是故总检察署和联合政府必须向人民交待特赦局的决定,以恢复司法的公信力。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谨启

图源:亚洲电视新闻

第八届【茨⼚街 • 年味节 2024】—— 巷弄追忆

茨厂街,是老吉隆坡重要的历史与文化版块。

今日的茨厂街与昔日的茨厂街,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让我们一同漫步在茨厂街的巷弄中,探寻传统的美食、古老的建筑,透过聆听百年老街的岁月故事,感受老吉隆坡社区的独特魅力。

【茨⼚街 • 年味节 2024】
由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办公室主催;隆雪华堂、雪隆广肇会馆、隆雪陈氏书院宗亲会、雪隆会甯公会、雪隆惠州会馆、雪隆嘉应会馆应及武吉免登区居民代表理事会第三区联办;隆雪华青、好朋友市集及乡音考古参与策划;988为指定媒体。我们在立春吉日,相约老街庙会!

【茨⼚街 • 年味节 2024】:
日期:2024年2月4日(星期日)
时间:早上9点至晚上10点
地点:雪隆广肇会馆关帝庙, Jalan Tun HS Lee

 

美食导览团

日期:2024年2月4日(星期日)
时间:10AM-2PM
集合地点:茨⼚街关帝庙前

費用:RM70/人
* 费用包括茨厂街古早味小吃(约9样小吃和2杯饮料),一份美食人文地图。
人数:8人成团、最多16人(满额为止)

导览员:刘进宝(走街 Kaki Jelajah Warisan)

报名链接:https://bit.ly/pslnyf_gt1

简介:茨厂街是早期华人聚集的地方,纵使古人已远去,老味道却留了下来,茨厂街巷弄间留下了不少将近百年历史的传统美食,导览员将提供精心制作的美食地图,带着大家按图索骥游走老街,品尝美食的当儿还能与当地商贩互动,细细品味百年老街古早味的故事。

 

文史导览团

日期:2024年2月4日(星期日)
时间:4PM-8PM
集合地点:茨⼚街关帝庙前

費用:RM40/人
人数:8人成团、最多16人(满额为止)

导览员:梁莉思(林连玉纪念馆副馆长兼行政主任)

报名链接:https://bit.ly/pslnyf_gt2

简介:茨厂街过去曾经是吉隆坡发展的核心地带,社区经历百年的发展和变化,早期的传统聚落与人文景观也逐渐在消失中。导览员将带领大家穿梭於茨厂街的巷弄间,透过老照片说故事,重现老茨厂街繁华的痕迹。欢迎您与我们一起走入茨厂街的时光隧道,探索那烙印在街角的人文价值,共同守护老吉隆坡社区的历史与记忆。

第八届【茨⼚街 • 年味节|Petaling Street Lunar New Year Festival 2024】

准备迎接充满活力的龙年了吗?

第八届【茨⼚街 • 年味节|Petaling Street Lunar New Year Festival 2024】久盼待发,在立春吉日,为您精心准备一场年味年俗年庆的盛宴,一起相约老街庙会!

2月4号立春吉日,在这特殊的好日子,带你重返茨厂街文化遗产的传统魅力与历史风华,活动亮点汇集:

【舞台汇演】:民俗文化饗宴,节庆辉煌光彩。

【年味市集】:沿着百年茨厂街关帝庙,走市集,寻年味。

【巷弄追忆】:漫步茨厂街,老时光,新回忆。

今年特设的【年味市集】,更聚集了色香味的各式摊位,各类传统小吃、手作艺品和年礼等您来探索,洋溢年味的温馨和惊喜!

【茨⼚街 • 年味节 2024】由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办公室主催;隆雪华堂、雪隆广肇会馆、隆雪陈氏书院宗亲会、雪隆会甯公会、雪隆惠州会馆、雪隆嘉应会馆及武吉免登区居民代表理事会第三区联办;隆雪华青、好朋友市集及乡音考古参与策划;988为指定媒体。我们在立春吉日,相约老街庙会!

【茨⼚街 • 年味节 2024】:
日期:2024年2月4日(星期日)
时间:早上9点至晚上10点
地点:雪隆广肇会馆关帝庙, Jalan Tun HS Lee

隆雪华堂与媒体聚餐:共聚温馨盛宴

隆雪中华大会堂已于2024年1月18日(星期四)假半山芭喜来登海鲜酒家举办与媒体聚餐晚宴,旨在与媒体代表们针对多项课题多番交流之余,也衷心感谢去年适逢本堂创立百年之际,各家媒体予以的大力配合与宣传。

出席的媒体主要代表有:星洲日报副执行编辑朱运健、南洋商报教育刊物经理兼教育主编范忠星、中国报雪隆组新闻编辑谢美燕、东方日报高级主编陈敏慧、光明日报 社会新闻组主任陈素鸶、光华日报 新闻编辑主任唐龙英、当今大马社媒编辑黄治振、财今电台节目经理王能杰、精彩大马新闻编辑宋育瑨、988电台 Head of Digital& brand management Su Joo Li、CITYPLUS电台节目经理余荣雄、亚洲电视 副新闻编辑兼制作人李毓琇、访问总编辑陈文贵。

是次聚餐晚宴于晚上8时进行。会长颜登逸在致欢迎词环节上感谢各媒体一路来对隆雪华堂予以强而有力的支持,特别是去年对本堂百年系列活动予以的高度重视,像重点系列活动如国是论坛和圆桌论坛,有赖媒体朋友的重点宣传及大篇幅报道,才能让这两个活动落地开花,掀起社会舆论。本堂希望通过圆桌论坛,让华团在现今新政局、新经济气候底下,探究转型和发挥有效功用的蜕变新契机,凝聚华团,提出有转型意义的政策主张,为华社、为公民社会、为国家做出贡献。

本堂顾问拿督陈友信忆述本身80年代加入华堂以来的心路历程,感谢各媒体一路来对本堂予以的支持,珍视中文媒体多年来坚守岗位表达民意,对社会变革起着显著作用。

本堂顾问拿督翁清玉则恭祝各媒体新的一年万象更新、提及本堂过去针对政经文教课题所发布的文告非常严谨且让人信服,感激媒体对于隆雪华堂的会务给予的支持。

晚宴结束于晚上10时。

聚餐后与会者拍摄大合照留念。 左起: 本堂财政杨安泰、本堂总秘书陈松林、光明日报社会新闻组主任陈素鸶、中国报雪隆组新闻编辑谢美燕、东方日报高级主编陈敏慧、本堂副会长黄玉珠、星洲日报副执行编辑朱运健、本堂会长颜登逸、南洋商报教育刊物经理兼教育主编范忠星、本堂顾问拿督陈友信、本堂顾问拿督翁清玉、本堂副会长戴炳煌、本堂副总秘书李英维、本堂副财政拿督王程联、本堂妇女组主席王素莉

 

1.11 吉隆坡沦陷日公祭典礼顺利举行

由隆雪中华大会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与25个团体联办及7个团体协办的“1.11吉隆坡沦陷日公祭典礼”已于1月14日(星期日)假吉隆坡福建义山《中华民国男女侨胞惨死坟》顺利,获得约70人出席,并诚邀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 YB 方贵伦出席担任主宾。另,英国驻马最高专署国防顾问 Captain Antony Stockbridge 与 中国驻马大使馆一等秘书王军亦出席担任公祭典礼贵宾。

公祭典礼于上午8时开始。本堂副会长李福旺在典礼上感谢各个雪隆区愈33个团体群策群力的响应联办及协办予以支持,还有感激雪隆福建会馆/福建义山于2005年正式献地予本堂,让蒙难者可以在这一片土地安息。他提及“中华民国男女同胞惨死坟”的蒙难者,皆是日军于1942年1月11日攻占吉隆坡,至1945年期间,被杀害的平民和抗日军。因此,为了让更多年轻一辈认识当年吉隆坡沦陷的惨痛历史,工委会毅然在去年改在1月11日举办”吉隆坡沦陷日“ 公祭,旨在提醒大家,战争的残酷无情,也要关注区域和平。

本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主席李英维于致词环节上说,长期以来提及太平洋战争,世人多想起日本偷袭珍珠港,掀开太平洋战争的序幕。可是,很多人不知道,1941年12月8日凌晨12时30分,日本海军发动军事攻击吉兰丹哥打巴鲁海岸,实际上比日军偷袭珍珠港早了一小时,这才是太平洋战争的第一声枪响。他也呼吁大家除了悼念二战时期牺牲的人民和抗日军,切勿忘记当年在马来亚战役中英勇作战和牺牲生命的英国、澳大利亚、纽西兰和印度军人,因为他们也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奋勇抗战。

