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大选后,政局嬗变,然而华教似乎原地踏步。论者认为,华教仍具动员力量,而董总应随着政局调整路线,同时亟需推动组织转型,领导人应转向全职领导。

时评人林宏祥认为,过去十年是社会运动蓬勃发展的黄金十年,可惜的是,华社重要机构董总却陷于内部派系矛盾和斗争,使董总荒废及落后了十年时光,如今若有心奋起直追,就必得要认真面对组织转型的问题,包括领导人转向全职领导。

他说,自两年前大选换政府之后,语言身份问题成为国内政治争议的主轴,由此发生了承认统考和爪夷字等争议,董总不只要追回浪费的时光,眼下要承担的工作也非常多,所以必须重新思考,领导者是否应该全职领导。

“董总要转型,其中重要面向之一是华教领导人必须花更多心思在深化论述,深入了解各族群组织的想法和立场,并且掌握马来语,能和友族良好沟通,工作如此多,或全职领导方能负荷。”

林宏祥是在隆雪华青主办的讲座“华教议题撕裂我国社会?从承认统考和爪夷字单元谈起”上,发表以上看法。与他同台的另两位主讲人为董总执行长梁胜义及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会长莫泽林。

吸纳进步力量

林宏祥指出,过去十年社运界百花齐放,民主人权、环保、移工、转型正义等议题多元丰富,有人认为董总的运动目标已不是社会的主流,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特别是城市之外的华人乡镇,华教议题仍然具有动员力量。

他说,董总的基层力量仍在,问题在于如何吸纳进步力量,在转型的同时不流失草根民众的支持,是董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过去华教的定位是民族大业,到80年代是民权运动,三十年后的今天,华教是什么?现今华教越来越多非华裔学生,民族运动已不合时宜。若定位华教为民主人权运动,当家长接受学习爪夷字,那董总是否会尊重家长意愿,还是坚决反对一切不利华教的决定?”

他认为,董总不仅要重新调整组织路线,也要考虑国内的政治版图。国内确实有一些保守力量极力批评董总,但是也有一些走中间路线的友族组织愿意与董总对话。然而在爪夷字争议上,董总坚决反对的立场并未能获得这些友好组织的认同,反而让这些组织面对族群内的压力。

争取友族力量

林宏祥就认为,华教运动并非无法争取友族的力量。相对起二十年前,华教的路其实越走越宽,华教生拥有更多元的升学管道,而接受华文教育的非华裔生也越来越多,显示友族对华教的仇视和抗拒比过去少了很多。

他指出,目前华教拥有约18%的非华裔生,友族华校生的经验或可以反驳外界对华教的刻板印象,比如说华教是种族主义温床的言论。

“我们也有不少能讲流利华文的友族公众人物,藉由他们的分享个人经验,华校对塑造个人人生观和世界观的作用,华校经验如何帮助他们面对生活里的挑战等等,必能为华教加分。问题还是在于,华教组织有没有把握这些优势。”

他提醒,将华校框在华人的框框里无助于事,从事华教运动的人也要思考,过去反对不谙华文的非华裔担任华教高职,如今要面对的可能是接不接受懂华文的非华裔担任校长或高职?显然的,面对时代和环境的转变,董总有必要去调整论述,全新思考自己的运动路线。

研拟华教新路

针对董总转型的讨论,董总执行长梁胜义承认,多年派系斗争对组织造成的破坏,确实无法在一天一夜内重建,但2018年董总进行改选后,新领导团队已意识到改革的必要,于是在2019年提出多项专案,比如华教新路向。

他指出,此项专案其中一项工作就是要研拟出华教的新论述,专案目前邀请不同世代和专业人士撰文,成果目前还没有整理出来,目标是在明年完成。

此外,他表示,董总也成立了“多元族群与文化发展专案”及“独中教育改革专案”,并且在去年积极举办跨族群文化交流活动,像是邀请伊斯兰学校的学生参观独中等,希望借此打破偏见和误解。

他说,董总在做跨族群文化交流,间接也促成不少民间交流活动,无奈的是,族群交流不一定能获得媒体充分的报导,种族主义议题却掩盖了版面,而希盟政府也没有去阻断一些极端言论,让议题不断发酵。

除了上述正在推行的项目,他也提出一项董总内部还未讨论的未来工作方向。

他说,许多微型华小的友族学生人数比例非常高,华社会担心失去华小特质,但这些微型华小或有机会落实为多元文化教育的前线学校。

“在大环境里,接受华文教育的华人是非主流族群,一直受到不平等的对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华校里的非华裔生也是非主流族群,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去扶持非华裔生,用第二语言教学的方式,让他们追上华文教育。以此示范给国家看,只要愿意去做,多元文化教育并非不可行。”

应对统考议题

关于统考的争议,梁胜义表示,希盟政府在大选之前承诺承认统考,大选之后选民希望新政府兑现选举诺言是合理之举。政府此前成立统考特委会咨询民意,至今报告仍未出来,但董总已成立特别小组,应对特委会报告的结果。

他认为,不管结果如何,董总不应只看结果,而应正面看待各方意见。就算结果是政府不愿承认统考,至少董总能从反对的立场,认清自己的盲点,拟定未来工作,让统考体制越来越好。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会长莫泽林也认为,承认统考是希盟政府的承诺,如今引发的争议,显现统考议题是政客捞取选票的手段。

他也指出,留学中国的友族越来越多,留华同学会成立45年来,也在去年改选迎来第一位马来理事,他认为受华文教育的友族若能组织起来,与华社组织保持联系,或有望突破国内的族群政治困境。

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1004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