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周末的巫统大会上,代表们接连炮轰土著团结党试图“偷走”他们的议员和党员,而今巫青也指控,土著团结党挖墙角对象,还包括了巫统的国阵盟党。

巫青执委法兹米(Fadzmel Fadzil)在昨晚线上讲座揭露,土著团结党暗地里游说马华和国大党离开国阵,转而加入国盟,而这种损人利己的行径触怒巫统基层党员。

“我们一起组织国盟政府,但(土著团结党)却一度背着巫统,拉拢国大党加入国盟。”

“马华也有好几次,我想(团结党)曾有两、三次在巫统背后,劝说马华加入国盟。”

“巫统、马华、国大党是盟党,那它又为何要在我们背后做这些事呢?”

法兹米昨晚出席隆雪华堂所主办的《巫统大会后的政局》线上座谈时,抛出上述的指控。

这次讲座的另外两名主讲人则马华丹州主席蔡福光、民政党总秘书麦嘉强。而主持人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

 

阿斯拉夫临时缺席

巫青团长阿斯拉夫原本是巫统代表,惟因临时有会议而无法出席,改由法兹米替代。

当王维兴求证法兹米的说法时,蔡福光笑称,他并非党高层,也没有人直接游说他加入国盟,因此无法回应。

但他强调,马华中委会已议决,来届大选会与国阵同在,也会在国阵旗帜下出战大选。

去年8月,国盟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之际,一度传出国大党将加入其中。不过,国大党临时踩刹车,并解释说,它原以为巫统也会加入,才闹出这次乌龙。

“拒团”并非国阵决定

蔡福光也是马青副总团长。他也指称,巫统有权“拒团”,但此事会影响国阵的整体方向,因此仍需要通过国阵最高理事会讨论与定夺。

“这些巫统议员上届大选是在国阵旗帜下获胜……而国阵(当初)也整体(en bloc)决定支持国盟政府。”

“因此,巫统大会的议决必须交到国阵最高理事会商议,以共同决定。”

他提醒,阿末扎希上周末是以巫统主席,而非国阵主席的身份做出“拒团”决定。

询及马华是否会向巫统提出相关要求时,蔡福光(下图)相信,即使马华不要求,此事也会自动纳入国阵最高理事会的议程。

“巫统主席同时兼任国阵主席,因此(国阵主席)势必要将事情列入国阵最高理事会的讨论议程,因为他们才能决定国阵的发展方向。”

 

提醒巫统勿越俎代庖

蔡福光也提醒,巫统切勿为国阵擅加决定,否则选民认为其他成员党在国阵地位边缘而唾弃他们。

他补充,一旦马华与国大党失势,巫统也无法独善其身。

“我想我们需要让民众意识到,国阵是集体决议的。(然而,)有时国阵还未定夺或商讨,巫统就抢先(宣布)决定。”

“马华(在国阵)的角色就是要获取华社的选票,(但是)为何华社如今远离马华呢?就是因为马华给人一种印象,即他们无法制衡巫统。”

蔡福光举例,本月初阿末扎希代表国阵发文告呼吁国家元首重开国会,但随后国大党与马华却否认国阵曾有此议决。他说,此事说明,巫统领袖常常自认能够代表国阵做决定。

蔡福光进一步提醒,巫统若只赢得马来选区、获得马来选票支持,并不足以单独执政,他们仍需要其他友党支持才能组织稳固政权。

部长辞职会打击防疫

另一方面,蔡福光也赞许巫统部长昨日与首相慕尤丁达成协议,以便让他们暂时留在内阁

他说,许多国阵部长的抗疫角色吃重,包括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科技及创新部长凯里、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交通部长魏家祥等,若他们此时辞职,势必会影响防疫与接种疫苗的计划。

“在这严峻的时刻,若要求他们辞职,谁能够在短时间内接任他们的职务呢?”

上周日的巫统代表大会议决,来届大选拒绝与土著团结党合作,同时委托党主席和最高理事会决定退出国盟政府的适当时间。

随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受询及,若国阵要求他辞职是否会遵从时,魏家祥回应,“我必须说,不管是什么决定,那都一定会是集体的决定。”

国大党主席维尼斯瓦兰则向巫统抛出数个巫统,包括:若国阵独力出战大选,谁会是国阵的首相人选?巫统在选后是否可能接纳希盟或土著团结党。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6898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