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项:隆雪华堂9月27日进行会员大会

致:全体会员团体

事项:隆雪华堂9月27日进行会员大会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谨订于2020年9月27日(星期日)上午10时,在本堂光前堂召开一年一度的会员大会。大会报告书已于8月尾分别邮寄和电邮至属下会员团体,隆雪华堂在此呼吁全体属下会员团体的代表携带大会报告书并准时出席,以讨论会务发展事宜,散会后备有午餐招待。

 

另外,鉴于本堂也吁请出席会员大会的团体代表们遵照以下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1. 测量体温(若体温5或以上或有症状者如发烧、咳嗽、呼吸困难等,本堂有权拒绝相关代表进入大会场地)
  2. 请签到时写下电话号码或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
  3. 全程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离
  4. 使用酒精消毒液和勤洗手
  5. 座位将根据社交距离排列,请勿随便移动。

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隆雪华堂秘书处罗先生:03-2274 6645。谢谢!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隆雪华青2020年团员大会

日期:2020年8月24日

敬致:隆雪华青全体团员

事项:隆雪华青2020年第十五届第二次团员大会通知书

本团谨订于2020年9月19日(星期六),中午1时正假本堂楼上讲堂召开上述大会。

2.依照本团组织细则:

第4.3(三)项: 凡经大会堂董事会批准之个人团员,自批准之日起其团龄未满一年者,于本团团员常年大会或团员特别大会时不得享有被选权、选举权及表决权,惟可被理事会委任为理事。

第4.4(四)项: 团员须于团员大会举行前30天,缴清至上一年度的活动基金,否则将丧失该年常年大会之团员权利,连续未缴清活动基金达三年者,将丧失团员资格。若欲成为团员,必须重新申请,依本团组织细则第4.2条处理。

3.凡团员有任何提案,请于2020年9月12日(星期六),中午12时之前,可以电邮、传真或亲自呈交至大会堂秘书处,俾呈大会讨论。

4.若有组员欲更换地址、联络电话号码或电邮,请填上会员更新资料表格,并于组员大会当天呈交或电邮至秘书处,以方便日后能将最新活动讯息通知大家。

5.为了环保及节省成本,团员可从隆雪华堂网站(www.klscah.org.my/category/青年团)下载电子版2020年团员大会常年报告书,打印版只提供给当天出席者。

敬请各团员事先阅读电子版报告书,并准时出席会议。谢谢。

*注1:中午12时备有午餐招待,敬请各位团员共享午餐并一同交流。

注2: 本次团员大会依据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进行,与会者请在隆雪华堂门口测量体温、     登记、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生病、体温37.5度或以上者,我们有权拒绝他们参与。

第十五届隆雪华青

团长谢光量      秘书李淑炜       同启 

大会相关文件,请点击:http://bit.ly/klscahyouth_agm2020

【隆雪华青文告】抨击政府草率取代IPCMC 隆雪华青促赋予惩戒权

隆雪华青抨击国盟政府草率以《2020年警察行为独立委员会法案(IPCC)》取代《警察独立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并认为政府不仅没诚意推动IPCMC,反之以IPCC无牙老虎取代IPCMC,形同虚设。

时任第5任首相阿都拉在2005年成立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提出IPCMC的建议,但基于该倡议引起当时警队的强烈反弹,最终胎死腹中,随之以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为折衷方案。希盟政府于2018年上台后,提呈IPCMC法案,惟在提呈国会二读宣布展延,不料该法案未经国会二读就发生喜来登政变,希盟正式垮台,IPCMC法案被迫腰斩。

隆雪华青认为即便国盟政府不延续前朝政府的做法成立IPCMC, 但是国盟政府理应延续IPCMC作为独立机构所行使的的权力与范围包括赋予IPCC可对行为不检和滥权的警员采取纪律行动的权限,而非和早期的EAIC一样,无权力采取惩罚措施。IPCC仅有调查权,同时只能“咨询”其他机构,而非和其他机构通过“合作”执行调查工作。这除了凸显IPCC的权力薄弱, 也意味着在监督和制衡警队的路上更加荆棘难行。惟IPCC比IPCMC好的地方在于其调查范围较广,即要求警方向委员会汇报扣留所死伤和性侵案件。

另外,从过去的IPCMC来看,曾担任警员或是公务员的人士都不能受委为该委员会委员,如今警方却可加入IPCC。隆雪华青认为该做法有违该机构的独立性及说服力, 无警方代表的委员会并不是在打压警方,而是希望通过该委员会提高警队的廉洁度和专业性,改善警队滥权的问题,也有助于塑造警队良好形象,恢复大众对警队的信心。

因此,隆雪华青呼吁政府严正看待IPCC这项新法案,勿让IPCC偏离IPCMC精神之余,也要确保该委员会的公正与廉洁,望改善警队的不良风气指日可待。

 

(图取自光华日报)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2020年会员大会通知书

日期:2020年8月19日
敬致: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全体会员

事项: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2020年会员大会通知书

谨订于2020年9月27日(星期日),上午10时,在本堂光前堂召开2020年会员大会。如要更新会员代表资料、提呈大会提案,请于2020年9月15日(星期二)下午5时正前以书面交至本堂秘书处,逾期恕不处理。

议程:
1. 会长兼大会主席拿督翁清玉致词
2. 辩论会长演词
3. 覆准前期大会记录(30/6/2019)
4. 讨论及接纳2019年度会务报告
5. 讨论及接纳经稽查师查核之2019年度财政报告
6. 修改章程
7. 动议展延2021年6月选举至2022年6月
8. 讨论及通过大会提案
9. 散会
备注:会后午餐招待

届时祈请拨冗出席,是盼。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会长 拿督翁清玉 敬启

KLSCAH statement: Rent-Seeking Culture Remains as The Leading Cause, State Government Should Instead Collaborate with Farmers to Resolve Dispute

The situation is heating up on the controversy surrounding Raub durian farmers who have been operating orchards with the absence of valid land titles, despite Pahang government’s announcement to delay the suspension of illegal durian farms as announced on the 24th of August. Barricades were set up at the entrance of the unlicensed durian farms the next day and the reason given was that the Pahang Land Office officials and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representatives wanted to carry out land survey and measurements. The police explained that road closure to the durian farms were temporary.

