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5月9日是我国史上首次的政权轮替,选民用选票送走执政61年的国阵,承载着改革议程的希盟联盟上台执政。选民求变之心,图的就是新政府与旧政权之别。然而,一年过去了,隆雪华青认为希盟政府“改革力道不足,延续前朝政策”。

希盟在其宣言「民主革新」胪列一连串的改革议程,以恢复民众对国家行政机构的信心,重塑国家的威信。我们讚扬希盟上台后落实部分改革议程,如彻查一马公司舞弊桉、由在野党议员担任公帐会主席、议员申报财产、缩小首相署并转移底下的机构到合适的部门、首相不能兼任其他的部长职位,惟触动相关利益者的改革议程始终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些核心的改革议程包括限制首相任期、检控司从总检察署分立、恢复《1963年国会服务法令》、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以及废除恶法。

新法未立,旧法未破。我们认为希盟政府非但没有去除腐败的旧制度旧政策,反而还延续前朝政府的政策与法规,甚至违反本身的竞选宣言。过去一年,我们可以看见希盟违反宣言委任政治人物出任官联公司董事会的要职、警方继续援引恶法如《1948年煽动法令》对付异议者。希盟不但不立马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2016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法令》、《1971年大专法令》、《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和《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令》等的恶法,反而将之保留下来。我们不禁要问希盟政府和前朝政府究竟有何之别,有何之新?

除此之外,希盟上台后欲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罗马规约》和其他国际人权条约,以便改善我国的人权形象和记录。此举是进步的值得讚扬的议程,惟希盟政府不仅屈服于巫伊两党炒作“马来人不安”而频频U转,还重蹈国阵步伐,以种族宗教为政策导向, 如维持大学预科班90:10比例固打制的决定,让人大失所望。

天下没有百年不变之法,旧制度弊害丛生,新制度可为国家带来活力。我们提醒希盟政府,频频U转政策,举棋不定,怯于改革不但无法吸引马来选票,也流失非马来选票。希盟既然已经掌握政府资源和机关,就应大刀阔斧的改革开放,修复百病丛生的体制,解决前朝遗留下来的问题,而非延续前朝的做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