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ik.UndiRabu.com

General Election 14 will be held on 9th May (Wednesday) 2018, we have started a crowd funding in order to fund buses to ferry eligible voters who face transport difficulty to go home so everyone can perform their duty and cast their vote.

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日落在2018年5月9日(星期三)由华总青、隆雪华堂妇女組、丹华青、森华青、甲华青、彭华青、隆雪华青联合发起 UndiRabu 免费巴士回家投票计划,为有意回乡却面对交通问题的选民提供免费巴士服务,让每位选民都能够顺利回家投票。

要求宣布509公假,方便全體國民投票

隆雪華堂要求看守政府(聯邦政府)將第十四屆大選投票日(5月9日)列為全國公共假期,方便所有公務員、私人界雇員和遊子回鄉投票。同時,也提醒所有雇主讓員工放假在本州或返鄉投票。

由于來屆大選投票日落在平日工作天,不利異地遊子回乡投票,勢必影響投票率,無異於剝削選民的投票權。一旦聯邦政府宣布5月9日為公假後,根据劳工法令第8条文,雇主必须強制遵守,讓所有僱員履行公民義務,投下神聖一票。

如果投票日未宣布為公假,我們呼籲雇主遵守选举犯罪法令,给予员工足够时间去投票,不得藉着旷工理由扣薪。

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大會堂(隆雪華堂)

隆雪华堂妇女组抗议选区划分违宪

隆雪华堂妇女组对国会通过的选区重划建议书感到失望和不满。

许多研究和报告指出我国的选举制度出现“选区划分不公”(gerrymandering)和“选区划分不均“(malapportionment)的两大问题。选区重划的目的理应是纠正选区不公不均的两大问题,以确保各区的选民人数如宪法阐明般几乎相等和相近。

惟刚刚宪报通过的选区重划,加剧了数州,如雪州、柔佛、吉打和马六甲的选区划分不均。选委会不但没有在这次的选区重划建议纠正以上不公不均的问题,反而加剧和深化以上问题。我们认为选委会的做法缺乏专业与独立,甚至有偏颇之嫌。

我们强调,每个选区的选民人数应该相近,以反映出票等值。但是,这次的选区重划并没有缩小各议席的选民人数差距。根据最新的选区重划,雪州国会议席平均选民人数为9万4469人,但全国最大的灵北国会议席(现已改名为白沙罗)共有15万439名选民,远远超过平均人数的64%。

第13届全国大选,国阵以47%的得票率赢得60%的议席,乃选区划分不公与不均所带来的后果。国会日前通过的选区重划建议书根本就是倾斜机制下诞生的不公成果,这种不公不均的结果,肯定会影响选举结果,导致民意被扭曲。为此,我们强烈抗议有关不公的选区划分,也严历批判这种操弄选区的手段。

为了追求一个公平民主的社会,避免民主原则受到伤害,隆雪华堂妇女组呼吁所有合格选民踊跃出来投票,以否决选举操纵与不公。尽管民众无法阻止已通过的选区划分,但我们相信高投票率将有助于降低选举舞弊和操纵的冲击。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反假新闻法案》打击政治对手,打压言论及新闻自由

隆雪华堂妇女组谴责政府意图在本季国会通过《2018年反假新闻法》,并认为政府此举乃企图钳制言论自由和控制媒体,塑造白色恐怖。

根据导报,“假新闻”的定义为任何新闻、资讯、报导含有虚假成份,无论是以任何形式记录,都可构成假新闻。由此可见,“假新闻”的定义甚广,诠释权落在掌权者身上。

不但如此,任何形式的出版、制作、拥有、发布、转发,亦可被警方逮捕。不仅新闻媒体失去新闻自由,其他管道如社交媒体、漫画、公开演讲若被认为是『假新闻』,也会受到对付。在此法令下,受到监视和对付的不只是新闻媒体,而是我们每一个人。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反假新闻法案》是执政者用来打压异议和遏制政府丑闻流传的武器,以便达到寒蝉效应。

我们抨击政府以打击“假新闻”之名,实为限制言论空间和表达自由。我们强调,言论空间不必受到政府事前的审查和限制,也无需担心政府的秋后算账。

《反假新闻法案》一旦获得通过将显示人民言论空间的大退步,这也大大影响媒体的自由及人民的知情权。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限制言论自由并不会杜绝假新闻,再严峻的法令不可能产生无罪案的社会。有鉴于此,我们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反假新闻法案》的通过,并呼吁人民提升本身的媒体教育和素养。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谴责传统父权思维、阻碍女性参政发展

针对马华蕉赖区顾问团以“怀孕不宜操劳”的理由质疑该区妇女组主席王欣怡参选的资格,隆雪华堂妇女组表示非常失望,并且认为顾问团的言论有碍女性的成长与发挥,同时具有传统父权至上的思想。

我们认为,女性投入政党政治并成为全职政治人物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有别于男性,女性从政之时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气做出决定,同时也必须考虑多方因素,这包括家庭因素、家人意见、社会眼光和刻板印象等。

不管是在政坛或职场,我国女性都受到某个程度的公开歧视或隐性歧视。从政的女性议员经常遭受男性议员语言的性骚扰,一些雇主则在求职前要求女性透露是否已经怀孕。我们谴责这些充满性别歧视、不合理也不公平的做法。有关顾问团真的关心王欣恬的现况就应该挺身而出,协助有孕在身的王欣怡或任何女性候选人面对大选,而不是发表负面言论。

在男性主宰的政党政治,女性从政是一条坎坷艰辛之路。因此,认为女性不应该自我设限,反而应该积极争取,参与政治,迈向真正的两性平等与平权。我们鼓励女性尤其是年轻一代,积极投入社区组织工作,参与公共领域或政党政治,以发挥女性的力量。

我们一再呼吁女性要自强,勇敢追求以达成自己的梦想,女性更要团结一致以抗拒不公的待遇,在来届大选,不要把选票投给不懂得尊重女性的候选人。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乐见希盟政纲承认统考,呼吁朝野举行政策辩论

隆雪华堂欢迎希望联盟日前提出 “五年落实六十项长期目标”,尤其是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可以凭此申请进入国立大学及申请成为公务员。我们期待希盟将它纳入“百日新政承诺”,尽早公告具体落实时间表,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制度化拨款各源流小学。

统考文凭不但已获世界多所大学广泛承认,独中毕业生及统考证书持有者,对国家的贡献皆有目共睹。既然政府经已接受独中生以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师范学院,证明统考是符合国家的教育制度与水平。接下来,我们希望国阵同样允诺落实承认统考的“最后一哩路”,推出选举纲领后,朝野尽早进行政策辩论,勇于就自身的政纲接受公开检验。