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 YB方贵伦说,虽然迄今距离二战结束已多年,惟世界各地仍战事频频,饱受战火摧残,持续处于纷乱之中。他认为各国应长期以追求和平的理念奋斗和努力。以实现世界和平为最终目标。

致词环节后,大会恭请主祭嘉宾本堂副会长李福旺、武吉免登国会议员 YB 方贵伦及雪隆福建会馆署理会长林忠强献上大花圈,并亦邀请一众与会的贵宾、联办单位及协办单位代表纷纷轮流趋前献花以表心意。

随后,现场播放号角军乐《The Last Post》,并在与会的英国驻马最高专署国防顾问 Captain Antony Stockbridge 及马来西亚华裔退伍军人协会代表们等人的引领下,全体出席者在墓碑前进行敬礼仪式,气氛庄严肃穆,以悼二战时期蒙难的人士。

在拍摄大合照后,活动于上午9时正式结束。本堂在此感谢各个联办与协办单位予以配合,方能让“1.11 吉隆坡沦陷日公祭典礼” 顺利举行。距离二战结束逾八十载,纵然世人逐渐遗忘,惟时光的潮汐还是会不断拍打,就像举办是次“1.11 吉隆坡沦陷日公祭典礼” ,冀望引领众人,激起记忆的浪花,以史为鉴,才能珍视和平的重要性。

 

吉隆坡二战之旅顺利举行

由隆雪中华大会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主办的《吉隆坡二战之旅》活动已于1月7日顺利举行,反应热烈,获得40位与会者响应参与,旨在让大家了解1942年1月11日,二战时期日军占领吉隆坡之后血泪交织的历史。

《吉隆坡二战之旅》于上午8时展开,参与者乘坐巴士,参观日据时期在吉隆坡遗留下来的据点,涵盖盟军墓园、吉隆坡日裔陵园、和平公园(吉隆坡广东义山)、南侨机工纪念碑、惨死坟、雪隆茶阳(大埔)会馆总坟、国家博物馆、国家英雄纪念碑、半山芭监狱门等等,由杨佐智先生负责中英文导览,为大家讲解各个历史据点的缘由及背后的故事,以及本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主席李英维也为众人介绍二战的历史。

是次《吉隆坡二战之旅》于中午12时半结束。难得的是,看见有者一家大小、并扶老携幼偕同参与,透过亲身体验,穿梭时光隧道,挖掘及还原这段近乎被世人遗忘的日据时期吉隆坡沦陷后的面貌。回溯过去,才能展望未来,珍视和平的重要性。

林清福师生“喜迎龙年”剪纸展, 1月5日隆雪华堂“龙”重登场!

新年新气象,喜迎辰龙年!
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将于1月5日至7日上午10.30于隆雪华堂二楼邝松厅主办—林清福师生“喜迎龙年”剪纸展。

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主席陈开蓉表示,剪纸是民间非物质手工艺术,已有三千多年历史,流传广泛,深受民间欢迎,它源于室内装饰,可用于点缀墙壁、门窗或礼品等,此次举办剪纸展,旨在增添新春气息,发扬中华艺术文化。剪纸虽然在书画界是冷僻的项目,要提升到艺术境界,仍需大家的支持和努力。

此展邀请我国剪纸达人林清福和他两位优秀的美术教师廖秀珠、张梦彬展出作品。林清福是我国著名歌唱家,才华洋溢。在剪纸上默默潜沉耕耘多年,今次偕同学生推出多年各式各样精彩作品。

展出内容,除了传统逗趣的十二生肖作品外,重点展出生动繁复龙剪纸,现场尚有剪纸体验活动(目前已有多人预约报名)、剪纸新书、售和精巧书签等。

三人也将于现场亲临指导剪纸技法,如:剪纸折叠法、团花、龙等,欢迎学校团体,爱好艺术的朋友同来欣赏、体验。

林清福剪纸已近40年,每年新春期间,他总是剪纸不辍,目前已出版马来西亚第一本剪纸画册《因爱而剪》增订版。林清福表示:“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集合了各种飞禽走兽的特征,是华人传统文化中的最受欢迎的动物,透过剪纸龙,象征华人高贵威严、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精神。”

欢迎各界踊跃出席参与此项有意义的活动。

『喜迎龍年』#林清福剪纸师生展
主办: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
日期:2024年1月5(五)~7日(日)
10am~8pm
開幕:5/1/2024(五)•1030am
地点:隆雪华堂•邝松厅
展示内容:龍、十二生肖剪纸和其他作品
活动:
●開幕導覽解说
●剪纸工作坊(文化付费) :
•5/1(2~3pm)讲座+剪纸体验 “主题:窗花”
•6/1(2~3pm) 讲座+剪纸体验“主题:龍”
•7/1(2~3pm) 讲座+剪纸体验“主题:书签”
咨询电话:隆雪华堂•佩宁 03-22746645

隆雪华堂会长颜登逸2024年元旦献词: 继往开来,共建新大马

新年伊始,值此挥别旧岁,迎接2024年的跫音来到之际,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在此向各界致以诚挚的祝福与问候,恭祝各界元旦快乐!

2023年已过,时光如白驹过隙,这一年对于适逢创立百年的隆雪华堂来说是个充满意义与挑战性的一年。百年庆的主题定为“承百年功,创千秋业“,旨在穿梭于追索往昔与今日的时光隧道,致力承先启后,回溯过去先辈创造出的吉光片羽历史回忆、举办像陆佑特展活动缅怀贡献之余,亦对应当前的时势策动诸如国是论坛、华团圆桌论坛等等的百年系列活动,引领社会舆论,继续扮演公民社会推手的角色,获得外界正面且热烈的回馈。隆雪华堂在此由衷感谢董事、会员团体、友好团体、媒体同仁及各界这一年来的辛勤付出!

团结政府执政已满一年门槛,治理国家能力的优劣也显见端倪,成为公民社会放大检视的对象。最近,首相安华才祭出人民引颈长盼许久的内阁改组动作,填补、撤换及调动数名正副部长职位。虽是次内阁改组相比起历届政府,扩充后的阵容未至臃肿,然是否能够重塑政府体系运作的机能,加强执行政策的效率,是为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一大挑战,还有待观察成效为何。本堂希望历经内阁重组后,各个部门在各司其职下能够继续加强政策运行和部门运作的执行力,确保执行的政策不会遭遇延宕而沦为白象计划,正视部门面对的问题,杜绝“小拿破仑”、献媚等官场文化在公务员体系滋长,而是由上而下都着实贯彻“官为民役,以民为本“理念。

国内政局波谲云诡,国家处于多党竞争的民主转型十字路口,本是各个政党向人民展现多元化政纲的最佳时机,惟遗憾的是在绿潮来袭之下,不管朝野的政治论述都渐趋保守排他,结合宗教和民粹主义,族群和宗教政治色彩愈发浓厚,民间氛围也顺势受到影响,对他族惯有的习俗文化放大检视,凡间中有争议甚而群起挞伐,讨论空间变得狭隘。隆雪华堂认为谈及族群关系,在政经文教课题上一以贯之以自身族群权益为出发点乃无可厚非之事,惟从民间、公民社会上至政府机关,都需深思如何在现今的越趋保守的社会氛围寻觅形塑及宣导符合大马多元现实价值观和文化观思想的契机,摒除身份认同的焦虑感而衍生的排他右翼民粹主义,捍卫自身族群权益同时,更应以“全马“意识出发,凝聚全民共识,重塑崭新国民理念。

展望新的一年,隆雪华堂将继往开来,坚守跨族群的路线,发挥公民组织角色监督政府施政,为不平则鸣,为民发声,期许下一个百年的奋斗征程,继续携手各方开创马来西亚新格局!

吉隆坡二战之旅 Discover World War II Kuala Lumpur: A War Trail Tour

隆雪中华大会堂欢迎您参加一场引人入胜的吉隆坡二战之旅一日游,将带您穿越时光,深入探访二战时期的历史遗迹,感受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这趟吉隆坡二战之旅,不仅是一次历史的回顾,更是对英雄们的致敬。且让我们一同跨越时光的隧道,共同探访12个见证战争风云的地点,感受历史的厚重与深刻,感悟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共同铭记、共同传承。

The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warmly welcomes you to join a captivating one-day tour of World War II in Kuala Lumpur. This journey will take you through time, allowing you to explore the historical landmarks of the World War II era and experience the grandeur of that tumultuous period.

This Kuala Lumpur World War II tour is not just a retrospective of history but also a tribute to the heroes. Let us together traverse the tunnel of time and visit 12 locations that witnessed the storms of war, feeling the weight and profoundness of history. Let us comprehend that epic and poignant chapter of history, collectively remembering and inheriting it.

