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9日讯)大马性骚扰案件不断浮现,大马在保护性骚扰投报者的制度上被指不够完整,公众舆论也让受害者承受巨大压力,国内遏制性骚扰之路看似还很漫长。

由隆雪华堂妇女组线上举行的“遏止性骚扰有多难”讲座会,邀请数名涉及性骚扰课题及专业人士探讨国内性骚扰问题。

其中一名怀疑本身遭疫苗接种中心工作人员言语性骚扰的饶可韵在讲座会上指出,社会向来缺乏“面对性骚扰需报警”的意识,然而勇敢站出来报警,可唤醒社会对此的关注。

饶可韵早前在疫苗接种中心被询问“是否曾被插入?”、“我可插入你吗?”等,令她感到不舒服,随后在听取律师赵紫珊的劝告下报警。

“我的想法,报警是让性骚扰嫌犯知道这不是小事,甚至可能让他丢失工作或面对被法律制裁的后果。若我只是当场骂他几句,他或许不当一回事,再继续向第二名女性这么做。”

她感叹,她选择说出这经历,却遭部分网民揶揄“你是不是想红?”、“你不必认真”等,显示很多人对性骚扰持轻视态度。

她提到,警方采取严谨态度调查此案,包括第二天在疫苗接种中心加派女性执法人员、所有当天执勤的工作人员都被传召录供。

饶可韵指过后也有许多性骚扰受害者传简讯给她,倾诉类似经历。

即时报警收集证据

赵紫珊强调,性骚扰受害者应该在事发后第一时间报警,以利警方调查及收集证据。

她坦言,性骚扰事件通常是在没有第三者、并且是在隐僻的地点发生,一般较难以收集证据。

早前指控男教师在课堂上开“强奸玩笑”的中学生艾因则说,在马来社会,她勇于揭发问题,但所面对的压力更大,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则提到,大马的性教育仍很保守,应该从小就灌输孩子正确的性教育,包括何为性骚扰。

转载自:《南洋商报》
https://www.enanyang.my/node/4266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