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祥(右上)、陈慧思(左下)、潘永强(右下)在《颠簸中的改革:我们如何期许下一个十年》主题讲座发表各自看法。左上为主持人王维兴。

(吉隆坡29日讯)政治评论员潘永强认为,我国在未来10年的工作,是重新建立新的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而未来的政治秩序,不能排除非土著的政治权利,以及在体制内的角色,还有东马的力量,巫统内部也必须进行改革。

潘永强说,未来10年,大马政治依然是充满冲突,矛盾和反复,不过,这些都是政党轮替和民主转型后的常态。

“任何走出威权,朝向政治转型的国家,都会经历相对漫长的波动,若转型成功,就会巩固民主。若这个转型是失败和面临挫折,反而倒退。”

他举例,韩国,台湾和印尼的转型是成功,而埃及和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则是失败。

潘永强昨晚作客隆雪华堂的《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会《颠簸中的改革:我们如何期许下一个十年》时,如是表示。

他指出,我国的政治秩序,在不同的年代,有著不同的秩序。

“所谓政治秩序,是有著有一套多数人愿意接受的政治规范,符合人们预期的权利分配模式,在秩序里面,进行有效的治理。”

他说,在1957时期,大马当时的政治秩序是共享权利,而这一套秩序保障了我国的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成功维持建国的稳定。

不过,潘永强认为,我国在1969年和1970年期间出现第二个政治秩序,那就是新经济政策,疏解马来人对经济的不满,起了强大的政治作用,巫统及国阵在1970年之后巩固了在国内的政治大权和统治能量。

“然而经过了20年,新经济政策的问题慢慢浮现,巫统内部精英争夺资源,造成马来社会贫富差距,也引起非土著的不满,因此巫统在1990年后的分裂,以及46精神党的创立,马哈迪再拿下政权后推出了2020宏愿,这就是国内的第三个政治秩序。”

“2020宏愿,平复华人社会的不满,提出现代化的愿景,收纳社会其他的中间力量。那个年代充满信心。”

他也说,来到1998年的东亚经济风暴及安华事件,2020宏愿的论述和魅力走下坡,建立的秩序受到动摇,在 1998年后的20年,社会有一股强大力量,那就是要改善国家的治理,打破不平等。

没政党能长期执政

“1998到2008是烈火莫熄的时代,社会抗争将能量筹备起来,来到了2007年的净选盟和兴权会。”

他指出,2008年后,巫统威权衰落,2008年至2018年又是另外一个10年。

他说,下一个10年将充满复杂的情况,因为大家都在试图重建新的政治秩序,而巫统依旧是国内政坛的政治主轴,因此在重建新秩序的过程中,不能没有巫统扮演的角色。

他说,22个月的在野时段,对巫统而言是一个改革的良好机会,若巫统没有进行党内的改革,将对巫统不利,甚至浪费了垮台改革的机会。

“经过政党轮替,没有一个政党可以长期执政,而目前大马政党处于碎片化的阶段,东马势力水涨船高。”

“大马政治还是会出现政党轮替局面,因为巫统也会成为反对党,现在的在野党以后会上台。”

他直言,若巫统党内的精英有视野与眼光,就能了解巫统无法继续依照目前的方式走下去,那就是依靠种族政治和农夫选票。若巫统拒绝改革,对我国重建新的政治秩序将有阻力。

口号年代已过去 希盟应自我检讨

前《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陈慧思指出,希盟在过去都是以理想来召唤选民,然而以前喊口号的年代已经过去,希盟从喜来登政变至今为重夺政权已浪费太多时间,当下应该诚实检讨什么做到,什么做不到。

她指出,我国虽然仍有恶法的威胁,但过去一党独大的情况已不再我国政坛内出现,因此过去的路不能说是白走,但距离改革的目标尚远。

“我们对国家的想像很大的差别,很多人只是希望,华人的地位变好, 或者像新加坡这样和平,大家的差异仍非常庞大。”

