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上周策反13名州议员,企图发动政变,但原任首长沙菲益解散州议会,试图通过选举力挽狂澜。根据沙菲益政府的一名阁员,慕沙阿曼曾经发动三波攻势,拉拢议员跳槽。

原任沙巴州青年与体育部长冯晋哲披露,沙菲益已成功挡住前两波的议员跳槽行动,但最终还是阻不了第三波攻势,迫于无奈之下只好解散州议会。

冯晋哲也是行动党原任路阳州议员。他昨晚在一场线上讲座主讲时披露,自从希盟联邦政府倒台后,就有人不断游说拉拢民兴党与希盟的沙巴州议员跳槽。

他指出,随着“民希马”在野党阵线出现提名沙菲益当首相的建议,国盟领袖越加急迫,亟欲拉垮沙菲益领导的沙巴州政权。

他说,过去几个月,沙菲益其实已阻止两波的议员跳槽行动,但获得提名为首相人选不久后,敌方的攻势更猛。

“自从联邦在3月1日变天以后,就一直有人尝试干预沙巴的州政局,尝试让沙巴变天。”

他解释,在防疫限行令期间,敌方攻势一度暂停,但随着限行令松绑,拉拢议员跳槽的传闻又不断传出。

“其实总共传了三波,沙菲益已成功阻止前面两波的跳槽行动。”

“但不幸的是,到了第三波的时候,慕沙阿曼成功获得足够的议员,达到悬峙议会。迫于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解散州议会。”

国盟担心沙巴“造反”

冯晋哲认为,这次沙巴政局异动,乃受到全国政局所影响,跟“民希马”的首相人选有关。

“(公正党主席)安华这几个月没有办法得到足够支持,所以希盟尤其是行动党开始提议是否要有另一个选项,也就是沙菲益成为首相人选。”

根据冯晋哲分析,这一建议直接触动国盟的神经,担心希盟将在沙巴凝聚力量。

“让国盟和国阵政治人物更有急迫感,让沙巴州政权倒台。”

“他们知道,如果再不动沙巴和沙菲益,沙巴和沙菲益就会成为希盟重要的力量和基本盘。”

“从提名沙菲益任相到(沙巴州政权)倒台,也只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可以从中看到(两件事)的关联。”

冯晋哲昨晚出席的线上讲座题为“沙巴闪电选举:东成西就或是东跳西挖?”,主办单位是隆雪华青与雪隆福青。

除了冯晋哲,另外两名主讲人是政治分析员詹运豪与隆雪华堂社会经济委员会委员张孝仪,而主持人则是隆雪华青理事刘毅龙。

受到全国政局所影响

詹运豪表示,沙巴政局几乎每十年便有一次政局震动或政权更迭,但这次的政治变动却与过往不同,并非由沙巴当地的局势而起,而是直接受全国政局影响。

“之前的政治危机都在沙巴发生,虽然联邦的(政治)人物会介入,但并非与全国政局有关联。”

“这次的政治危机不一样,是源于吉隆坡2月的政权更迭。”

詹运豪也是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他剖析,首相慕尤丁不断受到盟党巫统的竞争,因此亟欲争取在沙巴建立一个对己有利的政权。

“对慕尤丁而言,此事利益重大,因为土著团结党与巫统之间正面对权力斗争。”

“因此,让民兴党倒台,且在沙巴建立一个与他关系友好的政权,对他有利。”

詹运豪也指出,砂拉越已有亲国盟的砂盟(GPS),若慕尤丁也能掌握在沙巴建立势力,则不需再操心沙巴与砂拉越的政局变动。

拒入国盟“有情有义”

冯晋哲坦言,自“喜来登政变”后,沙巴民兴党受到党内外压力,曾探讨是否要加入国盟。

“民间有一番讨论,民兴党内部也面对一定压力,讨论民兴党是否要靠拢国盟,以换取资源和稳定。”

“如果这样子的话,可能不会发生(政变)的局面。”

无论如何,冯晋哲赞扬沙菲益“有情有义”,始终站稳立场,跟希盟并肩应对新政局。

“我和沙菲益共事两年,我觉得他有情有义。”

“在这个事情上,他觉得我们上届大选已经联合起来对抗国阵,他也因此退出巫统,带出一马公司的议题,对抗前首相纳吉。”

“所以沙菲益更乐意与希盟合作与斗争,你可以看到(国会)换议长动议时,希盟还有109票,这也是‘民希马’方程式得以巩固的原因。”

不认同统一旗帜上阵

主持人刘毅龙也在讲座上提问,沙巴行动党是否会采纳诚信党青年团的建议,即让希盟及民统党(UPKO)在即将来临的沙巴州选一致采用民兴党的标志上阵。

冯晋哲则表示,虽然开放看待不同的建议,但目前并没有必要统一使用民兴党的旗帜上阵州选。

“目前来说,我们还在讨论有没有这个必要。”

“好像上届大选,共同旗帜会有一个‘势’。但我觉得现在的方程式还是可行的。”

他表示,行动党在沙巴耕耘多年,而选民已认可行动党旗帜,不能与诚信党相提并论。

他表示,行动党在1978年便开始在沙巴耕耘,到了1986年拥有4名沙巴的国会议员,后来在2018年大选更是在沙巴一举拿下3个国席与7个州席。

“火箭的旗帜和招牌不只是沙巴城市,乃直到内陆……(选民)对火箭的旗帜不陌生。”

“对比诚信党,不可同日而语。”

“诚信党不大一样,在沙巴是个新党,根本没有任何耕耘,可能只有一些零零星星的耕耘。”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374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