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五大华教团体参与第九大马计划咨询 马华自弃于华社主流之外

第九大马计划乃国家资源分配之重大计划,理应纳入民间团体之各种声音,在自由和民主程序之充分讨论下,方能公正地反映社会各方利益及其需求。然而,遗憾的是,马华在这个过程中,以“只谈经济,不谈华教”为由,排除五大华教团体参与第九大马计划咨询,其实反映其政党政治利益压倒民意,显示该政党无能代表华社参与国家政策之制定与规划。

民权委员会认为,在华教课题上,董教总及其他文教团体才代表华社的主流意见与立场。2003年,董教总曾与其他华团完整地向政府表达了涉及教育的八点建议,即呼吁政府制定增建华小计划、恢复母语教学数理、促进高等教育之多元发展等。这次五大华团体被排除在与首相会面之议程,无疑就等于宣判华社多元文化及华教问题之关怀无法适当地向政府反映,而由马华主导的华裔经济咨询理事会也不过是一场马华自弃于华社的政治闹剧。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
谢春荣 敬启

爱FM封唛呼唤媒体法律改革,民权委员会吁成立国会特选会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强烈反对新闻部以改组之名变相腰斩爱FM扣应节目“爱开唛。无障碍”。公民社会必须争取《传播与多媒体法令》以便国营电台与电视台能够像英国广播公司版独立运作,并成立专司新闻自由的国会特选委员会。

此次爱FM封唛事件,症结其实在于马来西亚电台电视台(RTM)在现有体制下完全不独立。只要RTM一日没有自主,此类封唛事件还会一再发生。在过去六个月中,强调开放听真话的阿都拉政府干预媒体,爱FM不过是最新– 但绝不会是最后–的受害者。

国会因此亟需成立特选委员会专司媒体法律的改革。《传播与多媒体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煽动法令》与其他压制媒体自由的法律都必须一并检讨改革。特选委员会要有效运作,必须专注,不能包山包海。教育虽然是人权课题,却需要一个负责教育的特选委员会,而不能丢给掌管人权的特选委员会。同样道理,媒体法律改革也需要本身的专司委员会。

作为《2006年世界新闻自由日备忘录》的联署单位,我们重申这个诉求,并且呼吁公民社会同道与朝野政党议员展现更大的魄力与承担,采取任何可行的策略,促使国会特委会早日成立。

安华废族群两分建议乃真正改革,后土著主义政策配套需全民辩论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欢迎,人民公正党顾问安华有关取消土著/非土著之分的建议。这种改变将能把马来西亚变成真正民主、自由、公正和统合的国家。然而,它要能落实,便必须先解除马来群众的疑惧,建立国人广泛的共识。绩效主义必须要有政策配套,在教育、保健、房屋、安全网等方面为贫苦与弱势的国人提供更多保障。政党、利益团体乃至个别公民,需要就这议题展开公开而理性的辩论。

一个不分种族肤色的政策就是取消族群矛盾与分歧的第一步,唯有如此才能为国民统合建立真实的基础。这个真正的‘马来西亚议程’将能够解放国人的潜能,并避免族群之间不必要的抗衡。

正因为土著主义政策在马来西亚社会老树盘根,开放而理性的辩论必须先行。这辩论宁详毋略,宁久毋暂 ,因为所有社群、领域的关怀、愿望和忧虑都必须被充分表达和因应,广泛的共识才有可能浮现。这辩论必须及早开始,废除族群两分之议,才不会在选举来临时被污名化或含混过关。

要引起更多严肃的注意和辩论,安华和人民公正党应该提出,或者邀请公民社会群策群力思考,一个打造‘后土著主义的马来西亚’的‘新政’的具体政策配套。阿都拉首相既然承诺致力改革与国民团结,也必须在这真正‘马来西亚议程’上表明政府立场,并说明其合理性。其他政党中,只有行动党历来旗帜鲜明反对族群两分政策。巫统,包括起‘牛桥现代化者’和‘孟沙自由派’,过去一直不是压制就是回避这方面的辩论,甚至要求更多族群特权。另一方面,回教党则游走在族群平等与马来人大团结之间。最后,马华、马印国大党、民政等国阵成员党,则是‘当家不当权’,虽有怨言也无力回天。马来西亚即将进入其独立后的第50年,国人有权知道各政党是否已经成熟。

