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民希马”高调策动反政变,高呼要夺回联邦政权之际,行动党中委邓章钦质疑,何以在野阵营要如此敲锣打鼓地谈夺权,让对手看尽缺点。

邓章钦也是雪州行政议员。他说,若是真要发动政变,应该像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般低调行军,如此才能杀个措手不及。

“我们回看阿兹敏当初如何夺权?我们骂他背叛或什么也好,但他就是静悄悄做,忽然就在一个星期内就发动攻势,解决了你们。”

“而我们现在敲锣打鼓地做,今天‘马安配’,明天‘沙安慕’配,全摆在太阳底下,敌方都知道你们的弱点,以及分裂的起点在哪里。”

邓章钦是在昨晚的隆雪华堂线上座谈会《希盟出路:努力夺权,还是备战大选?》上,发表上述谈话。

除了邓章钦,其他主讲人还包括时事评论员余福祺及双威大学政治学者黄进发,而主持人则是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吴益婷。

可能连下届大选都输掉

邓章钦认为,如果在野党联军要想拿下联邦政权,就应该尽量掩盖内部分歧,否则夺权不成,反而四分五裂,无心备战大选,“根本是连下一届大选都准备输掉。”

“如果有事谈不拢,就关起门慢慢谈,不需要发联合文告,表明你见某某人我不爽你之类的。喜来登行动之前,有发生这种事吗?人家是一夜之间就把你打倒了,而你还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他也提醒,在野党联军事先张扬夺权计划恐怕会打草惊蛇,让首相慕尤丁在压力下解散国会,以举行闪电大选。

邓章钦认为,一旦此刻举行闪电选举,慕尤丁将能凭借抗疫期间迎来的好评过关,反而在野阵营的胜算则不高,可能“再输五年”。

宣言乃合作及民意基础

此外,他也指出,在野阵营与其争论首相人选等权力分配课题,不如回到合作基础——竞选宣言上,探讨一旦夺回政权,各党派要如何合作执政。

“如果砂盟过档,那希盟+就会变成6个主要政党,合作基础就改变了。”

“届时砂盟会要求更多资源,我们可否接受?我们本来的宣言,他们能接纳吗?如果不能,要如何调整?”

“大家都在谈夺权与否,夺权后要如何做都没讨论。”

邓章钦强调,若这些计划不事先敲定,那么即使成功“反政变”,上台后也会面对又一轮的内部争吵,比如当初的承认统考,落实地方选举等课题,因为内部分歧而一再拖延,造成民意流失。

他指出,无论“民希马”要夺权或整军静待来届大选,若要争取选民的支持,最终仍要回到宣言政见上来讨论,尽可能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

马哈迪建议“沙安慕”

经2月“喜来登政变”失去联邦政权后,由希盟、马哈迪阵营和民兴党组成的“民希马”松散联盟,一度致力收集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以发动反政变,从国盟政府手上夺回政权。

但由于首相人选从“安慕配”到“马安配”都谈不妥,让反政变的努力一度搁浅。

近来,马哈迪抛出“沙安慕”正副首相组合的倡议,即一旦夺回政权,则沙菲益出任首相,而公正党主席安华出任第一副首相,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出任第二副首相。

无论如何,希盟尚未议决是否同意这项建议。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3243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