我们认为,朝野阵营除了发表竞选纲领,更应对民主内涵及选举品质的提升,抱持更大的使命感,因此,安排政策辩论不但有助于政见内容的审议,也是对选民负责任的表现。领导国家的人,要有愿景,要尽最大的能力,来团结这个国家。而不是反过来,为了选举利益来动员族群、散播民粹。

我们强调,政策辩论之所以重要,在于它和各说各话的政见发表、座谈、拜票不同,选民可以透过朝野的政见交锋与媒体诘问,进一步认识双方的政策主张。更重要的是,选民可以自由判断孰优孰劣,使自己避免沦为人云亦云的“投票机器”,而更能彰显手中选票的价值。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隆雪华堂)

隆雪华堂妇女组三八妇女节献词

今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携手跃升"(Press Fir Progress), 然而,在三八妇女节前夕,大马警队爆出一名上司警官滥用职权逼迫见习警长为自己口交的丑闻。上个月底另一则的轰动新闻,是九名现役军人轮暴17岁少女。去年,国家跳水队女队员被教练性侵的事件成为国际新闻,父亲被控623宗性侵女儿的罪案获判监禁48年与鞭答24下,在辩论《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时巫统国会议员发表先奸后娶的言论,这些新闻仍记忆犹新。

国内性侵案频频见报,当中不乏儿童或乱伦性侵案的发生。马来西亚平均每年有3000宗强暴投报案,而根据估计,若包括未投报的强暴案,每年则高达1万5000宗,意即每一天有40宗强暴案正在发生,而80%以上的受害者选择沉默。更为糟糕的是,每三个受害者中,就有两人是未成年。另外,87%以上的受害者知道施暴者是谁,也就是说施暴者是受害者认识或熟悉的人,而非陌生人。

面对这样的现象与数据,妇女组织应该联成一缐,携手应对与翻转这样的局面。首先,性侵案的定罪率是很低的。从2005年到2014年间,共计有2万8000多宗的强暴案投报,然后仅有16%带上法庭开审,且最终只有2.7%的嫌犯是被判有罪。另外,从2012年到2016年间,总共有1万2987件儿童性侵案件,但只有2189件遭起诉,真正定罪仅140件,占总案件不到1%。

从投报、记录、起诉到审判的过程,我们的司法制度是否完善,是否顾及受暴者或性侵幸存者的感受与处境,避免发生二度伤害。而我们的公部门人员例如:警察、医护人员、检察官等是否具有敏感的性别意识与完整的训练知识,去应对“性+暴力”的运作逻辑,因为这将大大地影响搜证调查的品质和定罪的成功率。

《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是一个正面和值得推崇的良好措施,它在去年7月10日正式施行后,在短短四个月就有36宗案件被定罪。2015年5月发生的退休公务员性侵15岁少女,并怀孕产子一案,最终上诉庭因“指奸”不符强暴定义裁决被告无罪释放,引起社会哗然,也令民间组织与妇女团体向政府施压修改相关强暴罪的刑事法典的法案,扩大强暴的定义。

另外,我也认为政府还得进一步仿效国外立法,落实《性骚扰防治法令》,严惩性骚扰者。虽然相关性侵害的法令推陈出新,然而面对“性暴力”的课题,若仅是关注“严厉惩罚”的律法,是不够的。更为关键的是,我们如何在“悲剧与伤害”未发生或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之前,可以有效地预防与阻止。因此,相关性侵害与暴力防治的教育与课程是非常重要的。至今,我们社会仍然存有“谴责受害者”的观念,加上对于“性与性别”的讨论保守且隐晦,以至于许多青少年与师长在遭遇或处理性骚扰或侵害的关键时刻,选择沉默、遮掩,甚至无知,因而错失了挽救或弥补伤害的造成。

性侵害与暴力防治的教育不仅得从小学开始实施,甚至也应开放予父母、学校教职员、公司员工、公部门人员等,加强其性别意识,不仅保护自己与身边的人,也尊重他人,达致性别平等的效果。

今年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是“携手跃升”(Press for Progress),从 #metoo运动 到国际各大媒体报导有关性骚扰/侵害新闻,女性为自己的权益勇于争取、对自身受害受苦经验不再噤声,希望“性别平等与正义”的跃升时代从2018年开始。

妇女组支持玛利亚陈参选,社运从政改革体制

隆雪华堂妇女组支持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请辞,以独立人士身份在希盟旗帜下参选,并认为这是推动民主改革议程的最好时机。

玛丽亚在领导净选盟2.0之前,曾先后加入妇女行动协会(AWAM)与妇女发展共同体组织(Women Development Collective),成为全职妇权运动分子。一直以来,玛丽亚透过国内女权组织积极争取政府在法律上保障女性,尤其是改善法律保障强奸、性侵、人口贩卖、家暴等受害人。

玛丽亚为女权运动身体力行,在2005年与一批志同道合之辈,成立雪州兰社区自强协会,提升女性的政治醒觉与推动女性参与政治。

由此可见,玛丽亚是一位充满改革抱负的社运分子。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社运分子从政可以为我国民主改革议程和女权现况带来改变。以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为例,她在从政之前也活跃于非政府组织,曾经参与全国人权协会及人民之声。黄洁冰热衷于环境保护课题,投身政治后为雪州推动环保政策例如落实免塑料袋政策。随后,联邦政府亦跟随雪州政府的步伐。

隆雪华堂妇女组鼓励追求民主改革和推动女权运动的公民积极关心政治,同时呼吁选民把具有民主改革理念的候选人送入第14届的国会殿堂。唯有通过体制改革才能为我国带来更加完善的民主制度。

纳兹里失言虽玷污官箴,管制政治献金才是重点

旅游部长纳兹里日前用“退还公民权论”抨击企业家郭鹤年,措辞粗鄙,引发社会舆论批评,事后还拒绝道歉,委实有损官箴。

隆雪华堂认为,郭鹤年不仅是国际知名的企业家,也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爱国者,为教育、文化、经济、慈善等领域贡献良多,早已获得各界敬重。纳兹里挑战郭氏“交出公民权,从此别再回马”,曝露其认识浅薄。

我国现有选举法令下,政治人物或政党只要不超过选举开销上限,并无触法。惟在政治献金尚未立法管制前,任何个人与企业皆可向政治人物或政党捐赠政治献金,纳兹里无需对此大作文章。透过金钱影响政治选举甚至决策过程,是民主国家的常态,属于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且有配套的法律监管。

