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贺保留保白小原校、争取分校工委会获得林连玉精神奖 ( 5/12/2001 )

恭贺保留保白小原校、争取分校工委会获得林连玉精神奖
(日期:5/12/2001)

雪华青今日发文告恭贺保留白小原校、争取分校委员会获得2001年度林连玉精神奖。

林连玉精神奖是华教工作者的最高荣誉,我们认为白小保校委员会获得这个奖项,确是实至名归。保校委员会在白小被迫搬迁时,由白小的家长和白沙罗新村的村民组成,即使面对诸多困挠,甚至学校被封锁和面对被逮捕的命运,他们仍然不屈不挠地坚守其中,为白沙罗新村的村民子女极力争取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展现了林连玉先生威武不屈的坚毅精神。

雪华青再一次呼吁华社继续支持救救白小运动,直至白小原校重新开放为止。同时,雪华青也希望政府尊重民意,以社区学校的概念为原则,把白小原校归还村民。

停止剥夺大专生的自主权 ( 12/12/2001 )

停止剥夺大专生的自主权
(日期:12/12/2001)

最近工大校园选举风波,由学生举报过程发生舞弊和滥权的事件,进一步剥夺大专生的自主权利,并再次验证国内大专院校官僚作风太盛,导致学生和学术人员的权利被侵犯的事件不断发生。

继理大华文学会辩论会事件后,工大日前又以”在未获得校方的允许,擅自向报界发表谈话”为由,发函予2名学生会理事,即前主席莫哈末马斯力夫及理事黄智能,限他们于7天内提呈书面回答,以解释不被采取纪律行动的理由。这已变成国内大专院校校方的一贯做法,动辄以其过大的行政权和《大专法令》来约束和剥夺学生言论自由的权利,在很大的程度上尝试阉割大专生的批判能力。甚至连学术人员也不能幸免,如马大副教授谢爱萍博士就曾受到类似的对付。

鉴于校方滥权及抑制校园民主之风不可长,雪华青吁请教育部介入彻查工大校园选举舞弊和滥权的事件,成立一个公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并将涉及的人员革职。毕竟学生真的需要一个有名有实的学生理事会,代表学生向校方争取应有的权利。

褫夺冯宝君的议员资格及津贴:不可理喻 ( 12/12/2001 )

褫夺冯宝君的议员资格及津贴:不可理喻
(日期:12/12/2001)

雪华青对国会下议院表决通过首相署部长莱斯雅汀的动议,以藐视议长和国会为由,褫夺华都牙也选区国会议员冯宝君的议员资格及津贴长达6个月,表示惊讶和不可理喻。

雪华青指出,国会下议院的决定,在没有根据共和联邦国会的程序处理,设立特权委员会进行全面的调查前,就断定冯宝君触犯国会条例而惩罚她是不合理的,无法彰显国会内部的民主及公正精神。

雪华青认为,国会是我国的立法机构,也是人民通过选举所选出的代议士反映民意和问政的埸所。任何国会议员、内阁阁员和下议院议长都不能徇私枉法,利用多数票打压和排挤敌对党的议员,间接剥夺该区选民的权利。如此一来,国会才能有效地扮演角色。

雪华青促请国会立即恢复冯宝君的国会议员资格,不要剥夺华都牙也区选民的权利,因为她是该区人民通过民主程序选出的代议士,代民问政,为民解困本来就是她的责任,只有选民才有资格中止冯宝君的国会议员职。

雪华青同时呼吁政府检讨国会的操作,全面改革国会,体现真正的民主精神,并建议让人民有机会通过电视观看国会现场辩论的情况,确定每位国会议员履行本身为民服务的责任。

政府应把梳邦再也及USJ15区宏愿学校改为华小 ( 28/12/2001 )

政府应把梳邦再也及USJ15区宏愿学校改为华小
(日期:28/12/2001)

