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行政议员YB黄思汉说,政府应该塑造榜样,提高女性职场的地位和让更多的女性参与拟定国家政策的过程,而当职场的机构有更多的女性决策者,社会自然会对女性改观、尊重女性以及提高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

他指出,根据去年的数据,雪兰莪有将近33%的女性在雪州政府体系和各个机构扮演重要决策者的职位,我们尽量提供女性一个公平的发挥舞台和机会,以打造一个两性平等的社会,前提是她们要有能力。

他说,其实雪州政府有成立特别的工作委员会,以提倡两性平等为目的,每一年都会选择一到两个的政府机构来给予他们一些培训,不论女性或男性代表都可参与,并通过一列系列的课程培训了解两性平等的重要性。

YB黄思汉也在人权月推介礼暨讲座上说,隆雪华青配合人权月所举办的性别平等讲座,来得正合适宜,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也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开始关注此课题。他说,根据“2020年大马特定领域女性赋权统计报告”,我国在2020年性别平等指数仅比去年高了0.5%,是很不足够的,这也看出政府并没有很积极看待此课题。

隆雪华青顾问谢春荣律师说,自1985年开始,隆雪华青不曾间断过举办人权月。因为疫情关系,今年人权月的一系列活动将通过线上举办,主题为“性别平等”。

他指出,我国对两性平等在法律上的保护可能还不足够,不像英国有平等法。而根据他个人的观察,大马同工不同酬的现象,还未到达十分严重的地步,主要还是看员工的资历,与性别来区分的情况,则较少。他说,我国存在性别歧视尤其是在穆斯林圈子较为明显,他也认为我国绝对是有必要制定《反性骚扰法令》,以对男性加害者起到阻遏作用。

今年的人权月线上讲座主题为  “齐视,不歧视——检视我国性别平等政政策”,隆雪华青邀请了无拉港州议员YB王诗棋、妇女行动协会(AWAM)资讯与通信部负责人陈棋旭和异样(Diversity)组织创办人张玉珊从不同的面向探讨性别平等。主持人为隆雪华青理事黄彦铬。

不赞同保留30%女性代表席位

无拉港州议员YB王诗棋表示,她对于槟城州议会保留至少30%女性代表席位之举并不大赞同。她担忧此举将会让朝野政党投机取巧即委派所有男性参选,然后再委任女性党员成为受委议员,从而增加自身政党在州议会的影响力,而且固打制也会导致人们质疑女性的能力,对提升女性权益并没有实质帮助。另外,她也对政府强制要求上市公司必须委任至少一名女性董事持怀疑的态度,因为受委的女性董事通常是拥有一定教育与经济水平的人士,社会地位不低,然而此刻我们要关注的应该是中下阶层女性的权益。

她指出,中下阶层女性往往都无法拥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因此更容易遭到剥削与歧视。若要实施固打制,就得必须由下而上,提供更多的机会予她们,让她们能够获得更多经济与教育的待遇,从而加强对自身权益的掌握。

她以雪州政府为例,他们一直以来都有实施政策来协助女性,比如推出关爱母亲购物卡,让月收入少于2千令吉的家庭主妇获得200令吉的补贴用以购置日常用品。明年雪州政府也将会扩大计划,让所有符合资格的贫穷家庭获得300令吉的补贴。

废除CEDAW保留的条文

陈棋旭(妇女行动协会(AWAM)资讯与通信部负责人)说明,我国在1995年签署《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而其公约的三大重要原则就有实质平等(给予平等机会和结果的平等)、非歧视和缔约国的义务。她说,至今我国保留的条文包括第9(2)条文、第16(1a)、(1c)、(1f)和(1g)条文,即有关子女国籍权益和妇女在婚姻、家庭的权力的条文。

她指出,作为缔约国的马来西亚,理应在签署公约后的每四年提交一份国情报告至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 ,惟目前我国仅提交两份相关报告,而最后一次是在2016年,当时提交的是第3至5次综合报告。

她说,根据2015年,妇女歧视委员会会给予的建议,即我国需要改进的地方包括撤回上述条文的保留。另一方面,她说,虽然我国已签署《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但对于非歧视定义,却还未融入我国宪法里面。我国也应该彻底废除目前某些群体还很普遍的一些习俗、女性生殖器切割和通婚,因为这些还存在的文化、宗教的习俗,对女童、甚至年轻女性在其他领域方面的人权产生影响。

LGBT谈何容易

异样组织创办人张玉珊说,在马来西亚要谈LGBT课题,说容易也可以很容易,说不容易也可以说真不容易。

“说容易,其实马来西亚言论自由,我们都可以很自由的讨论LGBT课题;说不容易,因为在马来西亚有种族与宗教的因素,这也往往让人误解为马来西亚不适合谈LGBT,所以也导致往往国内朝野政治人物,甚至一些公民组织都不愿意去讨论这个课题。”

在讲座上,张玉珊也指出玻璃市宗教局通过伊斯兰教令(FATWA)对付LGBT群体事件所带来的影响,包括导致朝野政党不敢轻易发言支持LGBT,或是发表中立的立场,更糟的是,因为全国大选即将来临,现在整个朝野政党再次出现伊斯兰化竞赛的现象,加上右翼宗教分子的出现,LGBT更加成为一个政治工具。

“无论朝野政治人物,都纷纷发言或积极反对LGBT,以彰显自己有多么的“捍卫伊斯兰教”。而非穆斯林在野党,或是较为支持LGBT的政治人物,已将LGBT视为烫手山芋,或是宗教课题,或是碍于党的压力,已经无法对LGBT课题表达支持。”

她补充,而如此一来,性别平等政策里,不仅没有任何政策去确保LGBT基本人权,反而变成了拟定政策去杜绝LGBT这种“西方文化”的入侵。我们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即通过人权捍卫权益。

人权月活动丰富

今年的人权月由隆雪华堂青年团(隆雪华青)、隆雪华堂妇女组、异样(Diversity)和大马同人互助谘询协会(PLUsos)联办。

配合2021年人权月,隆雪华青制作反性骚扰视频,从街坊、国会议员、州议员和援助组织了解我国性骚扰现象。隆雪华青也制作性别你我他小学堂懒人包,谈关于性骚扰、同性恋的六大迷思以及我们与性骚扰的距离。

有关人权月系列活动的资讯,欢迎浏览隆雪华青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KlscahYout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