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华青:政党要员不宜担任华团高职,促请华总青积极参与实务

对于陈昱铭攻击黄伟通拥有政党背景,却又提出党团分家,是否自相矛盾一事,雪华青认为黄伟通已经作出清楚的交待。黄伟通承认过去曾经活跃于政党,自从出任华青团领袖后,他便放弃了政党中的要职,目前只是笨珍区马华公会普通党员。因此,雪华青也鼓励陈昱铭,拿出魄力辞去马青玻璃市哈德马支团团长一职,以不偏不倚的态度,全心全意投入华总青,为他所领导的华总青开创新风气。请问陈昱铭办得到吗?

实际上,由于华总青多名执委身兼政党要职,致使该组织多年来固步自封;尤其在某些重大课题上,当政党立场与华团主张发生冲突时,华总青主要领导人不是举棋不定,便是选择背弃民意。最近的华总青代表大会便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雪华青的提案:“呼吁马华尽快脱售南洋报业”,实际上只是重提事实,大家都知道收购南洋报业的政党就是马华,何必顾左右而言它,刻意模糊焦点!结果提案竟然被否决!华总青主要领导人如果以民意为重,大可在通过“呼吁马华尽快脱售南洋报业”的提案后,根据其关联性,在临时动议时再一次通过反对任何政党控制公共媒体的议案,这样既处理具体的事项,又发出前瞻性的警惕,两全其美。可惜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雪华青基于社区需要学校,母语教育是基本人权的前提,在华总青代表大会的提案上明确要求重开白小原校。这项提案也几乎在华总青代表大会上被否决,简直不可思议。华总青的领导层真叫人捏一把冷汗。种种迹象在在地显示,顾虑政党利害关系的华总青领导人,在处理华社重大课题时,往往无法坚定地把持原则,而让政党因素侵蚀华总青原本应有的独立性和自主性。

雪华青在华总青代表大会改选之前,便已经在理事会上通过“不竞选中委以上的任何高职”的议决案。至于郑荣兴所谓的“党团分家”是华总青最近改选的后遗症,那只是企图模糊局外人的一种说词。郑荣兴宣称朝里有人好办事,雪华青想要请问郑荣兴:过去四年他既是华总青团长又是执政党成员,对于重开白小他又做了什么好事?在任的四年内,他是否曾经亲自到过白小原校进行实地考察,并提供实质的协助?

长期以来,柔华青、甲华青、森华青及雪华青对于许多课题的立场与步伐比较一致,合作起来自然轻松愉快,这是四州紧密配合的重要基础;当然,也不排除与其他志向相同的团体密切串联。

如果上述现象被外界误解、甚至被诠释为对华总青失去信心,那么,华总青也必须自我检讨。雪华青吁请砂华青无须大惊小怪,不妨参考华总总秘书钟来福的谈话。他在《当今大马》受访时表示,“若有关4州华青举办交流会,以及发表联合声明的举动,是希望通过巩固之间的团结力量,以提升该区域华青团的活动素质,同时能够配合华总青的宗旨,那么他们的合作形式是能够被接受的。”

整体而言,华总青过去四年的表现,乏善可陈,对重大课题往往表现得后知后觉,有时甚至是不知不觉,辜负了其代表性及有利地位。华总青不必自我陶醉在所谓的“主流”里;相反的,它需要更加脚踏实地,更为敏锐地关注国家社会发展的脉动,积极主动的参与实务工作。对于国家社会具体事项的回应,我们无法等待被动及经常流于表面的华总青领导层。我们深信,惟有打开新格局,集合各方真正有意愿投入实务工作的团体及个人,才能破除华总青狭隘的思维和闷局,为华青团体注入新的动力。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