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争双方应正视改革,七诉求解除威权体制

这七个诉求是:

1. 废除《内安法令》。
2. 设立“警察违例行为投诉独立委员会”。
3. 成立专司新闻自由的国会特选委员会,废除或修正压制言论自由与媒体自由的恶法,这其中有:《印刷及出版法》、《官方机密法令》、《煽动法令》、《通讯与多媒体法》;同时推动草拟“资讯自由法”。这样才能保障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4. 恢复大学自由与自主,废除《大专法令》,并咨询学界、大专生以及相关高等教育领域人士,以便草拟新的大学法,以保障大学的自由与自主。
5. 设立法定反贪机构,并直接向国会负责,同时推动“阳光法案”,规定民选官员与政府官僚申报财产和所得,以便杜绝贪污腐败。
6. 修订所有其他相关的法律,切实落实并回归宪法第10条第(1)项所保证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
7. 设立“真相调查委员会”,调查1987年茅草行动和1988年司法危机的真相,公开相关决策过程,解密相关文件,追究相关人士的责任,纠正当年错误,赔偿受害者。

新首相阿都拉允诺推动反贪、行政革新以及听真话,然而至今仍然没有推动任何制度改革,也未落实听真话的誓言,反而一如以往打压言论自由与资讯自由。无疑这是令人失望的。

若首相阿都拉要告别马哈迪有关警察国的批评,他应该表明自己的政治决心,启动自由民主体制改革,勇敢地和马哈迪时代的压制性体制划清界线,那么人民将誓作其后盾,共同推动改革,为马来西亚自由民主进程掀开历史性的一页。

讽刺的是,正值茅草行动19周年纪念日,马哈迪医生竟然不顾过去自己侵害自由民主制度的纪录,而发出信件公开声称自己的政治自由被威胁。他指责说,包括大学在内的组织与机构被警告不能邀请其公开演讲,而个人则被禁止出席其活动。若违抗这类指示,将面临雇主、银行、政府工程发标单位、警察、反贪污局以及其他政府机构的经济和法律的制裁。最后,政府领导人甚至不惜直接发出劝告,封禁任何批评和辩论。

民权委员会要提醒马哈迪医生,上述压制性的举措,正是其在位期间压制异议分子的典型方法。从前首相安华、在野党领袖到社会领导人,许多公民都面临过更残酷的镇压。用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的话说,马哈迪“打造了自己的时代,以致他不只受人尊崇,更受人畏惧”。若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因为他掌权期间凌驾法律之上。当时,言论自由只是当权者的特权,而非政治异议人士和普通公民的权利。

若马哈迪的批评要取信予人,而不是被视为虚伪的夸夸其谈,他便应该支持上述七个诉求,以便所有公民都能够畅言心声和参与公共事务,而非限于他个人专有的特权。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谢春荣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