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打灵再也16日讯)爪夷文和教育议题研究讲师哈兹曼认为,有关爪夷文有助于阅读《可兰经》,且成为穆斯林身分的说法表面是合理的,但如果详细研究,这个观点也是不正确的。

他在“爪夷文和教育:历史角度”线上研讨会上解释,从逻辑上来说,马来文和爪夷文的阅读和阿拉伯的阅读是不一样的,因为有很多爪夷文和阿拉伯的文字书写是一样的,但发音完全不同,如“أمنو ”的爪夷读音是“UMNO”,但阿拉伯的读音是“Āmanū”,意思是相信的人。

他说,阅读《可兰经》需要额外的知识,而这个是爪夷文没有的,特别是塔吉威德(Tajwid),即《可兰经》特别诵读的方式,而那些只懂得阅读爪夷文却不明白塔吉威德的话是不能正确念诵《可兰经》。

拉丁字母化边缘化爪夷文

对于爪夷文流传的一些课题,如前教育部长丹斯里基尔佐哈里废除爪夷文书写的问题,他从历史角度来看,基尔佐哈里没有废除爪夷文书写,而他在担任官职期间,延续了国家语言法令、《拉萨报告书》及《拉曼达立报告书》的相关政策,把学校几乎所有的科目都进行了罗马拉丁字母化程序,其结果是边缘化爪夷文书写,但还未废除它。

“其二是通过罗马拉丁字母化会看不见阿拉伯伊斯兰词汇,即使使用爪夷文拼写,若不懂得阿拉伯语,也无法得知其实际含义。”

另一方面,哈兹曼说,除了用爪夷文呈现酒精广告、也撰写违背“马来伊斯兰”的故事如情色来证明爪夷文书写只是一种马来文的书写模式,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爪夷文不一定象征和用于伊斯兰宗教,所以人们需要认知爪夷文的学习,不代表伊斯兰化和阿拉伯花的意思。

哈兹曼也分享爪夷文和马来文罗马拉丁字母化的历史和议题,吸引了百多位听众通过隆雪华青脸书进行观看和发文,此线上研讨会是由隆雪华青和大同工作室联办。

转载自《星洲日报》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36094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