莫使大学沦为政治宣教所,支持收回偏颇教材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对于博特拉大学《种族关系》课本极具偏狭及误导的内容深表遗憾。该委员会认为,高等教育部不应在公共教育单位推广党派性言论,并且企图扭曲对历史事件的诠释,向大专生灌输误导性的资讯。民权委员会重申,推行不分种族肤色的政策,才是消弭族群矛盾与分歧的第一步,进而为国民统合建立坚实的基础。

民权委员会认为,大学理应是培育客观及理性讨论的殿堂,秉持理性平等自由交流的精神,通过讨论、争辩、分享不同的观念来达到探求真理的目的。知识分子是时代的眼睛,而大学正是培育知识分子的摇篮。然而,若不正视现今严苛的大专法令以及各种人为的偏颇,教育恐怕将变成服务政治利益及驯化思想的工具,大学殿堂将沦为狭隘政治宣教所。

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认为,国内大学拟推行的种族关系课程,应该致力于促进族群之间相互理解与彼此尊重,并秉持坦诚与理性的态度讨论历史和时局。举例来说,有关513事件的全盘理解,还有待官方解除保密的限制,全面开放相关的档案资料;而甘榜美丹族群冲突事件涉及城市社区发展以及劳动阶级社会资源匮乏的问题。

至于博大《种族关系》课程教材对《诉求》的叙述更是扭曲。其实早在11华团拟好《诉求》后,内阁已通过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林良实、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林敬益及人联党的拿督刘贤镇接受诉求内容。当时《每日新闻》(“内阁接受华团诉求”,23/9/1999)和《新海峡时报》(“三国阵成员接受华团诉求”,24/9/1999)都已经公开报导。

《诉求》尔后获得朝野政党、2097个华团联署支持以及社会舆论肯定,表明这项诉求固然是由华团提出,但立足点和内容却是跨越族群,着眼于国家利益,合事宜地推进各领域政策改革。例如,《诉求》第七项〈开明、自由及进步的教育政策〉提出废除大学收生固打制,这项主张其实已获得政府认同,并且已经在大学实施。

然而,博大的有关课程却舍弃理性及深入的探讨,试图将多项历史事件的根源及其全貌,片面的简化为对个别团体与个人的诸多指责。这种处理手法显然侮辱了作为学术殿堂的大学;采用这样的课本和教材,只会导致大学校园内的族群关系更加恶化。因此,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支持收回目前博大《种族关系》课程所采用的教材。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
谢春荣 敬启

隆雪华堂重申反对媒体垄断,以确保公民社会不会被消声

隆雪华堂维持一贯的立场,除了重申反对政党收购之外,也一样反对媒体集团垄断报业。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Bursa Malaysia)于3月27日宣布,由马钦学控制的New Paragon在3月15日分别脱售了南洋报业控股的两批股权,即871万8750股和275万股,这相等于该报业集团的14.81%股权。与此同时,砂拉越的Madigreen在同一天收购了南洋报业控股的1496万8750股股票,相等于20.44%股权,使它崛起成为南洋报业控股的第二大股东。

成为第二大股东的Madigreen私人有限公司(Madigreen Sdn Bhd)由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拥有,而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由Lau Sze Yuan、Wong Ying Ngiik、Tiong Choon及张晓卿所拥有。

星洲日报在2001年5月30日发表声明,曾宣称“没有涉及收购南洋报业的计划”,以及在南洋报业“并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因此,星洲媒体集团董事主席张晓卿有必要对外加以说明,为何他本人的名字,会出现在Madigreen之拥有者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的股东名单之中。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表示,媒体受垄断的趋势对公民社会的长远发展,将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从最近发生的猪农求援广告以及部分校长被指责收取书商回佣的报道,不获部分主流中文报章的刊登,就可知道事态的严重。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吁请公民社会不能对此不良现象坐视不理,一定要清楚传达反对媒体垄断的心声。