雪华青全力支持董教总,要求政府把建筑中的梳邦再也及USJ15区宏愿学校改为华小,顺应梳邦再也及USJ15区居民的要求。

梳邦再也及USJ是华人密集的地区,若根据社区人口分布及族群对母语教育的合理要求,政府有责任增建更多华小,以解决当地居民无法进入华小接受母语教育的困境。

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政府应一视同仁的对待各源流的学校,而不是执着于推行违背人民意愿的单元教育政策。首相马哈迪医生在报上表示目前有6万多名的友族在华小就读,有助于加强各族的团结。这表示华小有其存在的价值意义,更重要的是宪法已列明各族人民享有接受母语教育的基本权利。

雪华青对国阵政府在99年大选前答应增建13间华小的承诺,至今都无法兑现表示不满。人民需要的是一个真正体恤民瘼、万事以人民为优先考虑的好政府,而不是一个只会在选举期间许下空头承诺的政党。

雪华青呼吁教育部尽快落实子文华小的建校计划,并促请马华为华社争取在国内各地按人口比率增建更多华小,解决华小严重不足的问题。华社也应该坚持反对宏愿学校计划,为下一代的教育抗争到底。

朝野政党在应重视人民的意愿和问题 ( 28/12/2001 )

朝野政党在应重视人民的意愿和问题
(日期:28/12/2001)

玻州英特拉加央岸补选虽然只是一个地方的选举,但是,在政治运作的考量下,这是全国人民表达民意的好时机。

雪华青呼吁玻州英特拉加央岸选民吸取直落甘望和鲁乃的补选经验,要看到全国性的问题,并且把疑问带给候选人,而从中选一个了解民瘼,可以反映人民心声的代议士;唾弃只为政治利益而选的应声虫。尤其是要藉此机会表达华社普遍存在而未解决的问题,诸如白小事件、马华收购南洋报业、宏愿学校计划等关乎全体华社权益的问题。

雪华青希望玻州英特拉加央岸选民聪明地用其手中神圣的一票,唤醒政府重新正视华社的问题,以公平合理的态度来处理。雪华青希望政府能明白,华社的问题一日不获得解决,将会在适当的时机重新被提出,直到问题真正解决为此。

雪华青促请朝野政党在补选时不要只是互相抹黑和做无聊的人身攻击,应重视人民的意愿和问题。政党只要问心无惭,时时刻刻都为民服务,自然会获得人民的支持。所谓民心所向,即选票所在。人民要的不是花招,而是诚意。

促请政府正视社区华小不足问题 吁新学年重开白小原校 ( 3/1/2002 )

促请政府正视社区华小不足问题
吁新学年重开白小原校
(日期:3/1/2002)

随著副教育部长韩春锦提出的”一个都不能少”的落实国民义务教育计划,雪华青也希望韩副部长勿忘白小原校尚有60余位坚持保留原校的小朋友,他们享受国民义务教育和母语教育的权利同样不得被剥夺。有鉴於此,雪华青吁请教育部在新学年度重开白小原校,并派出教师执教,让原校以小型学校的模式重新操作。

我们早就提出白小是华教一口视窗的看法。随著白小问题的引爆,梳邦USJ地区和安邦地区都有家长和居民表示数百名学子因现有华小的学额不足而被拒於门外,而请愿要求兴建华小,己充份地反映社区华小严重不足的情况。

雪华青促请政府面对华小不足的现实,摒弃单元政策和政党利益,付诸诚意按社区人口比例兴建华小,根本性地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这肯定是华社新一年的最佳礼物。

雪华堂新书推荐 ( 10/1/2002 )

雪华堂新书推荐
(日期:10/1/2002)

雪华青与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出版了2本新书,书名为《漫话人权》和《大马人权报告书》。《漫话人权》是一本锁定中学生为读者群,结合本地著名华巫裔画者的作品集。书中的漫画简单易懂,画者以风趣和幽默的手法,一针见血地反映我国的人权状况。