Th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expressed its concerns regarding the recent developments in the Raub durian farm dispute and believed that the stat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lease the land in Raub to the recently formed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a private company under Perbadanan Kemajuan Pertanian Negeri Pahang (PKPP) and 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 (RPDG) was said to be a controversial  contract with unfair terms, set-up to privatize the land and to sideline the durian farmers whom have been struggling to obtain permits to legalize their operations.

According to media reports, the unfair contract requires the durian farmers to pay a land tax of RM6,000 per acre to the said company which is a drastic difference in amount from the RM50 per acre land tax previously imposed by Pahang state government.

Therefore, KLSCAH calls on the Pahang state government to resolve the current dispute in the interest of the country’s agriculture sector and local farmers as well as to renegotiate the terms of the unfair contract with RPDG.

KLSCAH deems the existing culture of rent-seeking among Malaysian government and businesses responsible for enabling government agencies to intervene and regulate economic activities through grey areas within the existing regulations to monopolize resources. Such action undoubtedly hinders healthy market competition, allowing the minority elites to extract huge profits while exploiting the living standards of those in the lower social class.

As such, Pahang state government should resolve the Raub land dispute through a mutually consented agreement and have a peaceful dialogue with the durian farmers as the dispute does not only affect Chinese farmers, but it also affects Malay farmers in the area.

It is noteworthy that many of the farmers were encouraged to cultivate the land there under the Green Book Programme (Rancangan Buku Hijau) initiated by Tun Razak Hussein, Malaysia’s second prime minister to ensure self-sufficiency. The use of pressure and coercion by the Pahang state government demonstrated the lack of support for farmers to cultivate the land as stated in the Green Book Initiatives.

Pahang durian farm dispute has been around for a long time and has unfortunately become a campaign tool for politicians to gain votes by promising to grant permits to the durian farmers, of which are still empty promises till today.

KLSCAH believes that the delaying tactics applied by the Pahang State Government will only further worsen the dispute and urges the state government to quickly organize a peaceful dialogue with the durian farmers to resolve the dispute. Otherwise, the dispute shall set as a precedent for other agricultural land disputes caused by unfair agricultural policies which would potentially affect domestic food supply chain and pose detrimental effect to th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ph0to: therocket.my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隆雪华堂文告:根源在寻租文化,州政府应“解铃”,化解僵局

劳勿榴莲无地契风波日前情势趋近白热化,尽管8月24日州政府宣告展延取缔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惟仅隔一日即开始在多地设置路障限制无地契榴莲园主的出入行动,给予的理由为彭亨州土地局和彭亨皇家榴莲资源公司当天必须进入芭地一带进行测量工作,此举被警方解释为“暂时”关闭芭地主要通道。

隆雪华堂对于近一个月劳勿榴莲芭地的事态演变表达忧虑,认为彭亨州政府以子公司彭亨农业发展局(PKPP)名义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的彭亨皇家榴莲资源公司,通过拟定具“不平等协议争议”的私有化农地做法,存有剥削一直极力争取合法准证榴莲农民的权益的疑问。

其中的疑问包括,根据媒体报导,签约的业者必须向该公司缴付每英亩6000令吉的地税,与彭亨州政府当前向合法榴莲园主征收的每英亩50令吉地税相差甚远。

在此,隆雪华堂吁请彭亨州政府以国家农业和农民的利益为前提化解当前的僵局,能够和彭亨皇家榴莲集团调整当前被视为具争议的合约条款

隆雪华堂也认为,我国政府和商业之间存在已久的“寻租文化”(rent-seeking),导致政府机关可以使用公权力对经济活动进行干预和管制,通过游走灰色地带恣意垄断社会资源,此举无疑妨碍了市场经济的健康竞争,让少数特权者汲取巨额利润,反之剥削社会底层耕耘者的生存条件,心血付诸东流。
因此,彭亨州政府理应在互惠互利的施政方针下处理劳勿无地契风波,找寻与农民和平对话的窗口,因为州政府的“收地”风波不仅影响华裔农民,也将之延伸到当地的马来农民。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很多农民都是在当年敦拉萨时代推出的“青皮书”计划、在政府的鼓励下开垦荒芜地进行种植以自给自足。彭亨州政府通过高压与强制的手段对付无地契农民,此举无疑忽视青皮书计划里鼓励的劳作开荒的精神和经验。

彭亨州榴莲无地契课题其实由来已久,惟遗憾的是农民却沦为从政者的竞选工具,选举中答应给予农民合法准证的诺言,选后却变成“空头支票”,沓无音信。既然彭亨州政府将大批州内的土地批给大财团,那为何不可以直接向农民征收合理的地税价钱,缔造“耕者有其地”的农耕环境,既能捍卫农民基本权益之余又能从中带动彭亨农业和旅游业的发展,何乐而不为?

