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诸多政党才是上周“喜来登政变”的主角,但公民组织的应对,如净选盟的有条件接受过渡首相马哈迪所领导“希盟++”政府立场,同样难逃舆论的检视和批评。

人权工作者黄业华昨日不点名批评,净选盟此举违背了公民社会长期以来的立场。

黄业华昨晚出席论坛活动时表示,公民团体必须捍卫原则及中立,不应过于亲近任何政治阵营,失去独立的声音而沦为了政党的附庸。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公民社会的记者会,有些公民团体居然公开支持希盟政府的重新整合,并以‘希盟++’的方式成立。他们的意思是说,希盟已经倒台了,现在欢迎其他人跳过来,支持它继续维持希盟政权。”

“……过去公民社会长期的原则及立场就是,你跳槽,就是背弃了选民的委托,你就应该辞职并面对重选。我很惊讶,这个公民组织现在居然去支持这样的行为。”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反思和批判,今天公民社会组织是不是跟政党走得太近,已经忘记了我们本来应是个独立且坚持原则理想的第三股势力。我们不应该成为政党的附庸。”

批评是“最好防腐剂”

黄业华续说,公民社会监督和批判才是政权“最好的防腐剂”,因此公民运动组织必须捍卫中立和原则,不应随着特定政党摇摆,甚至随之一起腐败。

“过去的两年,整个公民社会和许多社运分子都随着政党摇摆,这点是非常严重的。这样下去的话,基本上我们的社运正在政党化,失去了独立和理想的声音,当政党腐败的时候我们也跟着一起腐败。”

黄业华(下图右)昨晚是出席隆雪华青及雪隆福建会馆社经委员会联办的《希盟垮台后,我们要怎样的政府?》论坛时抛出上述质疑。

这场论坛的讲者还有时评人蓝志峰,以及净选盟执行总监叶瑞生(下图左),主持人则是隆雪华青理事黄彦铬。

“捍卫选民当初决定”

叶瑞生随后回应解释道,净选盟并不是基于“支持希盟”而采取上述立场,而是基于“捍卫选民所选政府”才选择支持希盟与其他国会议员共组新政府。

“我们(净选盟)的基本原则就是,我们必须要重新回到2018年人民所做的决定,希望联盟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而他们的竞选宣言《希望之书》必须要维持。”

“这个‘希盟++’呢,我想那个时候的考量点在于,土著团结党已经离开了希盟,而民兴党会是怎样的倾向还不知道。这个‘++’的意思是,它(新增的政党)可能不在联盟里面,但它仍然是对希盟保持友善的政权。”

“这样的组合之下,基本上他们还是可以维持2018年选民所选出的政府及支持的宣言。我们那时候的讨论是基于这样的基本原则。我们不是支持希盟,而是支持人民在2018年所做出的决定,捍卫人民的政治委托。”

2月29日下午,净选盟主席范平东召开记者会表明,净选盟坚决拒绝任何“后门政府”,但净选盟愿意有条件地支持希盟与其他政党共组新政。

净选盟开出的三项条件为:(1)希盟2.0新政必须遵循希盟竞选宣言;(2)首相马哈迪必须拟定清楚交棒计划,并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落幕的两周内交棒;(3)首相接班人必须先担任副首相。

无论如何,净选盟记者会才刚刚结束不久后,国家王宫随即宣布,国家元首已经御准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出任第8任首相。

希盟急于求成埋祸根

论坛中,黄业华除了批判公民团失去自主和原则,他直指希盟经历这场政变之后,应当谨慎反思的方向。

他认为,希盟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此前经历过十几年的抗争,已经建立了斗争的兄弟情谊,也清楚彼此共同追求的目标。

然而,第14届全国大选前夕,由于希盟过于迫切想要夺得政权,不惜接纳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土著团结党及马哈迪加入希盟,早已为希盟政权的崩解埋下祸根。

“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是选前最后临门一脚插进来的。就是因为希盟三党多么着急地要夺下政权,你就不择手段地马上把马哈迪拉拢过来,也不看他的意识形态与你是否吻合,他是否认同你的改革理念。”

“今天,我们证明了,整个土著团结党是没有要落实这种改革的。它控制的政府部门都显得没有要推动改革。”

“在政府崩盘后,从马哈迪所说的话,还有马智礼的文告都透露出,整个土著团结党觉得在希盟内部受到行动党等友党支配,让他们感觉很不安。”

土著团结党无心改革

黄业华认为,事实上或许不是希盟友党“支配”了土著团结党,而是由巫统分裂出走创立的土著团结党,其实仍然不习惯平起平坐的概念。

“过去在国阵里面,巫统是一党独大的,你支配整个政府,所以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无法契合,最终导致政府倒台。”

他续称,土著团结党最终还是渴望一个“马来人支配”的政治制度。

相较于希盟友党以种平齐平坐的方式推动民主进步,黄业华认为团结党更像要维持巫统过去那种‘马来人保护者’的政党模式,以巩固马来选票。

希盟未阻止马哈迪策反

黄业华在论坛上也表明,他自己在2018年全国大选主张反对与“贪腐领袖”合作,包括了当时的国阵首相人选纳吉与希盟首相人选马哈迪。

他坦言,他当年推动这项运动后,被冠上“叛徒”的标签。如今希盟执政两年后垮台,他认为是时候回头反思希盟与马哈迪合作的权宜心态。

黄业华点出,马哈迪赢得选举后仍不断地策反,透过接纳巫统叛将加入土著团结党,来增加该党的国席数量。

他指出,希盟其他友党未能制止这种从“后门”进入政府的手段,如今也似乎没有道德地位批评慕尤丁或阿兹敏派议员。

“今天希盟的朋友在指责慕尤丁和阿兹敏派在搞后门政府,请问当时13个人跳去希盟的时候,希盟为什么接受?这样就不是后门政府吗?

“你如果能够接受敌营的人跳过来,你应该也没有道德立场去批评你的人跳过去。”

如今是霹雳变天升级版

他也引述2009年霹雳州政变为例子,指公正党、伊党及行动党都曾经“笑嘻嘻很开心地接纳”国阵叛将,岂料最终导致民联州政权崩解。

“这就是一个教训,今天这场政变就是霹雳变天的升级版。你当时没有原则地接受别人跳槽,最终导致自己崩盘,今天老马做同样的事情,导致政府崩盘,马哈迪要负上一定的责任。”

黄业华也点出,国阵政府过去控制马来主流媒体,使得马来社会长期活在巫统政治宣传下,产生“需要马来人保护者”的迷思。

他认为,马来社群非常需要替代的媒体资讯来源,以提供不同面向且更具有批判性的观点和资讯,才得以逐渐松动既有的政治模式。

他也提出,公民应更积极地跳脱族群本位,更专注于知识深耕和讨论,并进而身体力行地实际参与公民运动,点滴积累培育更多元的社运力量,以制衡政府。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1304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