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于2月1日发生政变,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示威者与军警的冲突越演越烈,造成死伤。 -路透社-
缅甸于2月1日发生政变,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示威者与军警的冲突越演越烈,造成死伤。 -路透社-

(吉隆坡13日讯)关注东南亚议题的时评人认为,缅甸自发生政变至今,局势不会更进一步恶化,因军方目前仍有信心控制,而该国的未来发展,取决于缅甸军方的意愿。

曾在联合国组织任职的时评人唐南发说,有别于30年前资讯难以传达的年代,缅甸军方在这资讯发达的时代仍未全面封锁网络,可见军方有信心控制该国目前的局势。

“据了解,缅甸目前只有在半夜12时至早上9时封锁网络,因此从这点看来,我不认为局势会进一步恶化。”

他说,缅甸军方也了解周遭邻国也不希望国家陷入混乱,因一旦引发战争,受影响的平民就会逃至邻国避难。

唐南发是于周五晚上,参与由隆雪华堂妇女组举办的线上讲座《缅甸政变分析》时,这么指出。

他说,缅甸的政局变化对东南亚区域,包括马来西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东盟的原则在于不能干预各国施政。

“民主是脆弱的,我从未看好缅甸的民主,军方未曾想要落实民选政府,他们会在必要时把政权拿回来。”

另一方面,担任讲座回应人的国际政治分析员刘惟诚指出,缅甸军人有很强的自主意识,该国会否回到2010年时期开放国门的情况,取决于军方的意愿。

他说,缅甸国门是否会打开或关闭,选择权在于军方。

“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结束后,要怎么处理,政党、选民册等是否能继续沿用,都取决于军政府。”

他也说,缅甸军政府长久以来并未对该国开放国门、举行大选等事件表明任何立场,因此军政府的意愿难以揣测。

询及有关缅甸政变与我国“喜来登政变”有何差异时,唐南发解释说,我国从未出现军人干政的局面,因此我国不能与缅甸的军人干政作比较。

他说,我国所面对的挑战与缅甸不一样,大马仍然拥有民主体制,只是目前被损害。他始终支持国会必须重开。

而刘惟诚也不认为“喜来登行动”属于“政变”,并指政变是不合法的方式推翻政府。

他说,喜来登行动是源自于由民选的议员跳槽支持其他政府,因此仍属于合法,不能称为“政变”。

他续说,缅甸军人不是议员,他们完全没有受到人民委托发动了政变,而我国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合法宣誓执政。

缅甸最近的局势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继2月1日发生军事政变,国务资政昂山淑姬、总统温敏等政府要员被拘禁后,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示威者与军警的冲突越演越烈,造成死伤。

《缅甸政变分析》是隆雪华堂《天下事、线上谈》系列线上讲座,主持人为隆雪华堂妇女组理事曾慧玲。

转载自:《精彩大马》
https://bit.ly/30BuAFW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