日期:2024年1月7日(星期日)

Date: 7th January 2024 (Sunday)

时间:早上8时-中午12时(早上7时45分报到)

Time: 8AM- 12PM (Registration at 7.45AM)

集合地点:隆雪中华大会堂停车场

Meeting Point: Parking lot of The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费用:60令吉 (导游、巴士、矿泉水)

Fee:    RM60 (tour guide, bus, mineral water)

导游:杨佐智(中英文导览)

Tour Guide: George Yong(English & Mandarin Guided Tour)

服装:长裤和有袖上衣

Attire: Long pants & shirt with sleeves

注意:位置有限,先到先得!

Attention: Seats are limited, first come, first served!

欢迎各位踊跃参与,恳请在最迟1月5日(星期五)填妥以下 google form 线上报名。

http://bit.ly/klscah

任何回复及疑问,可联系隆雪华堂秘书处陈小姐:016-9173089/03-2274 6645,谢谢!

Welcome everyone to participate actively. Kindly complete the online registration form by January 5th (Friday). For any inquiries, you can contact the KLSCAH Secretariat Ms Chin at 016-9173089/03-2274 6645. Thank you!

悼念吉隆坡沦陷日公祭(11.1.1942)

主办:隆雪华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

1941年12月8日,日军入侵马来亚半岛,敲响马来亚战争的号角。吉隆坡沦陷日是指1942年1月11日,日本军队占领了马来亚半岛的首都吉隆坡。这一事件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太平洋战争中的一部分。在此日,日军成功进攻吉隆坡,导致英联邦和盟军军队撤退,也开启了日军的铁蹄统治岁月。

在沦陷期间,吉隆坡和周边地区经历了一段时期的日本军事占领,这段日据时期对当地居民和社会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历经大肃清运动,遇难者众多,死伤无数。因此本堂马来西亚二战历史协会特举办吉隆坡沦陷日公祭,以此缅怀遇难者,表达对那段艰难时光的敬意,以及对和平的期盼。

日期:2024年1月14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8时-早上9时 (上午7时30分报到)

地点:吉隆坡福建义山 (Jalan Kerayong)

衣着:

男生:白长袖衬衫、深色裤、深色领带

女生:素色、端庄

 

Commemorate The Fall Of Kuala Lumpur (11.1.1942)

Organiser: Malaysia WWII History Society KLSCAH

On December 8, 1941, Japanese forces invaded the Malay Peninsula, marking the onset of the Malayan Campaign. The fall of Kuala Lumpur to the Japanese occurred on January 11, 1942. This event took place during World War II as part of the Pacific War. On that day, Japanese forces successfully attacked Kuala Lumpur, leading to the retreat of Commonwealth and Allied forces and inaugurating a period of Japanese occupation.

During the occupation, Kuala Lumpur and its surrounding areas experienced a period of Japanese military control. This period, known as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had profound effects on the local population and society, with numerous casualties and widespread suffering due to actions such as the Great Purge.

Hence, the Malaysian WWII History Association organizes the Kuala Lumpur Remembrance Sunday to commemorate the victims, express respect for the challenging times, and convey hope for peace.

Date: 14th January 2024 (Sunday)

Time: 8 AM-9 AM (Registration starts at 7.30 AM)

Location: KL Hokkien Cemetery (Jalan Kerayong)

Dress code:  Male: White long-sleeved shirt, Dark-colored pants and tie

Female: Plain Colors, Formal Wear

人权月特辑 ——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列表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鸣谢《当今大马》、《东方日报》及《访问》刊登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欢迎阅读与分享转载10篇人权月文章。

文章作者刊登媒体刊登日期
内政部兼任选书师?谈文运书坊的“老大哥选书单
链接
陈沛文《东方日报》12月10日
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
链接
吴佳翰《东方日报》12月12日
威权崩溃以后,我们的改革运动
链接
黄康伟《当今大马》12月14日
源自2018年的问题
链接
蓝中华《当今大马》12月16日
非政府组织不是铁板
链接
林宏祥《当今大马》12月18日
净选盟的路线之争? 公民社会本末倒置
链接
谢癸铨《访问》12月18日
以哈战争:马来西亚的族群政治与华社的公民素养
链接
李烈宽《当今大马》12月20日
抗议是公民团体至关重要的策略
链接
林志翰《东方日报》12月22日
昌明大马底下,LGBT运动该何去何从?
链接
张玉珊《访问》12月23日
第二次政党轮替后的民主发展
链接
萧宏达《访问》12月24日

2023年人权月系列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第二次政党轮替后的民主发展/萧宏达

在2022年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经历了第二次政党轮替,安华终于当上首相,也进一步削弱了国阵的势力。然而,这是否意味着我们更朝向民主制度迈进?还是在民主发展方面仍然面临着挑战呢?

民主有很多种定义,最基本的要求是竞争性的定期选举,执政者有机会或曾经落败,马来西亚似乎符合这一标准。自2013年选举后,各政党和联盟就不断出现分裂,例如土团党的成立、伊斯兰党退出民联、砂拉越和沙巴政党自立门户等,让单一联盟更难在选举中赢得过半席次,也促使更多样的选后结盟模式。

尽管随之而来的是政治跳槽风波,但在宪法中新增反跳槽规定、以及各政党(土团党除外)积极完善党纪后,目前看来确实能防止大多数议员的随意跳槽,也进而阻止了跳槽造成的混乱和不稳定。只要能与各党高层达成共识,就能维持稳定的执政联盟。

故在安华时代下,除非是各党内高层闹翻,否则不必太担心政党碎片化下的政局不稳定。当前政党碎片化的程度也可能被高估,如果以各别政党所得议席、也就是各政党的相对势力来看,2022年选后的政党碎片化程度其实和2008年相去不远,差别只在于是选前还是选后结盟。

迈向民主路上的纠葛

有了竞争性选举,是否代表我们已经足够民主?若把民主的更广泛内涵纳入考量,例如保障少数权益、民众直接参与政治、或是资源平等分配等,马来西亚仍有漫漫长路要走。因此,一些跨国评比机构,例如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和民主多样性机构(V-Dem Institute),目前仍将马来西亚评为威权和部分自由的国家。

要实现稳定的民主发展,民众的支持至关重要,然而马来西亚却面对族群态度差异的问题。这可以分成两个部分来讨论,一个是对政府的支持度,另一个则是对体制的支持度。

族群态度的差异

根据政治学学者Bridget Welsh的估计,在2022年选举中,希盟在半岛只获得13%的巫裔选票,虽然加上国阵的32%,但仍不及国盟的54%。2023年州选中,希盟和国阵联合竞选的情况下,国盟的巫裔得票还进一步提升。由于缺乏马来西亚最大族群的稳定支持,先不论安华政府的意愿如何,确实缺乏正当性进行大刀阔斧的民主改革。

过去也有一些研究指出不同族群对于民主的支持存在差异。根据一篇2013年的研究,相比起巫裔族群,其他相对少数的族群更不支持现有的体制,以当时的情况来看,此体制即为威权体制。透过亚洲民主动态调查(Asian Barometer Survey)2019年的问卷资料来看,也可以发现华、印群体相对于土著或马来族群更不支持现有体制,而土著或巫裔族群相比起华裔和印裔群体来说,也更不认为民主制度适用于马来西亚。这一结果和三十年前的调查结果相似。

是什么造成对体制态度的差异?各族群间的价值观差异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从同一份问卷中可以发现,土著或巫裔群体相对于华、印裔群体来说,更抱持威权主义价值观,例如他们更不反对性别间的不平等参政权,也更认同政府在解释法律时应该咨询宗教领袖。

若当前族群间的态度差异不变,那安华政府面对的执政和改革困境就相当明了,一方面他们缺乏国内最大族群的支持,另一方面最大族群也相对不支持民主体制。若想要进行改革,首先必须要争取国内最大族群的支持,但似乎又不得不透过相对保守的政策来吸引他们的选票。

如何突破困境?

