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泥山到关丹:谈反稀土厂运动》讲座

日期:2012年4月14日(星期六)
时间:晚上7时30分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主办: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SEED)

马来西亚人民渐次寻求一种更新的对待环境的态度,与各地环境运动者创造更新的论述与行动策略,要求政府以更进步的资本运作逻辑,面对这片土地,构思国家社会的未来。

上世纪80年代,亚洲稀土厂为霹雳州红泥山居民带来无尽的惨痛梦魇。那些年以来村民的恐惧依旧,村民黎群之子谢国良疑因稀土辐射先天智障,就是村民挥散不去的痛。稀土遗祸还未逝去,国良却已在反稀土队伍里掉队。虽人事已去,惟问题依旧在,莱纳斯稀土厂的威胁,如今一直盘绕在彭亨州关丹上头,随时投入运作。

只要环境矛盾存在,没有公平合理的解决机制,就会激起社会矛盾,进而产生对抗。莱纳斯称已是没有退路,马来西亚政府不曾拒绝其运作,澳洲当局不接受废料再运回。国阵政府有无解决问题的诚意,各界可从首相纳吉在2012年3月17日对《马新社》的谈话:

“莱纳斯国会遴选委员会(PSC)不能裁决具争议性的稀土厂命运,相反地,国会遴选委员会是布城的咨询过程,以确保公众了解问题,以说服那些怀疑稀土厂是否安全的群体”……“我希望国会遴选委员会能够提高人民对这项工程的认识”……“以让我们可以取得更高的公众认同。”

须知,环境公害污染的终止,无法凭靠在位者的一人意志,而是民众环境意识的觉醒,迫使政府正视这股声音。一连串的抗争拉高议题曝光度,加上第13届大选逼近的选票压力,迫使执政当局无法回避此议题。但是,政府成立所谓国会遴选委员会仅是作为提高“公众的认同”,意味着今年2月26日关丹绿色盛会的怒火,还未得到正视,唯有国人的支持才能让关丹反稀土运动走得坚毅。

其实,国内有连串环境争议工程正在进行,半岛柔佛南部的边加兰(Pengerang)炼油厂和石化工业综合计划(Refinery and Petrochemical Integrated Development,RAPID)、北部霹雳曼绒(Manjong)的华利(Vale International)铁矿厂计划、砂拉越万年烟(Balingian)炼铝厂等陆续有来,惟人民的反对声浪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国阵政府的计划。虽然如此,全国人民串联起来相互声援,才能让这些计划触礁。

当环境运动变成一项更大的公共事件时,需要更多的重要力量投入参与。这是一场环境公民意识崛起的战役,我们要让政府听到了民众的声音,同时也要跳脱传统用破坏环境换取经济成长的思维,发展具有环境价值的经济观。

《从红泥山到关丹:谈反稀土厂运动》讲座
主讲人:
1. 丘运达(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主席)
2. 李健聪(马来西亚科技与工艺大学交通物流硕士,现为长居关丹的政治工作者,也是“绿色盛会2.0”宣传主任)
3. 陈式骢 (化学工程硕士,《独立新闻在线》特约作者)。

主讲人将从本身运动经验与专业背景,解构这场这波环境抗争运动,期能让国人在下届大选时明辨真伪,选出对“环境友善”的政府。

入场免费,欢迎各界踊跃出席。任何询问,请电洽隆雪华堂秘书处谢先生(03-2274 6645),或浏览本活动面子书专页:“从红泥山到关丹:谈反稀土厂运动”www.facebook.com/events/197010453744772/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