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马存在价值只在于选票? 论者抨西马人有大半岛主义

东马存在价值只在于选票?
论者抨西马人有大半岛主义

除了人猿、尼亚洞、长屋之外,半岛人对砂拉越还有什么其他政治想像?出生于砂拉越的刘素希坦承对家乡很陌生和有“孤立”印象,皆因为资讯封锁。同时,罗志昌批评半岛人存有“大半岛主义”, 沙砂两州在308大选后定位在于议席选票考量,是倾向功利主义。

雪兰莪自强协会(Empower)执行员刘素希(左图)回忆道,本身是出生在砂州一个小镇,小学四年级就开始其游子生涯,先在素有“游子城”美里(Miri)居住,然后就到槟城升学。

对她来说,小时候的政治印象,就是在报纸上看到安华肛交案的床单进出法庭、全国大停电等新闻,“有哪一个跟砂拉越有关?我又不知道哦!”

她生动地说,小学生写郊游作文时常常写去波德申海滩游玩,但她没有深刻体会,因为根本没去过,“教科书没有自己生活,没有自己的自觉”。

她开玩笑说,她不想欺骗大家自己的回忆,因此只好坦承自己虽然是砂拉越人,但对砂拉越没有脐带联系,更指称自己对半岛政治认识多过砂拉越。

她昨晚在隆雪华堂《831闹双胞:一国二庆?谁的国庆》讲座上发表上述谈话。

该讲座获50人出席,其他主讲人有人民公正党副总财政罗志昌和政治学者黄进发,主持人为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委员林嘉翰。

全马大停电有关砂州吗?

罗志昌分析刘素希的经验,批评半岛人存有大半岛主义思想,因为在一般人的印象,沙巴和砂拉越人是排除在马来西亚主流之外。

他引述90年代的半岛大停电报导中,他的砂拉越朋友向他出示一份报纸头条,写着“全国大停电”,询问“这跟砂拉越有关吗?”

因此,他批评很多马来西亚人以半岛为中心点出发思考,包括8月31日和9月16日国庆日的争论,都以吉隆坡为中心。

他指出,我国人民有种压迫他族的思想,“马来人压华人、华人压印度人、印度人压卡达山人……”,反问马来西亚的思考定位在哪里?

他点出,要不是潘德利拉在奥运获得铜牌,半岛人也不会开始关心比达友人。

他认为,308大选后才改变半岛人对沙砂的政治想像,因为国阵是依靠沙砂两州来维持政权,因此沙砂的价值在于选票、议席分配,但半岛人没有跟沙砂有感情上的联系。

嗨!我是定期存款

刘素希谈到,国阵民联为了争夺东马的议席,纷纷提出政策来吸引两州选民,包括砂州可以从原本抽取5%石油税提升至20%等,而都是以选票为出发点。

她说,308后的报章上常常打出“沙砂是定期存款”,而沙砂居民突然间拥有定期存款身份,更开玩笑称,“嗨!我是定期存款!”

但除了定期存款身份,她点出砂拉越人的身份认同还是很模糊,“很不真实”,而且对砂州课题不了解。

她表示,她以前的化学老师有讲述马路地(Marudi)和泗里街(Sarikei)炼铝厂会造成皮肤生病,但主流报章都没有报导,直到最近从非主流媒体报导了解。

同样的,有人批评东马记者不知道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身份,她反问该人士,“那你懂(公正党砂州主席)巴鲁比安(Baru Bian)吗?”

她说砂拉越人处于资讯封锁空间,而不了解自身权益,最近她的朋友才询问,“砂拉越人为什么那么笨?还要投票给白毛?”

“当时,我无法对此回应,只能说你要想这边的通讯跟那边的通讯是不一样的,那边没有收音机、没有电,有很多环境和地理上的局限。”

因此,她认为重要是砂拉越人需要自我赋权,而且接受更多资讯,才能走出落后的困境。

对团结一词感冒

罗志昌认同刘素希谈话,更延伸联邦政府一直强调团结概念,但他对该词汇很“感冒”,因为联邦政府常常用团结压制人民。

他说,执政者以移民教育对人民洗脑,以统一思想分化人民,更批评国阵联邦政府以“一个马来西亚”为名义到处派钱,以吸引选票。

“政府党政不分,现在公开到不要脸,直接在巫统、马华党所派钱,你以为是你爸爸给的钱啊?”

                                               报道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6495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