在多元族群国家,如何突破族群冲突的循环是我们必须时刻思考的问题。 目前笔者也没有很好的解方,但至少要从两方面着手,一个是观念的改变,一个则是不平等的改善。 政府应该提出与国盟不同的论述,推动更多元且包容的政策、尊重少数、促进族群相互理解与减少刻板印象。 同时,政府也应该努力缩小族群间的经济差距,避免族群与阶级的冲突重叠,促进社会和谐,提供包容政策生存的空间,由此慢慢改善马来西亚的体制。

 

萧宏达 /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政治学系毕业生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昌明大马底下,LGBT运动该何去何从?/张玉珊

团结政府正式执政一年,以过去一年的政绩,民间评价不一,但大多数的评价都不满团结政府没有落实改革议程。不仅没有如想象中可以抵御绿潮,反而出现朝野政党竞相伊斯兰化的状况,而在这过程中,弱势群体如LGBT往往就成为了最容易被利用的群体。

安华首相在执政初期强硬表示团结政府绝不承认LGBT;接着象征LGBT的彩虹手表被内政部没收;然后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建议将LGBT列为精神疾病,到最近巫统政府在柔佛州设立“治疗LGBT中心”。只是在过去短短的一年,类似言论在朝野之间就已层出不穷。

国盟和宗教右翼党团向来都在玩弄种族与宗教课题,发表类似的言论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然而,处处标榜昌明大马的团结政府,却也选择玩弄同样的课题,让该口号沦为政治宣传而非实际行动,实属可惜。不仅如此,言论自由的空间也在这过程中,变得越来越紧缩。过去我们还有一些政治人物愿意在LGBT课题上释出友善或中立的言论,但如今无疑是政治自杀。

面对如此情况,我身边许多LGBT——尤其是穆斯林LGBT——要不已经默默离开马来西亚,在国外寻求政治庇护;要不就是积极寻求可以离开马来西亚的方法。因各种因素无法离开马来西亚的LGBT,则大多选择低调行事。不仅如此,加上宗教右翼党团的抗议,以及执法单位不间断的骚扰和打压,公开的LGBT活动已经越来越少,连娱乐性质的LGBT活动,也几乎销声匿迹。

如此一来,LGBT群体该如何在国内生存下去?难道真的只有离开马来西亚,才是唯一的生存方式?还是积极争取,捍卫该有的权益?

然而,此文章无意批判选择离开马来西亚的LGBT。如今已是全球化的世代,国籍已不再重要,谁也无权阻止或批评任何人,想要在一个不让人担惊受怕的国家生活。

虽然国内整体状况对LGBT非常不友善,但我并不认为完全没有抗争的空间。需知在过去的历史上,有不少国家的LGBT运动也曾在很艰难的状况下进行抗争,最终得以开花结果。马来西亚如今尚未到非常糟糕的状况,只是如果我们此时不再积极进行抗争,选择消极应对,那么最后就只有离开家园才能生存。

纵观全球历史上的LGBT运动,方法不外乎街头抗争、司法抗争或是进入政府体制来推动制度上的改革。在马来西亚,我们是不是也能复制或参考其他国家的LGBT运动呢?可是,每个国家的历史背景、种族结构和民主制度都不尽相同,很难完全复制其他国家的抗争方式,只能参考相近的国家的抗争方式,并调适成适合马来西亚的方式。

例如新加坡LGBT群体面对强势的政府和保守的势力,他们就采取司法抗争,来废除《刑事法典》377条文,将非自然性行为除罪化。印度LGBT群体面对保守与宗教的势力,他们也是采取司法抗争,成功废除《刑事法典》377条文。马来西亚同样作为共和联邦国家(Commonwealth of Nations),同样也“继承”了英殖民留下的恶法《刑事法典》377条文,也采取了相近的路线。

在2014至2018年间,森美兰州跨性别成功挑战该州的伊斯兰法男扮女装的法律,违反了联邦宪法,成为了我国首个挑战该法律成功的案例。自此以后,不仅森美兰州,连其他州属的宗教执法单位,也不敢肆意使用这条法律来逮捕和控告跨性别群体。

2019年,一位穆斯林男性被雪州宗教局援引雪州伊斯兰法,提控企图进行非自然行为,后来在LGBT组织的协助下,也成功挑战该法律,并在联邦法院里宣判该法律违反了联邦宪法。此案判决不仅在国内成为一个标杆性裁决,同时也成为了一个判决先例(precedents),让后来的人想要挑战任何违反联邦宪法的法律,有了一个基础。

虽然这些司法抗争的案例并不多,但每一个都是举足轻重的案例。这也多得我国有一套相对完善的联邦宪法,明文阐明所有人都应平等地受到宪法的保障。那么,联邦宪法也自然成为我们LGBT群体最好的“武器“。

马来西亚LGBT运动向来都是采取较为迂回又低调的方式进行抗争,也因如此,更多是选择司法抗争,或是通过非政府组织在体制内,建议政府进行改革。但我必须强调的是,马来西亚LGBT运动并非只能或只有单一路线可行。然而在面对现有的政治氛围,尤其是朝野政党都在利用LGBT来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加上针对LGBT的猎巫越来越严重,现阶段我们也许需要的是更有策略的应对方法和运动路线。

当然,LGBT群体并不是,也不应是委屈求存的蝼蚁,同样作为马来西亚公民,应该与所有马来西亚人一样受到宪法的保障。

 

张玉珊 / 不爱穿裙的生理女性,长年关注性别、劳工、土地正义和粮食危机课题。现为社会主义党全国中委和宣传局主任。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恢复地方选举,刻不容缓

隆雪中华大会堂无法苟同以担忧引起种族分化为由而排除恢复地方议会选举的论点,要求朝野抛开狭隘的种族论述,合力尽速推动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归还人民除了国州选举以外的第三张选票。

基于“无代表、不纳税”(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民主宪政原则,恢复地方议会选举赋予市民拥有参与诸如制定门牌税率等等城乡规划与决策的权利,但凡地方政府的任何政策皆会受到市民的监督与制约且人人有知情权,利于打造完善的问责文化,让攸关民生的问题获得更大的重视与讨论。

再者,民选议员是向人民负责,而现有的县市议员委任制的举措无疑与规范的民主选举制度脱节,滋养官官相护的不健康“小拿破仑”文化,纵容贪腐丛生,阻滞地方议会改革。

是故,检讨现有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及各州宪法实为刻不容缓之事,探究全国各地共推地方选举的可能性。朝野双方勿单凭种族和城乡分化的论调就强行将地方议会选举排除在国家民选政府体系之外,唯有恢复地方选举,重塑地方议会的职能,方能提升地方政府的透明与效率,打造从地方、州级到国会由下而上完善的选举制度, 真正做到还政于民。

图: GOXUAN

隆雪华堂《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精华影片

隆雪中华大会堂百年系列活动:《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已于12月2日顺利举行。感谢11个联办单位与38个协办单位的群策群力合作与配合,方能让活动圆满落幕。以下为《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精华影片,感谢诸位社团代表、意见领袖、媒体同仁与大众的参与,就让我们一起回顾当天上午分组讨论环节与下午汇报环节的圆桌论坛现场盛况!

隆雪华堂《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照片集锦

隆雪中华大会堂百年系列活动:《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已于12月2日顺利举行。感谢11个联办单位与38个协办单位的群策群力合作与配合,方能让活动圆满落幕。以下为《华团圆桌论坛:重建马来西亚》活动照片集锦,感谢诸位社团代表、意见领袖、媒体同仁与大众的参与,就让我们一起回顾当天上午分组讨论环节与下午汇报环节的圆桌论坛现场盛况!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抗议是公民团体至关重要的策略/林志翰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选举的民主社会,各种声音在此相互竞争,有时甚至会产生冲突。有时,最响亮的声音可能来自一小撮说客,他们在说服政府、国会议员及其政党方面可能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尽管这种现象有时可能与民主原则相悖。有些社会运动的方向可能与你支持的完全相反,然而还更受欢迎,其影响力也更大。

认为社运份子仅需与当权者比如部长、议员、高级公务员、政党领袖见面交涉,或向他们呈现研究成果和观点就能实现目标,而无需公开抗议壮大运动以获得更多公众支持,这种看法未免过于天真。然而,要判断一个社会运动是否成功,我们必须看这场运动在推动期望的政策变革方面取得了多大的进展和成就,以及它使用的方法和策略是否有效地帮助它更接近目标。

即将卸任的净选盟(Bersih)主席范平东的辞职声明提及净选盟的未来发展,引发了一些讨论和争议,即在政权替换的背景下,社会运动应该如何走向。

范平东理想中的发展方向和路线是将净选盟打造成“人民机构”。这似乎暗示了他倾向于以更专业、更具有组织性的方式开展倡导工作,通过其内部渠道和网络作为游说者,甚至派出圈内人进入体制内,以实现政治改革。

他拒绝接受新副手提出的“人民运动”愿景,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在首次希盟政府上台与一年前团结政府成立之后,希盟领导的政府表现明显不尽人意,有时甚至不愿兑现选前承诺的改革,应代表人民力量的净选盟却没有号召和发起街头抗议活动。

当中可能的考量是与当权者保持联系并保障内部沟通渠道的顺畅,公开且“大声”的抗议可能会破坏对这些倡导者同仁的努力,甚至危及他们与当权者的友好关系。

净选盟的首要任务是倡导马来西亚选举乾净且公正。虽然在希盟政府首次轮替之后,通过净选盟的倡导在政策改革方面取得的进展或成果并不明显,如选民自动登记、邮寄投票、清理选民名册,但这并不意味著无所作为。只是对于依然渴望制度改革的社运份子和普通民众来说,改革成效实在太过微薄和进度太缓慢,难免让人们感到失望。