《光明日报》乃无心之过,雪华堂担忧新闻自由尺度日益萎缩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光明日报》以“画中画”的方式刊登有关漫画,乃为无心之过,夜报准证因此被吊销两个星期,实为一项过于严厉的惩罚方式。据《光明日报》所发表的文告表示,他们在槟城版的夜报上刊登一张法新社的照片,该照片显示一名男子正在阅读刊登亵渎回教先知漫画的报纸。文告也提到,《光明日报》管理层在发现了上述疏忽而造成的错误,即刻下令停止印刷,并扣押了所有已经印好的报纸,并命令发行部通知代理收回有刊登上述照片的报纸。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光明日报》管理层所给予的解释是诚恳的,并促请国安部接受《光明日报》的解释及收回吊销该报夜报准证的决定。

对于国内新闻自由的尺度不断萎缩,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感到忧心。从《中国报》的两名高层人员因为错误报道裸蹲站女子的身份而被迫辞职、《砂拉越论坛报》刊登亵渎回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而无限期被吊销执照,再到今日发生的《光明日报》夜报准证被吊销2星期,我国媒体业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寒冬期。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深信,新闻工作者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将不敢无惧无畏,媒体再也无法有效扮演监督政府施政的第四权角色。

由首相阿都拉所释放的讯息,即人民代议士应主动反映问题,不要等到媒体揭疮疤即可显示,政府并不欢迎媒体针对任何关于政府负面消息的报道。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因此认为,此举已严重违背首相提倡大家说真话的原则。

此外,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也要求国安部解释,为何播放一名读者正在阅读《砂拉越论坛报》刊登亵渎回教先知漫画的第三电视新闻摘要(Buletin TV3),却不受对付。黄泉安在他的部落格(http://www.jeffooi.com/2006/02/is_guangming_daily_in_trouble.php)里率先作出是项报道。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国安部有必要针对此双重标准及选择性对付的做法,给予公众令人满意的交待。

政府应展示政治决心,成立警察投诉独立调查委员会一劳永逸改革警队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报告建议警局的负责警官(Officer-in –Charge)必须掌握搜身警员及被搜身者的详细资料,这样将能避免警员滥权及嫌犯因搜身而感觉被羞辱的事情发生。除了警员必须填写个人资料,被搜身者也必须回答是否有被搜身的警员触摸、嘴巴及肛门是否有被物体、手指或身体部位插入,以及是否有被警员致伤,然后签名确认。如要进行私处搜身,更需医生在场,有关医生也必须填写搜身的结论,并签名确认。如此更能有效避免警方在搜身过程中,因为种种因素所犯下的错误。如果被搜身者认为自己被侵犯了,也能通过搜身的纪录去为自己讨回公道。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指出,将上述搜身指南立法为刑事程序法典的一部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调查庭的调查结果显示,引起争议的裸蹲站搜身,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它甚至不属于任何警方的指令(Perintah Tetap)。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表示,独立调查委员会秉持公正透明的态度,在短时间内完成所有的调查工作,避免不必要的猜测继续流传,其工作表现确实令人激赏。不过,却不希望独委会成员的努力化为乌有,警队的改革最终沦为纸上谈兵。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报告总结的其中一项重点,即警队抗拒做出改变,是警队在过去的《警方投诉及行为不检报告书》出炉后,依然引人诟病的一大原因。但是,政府也必须大胆地展示其政治决心,即刻设立长期性的警察投诉独立调查委员会,以便在机制上监督警方的失衡状态。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欢迎东盟打破惯例,推动缅甸民主进程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表示,如今东盟在缅甸课题上所持有的立场,更加接近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社会的看法,拉进了彼此在该课题上的分歧。欧盟认为缅甸事件是民主人权与军政府独裁统治的问题,而东盟过去则认为这是西方、北半球、超级大国试图强制其意志于弱小国家身上的问题。这两种南辕北辙的看法,使缅甸民主化进程停滞不前;缅甸军人政府一方面受到欧美国家的军事及经济制裁,另一方面又获得东盟国家的接纳与外资,让缅甸军人政府在保持独裁统治的同时,也获得经济上的发展,而得以维续政权。

