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政府一声宣布收回“非法农地”,并把土地租赁及使用权颁给财团,引起当地农民激烈抗议。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警惕财团和彭州政府,不要尝试控制猫山王榴莲的自由市场,否则将重蹈燕窝业的覆辙,最终得不偿失。

“就如2013年,当时有一班利益团体尝试要控制燕窝市场,结果搞到今天的燕窝市场乱七八糟,一蹶不振。”

“大家不要忘记这个血淋淋的教训,当你尝试控制这个市场,赔上代价的可能会是全马人。”

2011年,中国工商部门检测出从大马进口的“血燕”含有大量致癌的亚硝酸盐,因此禁止中国引进大马燕窝,以致大马燕农囤积大批燕窝,整个行业蒙受打击和陷入困境。

隔年,马来西亚燕农公会发起数百人集会,抗议政府拟定的燕窝出口程序。燕农们不满官商勾结,政府更以“苛刻和离谱”的条件,导致燕窝出口只利于8间垄断公司,导致国内逾7万多名燕农或约2万5000名洗燕加工厂的生意全面被封死,出口市场自此一蹶不起。

张玉刚也是社青团署理团长。他昨晚参与隆雪华堂主办,题为《农民的辛酸有谁知:劳勿榴莲芭的风波始末》的线上讲座。其他主讲人包括“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前马华劳勿国席候选人周美芬与前农业部副部长沈志勤,而主持人则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

土地沦为政治筹码

张玉刚直言,由于州政府权限和收入来源不多,往往会以土地作为利益输送工具,还把土地当成每逢选举必用的政治筹码。

他点出,彭亨许多地区如金马仑高原、文冬、直凉、劳勿都是农民耕种的聚集地,但真正拿到地契或“合法”种植的小农少之又少。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执政者往往在选举来临之际,以土地当成政治筹码。

“每次大选一到,政府就会说要合法化这些地段……选举结束后,或许有一小部分人真的拿到(地契),但其他人则又得要等到下届大选,周而复始使得事情永远无法解决。”

“执政者也借此牢牢控制着在地的农民。”

他举例,彭州政府的租赁农地政策只有三至五年的期限,跟农民想要稳定和长远耕种期限的要求有着极大落差,“这明显是政治戏码”。

他也感叹,农民在马来西亚社会地位低贱,每每遇上工业和商业发展,都必须让路和离开原有的农地,政府更经常以“非法开垦”和“污染环境”两大罪名,污名化辛苦耕种的农民。

可与中央共享税收

此外,张玉刚点出,希盟执政中央后,依然由国阵执政的彭州政府担忧失去中央资源,而一度十分心急想要扩大州政府的收入来源,继而向小农民开刀。

他认为,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PD)底下的“彭亨皇家榴莲资源有限公司”(RPDR)与彭亨农业发展机构(PKPP)创立联营公司,向农民开出每一英亩6000令吉地税的条约简直是“本末倒置”。

他认为,州政府不应该向人民的生产工具(如土地)征收大量税收,反之应以生产量多寡的方式,“赚多少征税就多少”。

他说,这种方案对农民来说更为公平。

他也举例,希盟执政时期,中央政府与州政府“共享”旅游税,因此若州政府担忧收入来源,其实应与中央政府协商,采用税收中央与州政府共享的制度,以改善税务问题。

农民揭露谈判过程

另一方面,郑益清则在论坛中详细说明,劳勿榴莲农此前与彭亨皇家榴莲集团协商的过程。

他直言,财团开出的条约苛刻严格,难以合作。

他透露,自去年7月财团就曾联系当地果农,献议协助他们合法化耕种榴莲,却未曾只字提过地契的关键问题。

“他们只是说合作问题,做一门生意,大家一起去赚钱。其实,(榴莲)果我们每年都会有(收获),但地契你不提,又不给我们看(是不是有地契),我们肯定没信心。”

他也举例,财团开出每公斤30令吉定价,向农民收购A级猫山王,直言“根本做不到”。

“我们是做不了的,这个条约只会锁死我们(农民和榴莲生产链)……他们显然完全不明白也不清楚整个榴莲运作的领域,只是坐在冷气房打个算盘,就想要吸纳我们的榴莲。”

“(财团)现在是要通过某些力量,来打压我们的榴莲行业吗?打压的话,我们肯定合作不来。”

他表示,如今随着关丹高庭颁布临时暂缓令,农民们暂时可以喘一口气,希望能在这两个月的期限里,与劳勿土地局进行会谈,寻求解决方案。

“现在彭亨子民有难,我也希望来自彭亨的最高元首能够抢救我们的猫山王。”

十月杪审司法审核

昨日,关丹高庭同意发出临时暂缓令给予劳勿榴莲种植者,并择定10月28日聆审“抢救猫山王联盟”的提呈的司法审核申请。

这意味着,彭州政府及执法单位暂时禁止在劳勿无地契榴莲农地执法,农民则可暂时恢复日常运作直到10月28日为止。

6月24日,彭亨州政府在将面积5357英亩的土地租赁权及使用权,颁给RPDR-PKPP公司。这家公司是由彭亨农业发展机构(PKPP)与RPDG旗下的“彭亨皇家榴莲资源有限公司”(RPDR)联营;前者是政府法定机构,而后者则是涉及彭亨皇室成员的私人企业,该公司主席就是国家元首的女儿伊蔓阿妃赞(YAM Tengku Puteri Iman Afzan Al-Sultan Abdullah)。

8月20日,逾百名无证果农组织“抢救猫山王联盟”宣称受到不平等条约压迫,控诉“彭亨皇家榴莲资源公司”赶尽杀绝,不止准备设立哨站限制农民入芭,还强迫农民签署“卖身契”。

隔天,该联盟获律师团协助,入禀关丹法庭申请庭令,阻止政府在8月24日禁止农民进入芭场,以收回“非法种植地”的通令。

8月25日,彭亨执法当局设置路障,限制劳勿的无地契榴莲农进入芭地,唯有先前已获“通行证”的芭主可获准通行。

尽管农民抗议以不平等条约剥削他们,RPDG在8月22日透过《马来邮报》专访驳斥指控。反之,它强调这是一项”双赢”的无地契榴莲种植的合法化计划。

RPDG也指出,州政府颁给旗下公司的土地有约30%的面积遭人侵占。该公司也表示,透过“合法化”现有的无地契榴莲芭,能有效“制衡”外国人士对榴莲价格的操弄。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4056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