隆雪华堂认为,彭亨州政府采取延宕的拖延战术只会让风波更加恶化,因此呼吁彭亨州政府能够尽快安排联席对话,否则先例一开,其他地域也会因为不合理的农业政策发生不同程度的农地纠纷,到时国内粮食供应链大受影响,无利于国家农业发展,得不偿失。

(图源:therocket.com.my)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刑罚对酒驾初犯者过重,隆雪华堂促检讨修订案,先普及化酒后代驾服务,并对售酒行业一视同仁

日前,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0年陆路交通(修订)法案》一读,其中将任何酒驾肇事者致死或致伤他人的刑罚区分出来,即修订《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4条文,把原本酒驾致死和致伤他人初犯者的一致刑罚分开,并个别加重致死和致伤他人的刑罚。
根据原本法令条文,酒驾致死和致伤他人初犯者,罪成皆可以被判监禁3至10年以及罚款数额介于8000令吉至2万令吉之间。惟法令在经过这轮的修订后,两者将被鲜明区分出来: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罪成将被判监禁7至10年、罚款不少于3万令吉和不超过5万令吉。至于致死他人初犯者罪成将被判监禁至少10年或最高15年,以及罚款不少于5万令吉和不超过10万令吉。
隆雪华堂欢迎政府区分酒驾肇事者致死和致伤他人的刑罚的决定,认为将两者区分有助达到震慑酒驾者的效果。其中不管是酒驾致死或致伤他人案例,政府也将提高初犯和再犯者的刑罚,如酒驾致死他人再犯者罪成刑罚提高至监禁最高20年、罚款数额最高可达15万令吉。这将让民众在酒精驱使下务必三思而后行,喝酒后大可不选择开车,反之可使用电子召车服务或转搭公共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
惟隆雪华堂认为酒驾致伤他人的刑罚有待再商榷,尤其是监禁年数从原本不超过3年一次过提高至7年,这刑罚对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稍显过重,而且执法者如何针对酒驾致伤他人者进行诠释也是留有疑问,如若酒驾造成的车祸受害者只是受轻微小伤,身体状况无碍,那是否预示着该名酒驾肇事者也必须服刑至少7年?
另外,酒驾课题也如骨牌效应般掀起了涟漪,被从政者捞取廉价政治资本,成为了政党利器,其中吉隆坡市政厅在6月伊始突然冻结商家申请新的售酒执照。这个做法甚至让业者申请更新执照时也面对问题。
隆雪华堂认为,吉隆坡市政厅的做法显得矫枉过正,理应立即撤回禁止发放售酒执照的决定。再者,在疫情的冲击下,禁止发放新的售酒执照无疑对诸如餐饮业、娱乐场所等其他有售卖酒类饮品的行业更是雪上加霜,营业额随着下跌以外,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步入倒闭的窘境。
此外,鉴于酒驾的惩罚加重,国内各城镇也逐渐兴起了酒后找代驾的风潮。值得一提的是,酒后代驾服务在我国看似为新颖行业,惟在诸如韩国、中国等国家酒后代驾风气已普及化。
隆雪华堂以为,政府在修订法案加重酒驾肇事者刑罚当儿,更应双管齐下,推出一系列计划鼓励及推动国内酒后代驾服务的发展。例如比照提供电子召车Grab等召车应用程式的援助,政府不妨也给予开发酒后代驾服务应用程式app的公司更多技术支援和津贴辅助,让酒后代驾服务更加普及化。这样就能确保政府在严格执法当儿,也可以透过推动酒后代驾服务来降低醉酒驾驶的车祸率。国内酒后代驾服务未趋成熟之际,不应仓促针对酒驾致伤他人加重初犯者刑罚。
隆雪华堂以为,政府在加重酒驾致死的刑罚以外,理应重新检讨针对酒驾致伤他人初犯者的刑罚,也勿须将之与售酒执照课题相提并论。同时,政府理应先着手探究方案推动酒后代驾服务的发展,将之延伸至全国各地,而不是只局限在巴生谷一带而已。若政府不谨慎处理酒驾课题将引起民众和相关行业不必要的疑虑和担忧,并也会让民众认为政府籍由酒驾课题借题发挥,矫枉过正。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图源:THE MOLE)

谴责政府矫枉过正 废除恶法刻不容缓

针对近日警方搜查制作与播放“大马在封锁期间的扣留行动”《Locked Up in  Malaysia’s Lockdown | 101East》纪录片的半岛电视台(Al-Jazeera) 、寰宇电视(Astro)和UnifiTv的办公室,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此做法矫枉过正,通过现有法令的恶质条文钳制我国新闻自由和打压媒体从业员,实为当前媒体生态带来严峻冲击。

该纪录片长达25分钟50秒,内容指大马抗疫管理措施差别对待无证移工,该纪录片播出后,遭我国政府严厉谴责。

自国盟政府上台以来,我国媒体自由频频倒退。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发布的最新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在希盟执政时期,马来西亚新闻自由在180个国家中,从第145名跃升至第123名(2019年),直到第101名(2020年),这成绩意味着时任政府对媒体领域持有更多的开放与包容态度,让我国新闻自由重现曙光。

新政府不一定延续前朝政府的做法,但是,国盟政府理应延续希盟政府捍卫和保障我国新闻自由的做法,并非一上台就沿用现有法令的恶质条文打压异议或者巩固政权势力。这做法无疑进一步窄缩媒体领域者的媒体自由,并试图通过制造白色恐怖,达到噤若寒蝉的效应。

在国盟政府执政期间,网络媒体《CodeBlue》总编辑巫淑玲揭发新山中央医院患火酿6死的调查报告、《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因读者贬低司法体制的留言遭起诉以及《南华日报》驻马记者塔丝妮报道隆市大规模逮捕非法外劳的新闻报道,无一不遭政府的对付和打压。在这几起的案件上,政府显然严重打击媒体的报道自由,同时剥夺读者的知情权和言论的自由。