过去,缅甸一直受惠于东盟的“不干预政策”,误以为自己可以独善其身,继续其独裁统治。它不理睬全国民主联盟NLD与众民族党在1990年普选中取得的压倒性胜利,它不顺应民心众望去成立多党议会制度下的联邦制,一心只想大权独揽,永远进行军人独裁高压的统治。今日缅甸面临的所有困难痛苦,主要是人为灾难,其源头就在于军政府对两大主力--民主派反对力量与众民族反抗力量,一直采取“全部消灭”的政策。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对于东盟所采取的立场表示欢迎,并且认为“建设性的接触”(constructive engagement),如派遣代表团到缅甸,将能进一步催化缅甸的民主进程,惟认为代表团不能流于形式上的官式访问,他们必须获得会见缅甸民主派人士,并与军人政府拟定民主进程的时间表。

所有东盟成员国有必要同意:缅甸问题已不仅仅是国内问题,它也涉及了本区域的文明与民主问题。因此,东盟有必要竭尽所能,按照缅甸人民的利益,来加速缅甸的民主进程。

检讨刑事程序117条文

从女扣留犯被裸体体罚到扣留犯在扣留间离奇死亡的事件,证明警方在扣留间滥用权力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而这只是冰山的一角!那些默默无闻对刑事程序完全无知的小市民,被警方扣留后的命运又是怎样的一种情况呢?刑事程序其实明文规定,警方不能用暴力、利诱的手段获取口供,1953年的扣留间条例,则限制警方只能对扣留犯进行食物限制、比较小的扣留间监禁或迁移扣留犯的处罚。为什么警方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

民权委员会认为,刑事程序的第117条文的扣留期限太长,是造成警方在扣留间滥用权力的原因之一。政府应痛定思痛,遵循2005年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缩短扣留犯的扣留期,提高法庭对警方行为的监督,加强扣留间的24小时录影(Camera Surveillance)设备,并对滥用权力的警方人员绳之以法,方能减少警方滥用权力,重建警察的健康形象。

建立更完善的举报人保护系统

民权委员会进一步指出,以傅子君个案来看,傅子君作为举报人及证人,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下是不会构成毁谤罪的,除非有证据证明傅子君的举报是有恶意的(malicious)。因为贪污案中各造,包括法官、律师、主控官及证人等等的一切行为及言论,都享有豁免权(immunity)。

民权委员会认为,政府应以上述原则,建立更完善的举报人保护系统,让公众人士更敢于举报贪污,而警方也应对上述原则有所认识,以免动轧起诉举报人或律师,表面上看警方似乎是在天经地义的行使个人权力,但事实上是在骚扰打击举报人,使贪污检举无法进行。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警方在高靖添一案应尊重联邦法院的判决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指出,关于高靖添一审,联邦法院在今年十月十九日判决,认为警方违法扣留高靖添,并下令马上放人。但是当新邦令金的改造中心放人时,警方又重新以同样的调查理由扣留高靖添。民权委员会认为,警方重新扣留人的理由十分牵强,假如经过了一年半的扣留调查还不能结案,警方的效率岂不令人质疑?

