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民间自主力量,反对官商垄断媒体

社会先进早已指出,这将不利于媒体市场的多元竞争与发展,势将引发长远的后遗症,足以削弱国内新闻自由多元讯息。社会忧虑政治力量与商业财团联手垄断媒体,将会轻易控制和排除社会某些社会讯息,乃至压制公民团体。

为此,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与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联办“官商垄断媒体,华社如何自保”讲座,讨论媒体被政治力量与媒体财团双重垄断的危机,同时也探讨民间如何在这个困境中寻求出路。

新国家领导人上台后,允诺听真话与推动行政革新,然而自《中国报》报道女子裸蹲案犯技术错误遭对付后,接连发生政治干预媒体之事故,显示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仍遭压制。

这些事件中值得注意的有:反对汽油高涨、英文教数理等课题被官方下令封杀;《东方日报》出版准证被拖延;《东方日报》专栏作者李万千被政治力量封杀;人民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准证未获更新;2006年5月28日,抗议燃油涨价示威遭流血镇压,新闻遭封锁;国营华语电台爱FM的”爱开麦无障碍”被勒令改组,实际是名存实亡等于停播。

政府也以宗教敏感为由压制媒体。政府以丹麦亵渎宗教漫画为由,将英文《砂拉越论坛报》出版准证永久撤销,并将《光明日报》夜报与《砂拉越晚报》准证吊销两周。首相以敏感为由下令媒体暂停所有关于联邦宪法第11条(宗教自由)的讨论,新闻部长再努丁麦丁则召唤1969年513族群冲突与1987年茅草行动阴魂恐吓媒体与社会。

前政治强人批评政府也触动领导人敏感神经,有部长扬言考虑修法管制网络媒体。这等于倒行逆施,破坏过去不审检网络内容的承诺,伤害国家投入全球化发展计划。

基于上述种种事件,民间发起了三次较大规模的联署:

2006年1月13日 ,53个公民团体发起“反操纵新闻黑手联合行动”,向人权委员会提交备忘录,主要声援《中国报》等揭露滥权的媒体,呼吁揪出打压媒体的政治黑手,并推动政府立法保障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

2005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37个团体和92位评论人、媒体工作者及社会运动人士向国安部提呈联署备忘录,敦促政府废除钳制新闻恶法,朝野政党推动修改媒体法,促成制度改革,落实首相听真话誓言。

2006年7月5日,30个团体联署抗议国营华语电台爱FM的”爱开麦无障碍”被勒令改组,实际是名存实亡等于停播,并表明反对国家或政党干预新闻自由,要求朝野政党透过国会辩论以及修法,保障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

以上种种目的在于指证政治垄断与干预媒体的祸害。而关于经济垄断的祸害,则见诸于2003年《东方日报》出现后。政党控制的媒体,以及媒体财团以“市场竞争”之名围堵对手,其实是封杀了公平条件的市场竞争机制。再者,猪农自救广告、华小家长反对贪污校长广告遭四大主流中文报拒刊,以及《星洲日报》等四大主流中文报长期刻意排挤、过滤(不登新闻、不提名字、不刊照片)当年反政党收购媒体运动领导人与组织之消息,则在在反映了媒体财团垄断媒体的祸害。慑于媒体财团的威迫利诱,华团与部分政党敢怒不敢言,中文媒体的一言堂现象于焉成立。

过去,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指出了,马来西亚的媒体经济是个畸形的伪市场生态,一方面政府凭着控制报业执照压制媒体,堵住新媒体出现;再者媒体财团靠着政治特权关系巩固自身优势,为扼杀竞争者,不惜破坏市场公平竞争机制,形成实质垄断。这种政治经济的利益勾结与双重压制在在地控制了整体的媒体发展。

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之路漫漫长远,这次南洋报业控制股权转手事件必然使华社看清官商垄断媒体之祸害,思考凝聚力量推动媒体法律之改革。我们也呼吁朝野政党、媒体机构加入这个行列,一起为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志业奋斗!

以下是讲座详情:

题目:官商垄断媒体,民间自主突围
主办单位: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日期:2006年10月27日(星期五)
时间:7.30pm入场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主讲人
丹斯理颜清文(反对收购南洋报业工委会主席、前雪华堂会长)
黄进发(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主席)
傅向红(新纪元学院媒体系讲师)

主持人
余福祺(时评人)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主席 黄进发 同启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