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首相慕尤丁3天前已走马上任,但时评人王维兴却认为,这次政权更迭的宪政程序仍未完成,慕尤丁没有国会承认,因而正当性可议。

他也遗憾,这种情况下,希盟领袖和民间却似乎没有积极施压,争取召开特别国会,要求慕尤丁接受国会议员的民意考验。

“这事很重要,但很多人没认真看待,不只在座各位,包括希盟(领袖)。”

“(政治)斗争里出了(新)首相,大家(指希盟领袖)好像觉得算了。”

“这是宪政框架所要求,程序还没走完,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觉得算了?”

王维兴认为,希盟领袖应坚持议会民主斗争,即使其代价是解散国会,迎战大选。

“如果你认同议会民主斗争,就要走完宪政程序要求,必然要到国会处理(不信任动议),即使最后选举输掉,你也要面对。”

王维兴也是政改研究所执行总监,他昨晚在隆雪华堂妇女组所主办的《后马哈迪时代的政治博弈与嬗变讲座》讲座上,发表上述的意见。

讲座的另外两名主讲人是群议社社员郑至健与马大高级讲师邱颖慧,主持人则是隆雪华堂妇女组理事曾慧玲。约有40人出席这场讲座。

国会支持才能组政府

王维兴解释,“喜来登政变”发展至今,经历政党政治博弈、元首委任首相、首相宣誓等环节,但新首相慕尤丁仍未从国会取得组织政府的正当性。

“新首相诞生了,但是新政府还没组成。”

“要组成新政府,(慕尤丁)就要在国会的不信任动议中争取至少112个议员的支持。”

王维兴也在希盟执政时担任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总协调。他解释,在大马宪政体制下,组织政府,需要在国会获得至少112席议员的支持。

“整个宪政的过程只是到首相宣誓这一环,但国会这关还没通过。”

特别与例行国会之分

王维兴也在讲座上说明,特别国会与例行国会的区别。

他说,每年有三次例行国会会期,国会议员会在例行国会上辩论和通过法案,而原订今年3月9日召开的便是例行国会。

相对的,特别国会则攸关特别事项,例如通过不信任动议,而前首相马哈迪在“喜来登政变”过程就曾主张于3月2日召开特别国会。

王维兴指出,在没有惯例可依循的非常时刻,新首相没有理由拒绝召开特别国会的要求。

开特别国会重于组阁

王维兴说,慕尤丁应尽快召开特别国会,以免往后召开例行国会时,国盟政府有随时倒台的风险。

“(若不这么做),这个首相(当得)名不正言不顺。”

“如果(慕尤丁)没有通过不信任动议,以后再开例行国会,随时可以倒台,还会有很多争议。”

王维兴表示,与其忙着组织新内阁,新首相的当务之急是召开特别国会,证明自己掌握执政正当性。

希盟改革势必会停滞

另外,王维兴提醒,希盟前朝政府执政时,国会开启许多变革,但随着国盟政府上台,议长或被撤换,而这些改革也预料会停滞搁浅。

他以成立统考特委会为例,说明在希盟执政下,国会已悄然开启许多变革。

“国会已有些变革,但是还没有巩固,还在成型阶段。”

“若我们不去保护,这些变革就会倒退。”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13182

 

 

 

王维兴认为,国家接下来会发生一系列的民主倒退,并由撤换议长、国会变革停滞为起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