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银凤今年只与儿子一同出席外婆的骨灰塔,顺道提醒他要明白清明节习俗背后的意义。/受访者提供
熊银凤今年只与儿子一同出席外婆的骨灰塔,顺道提醒他要明白清明节习俗背后的意义。/受访者提供

文:傅思敏,莫咏焮

图:由受访者提供

引言: 祖灵崇拜在华人民间信仰中,占据特殊重要位置。清明节祭祖和扫墓的这一天,人们进行祭奠活动,上坟后顺便踏青,表达对祖先的思念之情,也是节哀自重转换心情的一种调节。

我国不少华裔穆斯林在皈依伊斯兰后,也延续着这份华族的传统习俗。本文试图厘清民众对华裔穆斯林的一些错误印象。

原来即使是穆斯林,还是能保留华人的文化。除了依循扫墓习俗,其他民俗节日也不容错过。

熊银凤表示华裔穆斯林扫墓,需遵从“不拜,不烧,不叩头”的非成文规定。 /受访者提供
熊银凤表示华裔穆斯林扫墓,需遵从“不拜,不烧,不叩头”的非成文规定。 /受访者提供

熊银凤携子扫墓提醒及时行孝

清明祭扫墓仪式本应亲自到墓地去,但由于冠病大流行的防疫SOP,很多人不能回乡参加清明拜山活动。

为配合维持人数距离的限制,和平华人穆斯林协会的秘书熊银凤今年只与儿子一同到外婆的骨灰塔。

1993年转信伊斯兰的她经常提醒儿子,要明白清明节习俗背后的意义,也顺道提醒后辈,行孝要及时。

“扫墓是华人的孝道精神,我们尽量追远华人的传统习俗。”

穆斯林提倡孝道

在《古兰经》中﹐伊斯兰真主以命令的形式指示信徒孝敬父母有11次之多。每段经文都在告诫信徒,不可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他们为儿女付出的艰辛。

所以对伊斯兰教信徒来去说,孝敬父母本是天职,是仅次于崇拜真主的天命义务。穆斯林本身就很提倡孝道精神。

“既然扫墓是对祖先或是过世父母亲的缅怀的举动,这样我们会尽量遵守。”

清明节祭祖扫墓日,华裔穆斯林帮忙家人清理坟墓之举符合伊斯兰教义。/图库图
清明节祭祖扫墓日,华裔穆斯林帮忙家人清理坟墓之举符合伊斯兰教义。/图库图

坟前鞠躬不拜不烧不叩头

她说华裔穆斯林扫墓,与一般华人扫墓的差别只在于形式上不同。他们有个“不拜,不烧,不叩头”的宗旨。

“因为我们只有一个真主,所以普遍上华人会认为这样好像很不孝。”

以往跟家人扫墓,大家都手拿香,折金纸,准备贡品。她则站在一边,在心里向过世的父亲和外婆说“我来了”,再到坟前鞠躬。

“家人都明白,因为这比你不在现场更好,至少你人在,而且也带了下一代去,最重要是孝心。”

坟场戴头巾引瞩目

她笑说,扫墓时只有一个戴头巾的人出现在坟场,难免会引来打量的眼光。

“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恶意,大家最多只是表现好奇,然后心里会明白这一定是改教了的华人。说不定他们也很开心,看到穆斯林没有忘本。”

对穆斯林来说,孝顺的意义是在人还活在世间的时候,而不是等到他人过世了在形式上体现。

“从华人的立场尊重传统文化,因为在这特别的日子才能跟家人团聚。”

伊斯兰没有规定特定的日子为父亲节和母亲节,而是要求穆斯林把孝敬父母化作为每天的实际行动。

由刘金国掌镜,往年他陪同家人一起在清明节扫墓。/受访者提供
由刘金国掌镜,往年他陪同家人一起在清明节扫墓。/受访者提供

伊教禁祭拜哭哭啼啼

熊银凤举例抵触穆斯林教义的不成文规定,有如扫墓祭拜时大声哭哭啼啼的行为。

“是因为生前对他不好吗?哭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后悔吗?如果人在世时,你对他好的话,那么哭这回事在他过世后便没什么意义了。”

按照旧的习俗,扫墓时,人们要携带酒食果品、纸钱等物品到墓地,将食物供祭在亲人墓前,再将纸钱焚化,为坟墓培上新土,然后叩头行礼祭拜,最后吃掉供品回家。

很多时候华人会带猪肉供奉给先人。那么华裔穆斯林在这样的场合,心里会感到不舒服吗? 熊银凤明白烧肉是华人很重要的象征式食品。

她说,她90岁的姑姑才在上周庆祝大寿,一份很大的烧猪摆在大家眼前,但姑姑不忘主动致电说不好意思,提醒待会儿会有个烧猪在场。

“这是家人彼此的尊重,难道要因为一个烧猪而不出席问候一下姑姑吗?”

