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迪纳登停职,雪华堂惊讶失望(23/6/2005)

雪华堂会长拿督黄汉良认为,大马医药理事会不再承认任何乌克兰医药大学的医学系文凭,是一项重大的决定和课题,应该得到更广泛的讨论。各方应该先研究乌克兰医药大学是否正如大马医药理事会所言的粗制滥造,才来断定是否要承认乌克兰医药大学的文凭。

雪华堂表示,大马医药理事会应该公布调查报告的具体内容,以证明他们的决定是具公信力的。该作法也可避免事情演变成种族课题。

雪华堂认为,政府应该主动的广开言路,让社会各界针对影响深远的政策和重大的课题,发表看法和参与意见。在国会掀起辩论的作法并没有违法国会的传统程序。如果国会不允许持异议者进行辩论及挑战,更是违反了国会的民主精神。针对有待商榷的的决策和措施,如果国会议员被迫或受指示保持缄默,甚至是盲目的认同,这是对国会殿堂的最大羞辱,也是我们国家的不幸。

索迪纳登受到纪律对付,更确切来说索迪纳登已经成为了“威权文化”的牺牲品。国会辩论国家政策,各议员应以国家利益而非政党利益为依归。索迪纳登的个案,证明这种国会精神已被扭曲。雪华堂希望政府在大谈国会改革时,应当确保敢怒敢言的国会议员不会被秋后算帐。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