任何政党都需要资金挹注才能正常运作。政治献金法并非阻止政党取得资金,而是规范政党如何透明且公开地取得资助。管制政治献金不是新颖的政改诉求。首相署部长刘胜权较早前曾披露,政治献金法仍停留在草拟阶段,来不及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前实施,本堂对此深感遗憾。

政治献金管制法缺席下,国人如何期待在来届大选迎来干净公平的选举。因此,我们重申一贯立场,要求当局尽早落实政治献金法案,重整民主选举制度的风气,让朝野政党能以公正且收支透明的态度迎接来届全国大选。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
会长拿督翁清玉

Photo Credit: 诗华日报 news.seehua.com

勿政治化华教议题,政府应互相配合

隆雪华堂欢迎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在媒体专访中公布“州政府在雪州觅地增建华小独中”一事。

雪州政府自2008年由民联执政以来,做到了各源流学校的制度化拨款,让州内数百所华小在此计划中受惠,改善硬体建设;而今州务大臣在新年期间提出欲觅地改善一些地区华小不足与独中学额爆满的问题,进一步要拨地增建,应该得到华社的鼓励与赞赏,并促成之。

众所周知,华人集中的城市地区多A型华小,学生与校地比例 密度高,空间不足的问题不新鲜,近日新街场路大同华小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政治人物应该解决人民的教育需求,华教议题不应该陷入政党政治的恶斗中,尤其是华基政党领袖,更不应政治化对华教发展好的政策决定,以免搞砸了一桩美事。

中央政府向来推行单元教育思想,马华却自称以“维护华教”为定位,并掌握教育部副部长职位数十年,更应该以行动支持,并与雪州政府配合,促成雪州华小、独中的增建,让华社见证马华打破单元教育的决心。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文教委员会主席:李书祯

隆雪华堂妇女组促停止骚扰因废票论者遭网络霸凌

针对日前遭受网络霸凌的投废票成员兼社运分子玛丽安(Maryam Lee)一事,隆雪华堂妇女组谴责有关人身攻击行为,并呼吁网民应该尊重个人言论自由,停止一切针对个人的侮辱和恶意攻击行径。

自从玛丽安表态支持投废票运动后,她开始在网络上被人攻击,包括篡改图像、遭遇性别歧视言论等。那些恶毒和卑视的网络言论在在显示网民的修养和狭隘的思维。除了对个人造成严重伤害以外,对大众也起了不良影响,情况令人深感担忧。

尽管网民不认同投废票或投废票运动未能让我国政局走出困境,但是大家应该认同,在一个民主空间里,我们应该尊重不同的异议,提倡理性辩论,观点讨论,而非骚扰或攻击异议者。

每个人都享有言论自由,对社会议题进行讨论和提出看法。我们强调,一个议题之讨论,应该多方角度,论点反击,以促进思想冲击。假如议题之讨论沦为人身攻击或网络霸凌,则背离讨论之初衷,并非良好之现象。

隆雪华堂妇女组不会苟同这种网络霸凌和人身攻击的言论,因此我们呼吁网民理性议事,就事论事,方能成就大事。

隆雪華堂婦女組
主席:黃玉珠

欢迎联邦法院判决,呼吁各造就禁单一家长为孩子转教对话

隆雪华堂妇女组欢迎联邦法院五司就英蒂拉(Indira Gandhi)案件所作裁决,一致裁定孩子宗教信仰须由父母双人决定,而非单方决定转教。特别是判词中阐明了家长的定义,非意指孩子其中一位家长,这个字眼是用于某些单亲家庭情况,若双亲健在,任何事情都需获双方同意。

法院在判词中也一致裁决“回教法庭无权干预民事法庭的司法权限,联邦宪法第121(1)条文阐明,民事法庭的司法权完全归民事庭管辖,联邦宪法也不能局限民事法庭的权力。”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这是一个标杆判决,将成为其他转教纠纷的指引,亦是法律保障少数群体的范例。为此,我们呼吁各造遵循判决,体会法院欲保护少数群体的精神,维护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美誉。

隆雪华堂妇女组也感念英蒂拉女士为此案坚持9年,起心虽为孩子,然影响却是深远,强调了法律维持马来西亚多元社会的必要,不让少数群体活在惶恐之中。

多元宗教是马来西亚之美,然也是社会的敏感之处。此裁决虽保护了少数群体,却非所有人认同于此。为此,我们呼吁各造积极开展对话,为转教议题达成社会共识,避免意图不轨人士煽动仇恨滋生事端。

隆雪華堂婦女組
主席:黃玉珠

隆雪华堂槟城赈灾报告

缘起:
槟州于11月初暴雨连绵,发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及最严重的大水灾,导致五县及超过一百个地区受灾,加上吉打和霹雳州也受影响,经济损失达数亿令吉。
大水重创槟州,中央和州政府迅速反应,携手通力合作救援赈灾。商家和民间团体了解灾情后,也募集大批救济品,热心民众自发性加入赈灾行列,各界不分彼此为灾民献爱心的义举,令人动容。
隆雪华堂除了响应华总号召,捐出RM10,000 义款,交由槟华堂发放给灾民之外,也决定发动赈灾行动。为了表达对灾黎的关怀,隆雪华堂正式成立以妇女组主席黄玉珠为首的赈灾工委会,以义演的方式发动集资筹款。义演的策划案一提出,即获得不少表演艺术工作者的响应,纷纷应允无偿参与义演。

筹备过程:
赈灾工委会于 9/11/2017(星期四)上午11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向大众说明义演事宜,并公布收集善款的银行账号。

配合赈灾义演的举办,本地著名唱片制作人管启源与一众艺文工作者和歌手,特别创作和演唱了赈灾主题曲《让每一个人回家》。赈灾工委会于 20/11/2017(星期一)上午11时召开赈灾歌曲发布会,首播特别录制的MV,并请媒体报导和呼吁公众出席支持义演。

【暴雨无情,人间有爱】为槟城水灾灾黎筹款义演
日期: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8时
地点:隆雪华堂光前堂

义演节目紧凑、表演精彩,司仪为本地演艺界双语艺人陈意遐。出席者逾350人。

隆雪华堂会长拿督翁清玉致词时表示,天灾可以摧毁我们的家园,但却无法摧毁奋起的信念和强大无比的凝聚力。也许在风平浪静的安宁时候,尚无法充分体察到携手相助的爱心挚意,但往往在艰难时刻,体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懿行美德。“罕见暴雨袭击槟州,我们的同胞受到严重影响。这一刻,每位国人无法坐视不理,爱的奉献再次成为击退灾难的力量。”