事实上,联邦和各州的执政议员对一些改革提案并非完全陌生,因为他们本身也曾参与社运,对这些课题略有了解。然而,当从反对党成员或社运分子转变为掌权者时,政客们的关切点有时就会从党派的自我保护和利益出发,目的是保住权力,并扩大他们的影响力和资源。

不符当权者利益

显然,反复向当权者提出类似的倡议是行不通的。这并不是因为当权的政治人物对问题的理解不透彻,或者不明白什么政策更有利于整体社会或符合公共利益,而是因为按照倡导者的建议行事并不符合他们自身的最大利益。

当掌权的政治人物在推动某项改革议程拖泥带水、裹足不前时,公民社会就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推动并展示公众对该改革政策的大力支持。街头抗议就是其中一个至关重要、无可避免的做法。在这种情况下,人民的力量和来自公众的外部压力就会发挥其重要作用,协助倡导者促使当权者尽快落实改革承诺,营造出紧迫感。

毕竟,政治人物还需要面对选举压力和满足选民的要求,而表现不佳或者缺乏政治决心者可能会在下一次选举中遭受选民唾弃。如果街头抗议能够帮助推动改革,为运动造势,教育并扩大公众支持的基础,那么,任何一位认真的社运份子都不能忽视这种多管齐下策略的重要性。

黄彦铬及其团队成员在净选盟改选中获胜,成为指导委员会成员的一部分,反映出成员组织内部的声音,即他们对过去运作做法有效性的看法,以及他们决定引入新主张,以更好地推动净选盟实现联盟的目标。

若把这看作是一支足球队,那么黄彦铬和新当选的成员就是被派出来帮助联盟进球的替补球员。他们以前锋或边锋的新角色出现,这正是之前的净选盟团队所缺乏的。然而,这并不意味著经验丰富的中场、后卫和守门员应该被换下。内部渠道依然有用,能在体制内建言和倡议、并提供政策研究等技术协助,也是社运组织其中的一个重要运作。尽管我能够理解并尊重范平东这一决定,我仍然对队长不愿意继续带领这支实力增强的新球队感到失望,或许他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如今受寄予厚望的政党和许多政治人物已上台掌权了,甚至还推选了当初高喊“Reformasi”口号、有改革形象的首相安华,为何体制改革还是遥遥无期、看不到曙光?社运份子要觉醒当初的政治战友已不再,成了对立面,因此莫忘社运长期经营和抗争需要共存的四大角色,即“公民”、“抗议斗士”、“变革推动者”和“改革份子”,缺一不可。

 

林志翰 / 群议社社员及政策研究员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以哈战争:马来西亚的族群政治与华社的公民素养/李烈宽

10月7日,哈马斯武装突破以色列防线,引爆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的新一轮军事冲突,冲突随后进一步扩大,并持续至今。如今,以色列围攻加沙日久,进一步加剧加沙人民缺水、缺粮、缺电、流离失所的人道危机。

以哈战争再度爆发不久,安华政府即高调声援巴勒斯坦:政府与官联公司捐款、举办声援巴勒斯坦集会,再到前阵子在全国校园内推行“挺巴周”等。政府的这些举措,也引来了朝野、民间各个群体的热议。

族群政治的极化反应

这两个多月来马来西亚国内针对以哈战争的种种舆论,可谓是国内政治的照妖镜:一方面,我们可以持续看到安华政府与国盟(特别是伊斯兰党)为首的保守势力就穆斯林相关议题的话语权竞争;另一方面,民间的态度似乎也映射出第15届大选以降所形成,以族群张力所主导的政治格局。

最显著的例子,莫过于前述的“挺巴周”活动。由于师生在校内多有举枪等出格行为,甚至发表极端言论,是次活动在坊间引发诸多争议。

公正党多名华裔议员当时呼吁政府停办“挺巴周”,言论却遭到伊党批评,指责其引用西方帝国、殖民主义惯用词汇;在民间,“挺巴周”以及一众相关集会活动深受马来穆斯林社群热烈的回应,反观华社普遍对“乱象丛生”的“挺巴周”多加批评。

这种族群之间的差异与隔阂,也反映在近期,特别是短暂停火后,以哈战争相关舆论的热度落差:华社对于此次冲突的关注似乎已减少许多,马来穆斯林社群却仍持续关注以巴局势,甚至抵制运动也持续进行中。

若回到华社的舆论观察,则不难发现华社普遍对于巴勒斯坦、加沙的问题理解不深、缺乏关注。纵观中文舆论,多数会将其视为宏观国际政治角力的一小部分,并带入自身固有的国际政治立场(如亲中、亲美),或是视其为穆斯林的课题,进而就国内马来穆斯林政治霸权的不满来选边站。

诚然,以身份本位看待国际事务是人之常情。然而,作为世界公民,若我们希望更持平、客观地看待外国事务、国际政治,提升国际观,或是退一步言,不要事事都被特定政党、有心人士牵着鼻子走,则我们对于以哈战争这类国际事务可能就需要不同于前述的关注态度与方法。

看待以哈战争的该有姿态

首先,我们需要摆脱固有意识形态的绑架。

以巴战争为例,是要重视双方的特有历史脉络,从中解读之间的纷争,其中涉及了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双方的国家∕国族建构历史、以色列屯垦殖民主义(settler colonialism)、军警暴力的争议、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内部政治派系斗争、哈马斯的治理问题与加沙长期的人道危机等等。这些绝对不是如亲中∕亲美简单的二元对立就能一概而论的事。

较为客观的态度,应为拒绝简化的善恶对立或喜好,且避免过多地带入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境,以及以此形成的本质化(essentialize)、简化的敌我对立。如此,我们才能回到冲突本身的脉络,更贴近冲突本身的问题点,来理解这场冲突。

另外,面对此次以哈战争,或是长期以来的以巴冲突中,增加资讯摄取管道对我们全面理解问题也相当重要,其中包括吸收不同立场的外国媒体深入报导、相关书籍著作等。

举例来说,巴勒斯坦相关研究在欧美已是专门的学术研究领域,甚至欧美、以色列的犹太学者也投入其中,以批判的视角研究以巴冲突历史。掌握这些基础知识来源与学术脉络,继而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可视为达成上一点的具体方法。

再者,比起急于凭喜好站边,我们更应该关注以哈战争、巴勒斯坦问题的人权面向。

这就与之前提到的脉络化看待问题有关。巴勒斯坦问题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除了是国家主权、领土冲突外,也伴随了可能是当代最严重、持续时间最长的难民问题,以及加沙十几年来被封锁所造成的生存困境。

对此,我们先要规避一种观点,即认为以色列更文明、更先进,因而其人民比巴勒斯坦人更值得被同情与尊重。我们必须意识到,巴勒斯坦人同样有身为人的基本生存需求、权利与福祉,而不是将他们非人化(dehumanized),将他们等同恐怖分子。由此出发,巴勒斯坦加沙人至今仍持续面对的人道危机,与哈马斯袭击中造成的无辜人命伤亡,需要被同等重视。

以上就是从国内中文圈子的言论现象出发,探讨作为公民社会的一员,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以哈战争,或是长久以来的以巴冲突,这类与我们似近又远的国际政治问题。

国际观是当代公民素质不可或缺的一环。事实上,前述建议的态度、方法,对于我们日常面对国内政治的种种议题同样适用。就此而言,能客观、持平地看待与评论国际事务,自然也与当好一个公民息息相关。

 

李烈宽 / 国立政治大学历史所硕士生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净选盟的路线之争? 公民社会本末倒置/谢癸铨

上个世纪90年代,烈火莫熄运动催生了一代人的改革精神,也催生了净选盟,而净选盟十余年来的努力,为我国带来了许多重要的改变。对那一代的社运分子来说,响应净选盟的号召走上街头,迫使政府抚顺民意,使得那个时代的人们先后获得了追求改革的精神以及在大选之外展现民意的手段。

可以说净选盟运动对促进我国政党轮替起了重大作用,然而在政党轮替的过程中,以及政党轮替以后,对于一跃成为执政党的希盟/团结政府的态度似乎都使得本来蓬勃发展的社运陷入退潮之中。

丧失公信力的时代

由于面对执政党的诘难,净选盟在改革为净选盟2.0的过程中,一个重大的改变便是让在野党退出领导层,消除了其政党色彩,使其在社会上获得公信力。然而在2016年,净选盟领袖加入马哈迪主导的《公民宣言》,前主席玛利亚陈、安美嘉赫然在列。净选盟第五次集会,马哈迪父子、慕尤丁在集会现场发表演说,随后马哈迪被尊为希盟共主,显示净选盟认同这一政治决定。

净选盟前主席范平东当时表示,选举便是要做选择,要“两害相权取其轻”。此言彻底曝露净选盟此时之路线,实乃拥护在野党推翻纳吉政府,意在经此一役完成改革的千秋大业,否则何以接受我国的体制破坏者成为改革阵营的领导者?