根据媒体报导,前朝政府期间也有利益相关者设立媒体评议会的相关进度报导,惟在政权转移后,相关计划毫无进展。倘若该纪录片的内容不实,政府应该做的是废除现有法令的恶质条文,让媒体人透过媒体评议会,自行针对媒体的报导进行内部检讨,这样就不会演变成公权力打压媒体的局面。

作为第四权的媒体,在制衡和监督政府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执政者过度干预媒体,新闻机构基于种种的限制下,无法为读者提供更全面的新闻报道。可见,通过《1948年煽动法令》、《1998年通讯与对媒体法令》、《1984年出版及印刷法令》等法令的恶质条文监管媒体,除了侵蚀媒体自由,也影响媒体领域的健康发展。

因此,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促请政府尽快废除恶质条文,让媒体人自行完成媒体评议会的设立,以自律的方式取代政府硬性管制媒体的作业方式,让媒体从业者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和新闻自由,以帮助改善现有的新闻内容品质。我们对2020年的要求是,政府尽速废除恶法与现有法令的恶质条文,赋予媒体评议会实质的存在意义。

(图取自东方日报)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敬启

【隆雪华青文告】谴责政府压缩言论空间 隆雪华青吁停止无理打压

隆雪华青谴责政府强硬对付国际媒体《半岛电视台》,以及逮捕并驱逐记录片受访者孟加拉籍男子拉央卡比。自从《半岛电视台》播放“大马在封锁期间的扣留行动”(Locked Up in Malaysia’s Lockdown | 101 East)的记录片后,马上引起政府极度不满。该记录片内容涉嫌指控大马抗疫管理措施差别对待无证移工。
限制行动令初期,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曾经保证无证移民无需因为接受冠病检测而担忧政府查问证件或遭到逮捕。可是,今年5月,政府立场出尔反尔,大逮捕无证移民。根据《当今大马》在6月6日的一篇报道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29032) ,移民拘留所的情况惨不忍睹。
可见,该记录片的受访者孟加拉籍男子拉央卡比只是为弱势群体发声,真实道出了当中我国政府对待移民的歧视实情。若政府不认同其观点,应以理据,以证据反驳,相反,滥用公权力消灭批评声更显示政府企图掩盖事实。
正如《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平等,任何人不管身在何处都应享有公平待遇,不受歧视,并享有基本人权及尊严。即使是外籍劳工,他们也应享有言论表达自由,拉央卡比仅仅说出了本身所经历及看见的不公待遇,而面临报复。难道声称民主国家的马来西亚一点也不能容忍批评声音吗?令人失望的是, 我国政府不但不正视纪录片所揭露的移工被歧视的问题,反而轻重倒置去打压媒体和公开受访者的个人资料。
自国盟政府上任以来,接二连三的祭出多项法令,对付媒体及异议分子,如《半岛电视台》的7名工作人员被警方传召录供,尔后被通讯部祭出《1981年国家电影发展局法令》第22(1)调查、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哈伦指控《当今大马》读者留言“贬低”司法体制,入禀联邦法院起诉《当今大马》及总编辑颜重庆“藐视法庭”、传召非政府组织、反对党议员问话等等。我们认为政府的一系列镇压举动正在侵蚀媒体自由、压缩自由言论空间。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的网站资料 (https://rsf.org/en/ranking) ,我国2020年的新闻自由指数竟然不如非洲数个国家如南非、博茨瓦纳和加纳等。
隆雪华青强调人人皆应享有免于恐吓的自由,政府的做法无疑是侵蚀移工表达言论自由的权利及国人的知情权,企图制造寒蝉效应,散播白色恐怖。我们呼吁国盟政府悬崖勒马,马上停止所有的无理打压。
(图片取自路透社&新海峡时报)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lancar program tajaan langganan Malaysiakini untuk menyokong kebebasan media.

Mahkamah Persekutuan telah mendengar prosiding hina mahkamah terhadap Malaysiakini dan ketua pengarangnya Steven Gan berhubung kes menghina mahkamah akibat komen pembaca mengenai satu artikel yang didakwa bersifat menghina.

Memandangkan kes hina mahkamah terhadap ‘Malaysiakini’ kini dalam proses perbicaraan oleh mahkamah, maka tidak sesuai untuk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memberi komen terhadap kes tersebut.

Namun, KLSCAH menganggap keputusan mahkamah terhadap kes Malaysiakini bakal bersifat “landmark decision”, khususnya berhubung persoalan sama ada Seksyen 114A Akta Keterangan 1950 yang diguna pakai dalam kes ini akan menjurus kepada satu kelaziman baru di mana pihak berkuasa pada masa hadapan akan mengambil tindakan terhadap pihak media walaupun komen yang disiarkan dalam portal berita dibuat oleh pembaca.

Lantaran itu, KLSCAH telah melancarkan program penajaan langganan Malaysiakini dengan menaja sejumlah RM7,600 kepada sesiapa yang berhasrat untuk menjadi pelanggan (subscriber) Malaysiakini selama satu tahun. Seramai 152 orang akan menjadi pelanggan baru Malaysiakini dalam tajaan ini.

Untuk menjadi pelanggan Malaysiakini yang ditaja oleh KLSCAH,  saudara saudari dikehendaki mengemukakan empat butiran seperti yang disebutkan di bawah dan menghantar maklumat tersebut ke emel KLSCAH, [email protected] .

 

  1. Nama:
  2. Emel:
  3. Nombor Telefon Bimbit
  4. Student ID / OKU card / Dokumen atau bukti penerimaan Bantuan Prihatin Nasional (BPN).