遗憾的是,水灾过后,某些政治人物仍在各说各话,指责别人的不是,未能公正客观地深入检讨,无法对症下药,解决问题;救灾活动不能成为所谓“政治角力”。与此同时,防灾是长期的,各界需要强化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救灾机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翁会长亦呼吁,未来在国土保存、水土维护、生态保育、都市及社区建设、防灾救灾等各项政策上,皆应放大尺度、提升高度,以超然与远见的胆识,务求做到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的永续发展。

义演开幕仪式配合暴雨和水灾短片,以击鼓和吹哨子的方式进行。捐款人更合力拉起麻绳合照留影,象征共同合作协助灾民。

演出节目包括双溪威群乐体育会呈献高桩舞狮《万事如意》,乡音工作者张吉安、洞箫演奏家余家和、古琴演奏家黄德欣呈献《琴歌乡音》;共享空间专业舞团呈献《沈体——石在火不灭》舞蹈;汉风舞蹈团呈献长绸扇舞《灾》;舞蹈老师叶忠文和古筝演奏家陈劲隆联合呈献《许一个愿,看见天亮》;诗人周若鹏和笛子独奏家黄鸿运呈献《相遇》与《我想吃炒粿條和叻沙》诗歌朗诵;假声男高音岑大伟独唱《飞越彩虹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隆雪华堂合唱团呈献《森林啊,绿色的海洋》和《世界需要热心肠》两首大合唱;管启源旗下歌手(李欣怡、Jojo吴俐璇、云镁鑫和Colbie王思涵)呈献赈灾Medley;吉隆坡武术总会呈献《武术集体操》;以及手集团呈献《鼓典》敲击乐。

义演最后以全体演出单位大合唱赈灾主题曲《让每一个人回家》,并公布当晚所筹获款项共RM206,545,作为完美结束。

筹款成绩:

隆雪华堂妇女组吁请尊重性别选择权

针对日前伊斯兰发展局(JAKIM)与本地着名女商人努莎嘉(Nur Sajat)会面,并表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以厘清后者被指是跨性别一事,隆雪华堂妇女组谴责该局浪费资源,放着正事不干却去管一个人的性别。

据报导,伊斯兰发展局是基于有部落客指控努莎嘉是跨性别者,而对她进行性别鉴定,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伊斯兰发展局竟然需要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进行数项程序来鉴定其性别。

伊斯兰发展局的做法已经是侵犯人权并贬低个人尊严。在一个民主国家,每个人都应该享有自主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努莎嘉本应像其他马来西亚人一样,享有应有的尊重与尊严。

伊斯兰发展局的做法已经越俎代庖,因为伊斯兰发展局的宗旨不是研究或鉴定一个人的性别。况且,这种特定调查可能会对当事人造成精神、情感的伤害。

我国不少个人或组织对跨性别者充满偏见、无知、排斥、暴力和恐惧。他们不只对性倾向和性别认同缺乏正确的科学认知,甚至对人权观念亦未能正确把握。

有鉴于此,隆雪华堂妇女组呼吁民众求同存异,包容社会各种不同的多元性。与此同时,我们呼吁伊斯兰发展局停止介入个人的性别选择权。

 

隆雪华堂妇女组严厉谴责性骚扰

近日,媒体揭露多位女记者遭受政治人物的性骚扰,涉及者包括部长级人物和国会议员。为此,隆雪华堂妇女组表示愤怒,并严厉谴责性骚扰的行为。

隆雪华堂妇女组一致认为,部长级人物和国会议员是政府的领导、国家的代表,理应维持高度的人格素养和严守行为举止。我们无法容忍政治人物如此龌龊的行为。

性骚扰是指一个人以明示或暗示之方式,从事不受欢迎有性意味或性别歧视之言词或行为,影响到他人之人格尊严、学习或工作之机会或表现,但未达性侵害之程度者。同样的一个行为对不同的人会使其产生不同的反应,因此性骚扰之认定标准应以接受者的主观感受为主,这是对个人尊严与主体最基本的尊重。

性骚扰受害者挺身而出,敢于揭露政治人物的不当行为,应当给予鼓励和肯定。骚扰者和被骚扰者都可以是男性或女性,所以无论男性或女性都应该做出负责任的行为和为本身的行为负责。

但是,我国只有一份职场性骚扰指南,该指南没有法律约束力,也没有独立的法令对付性骚扰者。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要求政府彷效国外立法,落实《性骚扰防治法令》以严惩涉案人士。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反对禁无国籍孩童入学,促移民局撤销无理规定

新学年伊始,本该是莘莘学子快乐无忧地上学去。无奈却传出我国无国籍小孩被移民局禁止上学和参与考试的新闻。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移民局的做法对小孩不公平和过于苛刻,同时谴责移民局的做法。

根据教育部于1998年的规定,只要父母其中一方为大马公民,小孩就可以在政府学校上学。移民局去年不知何故突然致函教育局,要求无国籍小孩更新或申请入学手续须出示护照。

所谓的无国籍是指某人不被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认为是其国民从而没有获得国籍。无国籍人士在国际上不享有任何国家的外交保护。无国籍小孩不被我国法律认为是我国国民,而国民才有申请护照的权利。我们不禁要反问移民局,无国籍小孩非我国国民又如何能获得护照?因此,我们认为移民局的做法是刁难和歧视无国籍小孩,剥夺无国籍小孩接受教育的权利。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无国籍人士不能因为种族、信仰、原籍而受到任何歧视。况且,接受教育是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第26条明确阐述了受教育的权利。它确认教育的人本价值,强调教育应当从道义和法律上得到有力的保障。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其任期内也曾表示孩子是国家的珍贵资源,包括无国籍的孩子在内,政府都应该加以珍惜,并提供他们教育,有朝一日,可成为国家栋梁,为国家做出贡献。

移民局的做法已经越俎代庖,小孩受教育的权利不应该由移民局决定。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要求教育部秉持专业做法和教育义务,马上撤销移民局无理的规定,好让无国籍小孩尽早入学,以便跟上学习进度。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双语教数理政策考虑欠周,李书祯吁华小站稳立场

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文告(2018年1月5日)

针对近日燃起了双语教数理议题,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主席李书祯吁请各华小站稳一贯立场,在小学教育阶段拒绝英化数理的任何措施。

她指出,华社在推广与维护母语教育运动中举证了母语教育的有效性,在于认识与理解数理的逻辑和运算,以及其他科目的内容;学习英语英文固然重要,但应使用第二语文的教学方式,而非装载在数理科目中混淆学生的理解。