后来,我们见证了希盟政府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如何无视竞选宣言,最终仅仅22个月便因喜来登事件而垮台。在这22个月里,净选盟诸多领袖先后加入执政党,有论者以“收编”形容这一过程,加上在选举前净选盟对马哈迪的支持,让净选盟在希盟执政时代逐渐丧失公信力,沦为人们眼中的政党附庸。[1]

如果说范平东在2016年曝露了净选盟的投机心态,那么今年他表示净选盟作为人民运动在第14届大选以后就失去生存能力,只能选择“关门大吉”或转型为政党无疑是对社运的侮辱。

范平东的“路线差异”

其一,根据净选盟5.0集会声明,净选盟所关注的议题为“干净选举”、“干净政府”、“异议民主”、“异议权利”和“赋权沙砂”。以“异议权利”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第十四届大选至今,团结政府不止没有废除《国安法》(SOSMA)、《煽动法令》、《大专法令》,更企图为这些恶法保驾护航,难道这些行为不足以动员人民发起运动表达不满?

其二,与其谈论净选盟失去人们的支持而无法再发动人民运动,何不探讨为何净选盟会失去人民的支持?如前所述,净选盟因为在2016-2019年间纵容希盟与马哈迪结盟,多名领袖先后加入执政党,因而失去其公信力,并非人们对其改革诉求无感。

今年,国盟便借着阿末扎希DNAA的案子举办了一场示威,反观净选盟对此却毫无作为,更把红线降低到“释放纳吉”,亦即为了“大局”,我们可以暂时揭过阿末扎希在政府干预下被释放的案例?试问这要如何让人民再支持净选盟的领导?当初净选盟以干净政府、干净选举号召人们上街,如今改革未成,怎么可以说基层运动的能量已失,抑或如今的群众已经没有呼吁改革的动力?

其三,如果说社会运动是以特定的理念、价值为指引,由下而上地在体制外影响社会/政府的走向,那么对于安华政府的批判便应当更加强烈。上届大选中公民社会寄往毕其功于一役是因为有“马哈迪交棒安华”这一前提,即代表人们支持安华所宣称的理念。如今安华执政已有偏离理念的征兆,人们除了“协商”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表态的能力?

在两次全国选举的政党轮替之后,范平东试图将净选盟转化为一个偏向精英路线的“人民体制”,如同“政党”或“智库”,但是这条路线本来就会导致其所讨论的课题更加缺乏人民群众的基础,一来路线更趋精英,二来态度更偏向建制。要专注于为新政府提供改革规划本无不可,但这是否就意味着要与群众脱节?

路线之争是伪命题

在第14届大选以后,因为净选盟领袖先后加入体制内而逐渐丧失社运公信力,加之其公民社会的主要领导角色,导致民间大多视公民社会为希盟的拥趸,这才是社运力量薄弱乃至“失语”的原因——而非净选盟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净选盟的任务从来不是政党轮替,那只是一种手段。

要加强民间支持,并在大众的支持下规划出理想的体制改革计划,并非要将净选盟“精英化”成为与政府沟通协商的组织,而是要在与政府协商的同时回归群众根基,在教育群众、动员群众和鞭策政府追求体制改革之间应并行不悖。当然,这也代表公民社会应当在群众的检视与自我反省中重新思考自身的行动与理念之间的落差,从而检视公民社会对安华的偏爱是否合理。

此外,虽然发表文告、联署声明到实际参与社会运动存在落差,但这两者并不存在冲突,何以范平东会将二者视作路线差异?虽然过往在国阵执政之下人们缺乏与政府协商的管道,但团结政府上台至今,与国阵执政时代相比又有什么改变呢?限制集会自由、言论自由的恶法仍在,甚至得到公正党员、内政部长赛夫丁的缓颊,整体环境相较过往真的有改变吗?何以如今动员群众的运动变成非必要且无动力的呢?

在这个政府不断降低落实改革之志时,早已被指为希盟拥趸的净选盟要如何与团结政府谈判、协商?我想在公民社会哀叹民众逐渐丧失改革热情的时候,更应该先检视过往行动中的错误,承认投机主义带来如何沉重的代价,方能继续引导群众,为体制改革带来源源不绝的动力。本次净选盟新旧象征“人民体制”路线独木难支,因此我乐见净选盟回归草根,亦希望净选盟老将能与新生代携手并进,这两条路线从来不是相对立的。

 

[1] 见林志瀚:〈马哈迪任相“救国”:希盟权谋与公民组织的机会主义〉,收录于《改朝换代,理想崩盘:马来西亚的威权反扑》,雪兰莪:大将出版社,2022年。

 

谢癸铨 / 群议社社员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非政府组织不是铁板一块/林宏祥

国阵一党独大的时代,我们一贯认定所有非政府组织、公民团体皆为民主、人权、多元、平等、自由、公正等普世价值斗争,政府则是仗着国家机器,打压上述价值的头号敌人。因此,我们把枪口对准掌权者,以为打倒政府,“进步”的价值就能在这片国土上发扬光大。

然而,自2018年马来西亚首次政权更迭后,形势已截然不同。马来右翼团体悄然崛起,加上这段时期社交媒体普及化,不少个人(宗教领袖、网红等)或组织充分利用资讯科技,在虚拟世界生产数码内容,并输出文化产品如电影、书籍等,积极经营论述、散播讯息,建立权威与影响力。

明显的,耕耘已收获成果。首次政权更迭后形成的单元阵线对垒多元阵线的政治格局,让马来穆斯林社会为焦虑、不安全感所笼罩,于是以单一族群或宗教出发的思想逐渐成了主流,走偏锋者甚至具排他倾向,如呼吁关闭华小淡小、对付性少数群体,让少数族群与弱势群体深感受威胁。

身份认同政治——族群、宗教、文化、语言、性别、性取向等议题,成了越趋尖锐的矛盾。一方面,非马来人、非穆斯林社会期待新政权高举普世价值,打造一个兼容多元、温和、中庸、世俗、平等的社会;另一方面,马来穆斯林右翼党团,以更大的力度施压政府,捍守并巩固马来穆斯林的权益地位,还主张抑制任何抵触伊斯兰价值的自由与人权,如关闭投注站、管制酒精销售、严惩性少数群体等。

理解框架或已过时

这个社会表面多元,不同群体实地里很多时候身处平行世界,对过去的历史、当下的议题、未来的想象落差极大——马来人与非马来人针对《联邦宪法》赋予土著特殊地位的第153条文,延伸到新经济政策、入学固打制存废等的争议,就是经典例子。

最近的例子是刚落幕的Coldplay演唱会。一边厢,右翼组织挖出乐团支持性少数群体的言行记录,并称以巴战火连天之际,穆斯林不宜沉醉于娱乐,以示与受难的巴勒斯坦穆斯林弟兄姐妹同在,施压政府取消演唱会;另一边厢,非穆斯林不满政府为演唱会设下“急停键”(kill switch)机制,认为此倒退举措必让海外艺人却步,国人未来只能出国看演唱会,国家也平白错失振兴经济的商机。

民意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从政党角度,支持开办演唱会的选民掌握选票,反对者亦然。在政治素养不高的国度,民主往往停留在“少数服从多数”,没有深化到“人权与自由”的观念,容易沦为“多数人暴政”。以演唱会例子推算,倘若右翼组织成功游说多数群体认可“严禁挺性少数群体艺人来马表演”、“向享乐主义说不”等主张,这个国家未来不管政权落到谁手上,都要把少数或弱势群体的权利与自由碾碎。

简单来说,过去那套“公民社会对垒国家机器”的论述框架,恐怕已不合时宜,我们不能再单纯地假设所有公民组织都秉持同一套价值观。我们当下的形势与挑战,是推崇不同价值观的非政府组织,如何相互竞争争取多数者的认同,再以此民意施压政府,落实自己想要看到的改变;与此同时,不同群体之间也须达成共识,只要没威胁或伤害他人的基本权益,输者或少数的声音,应得到相应的尊重。

守株待兔实为待毙

当然,有人会质疑:何以过去把矛头指向巫统/国阵(政府),如今却倒过来,要求自由派公民组织也肩负宣扬价值理念使命,争取多数人民认可?

