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日讯)  政治学者黄进发博士形容,过去的恶性政治,导致希盟执政时产生报复心态,结果希盟政府未能适时推动政治改革。

他说:“这种仇视的心态是过去恶性政治的结果,但是希盟没有准备改变。”

他指出,国阵在过去从来没有输过,因此没理由对在野党好,这是他们的作风。“至于希盟或是之前的民联,表面上称支持两线制,但是他们在2008年拿下5个州的时候,并没有对在野党比较好。”

他说,因为希盟作为国阵一党独大下的受害者,其实怀著一种报复的心理。“你做初一我们就做十五, 所以执政党不会让在野党拿一分钱。”

黄进发昨晚出席隆雪华堂《天下事线上谈》讲座会时指出,以选区拨款来看,在国阵年代,政府并没给在野党一分钱,执政党不同的数目预算是一年400至500万令吉,在野党则是零。

他说,希盟在2018年上台之后,一开始的拨款是执政党50万令吉加选区服务中心30万令吉,所以是80万令吉,在野党则是获得10万令吉拨款,比例是1对8。

“ 第二年变成10万令吉对180万令吉。到希盟下台时是10万令吉对380万令吉,比例是1对38。”

他说,希盟有设立独立委员会, 但在野党大部分的议员是不会被分到职位的。

“很多希盟议员觉得没有错啊,因为我们过去都被迫害,今天你(在野党)拿到一点点你还要嫌,你凭什么嫌。过去是你迫害别人,今天你被歧视也是刚好而已。”

不能一面与政府合作一面批评

另一方面,时事评论员陈锦松与在讲座会上指出,希盟不能够一方面说要跟政府合作,一方面又一直批评政府。

“针对政府规定货运代理商须让土著持有51%公司股权以及政府在第十二大马计划中强调土著股权,我看到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一直在媒体上说这不符合大马一家亲;但另一方面,你们(希盟)又跟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我觉得这本身是一个矛盾。”

“包括这一次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 希盟队独中的拨款是不是有所坚持?如果最后预算案减少了独中的拨款,希盟会不会坚持?还是说为了合作,他们可以放低姿态?”

转载自:《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21/10/02/44160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