Untuk makluman, perkara keempat hanya untuk rujukan dan semakan pihak KLSCAH sahaja dan tidak akan dikemukakan kepada Malaysiakini .

Sebarang pertanyaan boleh diajukan kepada penolong setiausaha DPCKLS, Encik Loh Xianda di talian 03-2274 6645. Segala maklumat terkini mengenai program penajaan langganan ‘Malaysiakini’ akan dipaparkan pada facebook KLSCAH (https://www.facebook.com/klscah/ )pada masa kelak.

Lawan pembisuan, sokong kebebasan media!

Sekian.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文告: 隆雪华堂与《当今大马》同在,推出《当今大马》订阅赞助计划力挺媒体报导自由

《当今大马》因为读者留言风波而被总检查署起诉贬低和藐视司法体制,联邦法院七司于7月13日开庭聆听答辩双方陈词后决定择日下判。案件如今还在审讯过程中, 虽然审讯中案件不便予以评论,惟隆雪华堂决定以实际行动声援《当今大马》,力挺媒体作为第四权所应享有的报导自由。

这宗案件并非一般性案件,此案标志性的判决(landmark decision)一旦形成先例,日后公权力可以援引《1950年证据法令》第114A条文,指新闻机构必须为读者的恶意冒犯言论负责,进而提控相关媒体。

因此,隆雪华堂高度关注这宗案件,并正式推出《当今大马》订阅赞助计划,由本堂董事共赞助7,600令吉,让152名有意成为《当今大马》订阅者从中受惠,成为《当今大马》未来一年的订阅者。

欲成为隆雪华堂赞助的《当今大马》订阅者,只需提供以下四项资料,本堂秘书处在经过审核申请者名单后,将提交其中第一项至第三项资料给《当今大马》订阅部门。申请者需提供的资料如下:

 

  1. 姓名(中文和马来文):
  2. 电邮:
  3. 手机号码:
  4. 学生证明(Student ID)/ 残障人士 (OKU card)/政府援助金记录 (eligibility for BPN),疫情期间因行管令实施而收入受影响者亦可提出申请。

(第4项仅供隆雪华堂秘书处审核参考,不提供给《当今大马》)

 

有意成为隆雪华堂赞助的《当今大马》订阅者,请将以上4项资料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 而最新详情将在隆雪华堂官方面子书 (https://www.facebook.com/klscah/ )公布,敬请垂注!

如有疑问者,可联络隆雪华堂秘书处(罗先生):03-2274 6645。声援《当今大马》,力挺新闻自由!谢谢!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隆雪华堂妇女组严厉谴责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肤色论”并促朝野携手维护议会庄严

针对日前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向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发表“太暗、看不见” (gelap, tak nampak)、“涂粉吧! (pakailah bedak)极具侮辱并歧视女性的言论,隆雪华堂妇女组在此对阿都阿兹的”肤色论“予以谴责并促朝野正视议会频频出现歧视女性议员的言论。

阿都阿兹虽然已在国会现任议长阿兹哈的要求下撤回歧视性言论并做出道歉,惟莞尔的是他仍为其失言卸责找借口,竟辩解说他本人的原意是卡斯杜丽的座位太黑会造成在议发表意见较难受到注意,并还自我调侃说本身肤色也黑,没理由说别人黑。这不仅显示阿都阿兹欠缺言论敏感度和对女性的尊重,也曝露了当前议会无法有效遏制议员做出歧视行为和发表歧视性言论。

隆雪华堂妇女组以为,仅撤回相关言论无法消弭此言论对女性议员的伤害,反之针对女性议员的性别歧视、仇视等攻击性言论似乎已根深蒂固般在议会存在,若不给予正视,则难以保证该名曾发表歧视性言论的议员会否又故态复萌,之后再来拿肤色和种族等课题借题发挥揶揄调侃,最后又不当一回事?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在女性议员的推动下促成了国会通过修改议会常规36(4)条文,以保障男性和女性议员免成歧视性言论的受害者,惟遗憾的是议员在议会厅的发言具有“免控权“,造成大多男性议员选择性漠视有关议会常规,滥用此便利对女性议员人身攻击,并为自身罪责开脱,最后得以全身而退。

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希望朝野议员们致力维护国会的庄严,尤其是现任副议长阿莎丽娜身为女性之一,更应充当“桥头堡“角色,提升议员们对性别、种族等课题的敏感度,并致力贯彻议会常规36(4)条文捍卫女性议员的权益。

再者,可通过国会特权委员给予发表歧视性言论议员严厉的惩罚,方能达到警世的效果,以免类似本次”肤色论“,乃至更早以前的”月漏论“、”隧道论“、”女性暴露“论等这种将女性”性化“的羞辱性言论在国会死灰复燃,轮番发酵。

隆雪华堂妇女组  敬启

文告:摒弃“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过时思维,隆雪华堂促朝野携手打造符合实现民主进程的国会惯例

在7月13日国会下议院复会时,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有新议长人选为由,提呈了撤换原任议长丹斯理莫哈末阿里夫动议,并以两票之差即111张支持票获得通过。

一般情况下,只要大选之后,朝野政党都可以提名新的议长人选,除非原有议长再次获得提名,并且在议长的遴选中胜出,否则,大选之后都可能出现新的议长人选。

另外,国会也可以在原任议长辞职或者死亡并导致职位悬空而出现议长的更替。

显然,目前的情况并不符合上述条件,而在我国国会历史上也是罕见之事。为此,隆雪华堂对于此次中途撤换议长一事深感失望,认为此事无异于开了危险先例。

这次撤换议长与提名新议长人选也充满争议,甚至有违《联邦宪法》精神与西敏寺议会惯例。

虽然我国立法权与行政权在体制的运作上属于合一制,但是,议长作为立法机构的首脑,除了负责主持会议议程和国会运作外,对捍卫三权分立的原则并确保立法、行政之间相互制衡一事上也扮演着举足轻重角色。

