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行动、光谱行动23周年,民主制度破坏殆尽,压制性效应延续至今

日期:27-10-2010(星期三)
时间:晚上8时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会议室2

主办: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策略资讯研究中心(SIRD)、人民之声
推介:Nasir Hashim(雪州哥打白沙罗区州议员,前茅草行动扣留者)、Saari Sungib(雪州淡江区州议员,前内安法令扣留者)

主讲:张素兰(新加坡•光谱行动扣留者)、柯嘉逊(马来西亚•茅草行动扣留者)、Hishammudin Rais(著名学运分子、70年代学运领袖)
主持:玛莉亚陈•阿都拉(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执行董事)

图片左起:李万千、张素兰、Saari Sungib、柯嘉逊、Nasir Hashim、Hishammudin Rais 和Mohamad Sabu。

2010年10月27日是茅草行动23周年,过去这项大规模逮捕异议分子行动,是我国自513以来最大的压制人权黑暗事件,连同1988年司法危机以及最高法院法官革职事件,令民主制度破坏殆尽,其压制性效应一直延续到今天。
无独有偶,23年前在新加坡, 22名异议分子于“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 1989年5月-6月)中遭该国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当政者指责他们企图阴谋推翻人民行动党政府,以建立马克思主义国家。

新书推介礼和讲座出席者超过150人,将会场挤满。

左:张素兰新著作《穿越蓝色大门》(Beyond the Blue Gate)出版。
右:柯嘉逊的《445天扣留营岁月》(445 Days under the ISA)再版。

张素兰在讲座开始前自嘲,本身只能在马来西亚为书本主持推介的现象,印证了新加坡的人权状况相当糟糕。相较于我国在茅草行动后,民间的公民认知逐渐提升及相继出现多次向当权者抗议的大行动,新加坡的公民组织在光谱行动之后只有“一丁点的进步”。她分析,新加坡政府可能逐渐意识到,本身不能再让人继续指责政府拥有不好的人权纪录,因此逐渐有所开放。由于新加坡有意成为本区域的艺术中心,因此许多时候会采取容忍的态度,让一些艺术家以艺术的方式批判政府。

柯嘉逊指出,大马民间社会在茅草行动之后更加活跃地提出本身的权益诉求。他举例,曾在1998年轰动全国,要求改朝换代的“烈火莫熄”运动;一群印裔同胞也在1999年提出本身族群的51项诉求,同年我国华团也在第10届全国大选前夕提出《马来西亚华团大选诉求》;及2007年的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及兴都权益行动委员会所号召的万人大集会。他认为,民间应该形成一个倾向社会主义第三势力,以推动国内两大政治阵营,即国阵及民联的进步。

正当新生代纷纷利用资讯科技向当权者表达不满及施压之际,Hishammudin Rais却不以为然,反而强调人民若要迫使当权者正视本身的声音及改变,走上街头示威是唯一的方式。他指出,根据历史,只有人民进行大集会共同前进时,这个社会才会有所改变。“我们有身为人类的共同经验,我们以人类的方式交谈、沟通及表达,而不是以网络市民的角色来做这种事。”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