她表示,家长望子成龙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他们毕竟不是教育工作者,不见得理解依序渐进的学习理论,也不知道教育部的第二语文教学训练得如何,教育部长马哈吉尔把双语政策(DLP)的措施全交由家长与技术设备来决定是不专业的。

倘若家长执意要小学生英化数理,他们应该直接把学生送去英文学校或私立学校以实验他们的孩子,不应该在其他民族的母语源流学校中要求变质。

尽管目前接受此计划的是国小和淡小,然而唇亡齿寒,华小一定要站稳立场。

2017年叶亚来纪念邮票已售罄

感谢大家的支持,

限量2000套叶亚来纪念邮票今早(24/11)已经售罄。

之前已经致电或电邮预订的朋友,请耐心等候作业,出货时将会联络各位。

谢谢

Sorry, Stamp memorial Yap Ah Loy ALL SOLD OUT !
For those who already making reservation by phone and email, please wait for our call or WhatsApp message.

Thanks for Support !

尊重女性尊严,停止煽动宗教情绪

日前,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在发言反对酒店禁止戴头巾时,抛出奇怪的逻辑,力陈问题关键不在头巾,而是女性职员的样貌美丑。他指称若一个女子是美女,就算戴上头巾依旧是个美女;不过如一个女子其貌不扬,即使赤裸也不会有人想要。

隆雪华堂妇女组严厉谴责邦莫达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查看过去记录,该国会议员常常口不择言,多次发表歧视和侮辱女性的言论,严重伤害女性的尊严。我们认为,邦莫达多次发表语言性骚扰和歧视,应该向全国女性公开道歉。

我们也认为,他的恶劣作风不容姑息,以免败坏风气。我们认为,这位议员理应为本身的言论付上政治代价。因此,我们呼吁选民在来届大选善用手中的一票,拒绝任何发表歧视和侮辱女性言论的候选人。

针对酒店业者禁止女职员戴上头巾,我们认为职场有本身的衣着指南,不同领域的行业会有不一样的衣着指南。只要衣着指南不存在性别、族群、残疾或宗教歧视的意图。我们呼吁各造应该专业和理性看待酒店行业的衣着指南,而非动辄利用宗教议题,煽动宗教情绪进而达到本身的政治目的。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隆雪華堂回應《告社會人士書》

對於一群華團、華教和社會評論人,就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先生請辭一事而發表的《告社會人士書》,隆雪華堂表示理解和感謝有關人士的關心,認為文告提出的建議是善意和有建設性的,值得華團和公民組織進一步參考和檢討。

陳亞才先生擔任執行長多年,在華團與公民社會皆有突出貢獻,表現有目共睹,深受社會各界肯定。隆雪華堂對陳亞才先生的離任表示惋惜,也感謝其任內的服務。

一直以來,民間華團和文教組織在馬來西亞社會都扮演重要角色,向來在教育、文化、公益和公民社會事業上,都站穩立場承擔責任,其貢獻與努力備受認可。民間華團和文教組織隨時代變遷,也自我調適和完善制度,包括定期改選、限制任期、財務監督、制定程序、建設秘書處等等。在眾人努力下,華團組織已建立起一定的運作規範和社會公信,我們應珍惜前人建設,不宜輕易抹煞。

對於華團董事會和秘書處之間的關係與權責問題,目前仍有需要改善的空間,值得進一步溝通與探討,制定更合理的方案和規範。近期社會友好們提出的若干建言,有部份觀點言之有物,值得華團工作者重視和認真看待。

我們同意華團董事會和秘書處是合作夥伴,不應純粹視受薪職員為雇傭關係,在決策制定過程中,董事會應賦於秘書處表達意見、參與討論的機會,秘書處也應以符合組織利益的原則,提出務實與可行的建議。

無論如何,民間華團和文教組織仍須遵守組織原則和管理程序,一旦董事會在諮詢之後作出決策,秘書處就有義務執行,因雙方各有角色和職責,不可偏離規章條列。事實上,民間華團多為公民團體,董事會乃受會員遴選委托,既推動會務,也受會員監督,秘書處應與董事會緊密合作,才能完成會員付托。

我們深信民間華團的改革沒有止境,應與時俱進,廣納善言。在國家和社會面臨諸多挑戰之際,我們更要有容乃大,虛心檢討,視此為強化華團組織規範的一大契機。我們願意與關心社會的各方朋友開展對話,推動華團和公民社會的進一步改革。

JOINT STATEMENT BY CONCERNED MALAYSIAN NGOS ON THE 30TH ANNIVERSARY OF OPERATION LALANG 馬來西亞公民組織之茅草行動三十周年聯合聲明

Thirty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the Mahathir government launched ‘Operation Lalang’, the arrest and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of more than 100 innocent Malaysians under the ISA and the continued detention of more than 30 of them for more than a year at Kamunting Detention Camp. Three newspapers were also closed down for at least 3 months.
1987年10月27日,馬哈迪政府展開「茅草行動」,展開大規模逮捕和無審訊扣留。超過一百位無辜的馬來西亞國民在內安法令下被捕,其中超過三十人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營超過一年,同時,英文報《星報》、中文報《星洲日報》及馬來文報《祖國日報》遭停刊三個月。

The crackdown against dissidents at the end of 1987 was the precursor to the assault against the Malaysian Judiciary in 1988 when the Lord President and several other Supreme Court judges were sacked. Civil liberties were further eroded by new changes to the law. It is quite clear, therefore, that this so-called “Operation Lalang” was a signal for calculated repression and intimidation of the Malaysian people and to divert attention from the irresolvable problems confronting the ruling party. As a consequence of those actions by the Mahathir government, the Malaysian Judiciary has not recovered its independence up to the present day.
1987年打壓異議份子,是1988年狙擊我國司法體系、革除大法官及最高法院法官的前奏。此後,公民自由權利進一步遭到削弱。顯而易見的是,茅草行動旨在鎮壓和恐嚇國人,藉此扭轉巫統黨爭的焦點。馬來西亞司法機關的獨立性遭到重創,至今尚未恢復,全因馬哈迪當年所致。

For all the lame excuse given by the Mahathir government for this abuse of democracy in the country, the crisis in 1987 was in fact the creation of the power struggle within UMNO. As the Tunku, our first prime minister put it:
馬哈迪政府濫用民主的藉口,緣於巫統 1987 年權力鬥爭的危機。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當年曾經對此評論:

“UMNO was facing a break-up. The Prime Minister, Dr. Mahathir Mohamad’s hold on the party appeared critical when election rigging was alleged to have given him a very narrow victory against Tengku Razaleigh. The case alleging irregularities brought by UMNO members was pending in court. If the judgement went against him he would have no choice but to step down. So he had to find a way out of his predicament. A national crisis had to be created to bring UMNO together as a united force to fight a common enemy – and the imaginary enemy in this case was the Chinese community…If there was indeed a security threat facing the country, why was action not taken much sooner?” (The Why? Papers by Suaram & K. Das, 1989)
「巫統正面臨分裂。身為首相,馬哈迪在黨爭中僅以微差險勝東姑拉沙裡後,出現權力危機。巫統黨員入禀法庭,要求宣判黨選違法,訴訟官司仍進行中。如果判決對他不利,馬哈迪只能選擇下台。他必須設法脫困,因此製造一場全國危機,團結巫統對外抵抗共同敵人——這個假想敵就是華人社會……如果國家遭逢安全威脅,為何不及早採取行動呢?」——(《為什麼》,馬來西亞人民之聲、K.Das 合著,1989 年)

According to a law professor and keen observer of Malaysian legal affairs:
根據一名法律學者和馬來西亞法律觀察家的看法:

“What Dr Mahathir has done in my view is to sacrifice, for the sake of a transitory, temporary and possibly illusory political advantage to himself and his supporters, the priceless asset of judicial independence… it is the Constitution, as the supreme law, entrusted to the judges, which is the best guarantee that the executive, once elected, will not act dictatorially.”
「馬哈迪的所作所為,是為了讓他及其支持者取得階段性且短暫、虛幻的政治優勢,從而犧牲無價的司法獨立……法官身負重任捍衛的憲法,是最高法律,是避免執政者獨裁行事的最佳保障。」

This view was echoed by the former Lord President Tun Mohammad Suffian Hashim and many more notabl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figures.
這項看法,獲得前大法官蘇菲安和國內外領袖認同。

Since 1987, the ruling coalition has continued to us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as a convenient tool against dissidents – PBS in the early nineties, Al Arqam, the Reformasi movement and more recently, Islamic groups. While the ISA has been rescinded since 2012, other laws allowing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have taken its place, ie. SOSMA, POCA and POTA.
自 1987年起,國陣不斷濫用無審訊扣留對付異議人士,例如九十年代的沙巴團結黨、奧爾根(Al-Arqam)組織、烈火莫熄運動和伊斯蘭團體。雖然內安法令已於 2012年廢除,但無審訊扣留的條款,仍透過《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防範罪犯法令》(POCA)和《防範恐怖主義法令》 (POTA)借屍還魂。

Before and during Operation Lalang, affidavits have been produced to show that detainees were tortured and dehumanized. In the last thirty years, the cases of torture have not diminished and they include the highly publicized cases of Anwar Ibrahim, Munawar Anees and Malek Hussein. Contrary to claims by the ruling coalition, ISA detentions have been for punitive rather than preventive purposes.
許多扣留者已通過宣誓書,表明在茅草行動期間遭受酷刑和不人道的待遇。過去三十年來,違反人道的案件並未減少,其中以安華(Anwar Ibrahim)、慕納華(MunawarAnees)和馬力胡申(Malek Hussein)等案最受矚目。可見,內安法令是懲罰性扣留,並非政府所指的防範性扣留。

Through the years, state endorsed torturers have been getting away with their actions, not unlike what has been happening at Guantanamo Bay. Until the 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 is established as recommended by the Royal Commission, detainees will continue to be at the mercy of these torturers.
多年來,馬來西亞政府從未為國家暴力負起任何責任,與關塔那摩灣監獄相比並無分別。直至皇家委員會建議成立「警察投訴及違例行為獨立委員會」(IPCMC)後,扣留者的命運仍由國家暴力掌控。

Thus, on this 30th anniversary of Operation Lalang,
在此,配合茅草行動三十週年,

1. We call on all Malaysians who cherish justice,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to demand the end to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SOSMA, POCA, NSC & POTA) and to restore the rule of law in Malaysia, towards a good governance which protect human right. Freedom from arbitrary arrests and detention, coupled with the right to challenge it in a court of law are sacred civil liberties which Malaysians are entitled to 50 years after Independence. It is worth reminding Malaysians that the sixty days of solitary confinement allowed under the ISA and the removal of judges’ ability to make an objective appraisal of the ISA cases are more draconian than countries facing terrorist threats, for example Northern Ireland in the 70s’ South Africa under Apartheid, or even the US and Britain today.
一、我們呼籲所有追求正義、人權和法治的國人,要求廢止未審訊扣留(《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防範罪犯法令》、《國家安全理事會法令》和《防範恐怖主義法令),恢復馬來西亞的法治,邁向維護人權的良善治理。免於惡意逮捕、拘留,通過司法尋求正義,是全體國人在獨立半世紀後應有的公民自由。必須提醒的是,內安法令允許六十天單獨監禁,剝奪法官對內安法令案件客觀評估的能力,比起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北愛爾蘭、種族隔離政策下的南非,甚至今日之英美等受恐怖主義威脅的國家,更為嚴厲。

2. We demand a public apology and a sincere expression of remorse from the former Prime Minister, Dr Mahathir Mohamad for depriving so many innocent Malaysians of their freedom and the torture they went through under Operation Lalang as well as the assault on the Malaysian Judiciary which has still not fully recovered since the Eighties. Mahathir owes an apology not only to all the victims of Operation Lalang but also to the former Lord President and the Supreme Court judges that he sacked in 1988 and to the Malaysian rakyat for all the financial scandals since the eighties that have cost the rakyat billions of ringgit! The leader of the Opposition called Mahathir’s privatisation of our national assets, “piratisation” to show the billions squandered by UMNO crony capitalists.
二、我們要求前首相馬哈迪真誠懺悔,為茅草行動期間剝奪許多無辜國人的自由、用酷刑對付扣留者,乃至八十年代破壞司法制度,作出公開道歉。除了茅草行動扣留者,馬哈迪還應該為遭罷黜的最高法院法官和大法官,向全體國人道歉!