如前言所述,在资讯科技普及化之前,传递讯息、带动舆论的媒体,塑造思维的学府,几乎掌握在当权政府手中,自然承担更大责任。然而,2018年前后右翼的崛起,甚至追溯到伊党在1980年代开始经营的学前教育(后一脉相承发展到小学、中学甚至大专的教育体系),已成功培育一批新世代,以不同的视角和世界观待人处事。

只要前往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举办的年度国际书展,即可发现本地右翼党团如何经营出版社,散播自己的论述;只要留意这些年来选秀节目如《Pencetus Ummah》、《Imam Muda》、《Da’i》,文化产品如电影《Mat Kilau》,即可发现右翼组织手法灵活,善于包装并无孔不入地宣扬本身理念,甚至透过民间的读书会、联谊会等活动,经营基层。

十数年下来,他们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成为马来穆斯林社会的主流,也迫不及待打入体制,里应外合让自己追求的理念价值发扬光大。

在这样的形势底下,坐等政府击退右翼势力既是守株待兔,也是坐以待毙。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如今面对政敌排山倒海的舆论攻势,已经节节败退,自顾不暇的疲态尽露,看不出还具备能力,甚至意愿为自由派理念价值背书。从数码通讯部长法米发明演唱会“急停键”、内政部长赛夫丁替扫荡印有“LGBTQ”字眼彩色手表、共产主义元素书籍之举背书,可见一斑。

事到如今,追求民主自由、多元平等、世俗体制的公民组织,已无捷径。唯有仿效右翼组织,投撒资源绞尽心思,输出论述、经营基层,放眼未来十数年遍地开花。若起步慢还以为把文告贴在面书上挣几个赞就能混着过,那就唯有恭喜发财,祝君好运了。

 

林宏祥 / 大同工作室行政主任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源自2018年的问题/蓝中华

2018年,国阵倒台,纳吉被控贪污腐败。

在举国欢腾庆祝一党独大和腐败的纳吉被打倒之际,一股焦虑情绪却静悄悄地在马来穆斯林族群慢慢扩散:几乎等同于马来人保护者和权益捍卫者的巫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非马来人为主的希望联盟羞辱。纳吉被控并坐牢,似乎暗示着马来人是最大的贪污者和失败者,非马来人教训马来人的叙事由此展开。

在这个叙事成为马来族群的主流想法之前,无论是乡区或城市的马来穆斯林,都已经习惯了一党独大的格局,所以对一党独大格局的破局,经历了“惊愕——疑虑——抗拒”的阶段。

惊愕

1957年我国独立后,要在多元且分化的马来西亚落实一套长治久安的政治治理系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国外没有任何参考案例,摆在执政党面前的参考案例,只有1955年联盟大获全胜时,所采取的各种族政党平等结盟模式。这是协商式民主政治(consociational democracy)的第一阶段。

然而,各种族结盟模式也不是毫无瑕疵,在1969年惨遭挫折,遂而引发了513种族暴乱。

经历了惨痛的513种族暴乱后,拉萨创立国阵取代联盟,开启了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此是协商式民主政治的第二阶段。这个模式经历了多番的冲击,尤以1990年的两线制、1999年的烈火莫熄、2008年的政治海啸的冲击最为巨大 ,但国阵都挺了过来。

2008年后,当时的纳吉政府本以为凭着政府转型计划和投入大型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经济成长,遂可以改变人民的观感。但是,纸包不住火的一马公司丑闻引爆了人民的愤怒,进而投票把国阵拉倒。一党独大的国阵模式在众人惊愕之下就此结束。

一党独大的国阵模式结束后,我国政治局势进入碎片化,无人可以清楚地指出未来的政治方向,特别是如何处理一党独大终结后的后族群政治模式。

当时的希盟政府冀望以多元种族和文化为基础的新马来西亚叙事来取代一党独大,却抵挡不住马来穆斯林的质疑和疑虑。众多政策经历了U转,除了使非马来穆斯林失望,也使马来穆斯林对新马来西亚理念充满疑虑。

特别是签署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一事,将马来穆斯林的疑虑推至高潮。当时的希盟高层认为,马来穆斯林是因巫统和伊斯兰党进行政治煽动,才会参与声势浩大的反对集会,意思是马来穆斯林被巫统和伊斯兰党利用来达到政治目的。

这是希盟的叙事,但真是如此吗?或者实情其实相反?

事后回想,希盟的叙事很可能没错,只不过仅反映了部分实情,即确实有一小部分人受到巫统和伊斯兰党煽动进而反对公约,而多数马来穆斯林是衷心认为该公约将会削弱马来穆斯林的政治主导权。

换言之,不是他们被巫统和伊斯兰党利用,而是他们利用了巫统和伊斯兰党向希盟说不。希盟在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失利,正是马来穆斯林结束对希盟的观望,并开始采取行动的时候。

马来穆斯林感觉到马来穆斯林失去了政治主导权,才是希盟领导下的马来西亚出现乱象和政治碎片化的源头。

抗拒

经过了疑虑的阶段后,在希盟仍然无法提出有效的多元种族治理方案下,马来穆斯林比希盟先醒悟到我国未来政治格局应该怎么走,即一党独大格局固然有各种不同的瑕疵和缺点,但总比新马来西亚理念香得多。

关键是,马来穆斯林政党认为国阵一党独大模式的失败,不是在于整个政治模式,而是纳吉的贪腐。只要避免重犯纳吉式贪腐,一党独大模式是所有不好选择中最好的选择,故有义务和必要结束政治碎片化乱象,重新回到一党独大的格局。再者,他们认为,也唯有此模式才能控制和约束非马来穆斯林的非分诉求。

此处所提及的一党独大,不是指回归到巫统或国阵支配其他政党的格局,是指马来穆斯林政党必须成为支配性政党,这可以是巫统,也可以是土著团结党或伊斯兰党,也可以是马来穆斯林政党联盟。总之,马来穆斯林政党必须成为支配性政党,由它来独揽经济蛋糕和分配政治职位,其他的选项根本不在考虑之内。

为了要回归到一党独大的格局,马来穆斯林就必须纠正2018年所引发的问题,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各种乱象,特别是要打倒打着多元政治为幌子而行削弱马来穆斯林政党之实的希盟团结政府。这解释了为什么国盟能够在马来选民中获得越来越多支持。

小结

本文以为,若要在“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视角下进行讨论,源自2018年的问题是一道不可回避的课题。此处提出的2018年的问题,是一个简化和抽象化的概念,主要是指2018年一党独大破局,政治碎片化和主流马来穆斯林决定回归一党独大的过程,且是一个尚未定型的概念。

当然,本文不冀望可以完整地描绘过去五年国内政局演变,但如果能准确地描述出关键的一部分,想必已经是个很好的尝试。

 

蓝中华 / 中国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博士、马来亚大学战略与防务研究硕士。曾于大马媒体界任职多年,并担任国际时政及安全课题研究员。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威权崩溃以后,我们的改革运动/黄康伟

纵观我国自1998年烈火莫熄运动以降之改革运动,不外乎三条路线:一、以选举及议会政治路线为战场;二、以街头抗争路线为战场;三、两条腿走路,即以街头抗争为手段,选举及议会政治为目的,结合各方力量打破以国阵—巫统为首的党国威权体制。

在政治高压的年代,一般民众由于担心受到政治迫害,大多不愿意投身改革运动,只愿意当一名“投票观众”。选举及议会政治路线上,专业的政治工作者透过选民的委托,进入议会扮演“人民大声公”的角色,或多或少在那个困顿的年代掣肘巫统。

然而,议会政治只局限在五年一次的群众动员,党国治理却处处展现滑稽与荒谬。面对不平等待遇时,人民群众也会在组织者的协调下,于时局窘迫中走上街头示威,表达自己的声音,例如白小抗争、反高压电缆运动等运动。惟,街头抗争不一定会转换为选票。

随着2008年308政治海啸,人民对于党国体制日益感到不满,以净选盟为首的非政府组织发动群众,配合在野党的动员,上街抗议表达选举改革诉求。人民以“两条腿”,寻求置换巫统的可能,最终在马哈迪与纳吉两派政治精英分裂后,我国终于在2018年,迎来首次政党轮替。

因此可见,虽说是三条路线,其核心皆是国家与民间二元对立的模式。此时的政治社会(在野党)与民间社会紧密难分,民间社会源源不绝的动员能量正推动改革运动体制化。

三元模式的形成

党国威权体制瓦解,希盟成功入主布城之后,迫使巫统与其他政党一同竞争。巫统固然可以在西敏寺议会制的框架下,发动喜来登政变夺取政权,但2022年的全国大选已经证明,即使是曾经呼风唤雨的巫统,如今也必须在选民的考验下求存。

