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沙巴民兴党与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派系组成“民希马”松散联军,想要重拿政权。但社会舆论意见分歧,一派认为民希马应该现在就凑人数反攻布城,另一派则认为应该整军静待来届大选。

时评人余福祺主张,民希马必须把握时机拿回政权,以推动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他认为,即使民希马做称职的在野党直至下一届大选,届时也没有胜利的筹码和方程式。

他说,如果国盟成功透过执政党的行政资源优势,威迫民希马议员出走,将致使雪兰莪、槟城和沙巴州政权处于修补、止损和防御的守式,最后完全溃败。

不认同道德牌正气牌

余福祺说,就政治现实而言,在野党应该谋求拿回政权,而不是乐观地以为“留得青山在”,或者如南宋政治家文天祥般唱正气歌来突显高尚情操与气节。

“许多人大打悲情牌、道德牌,甚至是正气牌,敦促希盟抛弃无止尽的夺权戏码,专心扮演好在野党角色,同样可以透过监督制衡,促成优质的两线制,造福人民。”

“但这种乐观的观点有可能达成吗?回溯历史,我们会发现执政党将尽一切办法压缩在野党的生存空间,垄断公私领域的资源。”

余福祺(见上图)指出,政党政治讲求基层动员,若没有胜算和气势来带动后勤支援,军心会日渐溃散,而政党会失去地方绑桩,换算成选票的选务能力。

“2008年,民联成功否决国阵三分二的国会优势,但比拼政见的良性政治竞争没有出现,反而发生了霹雳政变、赵明福命案、兴权会因印裔社群遭压迫而兴起。2013年也一样,伊党在纳吉政权的离间下分裂,随后民联解体。”

“如果两线制在当时没有发生,现在这人们普遍政治疲劳的时刻,我们凭什么还会期待两线制的活力重新绽放?”

余福祺是昨晚在隆雪华堂主办的线上座谈会《希盟出路:努力夺权,还是备战大选?》,发表上述观点。

主持人是大学讲师吴益婷,其他主讲人则是政治学者黄进发与行动党中委邓章钦。

担心国盟温水煮青蛙

余福祺指出,一旦国盟继续执政,就可以不断出动政府资源,威迫利诱希盟议员出走,进而破坏雪州、槟城及沙巴等地的希盟州政权。

他说,国盟同时也可以利用主流媒体及党报喉舌,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灌输民众其治理下的“美丽新世界”,这些手段都将逐步瓦解希盟的基本盘,让国盟在来届大选赢得民心。

他认为,在未来半年到两年之间,在野党另一边厢动员群众与接触选民的方式,却会因为2019冠病而逐渐瘫痪,进一步让在野势力滑向下坡。

“我们花了61年才推翻国阵,我不知道错过了这个政治博弈,我们还要等多少年?”

余福祺进一步形容,政党政治是“三军用命”,讲求的是基层动员,而非高唱正气歌,来突显高尚情操或明志。

“三军须要源源不绝的粮草、须要胜利在望、须要明确的主帅和清晰的指引。”

“没有胜算和气势来带动后勤支援,军心会日渐溃散,政党会失去地方绑桩,而这些资源正是政党换将支持换算成选票的选务能力。”

黄进发:难拉拢砂盟

不过,座谈的另一讲者,即双威大学政治学者黄进发虽然也以务实的角度谈论政局,但却与余福祺的意见相反。

黄进发(见上图)重申,摆在眼前的现实首先是,希盟难以拉拢到足够的国会议员。

他举例,希盟目前只有109个国会议席,若要拉拢议员过档,最佳的方案是一次获得砂盟(GPS)18名国会议员的支持,但这个方案却几乎不可能实现。

“要砂盟过档,最好的承诺就是希盟弃权砂州州选,尽管现在公正党在东马溃不成军,但东马的行动党愿意牺牲吗?除此之外,希盟还可以给砂盟任何国盟给不了的东西吗?”

除了国会“人头”不足,黄进发说,希盟近来也因这些内斗戏码,流失了支持者。

他认为,若民希马硬要夺权,不排除首相慕尤丁将解散国会,届时民希马反而处于被动,进而在闪电大选败北,迎来更难对付的敌人。

他续说,在野阵营已在2008年916变天计划中摔过这一跤,如今应避免重蹈覆辙。

“2008年大选时任首相阿都拉声势很弱,若民联当时成功推翻他,那很好。但推翻不成的结果就是,换成纳吉这个更难搞的人上台。若当时安华做好在野党,逼着政府去做事,结果会否不一样?”

批评希盟“太也无能”

因此,在他看来,民希马应先成为强大的在野党,组织影子内阁,提出政见制衡政府,才能凝聚民意,备战来届大选。

他也批评,希盟过去在野时,尚且能以89个国会议席提出影子预算案,如今民希马掌握109席,却只顾夺权,排不出影子内阁,反制国盟政府的政策,“未免也太无能”。

“如此看来,喜来登政变不仅让我们失去了民选政府,我们还进一步失去了在野党。”

他说,如今的局面虽然表明安华是个失败的国会反对党领袖,但希盟其他成员党也难辞其咎。

黄进发也不认同“民希马此刻不夺权则会崩盘”的说法,因为民主国家须要具有韧性的在野党,而非一下野就无法生存。

他也敦促民希马,若真切感受到不夺权将受迫害,那么就该行动起来,号召民意,捍卫自己坚守的价值,比如保卫据称将被撤换的国会议长阿里夫

“你都知道这个议长是好的,也允许你所提的不信任动仪,如果希盟+还没有在政坛上变得不关事,那就把保卫议长变成一种战略,动员民意支持,如果这都做不到,被收拾也是意料之内。”

相信或迷信马哈迪?

在野阵营如今的纷乱争执,主要源自于前首相马哈迪及公正党主席安华在首相人选上互不退让。

针对此事,余福祺认为,安华及马哈迪都有能力将大马政局导向大好或大坏,倘若两人无法重回谈判桌,反而做出最糟的选项,将会重击民希马乃至大马的民主法治。

“把输家逼向极端的结果,阿兹敏已经示范过一次,最后他策划了喜来登政变。我不想马哈迪和安华被激将法引入同样的悲剧。”

他续解释,马哈迪在政坛上仍是有影响力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合作伙伴应该咨询,而非边缘化或激怒马哈迪。

“像邓章钦所说,他在网路发表一条看法,就足以否定许多事情,甚至对一个政党造成伤害。”

“我希望安华和马哈迪可以用双赢的方法,把己方的事迹写入大马转型史。而非在老时郁郁不得志,写我方的历史,或寄望后世出现另一个司马迁,把他们像溃败于刘邦的项羽一样,写入《史记·本纪》里。”

他补充,人们也不该全盘否认马哈迪的功绩,毕竟对方委任了第一个女性首席大法官,而国会议长阿里夫及反贪会主席拉蒂花,也是体制外的人才。

不过,邓章钦(见下图)则反驳余福祺的观点,要对方“不要迷信马哈迪”。

邓章钦点出,国阵其实就曾委任法官作国会议长,而女性人选也未必意味体制确实获得改革。

邓章钦也认为,从选民的角度看来,马哈迪已经信用破产,因为对方在位期间不守承诺交棒,后来更擅自辞职导致希盟垮台。

他因而反问,“为何在与安华的合作中,马哈迪非要当6个月的首相不可?当初(希盟执政)22个月做不到的事,难道半年内就可以做到吗?退居二线吧,我们固然需要你,但如果一人做大,其实无益于国家改革。”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3239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