3. We would like to remind the public that even wartime detainees are afforded basic protections under the Geneva Convention, which condemns torture and inhuman treatment of detainees.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Suhakam has also concluded that “there appears to be sufficient evidence to justify a finding of cruel, inhuman and degrading treatment of some of the detainees.” We demand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into all allegations of torture under the ISA and for the torturers to be accountable for their actions.
三、我們也提醒民眾,即使戰爭時期的扣留者也會根據《日內瓦公約》獲得基本保障。這項公約禁止對扣留者施展酷刑和不人道對待。馬來西亞人權委員會也曾經指出,「有足夠證據證明某些扣留者確實遭受酷刑和不人道待遇」。為此,我們要求徹查在內安法令下所有遭受酷刑對待者之指控,並要求相關人士對此負責。

Initiated by 發起團體:
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KLSCAH(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
Youth Section of KLSCAH(隆雪華堂青年團)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趙明福民主基金會)
Suara Rakyat Malaysia,SUARAM(馬來西亞人民之聲)

Endorsed by 聯署團體:
1) Academy of Tamil Studies 淡米爾研究學院
2)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國民醒覺運動
3) Amateurs 業餘者
4) Angkatan Warga Aman Malaysia (WargaAMAN) 馬來西亞和平份子陣線
5) Association of Women Laywers 女性律師協會
6) Ban Cyanide in Gold Mining 武吉公滿反山埃冶金委員會
7) Baramkini 當今峇南
8) Centre For Malaysian Chinese Studies 華社研究中心
9)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re (CDC) 社區發展中心
10) Damn the Dams Action Group 反對水壩組織
11) Dewan Perhimpunan China Melaka 馬六甲中華大會堂
12) Diversity 異樣
13)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Indian Organisations (PRIMA) 馬來西亞印裔組織聯合總會
14) Group of Concerned Citizens 關心公民組織
15) Himpunan Hijau 綠色盛會
16) In between cultura 之間文化實驗室
17) Institute for Development of Alternative Living (IDEAL) 另類生活發展研究所
18) Institute for Leadership and Development Studies (LEAD)
19)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被壓迫人民大聯盟
20) Johor Yellow Flame 柔南黃色行動小組
21) Kelas Pencerahan 啟蒙課室
22) Kill The Bill 創意集會小組
23) Kita Forum
24) KL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Civil Rights Committee 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
25) KL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隆雪華堂青年團
26) Kuliah Buku
27) Let’s Art At Sawit Center 沙威文創社
28)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林連玉基金
29) Malaysia Youth & Student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馬來西亞青年與學生民主運動
30) Malaysian Indian Network Development Society (MINDS)
31) Malaysian Indians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MIPAS) 馬來西亞印裔進步協會
32) Malaysian Indians Transformation Action Team (MITRA) 馬來西亞印裔轉型行動團隊
33) Malaysian Youth Care Association (PRIHATIN) 馬來西亞青年關懷協會
34)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馬來西亞反死刑與酷刑組織
35) Mama Bersih 淨選盟母親團
36) Melaka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Section 馬六甲中華大會堂青年團
37) Monitoring Sustainability of Globalisation
38) Movement for Change, Sarawak (MoCS) 改變砂拉越運動
39) North South Initiative
40) Oriental Hearts and Mind Study Institute 東方思想研究機構
41) Partners of Community Organisation in Sabah (PACOS) 沙巴社區夥伴信託組織
42) People Ideas Culture 人思文
43) Perak Civic Forum 霹靂公民論壇
44) Perak Young Graduate 霹靂大專青年社
45) Persahabatan Semparuthi Johor 柔佛大紅花之友
46) Persatuan Alumni Bahasa Tionghua USM Bahagian Utara 北馬理華同學會
47)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Selangor & KL 雪隆理華同學會
48) Persatuan Hainan Selangor dan Wilayah Persekutuan Youth Section 雪隆海南會館青年團
49)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Selangor, KL dan Perak
50) Persatuan Kwangsi Selangor dan KL 雪隆廣西會館
51) Persatuan Pendidikan Du Zhong Pulau Pinang 檳洲獨中教育基金會
52) Persatuan Persahabatan Berpanjangan Kuala Lumpur 雪隆老友聯誼會
53) Persatuan Rapat Malaysia (RAPAT) 馬來西亞緊密協會
54) Persatuan Wui Leng Selangor dan Kuala Lumpur 雪隆會甯公會青年團
55) Research for Social Advancement (REFSA) 義騰研究中心
56) Sahabat Rakyat 人民之友
57)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馬來西亞之子
58) Selangor and Federal Territory Kwong Siew Association 雪隆廣肇會館
59) Selangor and Kuala Lumpur Hokkien Association Youth Section 雪隆福建會館青年團
60) Solidariti Anak Muda Malaysia (SAMM) 大馬青年團結陣線
61)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人民之聲
62) Sunflower Electoral Education Movement (SEED) 向日葵選舉教育運動
63) Tenaganita 婦女力量
64)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趙明福民主基金會
65) The Association of Graduates From Universities & Colleges of China, Malaysia 馬來西亞留華同學會
66) The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原住民關懷中心
67) The Federation of Alumni Association of Taiwan Universities, Malaysia 馬來西亞留臺校友會聯合總會
68) The Selangor and Kuala Lumpur Teo Chew Association 雪隆潮州會館
69) The 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Selangor and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 雪隆華校董事會聯合會
70) The 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馬來西亞華校教師會總會(教總)
71) Thinking Society 思辨會社
72) University of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馬大新青年
73)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婦女權益維護協會
74)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維護媒體獨立撰稿人聯盟
75) Young Progressives of Malaysia
76) Youth Era 勢代青年
77) Youth for Change 動力青年

跨界理性讨论严肃对话,凝聚共识回应偏激言论

针对柔佛州穆斯林专用洗衣店事件,以及宗教师扎米汉(Zamihan Mat Zin)和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阿都哈密(Abdul Hamid Mohamad)日前的相关言论,隆雪华堂强调,多元社会下必须审慎处理各种矛盾关系,主张公民社会应促成跨界的理性讨论、严肃对话,避免受到某些舆论误导,在缺乏共识、讨论不足下造成对立,危及世俗化社会的构成。

扎米汉的排他立场、阿都哈密声援清真洗衣店业者,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也是对多元文化价值观的挑衅,因此必须受到公民社会的一致谴责,还有法律对付。

同時,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社会,对某些具体问题存在不同意见,甚至重大分歧并不奇怪,但倘陷入泛政治化的漩涡,人为制造对立、对抗,不仅于事无补,更会严重阻碍国家社会发展。

因此,我们主张,公民社会应秉持尊重差异、互相包容的原则,积极推动开放和多元,鼓励跨越族群、宗教、地域等群体的理性对话与思考,而政府也应效仿英国制定平等法(Equality Act)以对付种族歧视。只有凡事都著眼大局,理性沟通、凝聚共识,才能逐步解决问题。多一点讨论,才是有效助厘清差异,对抗极端与偏激言论扩散的正确做法。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隆雪华堂)