至此,国家、政治社会及民间社会三元模式俨然成型。

一方面,不少改革运动者选择加入政党,或进入国家体制,以选举或幕僚的方式,试图改造国家。另一方面,大大小小的选举皆陷入三角或多角战,从而导致政治人物在选举时如坐针毡,而各政党(联盟)皆有可能入主布城,掌控国家政权。

正因如此,政治精英需要争取选民的支持,人民也有更大的改革倡议空间来表达诉求。于是,曾经作为改革运动发动机的净选盟抓准这段民主转型的混乱期,逐渐蜕变成议会民主改革倡议团体。此路线以范平东为首,称之为人民体制(People’s Institution)路线;与之对立的是以黄彦铬为首的人民运动(People’s Movement)路线,以组织群众,走上街头抗争为最大目标。

当下,我国陷入族群及宗教政治之危机,即舆论称作的“绿潮来袭”。非政府组织者固然患上“焦绿症”,实则担忧的是我国不完美的自由及世俗体制遭到侵蚀。人民运动路线如今在净选盟内大胜,黄彦铬(及其领带的团队)会否带领人民走出泥潭,值得期待。但更关键的是,民间社会能否在此路线下自主及茁壮,走出过去20年以来“以选举及议会政治为目的”的框架呢?

固然,人民体制路线有其对安华掌政的过度乐观,但两条路线本就是社会运动的一体两面,二者不可偏废。街头抗争路线需要与各个政党协商,进而表达倡议与诉求。倡议与诉求同样需要人民现身街头施压,展现民间社会的自主性,也迫使国家及各个政党重视,并介入事件及议题。简言之,国家、政治社会及民间社会,三者互动才能推进民主运动进展。

无论如何,我们如今能够看到,民间社会在疫情后,持续有更多的议题展开:性别、环境、跨族群及社区等,路线上也不只是局限在选举及议会。其规模虽不能与昔日净选盟及绿色大集会相比,却在”无大台”的状态下积极培力(empower)自主公民。

守住共同的底线

如今,党国威权已经褪去,新的威权依旧有复辟的可能。

当下的民主转型期间,国家内部犹如拼装车一般组成团结政府,“自动行驶”在民主转型之道路;政治社会则是精英分裂,大有走偏锋如沙努西之辈,以民粹语言动员群众;民间社会则如刚刚萌芽,如履薄冰。

我在此提出三条底线,盼民间社会在关键时刻共同守住。纵使此举不一定可以使我国经济腾飞,也至少不造成生灵涂炭,陷入政治价值崩溃以后的虚无主义疯狂。

一、自由宪政的底线:我国自1955年以后,定期举行选举,宪政也在混乱时刻中,屡次发挥稳定大局之作用。其虽有不完美之处,却需要民间社会持续提出改革方案将其完善,成为我国完成民主化进程之稳定剂。

二、世俗政治的底线:政治狂人以宗教之名,行威权复辟之实。其一方面导致我国民主化之(可能)倒退,另一方面撕裂不同族群与宗教之间的关系。守住世俗政治之底线,尊重不同公民之身份认同,才是不同群体之间对话的催化剂。

三、自主社运的底线:社会运动乃人民自由集结之成果,也是社会与国家对话之机制。自主的社运才有空间使得人民有机会彼此对话,形成社会共识,扫除过去“强国家,弱社会”之弊端,形成公民社会的粘着剂。

诚如刘瑜在《可能性的艺术》所言,政治可能让一个国家成为地狱,但却不可能让它变成天堂。我国人民在后疫情时代再次走在历史的交叉口。如何活在当下,而非昔日的辉煌,善用改革倡议的民主空间,避免国家陷入地狱,或永无止境的莫比乌斯环,甚至重建马来西亚,乃自主社运之时代任务。共勉之。

 

黄康伟 /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秘书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

 

 

《本堂对外通告 》

仅此通知,隆雪华堂于2023年12月12日早上收到本堂执行长王维兴先生向董事会的辞呈,即日生效。

本堂经过内部讨论后一致同意接纳王维兴先生的辞呈。

同时本堂宣布即日起,由蔡美霞女士担任代行政主任一职,以带领和协调本堂秘书处的行政工作。

本堂对王维兴先生过去在本堂任职期间的一切贡献和服务表示感谢。

颜登逸
隆雪华堂会长 敬启
2023年12月13日

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 | 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从国内延伸到海外的经验/吴佳翰

就政府的有效运作来说,政党碎片化或许是奉行议会民主国家的最大困境。

比较当中实施联邦制的国家,马来西亚最大政党(伊斯兰党)的所得议席和比利时一样不超过20%,甚至低于德国和伊拉克最大政党少于三分一的比例。

对比沙巴经验

如同沙巴1985年第二次政党轮替取代沙巴人民党(BERJAYA)的沙巴团结党(PBS),2018年取代巫统的土著团结党和公正党同样是分裂于旧政党的政党。

在随后的五年,马来西亚(砂拉越除外)经历了沙巴80至90年代的政治“乱象”:悬峙议会、跳槽政变、闪电选举等。大多时候,西马政党碎片化的未来发展可从沙巴政坛的过往经验预测。

沙巴首次政党轮替后的人民党政府(1976-1985)成熟稳定,比前朝相对多元与民主。我国宪政体制的弊端(如没有反跳槽法、没有影子内阁等)当时并未曝露,其中精英与平民之间的权力共享值得进一步探究。

然而,以上弊端在沙巴团结党接手后走漏,该党随后虽改善了一些漏洞,如制定州反跳槽法、限制州元首任期、改善任命首长的流程等。

但这些民主机制在巫统东渡后逐一瓦解,造就前首长慕沙阿曼长达15年的专政与贪腐。当今的我们若不参考前车之鉴,拖慢宪政改革,恐怕马来西亚会在精英的协商下回到一党独大的原点。

宗教主义和地方主义的崛起

巫统的弱化代表马来右翼民族主义的褪色。权力的真空并未全然倒向多元民族主义。北中马的伊斯兰主义和东马的地方主义得以在缝隙中崛起。

多元主义阵营(希盟)虽然拉拢了地方主义阵营(婆罗洲联盟)共组了排除宗教主义(国盟)的团结政府。但不排除国盟日后会和婆罗洲联盟协商,以更多的自主权来换取西马的宗教化和执政权。

匪夷所思地,安华所领导希盟为了赢取马来选民的代表性,而靠向伊斯兰和马来民族主义。团结政府更热衷于拼经济,忽略了慕尤丁和沙比里时代所开启的宪政改革。

如此的操作似乎忘了当年沙巴人民党同时拼经济又提倡多元价值的成功经验。

慎防机会主义者

在反跳槽法的规范下,议员倒戈的机率大幅降低。合纵连横权力如今集中在党领袖手中,党内民主显得关键。巫统和伊党内部操控党选的高度集权,反而加重了精英的话语权。

归根究底,议会民主制的设计本来就侧重精英博弈。和一人一票的总统制不同,我国行政首长是由精英(议员)所选。如此无需社会大动员就能替换执政联盟或行政首长的设计,大幅降低了流血政变的发生。

政党碎片化的悬峙议会则促进了敌对阵营为了共组政府的合作与协商。这某种程度缓解了两线制的极端化,减缓了延伸至民间日常的社会恶斗。

在精英博弈下,我们还需慎防毫无政治理想的机会主义者借此实现自我利益最大化。倘若人民失去政治监督的热忱,认为“苹果都是一样烂”,机会主义者亦有可能挡下改革议程,进一步加重精英在后巫统时代所扮演的角色。

举例来说,有的政党为了短期间内争取更多资源与选票,宁愿洗白司法缠身的前朝高官(阿末扎希、慕沙阿曼、邦莫达等人)。

公民教育刻不容缓

为此,选民需要一定的公民教育素质,才能看清与参与政策监督、宪政改革、党内民主和提防机会主义者的议程。

民间组织需在此刻发挥更大的功能,尤其借助时事机会教育民众正规教育里所缺乏的公民知识。

除了国内经验,我们或许需暂忘熟悉的英国、台湾或日本经验。在政党碎片化的前提下,比利时、德国和伊拉克都面对极右翼或宗教保守政党的崛起。

这些联邦也面对与中央不同调的地方主义,如集中在东德的左翼党,以及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民族主义。另外,执政比利时联邦的极右翼政党也是主张北部荷兰语社群独立的地方主义政党。

以上海内外成功会和失败经验,都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吴佳翰 /  南洋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士,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硕士。

(本文为2023年人权月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题是“安华时代的民主观察”,两个小题分别是“政党碎片化下的精英博弈”及“国家与公民社会之互动”,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组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