民权委员会进一步指出,任何人不论其出身、背景、肤色、性别及阶级等,都应享有公平审讯的权利,但是内政部1969年的紧急法令。却与1960年内安法令一样,让警方及内政部拥有无须经过审讯即可无限期扣留人(以便进行调查)的权利。民权委员会认为这种无审讯扣留的权力不只违反人权,也违反民主社会的法治精神,应该被废除。

民权委员会最后认为,正如皇家调查委员会有关警察报告书所期望的,警方应该提高本身调查罪案的能力,以便更有效率地扑灭罪案,若一味依赖那些不合时宜,违反人权的法令以赋予警方无上权力来调查罪犯,我们将难以建立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

雪华堂谴责纵火焚烧天国会的暴力行为(20/7/2005)

虽然天国会被指为异端组织,但是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我国宪法保障宗教自由,假如天国会的活动违反法律,应把他们控上法庭。任何问题及冲突都不能通过暴力的手段来解决,否则会制造更多的仇恨及循环不断的暴力冲突。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亦反对援引内安法令来逮捕宾老爹。由于内安法令授予警方未经审讯扣留的权利,一旦该法令被引用,宾老爹将失去自我辩护的机会。大马人权委员会曾经向政府提出废除内安法令的建议,如果政府继续援引内安法令来扣留被指为异端宗教团体的领导人,无疑与大马人权委员会的建议相抵触。

吁请警方释放18名被逮捕的缅甸民运人士(18/2/2005)

这批民运份子是因不满全国民主联盟的领导人昂山淑姬仍遭软禁,而军人政府却在仰光自行召开制宪国民大会,因而到缅甸驻马大使馆外举行抗议集会。他们手持“我们要对话”、“释放昂山淑姬”、“释放全部政治犯”的标语,并在集会进行35分钟后被警方逮捕。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表示,该集会进行时并没有发生任何暴力冲突或不愉快的事件,因此警方并没有充分的理由逮捕他们。况且,集会自由受到大马宪法的保障,《世界人权宣言》也阐明了集会自由为人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另外,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也对缅甸是否能在全国民主联盟及3个少数族群团体缺席的情况下真正落实制宪民主,表示关注。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及另外两个政党于1990年举行的大选赢得了91巴仙的议席,如果制宪大会缺乏他们的参与,整个制宪过程将是毫无民意基础及公信力的。

理智看待《今日大马》的报导,勿封锁负面新闻(14/10/2004)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首相的这番谈话对于新闻自由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不过,这番谈话不应只是流于片面,而应采取实际的行动去开放媒体报导的自由尺度。最近,“阿都拉巴达威先生”(Mr.Abdullah Badawi)这个名字,被发现刊登在美国政府的伊拉克调查报告书的名单中。名单的人物被指涉及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石油诈骗案。首相已经向媒体表示,不知道为何其名字会出现在报告里,而且否认自己与该诈骗案有关连。但是,首相承认发出推荐信予我国的私人公司,以方便他们到伊拉克进行联合国所允许的石油交换粮食计划。《今日大马》电子报所刊登的这则新闻,引起政府的关注。外交部长赛哈密表示,将会调查《今日大马》报导这篇新闻的动机。

对此,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希望政府以理智的态度去看待这则报导。《今日大马》纯粹是以新闻从业员的角度,去报导有关新闻。该报导的内容引述自美国政府的伊拉克调查团(Iraq Survey Group)报告,并没有影射首相就是报告中所说的“阿都拉巴达威先生”。如果外交部认为该报告玷污了首相的名誉,应该向美国政府正式提出外交抗议。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促请各方听取首相的呼吁,勿封锁负面报导,更应该如首相所言,不会因为一些不中听的话或批评便感到愤怒。

恭贺安华重获自由(3/9/2004)

安华于9月2日在联邦法院接受最高审判,最后在两名法官赞成,一名反对的情况下获得当场释放。其中一名法官阿都哈密在宣读判词时表示,高庭的判决是不恰当的,并指控方的主要证人阿兹占的供词不可靠。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表示,各方应该尊重法庭的判决,也希望联邦法院的判决能够使国人对大马的司法独立恢复信心。一直以来,安华案件都被视为大马司法史上的一个污点,一些国际人权机构如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都视安华为政治犯。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也对首相公开表示不会干预判决的谈话表示欢迎,因为这是确保我国司法制度继续维持独立的好现象。

理性看待律师公会会讯刊登的言论(9/8/2004)