《大马人权报告书》是第一本资料最齐全的中文人权报告书。内容深入探讨与报导我国各社群的人权状况,其中包括工人、妇女、儿童、原住民、残障人士。书中谈及国家机关如何长期的压迫公民社会,而人民的基本权利,如在医疗保健、居住环境、房屋住宅及资讯流通等方面也没有受到法律保障和公平对待。

这是两本书绝对适合大家阅读,以增加人权方面的知识。《漫话人权》每本RM5.00,《大马人权报告书》每本RM25.00,订购书本的数量超过10本将获得折扣。询问电话:03-22746645。

为民请愿 华团勿做传声筒 ( 15/1/22002 )

为民请愿 华团勿做传声筒
(日期:15/1/22002)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雪华青)今日发表文告说,尽管补选是地方性的,我们促请选民要看到国家的问题,把视野放到全国,全方位的政、经、文、教问题,而不只局限於地方上。

雪华青强调,”华团作为民间团体的角色是切切实实地反映民意及不合理的现象,华团领袖不应该在补选期间充当执政党的传声筒!”同时,呼吁七乡团领导吸取《1999年全国华团大选诉求》的教训,不要轻信美好的承诺,而应时时验收国阵政府的竞选承诺兑现了多少。

根据日前七乡团所发表的文告声明,他们”与任何在补选期间挑起教育等课题企图煽动华社情绪的集团没有关系”的谈话。雪华青指出七大乡团也许还没察觉华教问题是数十年悬而未决的老问题,而不须去”挑”就己经存在。华社在15华团1987年提出”关心政治,超越政党”的共识下,七大乡团也不必划地自限地”澄清立埸”。

我们希望大家明白,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培育了成千上万的人才,却都是华社在母语教育运动中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成果。政府若具备诚意,44年的功夫却仍让华教长期处於困境中,如何反映多元社会的需要和尊重?

严正抗议内政部无理派遣镇暴队入驻雪华堂 ( 17/1/2002 )

严正抗议内政部无理派遣镇暴队入驻雪华堂
(日期:17/1/2002)

雪华青针对昨晚由雪隆董联会召开的雪隆乡会华团代表大会-”要求把宏愿学校改为华小大会”被政府派遣镇暴队及警察,入驻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封锁汇报现场而被迫取消该大会提出严正抗议。政府无视雪华堂是一个私人产业,拥有其自主权;在没有出示命令下,强行侵入的举动是违法的。

此外,警方的举动也是对雪华堂作为雪隆华人精神象征的轻视。这是漠视法律及公器私用的行为表现,无疑是宣告我国的人权已告破产,并走上一个极权的政体上。

一场就梳邦再也区(USJ)华小供不应求,呼吁政府俯顺民意,将该区的宏愿学校改为华小的汇报会,对国家社会会造成威胁吗?有何暴力成份?政府却如大敌当前,视举办单位和出席者为恐怖份子的举止,可说是一种草木皆兵的心理作用。同时,也证明我国人民活在”受当权者以武力威吓”的大环境中。

雪华青重申每个公民都有自由选择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没有人可以通过不合理的法律或行政措施来抹杀大马宪法上赋予的权利。USJ15的”宏愿学校”暴露出政府无意落实其1999年大选时答应增建华小的承诺。雪华青希望政府正视华社群众的心声,并给予真诚的回应。

雪华青再次强调雪华堂是属于私人产业,绝对不允许武装人员自由进出。若昨晚的武装阵容是为了玻州补选而来的,那么这实在是一项弄巧成拙的策略。政府真的想突破困境,深获民心,就以行动表示诚意:

立刻重开白小,暂缓该区小学学生爆满的问题;

放弃”宏愿学校计划”,让现有的USJ15宏愿小学改为华小;

依照新住宅区的各种族比例,分配各源流学校保留地。

遏止大专院校的官僚作风,检讨大专院校过时和腐败的校策 ( 4/2/2002 )

