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挫败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发动的政变,原任首长沙菲益果断解散州议会,通过选举与敌方分出胜负。不过,群议社社员张孝仪担心,若选举结果是双方旗鼓相当,则可能依然出现跳槽风。

张孝仪昨晚在线上讲座上质问,若选举后再次出现少数政府,沙巴政党能否坚守原则,拒绝跳槽议员?

她认为,若沙巴闪电选举后,州议会再次出现微差多数,则可能会再有议员跳槽。

“假设来临选举,双方出现一票之差,(议员跳槽)问题就有可能发生。”

“重点在于,这些有一票之差的政党,会接受跳槽过来的议员吗?或者会去挖掘议员过来吗?”

民兴党选后拉拢民统

2018年全国大选,民兴党攻下21个州席,盟友行动党与公正党则分别赢得6与2席,合共29席。

另一边厢,国阵也同样保住29席。沙巴州议会的60个票选议席中,剩下2席则由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掌握。

这种情势下,沙巴国家团结党原本是州政府“造王者”,但掌握5个州席的沙巴民统党(UPKO)退出国阵,改为支持民兴党,协助民兴党执政。

之后,十余名国阵州议员也相继加入民兴党与土著团结党,协助民兴党巩固政权。

张孝仪指出,沙菲益举行闪电选举目的是为了杜绝青蛙政治,但若选举没有任何一方掌握绝对优势,则跳槽事件仍会发生。

“不管是哪一方胜出,这些差一两票的政党,他们会不会真的接受这个成绩?”

身为沙巴选民,她呼吁沙巴政党与政治人物务必接受选举成绩,无论何方胜出都应坚守原则,不通过拉拢议员来稳固政权。

张孝仪昨晚出席的线上讲座题为“沙巴闪电选举:东成西就或是东跳西挖?”,主办单位是隆雪华青与雪隆福青。

除了张孝仪,另外两名主讲人是行动党原任沙巴路阳州议员冯晋哲、政治分析员詹运豪。主持人则是隆雪华青理事刘毅龙。

根据群议社的自我介绍,它是一个由知识分子、写作人和社会行动者组成的松散网络,目标是通过批判性的分析和倡议,立基于民主和良好治理的原则,打造一个民主进步的马来西亚。

沙政坛注重个人特质

对于沙巴历来都有议员跳槽,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詹运豪解释,有别于马来半岛,沙巴政坛更注重政治人物的个人特质,而非其所属党派。

他解释,沙巴主要有三大群体,即穆斯林土著、非穆斯林土著以及非土著(包括华裔),而这三大群体皆有多个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

因此,詹运豪说,选民在投票时,不会太注重候选人所属的政党。

“在马来半岛,若你是马来人,你的选择有限,只能选择巫统、伊党,或者是近年出现的土著团结党。”

“但在沙巴并非如此。在沙巴有很多个政党,他们以某个族群群体为基本盘,但也会接受各族群的人申请入党。”

此外,他补充,沙巴政治人物的人格特质远比其所属党派重要,这也使得政治人物能够加入各党,成为拉拢议员跳槽的条件。

“在沙巴,人格特质比党派更重要。因此,人们可以转换立场。政党没那么重要,只是一个象征。”

沙巴跳槽风横行原因

冯晋哲则补充,沙巴大部分来自乡区的州议员不具政党忠诚度,反之更关注成为“照顾人民利益的族内强人”。

“在沙巴,大部分乡区议员不需要有政党忠诚度,只要他们被视为强人,则不管他来自哪一个党,(选民)都会支持他。”

“最重要的是你被视为这个族群的强人,你能够照顾到人民。”

他解释,政党之间不具有理念差异,各个政党也会接纳不同族群的议员,使得议员容易跳槽。

冯晋哲主张,应对这种政治氛围,不该以反跳槽法令来杜绝议员跳槽,而是提倡罢免法,以便让当地选民可以表达他们的意志。

“如果你说要改善整个制度的话,与其严禁议员跳槽,可能更适合的是罢免法。”

“如果选民不满议员跳槽,可以去罢免,如果选民无所谓,那也是选民的意志。”

詹运豪赞民兴党卓越

对于网民质疑沙巴民兴党与希盟在2018年时曾拉拢沙巴民统党,如今却谴责议员跳槽,冯晋哲解释,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第14届大选是)29席对29席,本来就是悬峙议会,当时双方都会拉拢(议员),因为没有人掌握足够席位执政。”

“但是这次却是赤裸裸的买卖,来推翻一个合法政府。在逻辑上,这并不一样。”

冯晋哲也寄望希盟与民兴党,可以在沙巴州选中掌握更多优势,建立更稳固的政权来避免跳槽风。

詹运豪十分看好沙巴民兴党。他指出,民兴党成立不到一年,便可以在沙巴民间有很强的影响力。他甚至赞许民兴党,在第14届大选赢下29席的战绩“十分卓越”。

“一年内,他们吸引很强的民间支持。”

“(民兴党署理主席)达雷尔吸引非穆斯林选票,沙菲益则吸引穆斯林选票。他们成功把两边的支持者都拉在一块。”

他也指出,沙巴选民十分欢迎民兴党的这个组合。

选民要惩罚跳槽议员

詹运豪观察,自从沙巴州议会宣布解散后,不少沙巴选民在社交媒体上放话要“惩罚青蛙”。

“若你问很多沙巴人,他们要的是绝对优势。(执政党)没有绝对优势,青蛙文化便会回来。”

“自从宣布解散州议会后,沙巴选民便不断在社交媒体上扬言要惩罚青蛙。”

张孝仪则指出,慕沙阿曼策动的政变失败,如今蒙受“抢他人首长之位”与“政变者”的外号。

她表示,这使得民众对慕沙阿曼具有负面印象,反观沙菲益展示政治魄力,及时解散州议会,赢得民间赞赏。

“当大家都以为会变天时,沙菲益却出其不意,获得州元首御准解散州议会,让大家看到他的政治勇气,让他人气高涨,也提高沙巴执政阵营的士气。”

“反观,慕沙阿曼带领一票跳槽议员,被选民认为是背叛者,无疑是出师不利。”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3745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