民权委员会认为,该文章的比喻其实表现了作者对个人权利及宗教自由的尊重及容忍,不应该被诠释为藐视伊斯兰教。尤其是地方政府在处理宗教问题的敏感度往往不足,导致社区人民有苦无处诉。我们应该允许人民有更大的言论空间,针对这样的问题进行讨论,唯有通过理性的讨论,才能促进各族间的了解。

民权委员会促请各方,尤其是政治工作者先对有关文章做出理性的探讨,不要藉此课题为自己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

诚如律师公会主席古都布所说,该篇文章的主题并不是放在宗教课题,作者只是想促请有关当局以公平和敏感的态度,去关注各族社区人民的需要。不过,其言论却被错误解读。

民权委员会表示,站在维护我国宪法精神的立场,人人都应享有宗教及言论自由,这件事情也不应例外,人们应该以更宽宏的角度去看待该会讯的言论,让我国开拓一个更理性的言论空间。

谴责韩国人质斩首事件(24/6/2004)

自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入侵伊拉克后,伊拉克境内就不断发生外国人士遭受攻击的事件。除了武装份子,伊拉克平民也对联军的占领怨声四起,纷纷要求联军早日撤出伊拉克。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希望联军不会因为一名人质被杀害,而改变原本于6月30日移交伊拉克主权的计划。伊拉克的新主权应该由伊拉克的人民来主导,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则扮演协助重建和发展的角色。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联军继续变相占领伊拉克,现居于伊拉克的外国公民肯定会继续面对人质危机。

自6月23日凌晨韩国人质遇害的消息传出后,韩国网上的留言板开始贴满了向韩国政府“请战”的留言。对于韩国人民的态度在人质遇害前后的巨大转变,我们能够理解他们的感受,但是不认为出战伊拉克能够解决问题。

“我们不能忘记战争行为对人类文明所带来的毁灭,以暴制暴只会使人类失去理性,带来更为严重的破坏。允许受害者以战争的形式向凶手采取报复行动,将会殃及更多的无辜人士,届时将使伊拉克战争陷入无休止的恶性循环。”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促请韩国政府检讨增派3000名士兵到伊拉克的计划。终止派兵计划不意味着向伊拉克武装份子妥协,或是默许他们的行为;而是从更高的角度,为韩国人民的幸福及安全着想。如果韩国政府是基于向伊拉克提供重建和人道主义的援助,可以选择派遣医疗或是物资援助部队,不一定要派遣武装士兵。

文告:援引内安法令扣留中国籍男子不当(15/6/2004)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律师表示,既然已有多名证人供证,警方理应能够掌握充分的证据;如果无法掌握充足证据,就意味着嫌疑犯的罪名不成立,必须获得释放。况且伪造护照根本与“危害国家安全”沾不上边,内政部动辄使用内安法令进行逮捕工作,只会让民众觉得有滥用程序之嫌。

内安法令最具争议之处在于未经审讯扣留,而内政部长的决定将是最后的决定。内安法令赋予内政部长的绝对权力,致使内安法令能够在不受约束和监督的情况下被滥用。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将维持一贯的原则及立场,呼吁政府俯顺民意和随着时代的变迁做出调整,废除内安法令。

文告 ( 13/8/2002 )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文告
(日期:13/8/2002)

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对内政部副部长再那阿比丁要援引内安法令对付反对数理科以英语教学的华教领袖的警告,深表遗憾。

内政部副部长指出政府将会在协商、劝说及其他途径皆无法获得接受后,援引内安法令对付华教人士的说法,与我国宪法的最基本的民主原则背道而驰。

民权委员会认为民主的真谛是人民应该被允许公开发表意见,而政府也应当以包容的态度加以对待,有则改之,无则勉之;动辄警告动用剥夺人民审讯权利的内安法令来逮捕异议者,根本是视宪法民主精神为无物的不负责任行为。

华社及华教一向来都以温和理性的态度争取宪法所确保的民族教育权利,其方式基本上是在宪法所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我们认为只允许政党人士提出看法,不允许民间发表不同意见,确指责华社及华教人士为”极端分子”不是一个民主政府所应有的作风!

