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2020年度会员大会之会长 拿督翁清玉于2020927日在光前堂的演讲内容,全文如下:

来自雪隆各地的会员代表、各位董事、各位媒体朋友,大家早上好!

今天难得大家聚集一堂,出席会员大会,履行我们一年一度的义务与责任,让我向各位汇报一年来的工作。

疫情下的隆雪华堂会务

新冠疫情肆虐,造成原本6月的会员大会也必须延迟至9月才进行。我特别感谢今天出席的代表、董事和媒体朋友,欣慰大家严谨遵守国家安全理事会所设定的标准作业程序,才能让隆雪华堂会员大会如期在今天顺利进行。

为了遏制新冠肺炎的蔓延,我国政府也史无前例在3月18日“封关”实施行动管制令,之后也因为疫情未明朗化而让政府数度展延行管令。

鉴于疫情日益严峻,国内许多医院面对缺乏医疗物资的窘境,而隆雪华堂这个时候毅然扛起了肩担,于3月23日开始发起“群力共策,支援前线”筹款运动支援前线医护人员,并获得属下会员和友好团体的鼎力支持,截至6月1日已筹得约45万1000令吉。

其中,筹得的善款主要用予购置医疗物资如口罩、面罩、消毒液、鞋套、制服等驰援雪隆巴生谷一带的10间医院,以解决医护人员的燃眉之急。

隆雪华堂也和董总联合捐献了6万5000令吉予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殉职的柔佛麻坡法蒂玛苏丹后专科医院护士娜蒂拉的家属,这是给予在前线努力抗疫的关怀,也籍此协助殉职的护士家属度过难关。

另外,隆雪华堂也在今年5月捐助1万令吉购买日常用品资助约100户居住在汉都亚组屋和十五碑一带的穆斯林家庭,希望透过捐献物资让更多贫困的穆斯林家庭受惠,以欢喜的心情迎接开斋节。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在此,我谨代表第37届董事会向全体会员团体致以由衷的敬意,感谢各位在行管令期间支持和配合隆雪华堂的筹款运动,方能将医疗物资一个接一个地送至前线人员手中。

病毒无情,人间有情,这次疫情让我幡然醒悟的是社团不能够就此固步自封,反之理应跨出舒适的圈子勇敢创新求变,而通过这次的筹款运动也让隆雪华堂有机会与会员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络网,也希望未来能够与会员有更深一层的交流。

各位,如今恢复式行管令已延至12月31日,原本趋近放缓的疫情也因为近日沙巴拿笃一带出现新的感染群,让确诊病例又呈现上升之势。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够严谨遵守政府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保持个人卫生清洁并且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

虽然先前通过外界一波又一波的捐献医疗物资,让站在前线防疫的医护人员能够短暂喘一口气,有的医院甚至已出现医疗物资饱和的情况;惟为免第三波疫情再度复发重演先前医院严重缺乏物资抗疫的窘境,我在此呼吁政府能够和医院、非政府组织、社团等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确保未来能够有备无患,让社团组织能够及时捐献医疗物资予指定医院,才不至于耽搁前线人员的抗疫工作。

筹备吉隆坡博物馆,重新出发

各位,本堂的吉隆坡博物馆筹备处设立差不多2年多,从零开始,到如今“前哨”计划的《百年前瞻:隆雪华堂大事纪特展》成功打响第一炮,已于去年11月开幕落成,并且得到外界正面的反映,报章和电视皆有大篇幅报导。这证明吉隆坡博物馆筹备处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小步,得到外界的肯定。

《特展》旨在向外界展示隆雪华堂自1923年成立以来在吉隆坡乃至整个国家发展的蕉风椰雨;先前本堂吉隆坡博物馆筹备处亦计划在百年堂庆的跫音来到前,能够在本堂楼上的场地空间设立吉隆坡博物馆,除了完整地呈现吉隆坡自180年以来开埠历史到至今成为一国之都蜕变的恒迹,也希望能够还原历史,向外传达正确的信息是吉隆坡能够繁荣发展跻身世界一线城市,乃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等各族先贤秉持着无比勇气和信念拓土开荒,才让吉隆坡这个一国之都至今能够有如此钜变,新旧荟萃。

因此,各族先贤们创建吉隆坡的历史不能够磨灭,并且吉隆坡的发展脉络也必须完整地呈现给众人知道。现今,吉隆坡市区博物馆林立,唯独没有一间介绍吉隆坡发展的历史博物馆。正因需要,所以建立;这也是当初隆雪华堂成立吉隆坡博物馆筹备处的目的和缘由。

惟遗憾的是今年新冠疫情的冲击让隆雪华堂的场地收入锐减,向外寻求赞助吉隆坡博物馆亦遭到重挫而导致筹备工作进展缓慢。如今,设立吉隆坡博物馆仍需约300万-500万令吉的资金,因此我希望能够征得10位社会贤达每人赞助约30万令吉,作为吉隆坡博物馆的开馆和筹备费用。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缺乏资金运作,也让筹备吉隆坡博物馆的工作屡屡碰壁,能否赶在隆雪华堂百年堂庆之前设立目前也是充满各种未知数。虽然挫折重重,我也希望即使我本人未来任期届满不再担任会长,接任的理事团队能够承先启后,继续坚持筹备吉隆坡博物馆的计划,直至成功开馆为止。化整为零,重新出发,这也是我本人目前创建吉隆坡博物馆的心得,共勉之!