有鉴于此,议长必须是一位专业、中立以及不具有政党背景的人选。然而在国阵执政时期,议长人选一般由政党人士担任,国会乱象丛生,时而出现具有争议之举。

希盟执政时期,原本具有诚信党背景的阿里夫担任议长之后辞去党职,他一扫过去的作风并积极地推动国会改革,展现其超越政党的专业性,并首次委任反对党议员为国会公账会主席、成立新的国会遴选委员会以及规定朝野议员申报财产等,都为国会带来了新气象。

这些变化的意义,除了符合民间对于改革的要求,也为议长超越政党的做法做了示范。让人遗憾的是,此次撤换议长的争议中,执政党仍旧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说法合理化中途撤换议长一事,而反对党也未明确针对这种不合时宜的议会观念予以反驳。

本堂以为,不管谁执政,也不管谁提名的议长人选胜出,朝野政党和议长都必须摒弃“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过时观念,并以打造更为符合实质民主进程的议会惯例方向迈进。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各族应共存共荣,隆雪华堂:撤回戏院男女分开坐的决定

隆雪华堂对于瓜拉登嘉楼市政厅从7月1日起,正式要求戏院落实男女分开坐的措施,深表遗憾。

瓜登市政厅原本计划在今年3月就开始落实戏院男女分开坐的措施,但是碍于疫情,而展延至7月1日才正式落实。至今,登嘉楼的另一家戏院,则未有如此规定。

根据规定,戏院必须设有三种座位,即男、女及家庭座位;若观众要购买家庭座位则需出示证件证明,而非穆斯林只需口头告知即可。另外,相关指南也要求观众在戏院内必须穿着得体,过紧、透明或太短的衣着都不适合。

就事实的第一个部分而言,非穆斯林男女基本上涵盖两个做法,非穆斯林夫妻和非穆斯林经过口头说明,无需分开坐。换句话说,非穆斯林男女的关系,若属于情侣或者朋友,则必须分开坐。

隆雪华堂以为,虽然各个市政厅有权力针对管辖范围作出各自的规定,而登嘉楼是个穆斯林人口占大部分的州属,但是如何保障各族的文化权利,却是所有公权力单位,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必须纳入考量的重要元素。

一国之治理、一州之治理,甚至一市政厅之治理,皆必须对各族的文化展示尊重,并对各族的文化权利加以保障。这是一国、一州或一地政府在21世纪是否偕各族共存共荣的重要指标。

就事实的第二个部分而言,进入戏院的观众必须穿着得体。类似规定并非瓜登戏院独有,国内许多单位也有类似规定。

隆雪华堂以为,类似规定一方面展示伊斯兰化政策的延续性,却又让非穆斯林担心,类似规定将逐渐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不管执政登州的伊斯兰党,或者执政中央的国盟,皆需要承认马来西亚是一个多文化多语言多族群的世俗国家,任何强加于非穆斯林的伊斯兰化政策实际上既不合理,也不符合国情。

过去,伊党所执政的州属都曾落实不少伊斯兰化政策,导致非穆斯林群体权益受损;而如今伊党作为国盟政府的一员,我们完全有理由担心类似的政策可能会扩大至全国各地,使得公民的基本权利遭到侵犯。隆雪华堂在此呼吁当局撤回这项有违国情的条例,并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去施政,切莫以宗教之名,行压迫之实。

另一方面,进入戏院的观众必须穿着得体,和出入各个单位的穿着得体,并非伊斯兰社会的独有景象,它其实也是现代社会的一道景观。但是,戏院作为商业活动的一部分,穿着不该受到地方政府的强制规定。

现代社会虽然讲究文明,却又针对人作为人的身体进行诸多规训,以此进行文明社会的规范。

21世纪就要走完它的第一个20年。文明的特质不该围绕在身体的规训,而应以人类的自由与解放为主要文明特征。

隆雪华堂作为公民社会团体,致力推进文明的步伐,冀望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社群,皆能把对身体的规训,转向对于人类自由与解放的文明方向前进。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促政府停止对《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 阻力和希望》封面被指“侮辱国徽”一事的调查行动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促请政府,立即停止对《重生:新马来西亚的改革、阻力和希望》(Rebirth: Reformasi, Resistance, and Hope in New Malaysia)封面被指“侮辱国徽”一事的调查行动,并认为执法当局雷厉风行地展开对付行动,将打击创作家的创作空间,让空间已甚小的创作与言论自由继续受到箝制。

艺术乃关心国家发展的一种媒介。艺术创作家往往绞尽脑汁凭著勇气和敏锐的观察力,希望通过图像、文字、影片等方式,将社会的一面,带给向广大地群众读者,希望藉此引发共鸣且共同关心身边的人事物。此外,一个国家的艺术自由创作空间或大或大,往往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民主开放程度与政治成熟度。纵观全球各地,一些民主自由度相当高的国家都会尊重艺术创作家的创作与言论自由。

必须承认的是,并非是每一个社会成员都会认同、欣赏或赞同个别艺术创作者的作品,以及其想要带出的信息与立场,但这也不是执法当局援引白色恐怖时期的法令,对付艺术创作者的理由。

相反的是,各阶层人民应被允许以适合的管道,成熟地发表自己的立场,而非动辄以恐吓、煽动人民情绪、愤怒等非理智行为,鼓吹对抗,并施压政府在未认真地调查下,以国家机关介入调查。这不仅无助于解决意见分歧,反之製造了白色恐怖,让艺术创作者噤若寒蝉,进 一步压缩了言论和创作自由空间。