文告 ( 7/9/2002 )

民权委员会文告
(日期:7/9/2002)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今日发表文告促请内政部释放被联邦法院宣判遭受警方非法扣留的蔡添强等五名政改份子。

民权委员会对昨日联邦法院认为警方扣留蔡添强等人是非法的判决表示欢迎。但民权委员会认为联邦法院未能进一步释放遭受非法扣留的五名政改人士,显示我国法院在监督行政权及伸张人权方面还需要有更大的决心。

民权委员会指出,在内安法令底下,内政部长是在警方的劝告下延长扣留,既然警方的六十天扣留已被联邦法院宣判非法,内政部也就没有继续扣留的合法基础,应该马上将蔡添强等人释放。

文告 ( 21/1/2003 )

文告

(日期:21/1/2003 )
● ●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今日对警方突袭“今日大马”一事发表文告,吁请警方尊重新闻自由。

民权委员会认为,在警方突袭行动中,“今日大马“已表示愿意协助警方进行调查有关巫青团的投诉,警方理应在尊重新闻自由的前提下,不干扰“今日大马”的正常操作;而今虽曾经由“今日大马”代表律师严正抗议,警方依然强行带走15台电脑及4部伺服器,造成“今日大马”无法进行正常操作,委实令人感到遗憾。

民权委员会进一步指出,我国政府极力鼓吹发展多媒体超级走廊,鼓励资讯工艺,理应对资讯自由持开放及宽容态度,但警方以煽动法令突袭“今日大马”这小小的电子邮报,实与资讯社会应有的开放政策背道而驰。资讯工艺所倡导的是开放、自由及透明的精神;不发扬这种精神,徒有最先进的资讯设备,也无法使我国成为先进国家。

民权委员会认为,煽动法令是钳制我国言论自由的恶法,向来受到我国政治及社会工作者的反对,早应废除,巫青团也应尊重言论自由的前提下,以更开明的态度去面对批评,动辄报警,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文告 (11/4/2003)

民 权 委 员 会 认 为, 赋 予 警 察 及 内 政 部 无 审 讯 扣 留 权 力 的 内 安 法 令, 在 过 去 四 十 五 年 来, 无 疑 地 已 被 滥 用 来 镇 压 国 内 的 政 治 异 己 及 反 对 的 声 音。 而 这 主 要 是 因 为 法 令 里 的“ 国 家 安 全” 的 理 由, 可 以 无 限 上 纲 ,以 致 几 乎 所 有 的 罪 名, 都 可 能 被 诠 释 为“ 威 胁 国 家 安 全” 而 合 理 化 内 安 法 令 的 应 用, 因 而 连 合 法 政 党 人 士、 教 育 工 作 者 及 社 会 工 作 者 等 都 成 为 内 安 法 令 的 牺 牲 品。 而 更 不 合 理 的 是, 警 察 及 内 政 部 的 扣 留 权 力, 是 不 须 由 法 庭 来 监 督 及 审 查 的。

民 权 委 员 会 在 主 张 废 除 内 安 法 令 的 同 时, 同 意 扑 灭 恐 怖 暴 力 活 动 的 需 要, 因 此 支 持 人 权 委 员 会 的 反 颠 覆 法 令 取 代 内 安 法 令。 但“ 颠 覆” 的 罪 名, 也 可 能 有 无 限 的 诠 释,“ 反 颠 覆 法 令” 必 须 严 格 锁 定 于 恐 怖 暴 力 活 动。 因 此, 人 权 委 员 会 所 建 议 的“ 颠 覆 罪 清 单”, 其 草 拟 须 更 严 密 谨 慎。

此 外, 反 颠 覆 法 令 也 必 须 严 格 遵 守 人 权 委 员 会 所 强 调 的 基 本 原 则, 即 警 方 扣 留 权 力 不 可 超 过24 小 时; 只 有 高 庭 可 以 延 长 扣 留, 而 扣 留 不 可 超 过29 天;29 天 期 满 后, 便 要 给 予 释 放 或 控 上 法 庭 等 保 护 基 本 人 权 原 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