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底南洋侨领陈嘉庚发出第6号通知,号召南洋各国华族青年回国参加抗战。义愤填膺的爱国青年踊跃报名参加南洋华侨机工服务团。1939年2月18日第1批“80先锋”开始,先后共有9批南侨机工3000余人,远赴云南,经潘家湾训练所受训后,被分发到滇缅公路上的各大队当驾驶兵或修车兵,运载军事物资前往抗战前线。

当年,由陈嘉庚创办在新加坡出版的《南洋商报》,整年都在报道着各地筹赈会支援祖国难民的新闻。此外也相当详细的报道各地机工报名、欢送、出发的盛事。新加坡与马来亚掀起一阵爱国热潮,华社民众视回国抗战是一件极为光荣的事。

1942年5月初惠通桥被炸断后,南侨机工经历了坎坷艰辛的岁月,熬过种种苦难,抗战终于胜利了。然而3000多位机工,却有三分之一牺牲在滇缅公路上,把生命献给了祖国,永远回不了南洋的家乡。而滞留在云南各地的机工,与当地的姑娘成了家,生儿育女,没有返回侨居地。解放后,由于50年代的政治运动,60年代的文化革命,这些留在中国的机工,都与南洋的亲人断了联系,半个世纪以来无法联络见面。而南洋的家人,几乎完全没有儿子、丈夫、父亲、亲人的音讯。生死未卜,双方都承受痛苦的煎熬。

这一段悲壮却被遗忘的历史,空白了超过半个世纪,直至中国1979年的改革开放政策,方被重新肯定。南侨机工才被定位为英雄。随后,史料的挖掘、搜集、整理、书写、研究的活动,才陆续的开展进行。健在机工的赤子功勋,才被中国重视,获得生活津贴,并获颁奖章。而其遗孀也获得津贴。文章、书刊、纪录片也跟着刊行或制作。

1946年开始复员回到南洋各国的机工,在侨居地往往也是干回老本行:开车、修车或维修机械,默默地生活几十年。没有人记下他们的血泪生涯、英勇事迹、奋战经历与赤子功勋的那一段光荣历史。

如果说中国的南侨机工历史空白,是由于国共内战、50年代的政治运动,以及文革的浩劫所致,那么南洋地区,特别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有关南侨机工的历史空白,主要就是与战后殖民主义政府的政策密切有关,是当年的政治局势所致。

英政府一贯反华反共的政策

英殖民政府统治马来亚几百年,所执行的是高压政策。除了采用分而治之的手法,在马来族、华族及印度族3大民族之间,制造猜忌和敌视,以分化民族间共同的反殖力量外,还特别对有着反抗传统的华族,进行打压与为难。华人社会建立起来的华文教育与华文学校,一直以来都在英政府的政策下挣扎生存。

英殖民政府认为,在辛亥革命及五四运动之后纷纷建立起来的华校,是反殖思潮的温床,是左翼力量的大本营。因此,除了一贯以来打压华校发展之外,也经常对付以致监视、扣留华小师生,甚至驱逐出境。

马来亚的英政府这一个反共的政权,认为反日、反英,都具有反抗外来统治的意识。即使在1941年底日军入侵马来亚,到1945年8月施行黑暗统治的3年零8个月时期,英政府与由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进行了类似中国的“国共合作”,指示其成立的“136部队”,与抗日军共同携手对抗日寇。英政府始终提防抗日力量在抗战结束后,会转化为抗英的力量,驱逐殖民主义的统治。

换句话说,英政府对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的行动,始终是耿耿于怀的。在英政府看来,机工的爱国抗日行动,有朝一日也会转化为抗英行动。有鉴于此,对1000余名复员机工,英政府是采取监视的态度。