隆雪华堂妇女组举办“华人穆斯林是否可以庆祝农历新年?”线上分享会,邀请3名华人穆斯林分享他们庆祝农历新年的方式。
隆雪华堂妇女组举办“华人穆斯林是否可以庆祝农历新年?”线上分享会,邀请3名华人穆斯林分享他们庆祝农历新年的方式。

是否吃供品 看各人想法

熊银凤也提到,能否吃供品要看自己的意念来斟酌,如果心里认定这是先人吃过的食物,那就能免则免。

“对我们来说祭拜后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要把供品当作是普通的食物来吃就没问题。”

刘金国:祭拜供品不能入口

今年71岁的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雪州主席刘金国则相信,只要是祭拜过的供品,穆斯林都不能当普通食物入口。

他的父母亲葬在一起,每年的清明节都带着妻子一同扫墓。他说穆斯林教徒视真主至大,只能对 “阿拉” 鞠躬叩头和敬拜。

但他会自己在心里祷告,用他跟父母亲在世时使用的语言交谈,默念“爸妈我今天来看你了,希望以往我对你不好的事情你都能释怀,以后我会成为更好的人。”

刘金国说最重要是人在世间时,尽量探望父母亲,住在远处的话也不要忘了要常打电话回家。

不拿香敬拜 可插炉烧纸钱

他甚至可以拿香插入香炉,纸钱也可以烧,只是不能拿着香作敬拜仪式。

他笑说,“Come on,那是你的父母亲,在信奉斯兰教之前是他们将我们养育成人的,死后为他们尽孝道并没有什么问题。”

叶永兴(左上角,顺时针起)、黄秀梅和刘美风都表示,尽管他们信奉伊斯兰,但他们的种族仍是华人。左下角为曾美绮。
叶永兴(左上角,顺时针起)、黄秀梅和刘美风都表示,尽管他们信奉伊斯兰,但他们的种族仍是华人。左下角为曾美绮。

叶永兴:信仰不同 非成为马来人

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协会总会长拿督叶永兴表示,很多人都会误解伊斯兰为“马来教”,认为信奉伊斯兰就会变成马来人。

“没有祖先,便没有我们。但由于我们已经有自己的信仰,所以不能夹杂其他的信仰(活动)。”

“因此我们必须很清楚自己的宗教,但同时,我们要保留我们的文化,这很重要。”

他在主讲由隆雪华堂妇女组举办,题为“华人穆斯林是否可以庆祝农历新年?”的线上分享会时表示,在华人皈依伊斯兰后,即使是穆斯林,还是能保留华人的文化。

叶永兴表示,很多人都会误解伊斯兰为“马来教”,认为信奉伊斯兰就会变成马来人。
叶永兴表示,很多人都会误解伊斯兰为“马来教”,认为信奉伊斯兰就会变成马来人。

叶永兴说,若要促进各宗教间的团结,需要经过3个阶段,即互相包容、接受各自的差异,以及求同存异(celebrate the differences)。

“只要能达到求同存异的阶段,我们便能够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因此,不管是开斋节还是农历新年,我们都能庆祝。我们都有庆祝农历新年、中秋节和冬至。”

他指出,在庆祝这些节日时,穆斯林唯一不能做的就是与信仰有关的活动,如拜神。

文化宗教是两个概念

他说,在他皈依伊斯兰后,很多人都问他为什么作为华人,却要进入马来教。

“很多人都不明白,我们没有变马来人,我们生是华人,死也是华人。文化和宗教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

华裔穆斯林不能拿著香作敬拜仪式,早期会被误认为不孝。/图库图
华裔穆斯林不能拿著香作敬拜仪式,早期会被误认为不孝。/图库图

皈依伊教 仍保留中文名

很多人都以为在信奉伊斯兰后,就必须丢掉中文名。 “我们成为穆斯林后,我们没有丢掉我们的中文名,我的身份证到现在都还是(写着)叶永兴,所以就算是你没有放阿拉伯名字也是没有问题的。”

他也表示,不仅仅是华人有这样的误解,马来社群中也普遍存在这种误解。

“他们以为当一个人成为穆斯林后,便必须去除掉中文名,这其实是很可怕的,因为名字不仅仅是文化,也是一个身分。”

改教后更热于维系家庭关系

他也认为,在信奉伊斯兰后,他更热诚于维系家庭的关系。 他指出,他在选择皈依伊斯兰时,他的母亲十分开明,认为他既然已经长大,那么便有自由选择自己想要信奉的宗教。

他说,成为穆斯林并不意味着他与家人必须切断联系,因为伊斯兰也教导他们应该亲近家人。

“我们不应该与切断与家人的关系,这根本不是伊斯兰的教义。伊斯兰教会我需要更亲近我的母亲,尽管她不是穆斯林,但我必须尊重她,因为她是生养我的人。”

黄秀梅指出,马来西亚是一个富有文化的国家,因此应该在多元性上团结一致。
黄秀梅指出,马来西亚是一个富有文化的国家,因此应该在多元性上团结一致。

黄秀梅因婚姻入教

“双方父母以为被下降头”

马来西亚华人穆斯林协会副会长黄秀梅在清明节时,她会随着亲戚前去扫墓,并帮忙拿拜祭的物品,只是不会拜拜。

“即使宗教不一样,但我们仍尊重我们的祖先。而这也成为了我们家的一个年度活动。”

她也分享自身的皈依经历时坦言,由于她是因为婚姻的关系选择皈依,当时双方父母都认为她和丈夫都被下了降头。

“我入教37年了,当时我入教时,很多人都有点怕,以为我中降头,我的丈夫(马来人)那边则说我们华人下了降头。”

她表示,当时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入教,也认为伊斯兰是马来教。她指出,很多人都认为伊斯兰是一个很麻烦的宗教,因为不仅要祈祷礼拜,也需要斋戒;

但是如果真正明白这些要求背后的意义,便能明白这些要求都是为了教会穆斯林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刘美风认为,华人穆斯林可以在华人和马来人之间作为一个团结的桥梁。
刘美风认为,华人穆斯林可以在华人和马来人之间作为一个团结的桥梁。

 

扫墓是华人的孝道精神,熊银凤认为即使信奉伊斯兰,也应该尽量追远华人的传统习俗。
扫墓是华人的孝道精神,熊银凤认为即使信奉伊斯兰,也应该尽量追远华人的传统习俗。

转载自:《星洲日报》
https://bit.ly/3sSpX7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