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认为,不论是罢免法还是反跳槽法,修宪已是不可避免的动作,引进“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则可纠正我国现有的大选机制。

她说,若要纠正我国的整治乱局,必须防止议员跳槽文化,才能给予执政党足够空间制定5年的政策,否则,很多政策会变得非常“民粹”,无法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希望接下来的选委会能够认真把正面的议程,比如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带入我国,因为我相信,大马接下来的政治会越来越精彩,但同时也会越来越混乱。”

张念群昨晚参与由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妇女组举办的“天下事线上谈”系列讲座“反跳槽法VS罢免法,孰优孰劣?”时,如是表示。

除了张念群,上述讲座的主讲人还包括政治学者黄进发博士及隆雪华堂社会经济委员会委员林志翰博士。主持人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

《南洋商报》是讲座会媒体伙伴,截至今午,已吸引超过7万5000人点看。

张念群:跳槽太多将影响施政

张念群认为,若一个政党在执政期出现很多政治青蛙,在波动的状态下,5年内根本无法交出亮眼的成绩单,因为执政中途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施政根本无法达到效果。

“对一个政府来说,用5年作为一个季度的规划期,时间上是十分短暂又不足够的,何况就连5年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很多政策在5年内是看不到实际改革的,尤其是财政规划及教育改革。”

张念群说,根据宪法第48(6)条款,国会议员退党后,5年内不得竞选国会议员,但在民主精神下,她认为,如果相关议员是在深思熟虑脱离原本的政党,转投到更理想的阵营而辞职,只要是合情合理,此人就应该获得重新参选的权力,让选民再决定是否还要给予委托。

她坦言,过去希盟执政时,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确实为希盟吸纳不少跳槽议员,而在当时,她确实曾窃喜过,这纯粹是心态未摆正
所致。

“希盟垮台后,我正视原则性看待政治青蛙问题的重要性,因此,修宪来限制跳槽文化是必要的。”

黄进发:罢免法更适合大马政局

黄进发认为,罢免法还政予民,比反跳槽法更适合大马政局。

他说,每个人都讨厌“政治青蛙”,因为他们不从一而终、“带枪投靠”,还因为他们改变党籍牵动了大局,导致政局变天。

他说,若要防止议员违反选民的委托,“半路出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改变选举制度,即以“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意即选票从投给个人,变成投给政党。

“这样一来,议员可以跳槽,但他们不能带着议席一起跳,议席就不会转手,执政权就不会受影响。”

他说,第2个方法,就是公平对待在野党议员,改变议员不愿做在反对党的文化趋向,只要没有跟着赢家“跑”的文化,政府对在野党议员好,就不会有青蛙乱串的现象。

“第3个方法,就是用反跳槽法或罢免选举直接制衡跳槽的人,但我认为,反跳槽法在我国行不通,第一,法庭上过不到关,以槟城为例,槟州在2012年修改州宪法,制定反跳槽条文,但今年2月政变后,有人说要用这条文对付槟州跳槽的几个议员,但一切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若实际一点,就在国会上寻求三分之二通过,修改联邦宪法第10章1(c)条文保障公民结社自由,这代表大部分议员都反对跳槽,但反跳槽法必须去到尽,不论是议员主动跳槽,还是被动地脱党或遭开除党籍,都应受到惩罚才行。”

他说,政治文化是长久熏陶出来的,如果要杜绝政治青蛙,就必须先强化政党的领导,让整个党团结在领导人的核心周围,可是这样一来,倘若有一天,一个政党太强势,甚至违反民意时,选民就不能埋怨议员太过听从领导的话,进而忘了人民的心声,因为这都是选民造就出来的局面。

“说白一点,今天没有面面俱圆的选择,任何选择都要付出代价,如果你今天要议员敢于忤逆党领导指示,就不能让党太强,也能允许议员敢于跟党领导‘对着干’,这样的情况可能就会发生跳槽的情况,因为世事绝无两全。”

不看好反跳槽法

所以,黄进发不看好反跳槽法,他说,以英国国会作为标准,若要制衡执政党的话,就应该允许后座议员捣蛋,否则,国会就会变成行政机关的橡皮章。

“我国现有的问题是,投票时,候选人等于党也等于联盟,而在选举过后,议员却因为跳槽,不再等于当初出征的政党,试问我们要如何确定当初选民的选票是投人、投党、还是投阵营?”

“罢免法的好处及就是把主动权交回给选民,因为当初我有权选择你,今天就有权解雇你,权力不再是单向,罢免法也较为省时、省力,因为不是所有的议员跳槽,人民就会想罢免他,好比一些议员从巫统跳去土团党,或从土团党跳回巫统,选民或许并不在意。”

他说,罢免法能补充选举制度缺乏的一面,就是让选民有机会提前罢免在大选中委托的议员,不用等到5年那么久。

“但罢免的理由必须是改变党籍或者联盟、因犯罪被判刑、半年内缺席议会超过80%。”

林志翰:罢免法与反跳槽法可并存

林志翰指出,罢免法与反跳槽法可以并存,两者没有冲突,惟他认为反跳槽法是有效的专用药,可快刀斩乱麻,让政局回归民主。

他说,罢免法很重要,可针对跳槽以外的行为惩罚该名议员,比如滥权、滥用选民拨款、政治欺骗、失信、公然发表严重歧视言论等行为,进而引起广泛选民不满。

“好比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反跳槽法对付不了他,罢免法能。”

他说,罢免法或许能对付到一些政治青蛙,但却不见得是最有效的。

他认为,要杜绝跳槽文化,必须对症下药。反跳槽法是有效的专用药,让政局回归民主,重新确立民意代表正当性,同时也能稳定当下政权,阻止夺权情况。

“在反跳槽法下,议员一跳槽,议席就会悬空,补选就比较快来,让选民重新民意代表,相对比罢免法省时省力省钱,也能快刀斩乱麻。”

他说,根据大马宪法第48章,取消国会议员资格的7大理由依据,跳槽和罢免皆不在其内,因此应该修改宪法。

“如果不要再看到跳槽文化,就请修宪吧,以便用反跳槽法阻断政治寻租后路,以便执政党和在野党双双能做好本分,不要老是想着要夺权。”

转载自《南洋商报》
https://www.enanyang.my/node/34339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