隆雪华堂妇女组担忧,偏激宗教言论破坏和谐,断送国家

隆雪华堂妇女组发表文告欢迎日前马来统治者会议以不点名的方式,批评有人试图以伊斯兰之名生事,破坏马来西亚的和谐与团结的作法。马来统治者认为,当这些举动以伊斯兰之名挂钩,其破坏影响只会愈加严重。

近几年以来,我国不断有人借伊斯兰之名发表不当言论,引起各族间的不满与猜忌。信手拈来的事件有改教争议、猪毛漆刷、清真与非清真的购物手推车、穆斯林专属洗衣店和最近的德国啤酒节风波等。

这些人士的举动不仅伤害非穆斯林群众的感受,也已经深深地危害了我国的多元社会、多元宗教以及各族群之间的和谐。各种形式的极端言论以及主张隔离的做法,等同对他族的歧视,这不但违反联邦宪法精神,而且将成为国际笑柄,令我国颜面尽失,在国际社会抬不起头!

马来统治者已经意识到这些人士的举动已经严重破坏我国的和谐与团结,隆雪华堂妇女组担心有关言论更可能会破坏建国的基石。但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我国首相以及部长皆保持缄默,完全没有谴责各造的不当言论及行为,这可被滋事者或有心人解读为默许或是变相的纵容。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无论是传教士查米汉或是政治人物应该比任何人都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如欲取得大众的信任与爱戴,就要以人为本,以徳服人。政治人物煽风点火,不惜典当各族群的和谐与团结,只为了巩固执政地位以及个人政治利益,这种做法是恶劣的示范。

隆雪华堂妇女组认为伊斯兰教是尊重他人、倡导宽容和中庸的宗教,因为先知穆罕默德迁移麦地那与附近的部落签订和平友好协议,最为著名的是与犹太人签署了和平协议即《麦地那宪章》。

因此,隆雪华堂妇女组呼吁国内的非穆斯林切莫因为一小撮人的排外言论,而对伊斯兰产生偏见和蔑视,并强烈要求我国的政治人物控制本身的言行举止,以确保国家持续稳定与和谐。

隆雪华堂妇女组
主席:黄玉珠

现有法律足以遏制,反对恶法逮捕宗教师

宗教师扎米汉(Zamihan Mat Zin)日前对柔佛州穆斯林专用洗衣店的课题发表意见,属于言论自由范畴。隆雪华堂虽然无法苟同其偏颇言论,不过,现有法律法令已足以对付类似恶质言论,我们坚决反对警方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对付扎米汉,或其他表达个人意见的马来西亚国民。

我们反对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并构成煽动歧视、敌视的主张。言论自由虽然是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但仍有其边界,就是不得故意贬损他人信仰与族群尊严,不得超越伦理和法律容忍的极限。

我们不认同警方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逮捕扎米汉,并重申反对滥用恶法的立场,要求首相纳吉履行废除煽动法令的承诺。

《煽动法令》历来屡遭滥用,从学者、律师、学生、社运份子和反对党议员等异见人士被控,清楚说这项法律并非用来保障少数利益,而是用作政治镇压的工具。要求政府正视废除,是公民社会多年来的共识。遗憾的是,首相纳吉虽然曾经在2012年宣佈废除《煽动法令》,却未履行诺言,以《国家和谐法令》取代,反而在2015年用更严厉及压制性的条文强化恶法。

为此,我们郑重呼吁政府尽速签署联合国《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消除种族歧视公约》、《移民劳工公约》、《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禁止奴隶公约》、《反酷刑公约》等重要人权公约,真正履行缔约国禁止宣扬种族优越与种族仇恨言论之义务。同时,拟订一部保护少数为基础,落实弱势观点的《国家和谐法》,唯有如此,才能在保障言论自由的同时,真正观照多元社会的特殊境况。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照片来源:新海峡时报)

Press Statement on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世界反死刑日联合声明

In commemoration with the World Day Against Death Penalty on 10th October, Th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Civil Rights Committee and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once again urge the Malaysia Government to expedite its efforts on the abolition of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with a view towards a total abolition in the near future.

Malaysia has announced the completion of a comprehensive study on death penalty in June 2016, followed by another announcement in August 2017 by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 Department Azalina Othman Said, which states that the decision to scrap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on drug offences has been approved by the cabinet.

It is now time to materialize that decision by amending the relevant laws in Parliament.

Based on unofficial statistics, approximately 70% of death row inmates are convicted under the Dangerous Drug Act which carries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We cannot ignore the fact that some of them are of very young age who fall under the trap of becoming drug mules in the chain of supply. We also cannot ignore that the double presumption in the Act may lead to possible miscarriage of justice. Recently, a key witness to a drug trafficking trial was found to have lied in court, resulting in the accused person being acquitted and discharged after one year in remand.

All this leads us to believe that our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may be flawed and if an innocent was hanged, there is nothing we can do to bring him/her back. The death penalty is inhuman and irreversible.

When life hangs in the air, time is of essence. While we congratulate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take step towards abolition, it is also important for the Government to recognize the urgency of the matter as life is at stake.

We urge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to take immediate steps towards abolition of the death penalty and in the mean time, cease all executions and impose a moratorium. We look forward to the review of the relevant laws very soon.

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Th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今天是世界反死刑日,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和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尽速推动废除强制死刑,并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全面废除死刑。

马来西亚于2016年6月完成一项关于死刑的全面研究报告,随即在2017年8月首相署部长阿扎丽娜透露,内阁已同意废除对毒品犯罪执行强制死刑。

如今,是国会修改相关法律来落实这项决定的时候了。

根据非官方统计,约有70%被告是在毒品危险法令下被判强制死刑。惟不容忽视的是,其中不乏年龄较低者,不慎落入陷阱,成为贩毒集团的运毒者之事实。我们也不得忽视相关法令的双重推定可能导致司法不懂。最新的近例是,某宗贩运毒品案中的重要证人在法庭上作出不实证供,导致被告在还押一年后无罪释放。

所有这一切令我们相信,现有刑法制度可能存在缺陷,如果一名无辜者绞死,我们就算竭尽所能也无力回天。死刑是不人道和不可逆转的。

命悬一刻间,时间诚可贵。虽然我们乐见政府向废除死刑迈进一步,惟人命关天,当局应该认识到其急迫性。

我们敦促马来西亚政府立即採取废除死刑的步骤,同时暂停执行一切死刑。期待立法机关很快就能完成修法。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   同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