这种局势,造成复员机工回到侨居地之后,散居于各地。初期,居住在一些较大的城镇的机工 ,还有互助会的组织,协助复员机工寻找职业,解决生活,照顾福利等活动。但是他们一般保持低调姿态,不张扬他们在滇缅公路上的事迹。他们往往干回老本行,默默地工作,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过着平静的家庭生活。

紧急法令的实施压制了机工的历史地位

英政府与马共的“国共合作”对抗日军,在战争结束后,就马上撕破其狰狞面目,转过来对付要争取国家独立的马来亚共产党及其武装力量。

英政府在1948年6月颁布紧急法令,全国实施紧急状态,大事逮捕马共成员、退伍的抗日军兵员、马来民族主义运动者、左翼工团、进步师生等。此外,全国宵禁,把散居在郊区的华族村落居民,驱赶集中在所谓“新村”居住(其实是变相的集中营)。每天早上6点方可出村子,到橡胶园割胶,或到田地耕作,或到锡矿场劳作。傍晚6点以前必须回村,否则格杀不论。出村回村都得经过搜身,以避免携带食品、药物、情报进出。在如此形势地下,马来亚共产党遂率领人员退入森林,开展为期41年的武装斗争(直至1989年双方签署和平协议,结束武装斗争)。

从50年代到70年代的30多年武装对峙时期,进步的左翼运动、反对政府施政行动,始终是敏感的问题。即便到马来亚1957年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国家统治政权仍旧延续英政府的反共政策。

在这样的白色恐怖局势下,复员回来的机工,更是讳莫如深,不要讲述他们在滇缅公路上的经历。记者不敢访问报道,文人也不想写文章叙述。即使是对自己家人,大部分复员机工都三缄其口,不愿多谈他们的抗战事迹。而机工本身多半文化水平不高,不善于书写文章记下经历,因此也就没有留下文稿。一些机工甚至到去世前夕,其子女方晓得父亲的机工身份。

这就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南侨机工历史空白的主要原因。在这期间,在华文报章写一些史话点滴的吴志超老先生,偶尔也写过零星的文章谈及南侨机工的事迹,但从未引起注意。南侨机工历史在马来西亚就如此被遗忘了60余年。随着老机工一个一个逝世离开人间,老一辈的华人也逐渐忘却,年轻一代更是一无所知。“南侨机工”变成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名词。

南侨机工历史也是马来西亚华族历史的一部分

如果说南侨机工的历史,在马来西亚空白了半个世纪,主要原因是当年的白色恐怖局势之外,那么,次要原因就是华社对这段历史的认识偏差。

南侨机工的时代背景是30年代末至40年代中。那时寄居南洋的华人都是侨民。他们仍旧视中国是自己的祖国。当1931年日军侵略东三省时,华侨就深感祖国被蹂躏分割,莫不痛心悲愤。及至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军国主义大举进攻神州大地,南京大屠杀的残酷事实,华侨义愤填膺,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响应南洋筹赈难民会的号召,热心捐款,赈救祖国的行动之余,1939年的“武汉合唱团”与“新中国合唱团”的义演,更激发华社民众的愤慨。满腔热血的青年更是恨不得马上回国奔赴抗战前线。

当年华侨的祖国当然是中国。而机工奔赴的战场主要在云南的滇缅公路。当时的口号是“回国抗战”。因此在潜意识里,在观念上,南侨机工就是为中国抗战。有鉴于此,南侨机工的历史,也自然被看成是中国抗战历史的一部分。

正是因为这种看法,后来马来西亚华社普遍上,不认为机工史是马来西亚华族历史的一环。华社没有将中国抗战,看成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组成部分。没有将中国抗战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结合起来。其实,南侨机工在滇缅公路上运载军事物资支援中国抗战前线,其实同样也在牵制着日军在东南亚的战场,支援着马来亚人民的抗日战争。

我们建议,马来西亚华文中学的历史教科书必须重新重视南侨机工历史的书写,必须主动意识到将南侨机工历史列入马来西亚华族史,而进行史料搜集与研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