劳勿榴莲非法芭地课题

近日,劳勿榴莲非法芭地事件日趋白热化,虽然高庭已宣布暂缓一切执法或驱赶行动,允许榴莲农民在10月28日高庭进行司法审核作出判决前可自由进出农地,惟近日却曝出无地契农民被反贪会传召录口供。我对于劳勿非法榴莲芭地课题的事态演变由衷感到忧虑和担忧,而隆雪华堂一直也对此表达关注,并进行一系列的行动来声援榴莲农民。

8月26日隆雪华堂发表文告“根源在寻租文化,州政府应“解铃”,化解僵局“;8月28日举办《天下事、线上谈》讲座讨论主题“农民的辛酸有谁知:劳勿的榴莲风波始末“。

9月17日我和几位理事亲赴劳勿,实地考察农民面对的窘境,并从中了解农民必须经历长时间的投资才能换取硕果累累的成果。隆雪华堂长期关注社会动态和民生课题,在了解劳勿非法芭地的课题后也义不容辞声援榴莲农民。

根据《联邦宪法》,土地隶属于州政府的权限,无论是转让土地、批准地契乃至发出临时地契都是州政府掌管事宜。实际上,劳勿非法榴莲芭事件只是全国的缩影,除了榴莲农民,也有其他农民因州政府土地分配不均,造成围绕土地利益的矛盾不断加剧。

另外,各州政府也惯用“寻租模式“和财团达致不平等的协议,让少数特权者牟取更大利益,漠视农民种植的心血和合法化农地的申请。

因此,隆雪华堂希望州政府能够基于“耕者有其地,种者有其田“的原则体恤农民的困境,开放及合法化更多农地,并且公平分配给各族农民。

在这里,我呼吁彭亨州政府,能够和受非法芭地风波牵连的农民进行对话,而隆雪华堂也愿意充当中间的桥梁促成对话。我也希望劳勿榴莲农民不要放弃,隆雪华堂会将继续作为劳勿农民的后盾给予支援。

30年的《2020宏愿》

各位,我们即将跨过21世纪的第一个20年。30年前,时任首相马哈迪医生推出《2020宏愿》,冀望马来西亚晋身高收入国,并建立成熟的民主国家。30年之后,马来西亚还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民主进程也在前进中倒退。

2020年是非一般的年份,我们不但迎来疫情和行管令,也迎来“喜来登行动”和沙巴州选。自2月以来,我国政局的发展不但快速,也变化多端。近日公正党主席安华更声称已经掌握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引起关注。

沙巴再度变天

昨天是历史性的一天,沙巴人以自己手中一票,从73个州议席的446名候选人当中,选出各自选区的州议员。

沙巴州选结果显示,沙巴州政权再次变天。由国阵、国盟和沙团结党组成的沙盟,赢得38席;而民兴党+则赢得32席,其余3席由独立候选人赢得席位。

原本在提名日时略占优势的民兴党+,无法捍卫州政权,而拿督斯里莎菲益也无法继续出任沙巴州首席部长。

两大阵营的成绩如此接近,延续当前政局的一大特征:不稳定。如果沙盟以38席顺利组成州政府,这是一个以脆弱多数执政沙巴的州政权。我在这边祝愿沙盟顺利组织一个稳定的州政府,也祝贺所有胜选的州议员。

基于沙巴跳槽文化盛行,不管谁执政,如果再次发生跳槽事件,州政权未来还是可能出现不稳定的情况。这是朝野政党都必须正视的问题。

行管令实施之后,隆雪华堂每个星期一晚上举办《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至今已经举办14场线上讲座。其中的讲座主题,就包括探讨跳槽成为一种普遍政治生态的课题,并分别针对《反跳槽法》和《罢免法》进行剖析。明晚8点是第15场的《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主题是“沙巴州选、安华行动与政局分析”。

当国家政局因为跳槽频密发生而出现政权不稳定的情况,隆雪华堂自我期许为公民社会推手,有必要提出本身主张,希望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而我作为隆雪华堂会长,也提出《罢免法》的主张,希望经过社会各方面更多的讨论,可以成为政府制定政策处理跳槽问题时纳入考量的其中一项方案。

当然,如果《反跳槽法》在现有宪政框架的问题可以得到处理,跳槽议员辞职后没有被禁五年不能参选,一个完善的《反跳槽法》机制也不失为一个可取的方案。重点是跳槽乱象促成政治乱局,民间社会多有讨论,政府却仍未在政策面加以改善。我们希望,政府可以正视跳槽乱象引发的问题,付诸政策面的改革行动。

首相慕尤丁处于更好的位置

另一方面,土团党和巫统在沙巴州选的个别成绩显示,土团赢得11席,巫统赢得14席。虽然土团胜选席位少过巫统,但是,从一个新政党的角度,土团其实是大赢家。

从结果来看,土团进一步巩固它原本比较处于弱势的政治势力。而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将可以藉此进一步巩固他的领导力,以便在和巫统等友党谈判全国议席分配的过程,从一个更好的位置,进一步取得更大的优势。

经历沙巴的胜利,预料接踵而来的将是砂拉越州选,甚至可能是全国大选。这次沙巴州选的投票率只有66.6%。砂拉越州选甚至全国大选时,希望国人积极履行公民义务,前往投票。

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