若政府有意要让国内的民主和自由创作空间成熟发展,以及鼓励更多的本土艺术创作家通过艺术作品,带动国人关心周遭的人事物,那就应立即停止继续採取任何的对付行动,同时在接下去的国会议会,提呈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1984印刷机与出版法令等相关恶法,让国人能拥有一个自由表达的空间。

(图取自光明日报)

隆雪华堂促各政党达成“多党协议”以终止无尽政治权斗

针对日前净选盟、行动方略联盟与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三方发出的联合声明吁请国民联盟和希望联盟理应致力重塑国内政治体系以达致“多党协议”的目标,隆雪华堂在此表示支持,认为这有助化解自2月尾“喜来登政变”以来的政治僵局。

国盟上台以来,由于只是以微差多数议席执政,政坛波谲云诡,已历经多州政权易主,议员接二连三跳槽似乎成为了稀松平常之事;国会地位被重创,疫情期间只召开过一天,国盟推出的一系列上千亿马币的经济振兴配套并没经过国会核准通过、慕尤丁政府为笼络支持委任多名议员出掌官联公司要职,有利益冲突之嫌以及总检查署的专业性亦备受质疑,自政变以来已有几位在前朝被控的政客到最后无罪开脱的案例,让人担心司法是否随政治气候而改变?

隆雪华堂赞同净选盟、行动方略联盟和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提出的“六点多党协议”,这旨在让国盟和希盟能回归政策的执行和跨领域的政治改革,如司法改革加强总检查署的独立性、议会改革提升后座议员监督政府的角色、透过设立罢免选举机制还政于民,若有议员跳槽让选民有权决定该议员的任免、平衡联邦、州和地方的权力与透过有效选举改革来建立健康的多党竞争政治环境。

因此,隆雪华堂在此呼吁国盟和希盟即刻停止因为权力斗争而衍生出各类不健康的政治文化,反之理应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探究寻共识取得平衡点,避免国家民主体制因 为政党联盟陷入无限循环的权斗而造成无法挽回的腐败和大崩坏。尤其是如今疫情未明朗化当儿,争权夺利更无利于振兴国家经济;隆雪华堂吁请国盟和希盟以振兴经济和人民福祉为主,透过多方对话达致协议,莫让国家的政治体系因为无尽的政治权斗而停摆无法操作。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慕沙阿曼控罪撤销,隆雪华堂促政府立法管制政治献金

图片取自网络

近日,吉隆坡高庭在聆听总检察署的建议后,撤销沙巴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涉及伐木特许经营权贪污和洗黑钱的46项控罪,获得无罪释放。总检察署撤控的决定立即引起了诸方争议和批评,其中辩方给予的理由为这些控罪涉及的资金全部都是用作为巫统和国阵的政治献金。

隆雪华堂对于控方撤销案件的决定表示遗憾。丹斯里慕沙阿曼面对的46项贪污和洗黑钱涉及的金额高达数千万令吉,涉及数额庞大,影响范围甚广,惟却能以资金充作政治捐款为由轻易地洗脱罪名,因此总检察署有必要向大众交代撤销控状的缘由。到底如何定义政治献金?政府对于政治献金的管控力度是否足以震慑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贪污大鳄”?惟目前马来西亚并没有正式管制政治献金的法令,因此立法管制政治献金刻不容缓。

政党需要政治资金来维持运作,因此极度仰赖党员的年费和企业或其他党外人士的捐款充作竞选基金,以确保能在选举站稳一席之地。若最后胜选,捐款者大多都希望自己的付出能获得回报,如换取政府合约等。漏洞和松散的管制将铸成政治捐款被恣意滥用,如今看见许多涉嫌贪污者借机钻法律漏洞免去贪污刑罚的案例,实在令人堪忧。

因此,针对如何立法有效管制政治献金,隆雪华堂在此亦向政府提出一些建议,如下:

  1. 立法定义和规范政治献金- 不同国家都对政治献金有着不同的诠释,因此政府有必要尽速厘清国内政治献金的含义。
  • 立法限制政治献金捐款范围- 如限制捐献者年龄和国籍;企业和公司的业务范畴等,以让执法者更易追踪捐献来源和掌握捐款者动向。
  • 立法设定政治献金捐款上限- 为了确保所有政党享有同等的政治资源,避免有执政基础的政党接受庞大不明的资金来源借机操纵选举。
  • 立法规定政党定期申报政治献金收支- 成立由跨政党人士组成的独立监察委员会,并要求所有政党在规定的时限向向委员会申报捐款,了解资金的收入和支出的实际金额、支出用途等。

政治献金和贿金,只有一线之差;因此隆雪华堂希望政府能着手拟定完善的政治献金法令,方能有效杜绝因为政治献金而衍生的各类朋党舞弊案例。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敬启

隆雪华堂会长拿督翁清玉:冀酒驾能援引一致法令统一判罚肇事者

近来,国内接连发生酒驾撞死人事件,如关丹一名酒驾者张建平逆向行驶撞死正赶往夜班途中的死者依旺,一旦罪成最严重将被援引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判处强制性死刑;另外一名来自吉隆坡的肇事者许永章则酒驾撞死送餐员莫哈末再立,若罪成将在吉隆坡法庭被控1987年陆路交通局法令第44(1)条文的酒驾罪,罪成将被控最低8000令吉或最高2万令吉;最低监禁3年或最高监禁10年以及被吊销执照。