陈慧思昨晚在隆雪华堂《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会《颠簸中的改革:我们如何期许下一个十年》主讲时指出,下一次政党轮替,可能需要10年时间或更久,惟中间仍有许多的变数,因为前几次的全国大选预测都失准,难以预测选民的意愿。

她说,若大选在2023年举行,即时合格选民年龄降低至18岁,因此下届全国大选多了一个变数,希盟也没有必要在这时认输,不过希盟必须重新召唤人民投票的热诚。

她认为,如今仍没有一个详尽的数据说明选民的心态,因此希盟执政期处于患得患失的情况,没有信心推动自己的承诺。

她也直言,许多选民都会心灰意冷,因此高投票率对希盟而言非常重要,否则难以复制以往一票都不能少的情况。

然而,陈慧思也指出,希盟三党目前失去凝聚力与大方向,比起民联时期,希盟多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她说,民联与希盟成军开始,经常将许多外来因素牵进联盟内部。

她也说,过去的民粹文化,培养了从制度索取的习惯,然而许多政策的推行是需要先付出才能获得。

“下一个十年,必须要多知道,思考,多学习,不要有过多的反射性反应。我们未来马来西亚的新政治秩序,除了前进和世俗化,也要确立法治。”

她表示,大马是以法治治理国,因此确立法治非常重要,而这些进步都必须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

政党应建立有共识理念为核心政权

大同工作室 (SAUDARA) 行政主任林宏祥坦言,政党之间互相诋毁的手法已过去,当前最重要的不是推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而是应该思考如何建设持久,有共识,有纲领和理念作为核心的政权。

他指出,如今许多诚信党与行动党人士强调反对党大联盟,但这类大联盟的想法已非常老旧。

“这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对我而言,以共同敌人来集结的想法已成过去式。”

“现在的挑战不是推翻慕尤丁,而是如何建设持久,有共识,纲领和理念作为核心的政权,这个才是更棘手的挑战。”

他指出,在喜来登政变期间,国家接下来10个小时会有怎样的变化,大家都不得而知,因此要许下我国接下来的10年期许其实有点挑战。

林宏祥昨晚在隆雪华堂的《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会《颠簸中的改革:我们如何期许下一个十年》主讲时,如是表示。这场线上讲座主持人为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

林宏祥说,从509直到喜来登,国内整个马来社会形成一个“马来人团结”
的主轴和论述,而且这样的言论在509后持续发酵。

他指出,巫统近期也无法完全与行动党以及安华合作,也无人胆敢违反目前的大局。

“若组织政府后,方向不是由巫统主导,巫统不会贸贸然出走。”

他点出,行动党在509大选之前,手握传统铁票仓和抨击马华的形式,再加上招揽马来青年才俊和搞跨族群活动,尽力抛开行动党并非华人沙文主义政党的形象。

他说,这点若操作得好,就能赢得政权。“不过,不切实际的承诺,让选民有了不切实际的期待。许下这么多的承诺,做不好则引来反弹。反之,越想实践,马来社会反弹更大。”

提及诚信党,他指出,该党倡导温和,强调普世价值,惠及全民的伊斯兰论述,然而,这项论述没有主流的马来社会赢得共鸣,面对右翼党团围剿,诚信党根本无力招架。

“公正党则是元气大伤,在阿兹敏率领一批领袖出走后,带走的领袖属于部长级人物,也相对有知名度。

他说,蓝眼内部在阿兹敏与拉菲兹派系的斗争后,没有和解的过程与复苏计划,也没有青年才俊填补空缺。

他说,虽然希盟的困境是人事的纠葛,但绝大部分是理念出现问题,当前的困境不是换政党或政府就能解决。

他指出,在任何政治联盟,合作对像固然重要,但如何投入心机经营一个联盟才是关键所在。

对于马来政党是否会在未来10年分裂,林宏祥则表示,马来社会最关注的想法就是他们是否能在这片土地当家做主。

他说,若马来人遭到欺负,他们无路可退,马来西亚则是最后一寸土地,因此必须掌握主宰的权利,要马来政党分裂非常难。

转载自《东方日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nation/2020/12/29/38365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