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材说:“削减给予贫困者津贴如同‘自杀’,我们想勒紧裤头,但最终扼杀我们的政治生存。”(档案照:透视大马)
希盟领袖承认,削减津贴及缓慢的改革导致希盟“政治自杀”。

人民公正党务边国会议员李文材说:“削减给予贫困者津贴如同‘自杀’,我们想勒紧裤头,但最终扼杀我们的政治生存。”

他的看法获得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的认同。

赛沙迪于周一在隆雪华堂举办的线上讲座“前进之路:马来西亚政治下一阶段发展”时说:“当我们应该致力于解决为工资不均及贫穷问题时,我们却专注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及《罗马规约》课题上。”

“同时盟党之间也太多的不信任。”

“我们原想在执政的首2年把水喉栓紧,并在之后3年重开,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赛沙迪也指出,希盟改革体制的步伐也非常缓慢。

他以把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为例,指这项改革用了1年时间在内阁通过。

“这项政策一直展延又展延,直到我表明立场。”

“这也同样发生在政治献金改革,我曾向国家施政、廉正及反贪污中心做简介,但是也推迟了。类似的展延也发生在限制首相任期及高教基金贷款课题。”

“我们拥有金钱和能力,但是为时已晚。这些改革应该加速进行。”

惟李文材认为,希盟执政期间也达致一些小成就。

“当中包括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落实自动登记选民,同时我们也改变了补选的方式,选委会不只是为执政党赢得选举。”

“在执政的22个月里,我们也采取了一些反腐措施,如国会议员必须申报财产,国家施政、廉正及反贪污中心及媒体也更自由。”

希盟执政时的另一失误在于尝试与国阵在种族课题上竞争。

““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试图在巫统之外创建另一个巫统,并在国阵外制造种族政治。”

“我们不能做到比巫统更马来人或比伊斯兰党更伊斯兰,抑或比马华更华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建基于原则而不是种族的政党联盟。”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党主席再也古玛认为,反对党若要重新执政,应该透过详尽的计划重建。

“希盟未有执政的准备,尤其在如何解决乡村贫穷及工资不均的课题上没有完整的计划。”

“这不能看作乡村贫困,而把问题交给巫裔政党,因为这是全民问题。同样的,好像只有马来人会在中小企业领域面对问题。”

他补充,希盟不能只依赖“打倒盗贼政治”为口号。

“事实上,我们不能责怪选民重回盗贼政治环保,而是希盟削减津贴导致选民转向。”

转载自《透视大马》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chinese/s/26867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