两者酒驾案例的肇事者所接受的刑罚重轻不一也引起大众热议。媒体亦展开就此展开网络调查,探究交通部是否理应检讨酒驾的刑罚。另外,政客们亦借酒驾课题借题发挥,如联邦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建议暂停酿酒和售酒行业,亦获得伊斯兰党领袖附和。其掌管的吉隆坡市政局DBKL也随着宣布随着国内酒驾案例频频而从6月2日起冻结发出新的售酒执照给申请者。

在此,我建议总检察署重新检视酒驾判罚。令人心生疑问的是,同样是因酒驾车祸致死案例,为何两者同样的罪行,却被援引南辕北辙的刑事法令和交通法令作出裁决,这是否表示国内的酒驾案例刑罚是因地而异,国家的酒驾判刑并没有统一?因此,我呼吁总检察署针对酒驾案例,能够援引一致的法令判罚肇事者,并希望有关当局能够尽快厘清并且统一酒驾致死案例的刑罚。

另外,针对政客利用酒驾课题趁机捞取廉价政治资本冻结发出新的售酒执照,对此深感遗憾,先前行管令期间政府也基于政治和宗教脚度考量撤回啤酒厂商疫情期间的运作申请。在此,我呼吁政府和吉隆坡市政厅能够重新检讨冻结发出新的售酒执照的决定,理应以公平、公正、客观角度对待售酒业者;酒驾致死案例和售酒执照的申请,两者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之事,将之牵扯相提并论无疑有损我国多元社会并存的普世价值观,引起国内非穆斯林族群非必要的疑虑和担忧。

隆雪华堂会长拿督翁清玉 敬启

与华社风雨同舟 百年前瞻:隆雪华堂大事纪

#吉隆坡博物馆专题报道 隆雪华堂成立于1923年,曾经是我国许多历史现场的重要场域,至今与首善之都吉隆坡、我国华社和国家、风雨同舟96年 …… 回溯历史,展望前方,大事记不仅是一部堂史的缩影,也是全国华人史之代表,更是国家历史的一部分。 #隆雪华堂#百年前瞻#吉隆坡博物馆

通告 Notis Pemberitahuan

为配合行动管制令的延长,本堂将继续关闭至5月12日,不对外开放。造成任何不便,敬请谅解。

若有疑问,请浏览官网或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Disebabkan pelanjutan Perintah Kawalan Pergerakan, Dewan Perhimpunan China Kuala Lumpur dan Selangor (DPCKLS) akan terus ditutup sehingga 14 April 2020. Sebarang kesulitan amat dikesali.

Untuk pertanyaan, sila layari laman web atau emel ke [email protected].

促严办害群之马及检讨警方作业程序

     针对日前发生一名警长涉嫌强奸2名在路障拦截下来的蒙古女郎,隆雪华堂妇女组今日发表文告促请警方严正看待此案,公正和严慬的侦查此案,务必让警队里的害群之马受到法律制裁,还受害者一个公道,重塑警方的形象。

     隆雪华堂妇女组表示警方于行管令期间在多个要道设置路障目的为起阻吓作用,禁止民众无故出门,以免疫情蔓延。根据报导凡违反行管令者皆被带回警局扣押至上法庭面对提控。令人不解的是,发现两名女子没有合法证件,警方没有把他们带回警局,而是任由该名警长将她们带到警区总部对面的酒店,并性侵她们。不仅如此,该警长还把她们禁锢在酒店超过24小时。此等猖厥滥用公权力满足个人欲望的行为令人气愤不齿。

     该组也质疑警方在解押嫌犯回警局的整个作业程序出了哪些问题让肇案者有机可趁?该组指两名受害者是女性,而且对马来语和英语不通的外国人,被截停后带返警局时为何没有女警或至少有两名以上的警员陪同监守?反而是让该名警长一人押两个嫌犯?

     虽然涉案警长已经被捕和被延扣5天协助调查,而警方也援引刑事法典376(3)强奸条文调查此 案,隆雪华堂妇女组建议警方应该调查此案是否涉及同僚之互相包庇纵容犯罪的可能性。该组强调警方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秩序,保护人民安全,警长滥权及所犯下的严重罪行令人深感忧虑和失望,警方的形象和公信力更是跌入谷底。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促请警方以最专业的态度处理这起案件,避免公职人员以公权力身份犯法事件频频发生,毁掉警方声誉。

     最后,隆雪华堂妇女组希望警方因此事件汲取教训,重新培训和加强警员的道德行为,检讨警方在程序的作业疏失和尽快落实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捡点委员会(IPCMC), 更有效管制和规范警方的操行。

妇女组常年活动调整

配合政府延长行动管制令及社团注册局的指示,隆雪华堂妇女组宣布针对以下
几项常年活动做了一些调整,敬希望各界注意:


1.第五届《孝悌立根基》孝道格言书法比赛
原订于今年5 月3 日举办的书法比赛将展延至今年年底前举办。
2.第四届《她的故事》雪隆区激励文章征选赛
原订于4 月30 日截稿的截稿日期展延至5 月30 日,预定于7 月初公布成绩。
3.第16 届《寸草心》双亲节征文比赛
有关比赛的成绩经已出炉,主办单位將于行管会结束后发出通知。由于疫情特
别是病毒无法于短期内完全消疢,今年將不举办颁奖仪式,所有得奖名单将于
行管会结束后于报章及本组的网站/面书公布,奖金、奖狀及佳作集將隨后寄给
得奖者/学校。
4.第七届《好爸爸好妈妈》及2020 年双亲节活动则是暂停一届


隆雪华堂妇女组表示,为了预防冠状病毒的扩大以及照顾民众的健康与
安全,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决定将以上活动展延与取消,也盼各界人士能够体
谅并且一起渡过难关。若有任何问题,可直接联系黄先生 0102106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