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兹米尔(上排左起)、麦嘉强、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及蔡福光在论坛上针对政治局势进行讨论。

虽然伊斯兰党已经选择了透过国盟与土团党维持政治合作,但国阵副秘书法兹米尔表示,伊斯兰党仍在国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

他指出,根据他从基层的了解,无论是巫统或伊斯兰党都希望能够继续维持国民共识,并强调国民共识不是一个联盟,只是两党在团结马来人及穆斯林上的共识。

他说,他们都希望巫统和伊党能够一同面对下一届大选,但巫统的立场非常明确,就是在下届大选要以国阵旗帜上阵。

法兹米尔周三晚透过线上参与隆雪华堂主办的“巫统代表大会之后的政治情况“论坛时,如是指出。

他指出,巫统在全国代表大会上讨论了多个事项,并透过党主席表达了明确的立场,包括不要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不要行动党;在下届大选不与土团党合作,及下届大选以国阵旗帜上阵。

他表示,因此,无论未来的情况如何,这是巫统基准,可以肯定的是会在来届大选以国阵旗帜上阵。

他也解释,虽然巫统代表大会已经决定与土团党断交,但何时切断关系,则交由最高理事会决定。

马青副总团长蔡福光指出,巫统代表大会上做出“与土团党断交”的决定估计将会带入国阵最高理事会讨论,以寻求一致的决定。

他说,巫统在大会上做出的决定,截至目前只是针对巫统本身的立场,至于国阵的正、副部长是否要辞职,则必须带到国阵最高理事会讨论。

“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宣布与土团党断交时,并非以国阵主席身份发言,而是巫统主席身份。”

蔡福光透过线上参与隆雪华堂主办的“巫统代表大会之后的政治情况”论坛时,如是指出。

他认为,巫统代表大会上所作出的决定,截至目前还未对国内政治带来太大的影响,因为正、副部长依然继续为民服务。

他也强调,国阵的国会议员都在内阁中掌握重要的职位,包括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负责处理国家安全理事会、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负责疫苗、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确保疫苗运输顺利、掌管卫生事务的拿督斯里阿汉峇峇,都是在疫情期间非常重要的部门。

“若这个时候辞职,谁能够在短时间内承担他们的工作?”

他指出,国阵也曾当过反对党,因此他们不害怕失败,但最重要的是目前专注抗疫,真诚地为面对困难的人民解决问题。

他相信,巫统在代表代表大会上所做出的决定,肯定会带到国阵最高理事会进行讨论,他也相信国阵最高理事会能够做出对该联盟最好的决定。

对于未来的走向,他表示,政治千变万化,不能够排除任何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必须秉持照顾人民的精神。

蔡福光指出,实际上人民对于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并不感兴趣,他们要的是能够解决他们问题的政府。

因此,他认为,国阵必须思考,在下届大选可以为人民提供什么样的“产品”,以成功吸引人民重新给予他们支持。

他分析,马华在国阵的角色就是要吸引华裔选民,但马华过去让人有无法制衡巫统的印象,导致他们失去了华人选票。

然而,他表示,在成为反对党的22个月,是国阵重新调整的机会,成员党必须以团结的精神,赢得下届大选。

“我们在弱的时候变得更团结,我们要用赢得丹绒比艾补选的精神去应对全国大选。”

他提醒,国阵现在重新回到执政体系内,但不能够忽视过去的问题,必须要互相强化彼此,才能够得到各族的支持,进而执政。

至于要如何吸引华裔选票,他表示,华裔最想要的就是自己的声音能够被听见,而马华就是要扮演华社发言人的角色,让其他种族及政党听到华裔的声音。

“为什么华裔会支持民主行动党?因为我们被视为无法为华裔发声的政党,这个是我们必须要加强的。”

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指出,民政党退出国阵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成了政治内斗的受害者。

他说,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新邦令金国会下共有2个州议席,而国阵在两个州议席中都赢得漂亮的成绩,但由民政党上阵的国席却惨败。

他续说,在第14届大选前,他们就知道有政党要以自己的候选人上阵新邦令金议席以推倒民政党,而当时他们并没有即时着手解决这个内部问题,最终民政党因为内部政治斗争而惨败。

“所以我们决定离开国阵,我们连一个席位都无法贡献给国阵,我们觉得自己成了内部政治斗争的受害者。”

麦嘉强透过线上参与隆雪华堂主办的“巫统代表大会之后的政治情况”论坛时,如是指出。

在上届大选,新邦令金国席由民政党前总秘书拿督梁德明代表国阵上阵守土,但在面对希盟与伊党的三角战中败给当时代表希盟土团党上阵的前教育部长马智礼。当时身为新邦令金两届议员的梁德明形势也从之前的5706张多数票,倒输3475票。

然而在新邦令金国席下的吗什(N26)和拉央拉央(N27)州议席,却是由国阵巫统的候选人双双胜出。

新邦令金国席是马来人占多数选区,高达59.61%;华裔选民30.8%、印裔8.84%、沙巴土著0.12%、砂拉越土著0.1%,以及与原住民0.02%;其他0.51%。

至于民政党为何选择加入国盟而不是重返国阵,麦嘉强首先表示,因为民政党意识到他们提倡的第三势力起不了共鸣,而国盟给予机会,所以他们决定加入国盟。

“有人问我们为什么不回去国阵,这个你要问国阵最高理事会。很多亲国阵的政党至今都没有成为国阵成员党,因为国阵要吸纳新的成员党,或者重新接纳旧盟友,必须得到所有成员党的同意。”

对于伊斯兰党与巫统及土团党之间的关系,麦嘉强指出,伊斯兰党目前扮演的角色就是拉近巫统及土团党关系,而他本身认同伊党的角色,因为这将对各政党都带来好处。

他说,据他所知,伊斯兰党目前努力加强国民共识中的互相了解,同时也加强国盟之间的关系,因此,他认为这对各政党都会带来好处。

询及来届大选要如何吸引华裔选票,麦嘉强表示,民政党必须要提高华人对“马来西亚人”这个身份的认同感及自豪感。

他说,民政党看来是华人居多的政党,但对于民政党而言,赢得华人票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华人对于自己是马来西亚人而感到骄傲。

“我们要纠正种族之间的误会,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解决方案,而这个解决方案就是马来西亚人的认同感。”

另一方面,麦嘉强对于巫统做出与土团党断交的决定感到失望,他认为,巫统必须与国盟一同面对第15届全国大选。

但他表示,感到庆幸的是目前这项决定还不是国阵的立场,因此国阵的部长仍然能够继续在内阁为民服务,否则将对国家带来更大的影响。

他也希望,巫统能够抱着宽容的心在来届大选继续与国盟合作。

转载自:《光华日报》
https://bit.ly/31PrwG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