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份属不同阵营,但前马华劳勿国席候选人周美芬与公正党策略主任沈志勤皆认为,彭亨州政府“合法化”劳勿榴莲芭的事件,可从危机化为解决问题的转机。

他们双双认为,榴莲农与州政府及财团应该协商,理性处理,以达成共赢。

不过,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直言,光看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PD)开出的条约,就知道财团一心只想把农民当成为自己“打工”的人,因此双方根本无法达成共赢。

三人是昨晚参与隆雪华堂主办的《农民的辛酸有谁知:劳勿榴莲芭的风波始末》线上讲座。另一名主讲人是“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而主持人则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

周美芬也是前马华总秘书,但她强调,此次参与论坛的理由纯粹出于关心这个课题,本身没有代表马华的任何立场,也没有受到马华领导层的委托参与。

土地问题已有数十年

周美芬指出,这次劳勿榴莲芭风波牵涉的不仅是芭主和财团,而是整个榴莲产业链中的各个利益相关者、当地民生和环境保护问题,乃至土地永续经营的问题。

她点出,劳勿农地涉及许多森林保留地,如果没有管控、没有保护和没有节制开垦,将对生态造成极大伤害。

“这个问题持续了几十年,到底有没有解决?还是解决不彻底?想解决但却面对阻力?其错综复杂的程度可见一斑,因此绝对不是一方造成,也不是只有一方受害那么简单。”

“因此,无论是利益相关者或是旁观者都必须从理性角度了解问题和看问题,应该追溯问题根源,针对性处理。追究责任只会使问题更纠结难解,偏帮任何一方都没有意思,只会制造对立。”

周美芬说明,劳勿榴莲园主虽然以华裔为主,但马来园主其实也受影响。

“而涉及的集团看似为马来人公司,但根据资料,华裔董事也很多,甚至有人因此散播谣言说那些董事都是马华党员,但事实证明他们没有一个和马华有关。”

“所以这不是种族问题,也不是政治问题,但绝对和州政府施政和如何处理有关。这些都是土地、经济、环境政策与发展问题,因此不应该以种族煽动或政治化事情的根本,以致更难以处理。”

议员“纵容”非法岜?

此外,周美芬提出数个园主难以申请地契的原因,当中包括大部分非法芭地为森林保留地,州政府无法零散处理单一土地转换用途申请。

她也提到,农民在申请过程面对繁文缛节,继而没有持续跟进,有者甚至心理直觉难以申请,态度悲观消极。

但她坦言,彭州政府缺乏一套完善的农耕土地政策,加上森林局缺乏有效监控与管理,以致出现越来越多非法芭地。

她说,一旦下手处理则非常棘手,阻力很大。

“很多民选议员为了避免引起反弹,往往站在人民角度阻止执法。换句话说,非法芭某程度上是受到‘保护’和‘纵容’的情况下发展。”

“这导致数十年来平安度过的园主可能因此忽视了申请地契的必要,甚至出现非法芭买卖的情况。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冀成转机缔共赢共荣

无论如何,随着彭州政府开始正视无地契芭地问题,周美芬认为,这一次的危机有机会成为“共赢共荣的转机和良机”。

她表示,要做到这点,州政府、园主和集团都必须带着诚意,按合情合理合法的原则理性商谈与处理。

她强调,州政府更有必要解决财团开出不平等条约的问题,并制定透明和按市场供应的浮动价格来收购榴莲,才能激励园主更有心思种出优质的榴莲。

“就好像一公斤30令吉的榴莲收购价格,这是不合理的。我是园主的话,我也不会同意这个价钱。”

她认为,既然财团拥有土地使用权,在农民作业中赚去盈利,就必须负责协助农民保护生态环境,做好土质保护,防治泥土倾泻造成水源污染。

她也重申,劳勿榴梿芭地问题原因错综复杂,需理性处理和完善的农耕土地政策。

她说,农民只有获得公平对待,才能得到激励而带动榴梿产量增加,推动彭亨及国家经济发展。

沈志勤提新奇士模式

对于周美芬提出的“合情合理合法的三大原则”,沈志勤表示认同,并认为通过协商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要怎样解决问题?一定是要协商,对抗对大家没有好处。这不只是讲给农民,也是讲给财团听的。”

“财团急功近利的话,同样没有好处。大家都知道(种植榴莲)是为了赚钱,为何我们不找另一个方式去做?”

为此,沈志勤提出“新奇士模式”(Sunkist Model),建议财团和果农仿效美国新奇士种植者协会(Sunkist Growers Inc)的创立历史,让果农结合企业组成合作社,系统性发展榴莲行业。

沈志勤也是前农业部副部长。他指出,逾百年前美国西部的橙橘果农为争夺市场而出现竞相压价的问题,最终数十个农民决定组成合作社,采取公司管理模式,最终渐渐发展成知名国际品牌。

沈志勤借此例子,鼓励本地果农创立“榴莲合作社”,与现有的RPD财团合作,由农夫专心种植优质榴莲,而财团则负责攻入国际品牌和市场,双管齐下拉高榴莲售价,达致双赢。

“这个(例子)是我们双方应该注重讨论的地方,而不是拼个你死我活。榴莲价格应该根据市场价格波动,这对大家都有利。”

“若价格违反市场,农民一定会草草了事。这也是为何当初共产制度失败的原因之一。”

他表示,马来西亚好不容易有了国宝级的猫山王榴莲,大家如今遇上危机时千万不要短视,“应把转机为契机,好好协商解决问题。”

张玉刚斥冷气房谈兵

不过,对于周美芬和沈志勤提出的“双赢论”,张玉刚则完全有另一番见解。

张玉刚毫不讳言,RPD财团开出的现有条约,明显没有管理和经营榴莲市场的知识和能力,纯粹靠着政府给予的土地管理权,再借着不平等的条约让现有的农民成为榴莲园的管理人而已。

“看回合约,他们之间是不会有共赢的……这个合约只是要把农夫变成为他们打工的人,根本是在冷气房里纸上谈兵。”

他批评,财团开出的种种条约对农夫来说毫无保障,本身觉得悲观,更甭论两方达成共赢的可能。

“在这起事件,RPD是不应该存在的角色,更不要说那种种不平等的条约。”

“农民愿意跟政府租地,但不愿意屈服于这种种不公平条约。如果RPD坚持留下,所谓共赢其实就是逼迫农民签署不公平条约。”

对于张玉刚的说法,周美芬则苦笑反问,“这样情况下最终只会一拍两散,又对谁好呢?”

她认为,既然目前还有两个礼拜时间,“抢救猫山王联盟”应该想尽办法迫使财团一起坐下来商谈,不要太早下定论和消极应对。

沈志勤则重申,他希望彭州政府能够借着这一次的风波,结合所有非法芭让各族农民成立和组织合作社,并与财团坐下来协商,达到一个公平合理的合约,以长远和永续的方式一起赚钱。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4057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