遏止大专院校的官僚作风,检讨大专院校过时和腐败的校策
(日期:4/2/2002)

从教育部强迫公务员和学生签署”行为操守协议书”、工大新春资料展临时被腰斩到理大学生被处罚的事件在在显示国内各大专院校还是不断的以各种手法打压校园民主,剥削学生言论自由和举办活动权利,以及学术自由。

雪华青吁请政府遏止大专院校的官僚作风,不要委派思想狭隘和具有种族主义的官员担任校内的职位,以免阻碍国民的团结,例如工大新春资料展原是为让其他友族通过活动更深入的了解华族习俗文化,以加强各族间的团结。惟这种健康的活动却遭到校方百般刁难,这是校内官僚作风太盛的最佳佐证。

雪华青表示难怪我国大专的学术水准不断滑落,正因为各大专校方本末倒置地在学生身上大费周章,想尽办法钳制校园民主,而忽略了本身的职责所在。更重要的一点是校园民主与大专学术水准是息息相关,国内大专的水准只所以大幅度的下跌,主因是校方没有提供一个良好的校园民主环境,培育具有独立思考及社会意识高的全面大专生和高素质的学术人员。

雪华青促请教育部监督和检讨各大专院校过时和腐败的校策,介入调查工大新春资料展和理大学生被处罚的事件,还学生一个公道,给社会一个合理的交待。此外,教育部应把不合情理的措施如《大专法令》等一并废除,打造一个合适的校园民主的大专。

假借团结国民为名,消灭各源流学校为实 ( 8/2/2002 )

假借团结国民为名,消灭各源流学校为实
(日期:8/2/2002)

雪华青对于国阵成员党罔顾华印社的反对,一意孤行,决落实宏愿学校 的计划表示遗憾。雪华青强调推行宏愿学校计划的动机一开始就” 意图不轨”,假借团结国民为名,实是以贯彻单元化教育的”最终目标” 为目的。宏愿学校计划说穿了,不过是模仿新加坡所实行的” 综合学校计划 “,以” 国民团结”为名,结果却消灭各源流学校。雪华青表示政府若有诚意要团结国民,应以公平合理的政策来对待各族人民。

雪华青要问国阵成员党的马华与民政,凭什么说教育部会保证各源流的学校永不变质?难道他们忘了六十年代华文中学改制的惨痛教训?马华更是导致华文中学变质的刽子手,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要华社相信他。雪华青要问马华与民政究竟有何居心,非要把华教连根拔起?

雪华青促请马华与民政的党要不要说些似是而非的言论,以免模糊人民的视线,混淆人民的思想。雪华青促请马华与民政表明立场,是支持还是反对教育部落实宏愿学校计划?雪华青驳斥马华秘书长陈祖排说教育部不推行” 学生交融计划”,是因为有关计划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雪华青认为根本是教育部没有诚意要推行此项能团结各族的” 学生交融计划”,以免阻挠教育部要推行宏愿学校的计划。

雪华青吁请华社不要被国阵”甜言蜜语”所骗,陷入国阵的圈套。华社应全力支持董教总,坚持反对宏愿学校计划。我们要的是政府兴建更多华小以应付华裔人口不断的增加,而不是企图取代华小的宏愿学校。

前个乡团需加强对华教问题的认识 ( 27/03/2002 )

前个乡团需加强对华教问题的认识
(日期:27/03/2002)

六个青年团体针对日前七个乡团所发表谈话,认为在首相的口头保障之下,华小问题不宜公开争论表示强烈不满。

我们认为,此七个乡团在两次补选期间二度发表类似言论,不但显示其对华教问题的认识不深,同时已偏离华团”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之一贯立场,并有为国阵助选之嫌。我们认为遇到问题不应将其扫入地毯下,关起门来协商。

七个乡团号称七大,目的为服务乡亲,其处理任何问题的过程更应透明化,以获得大众认同,如此一来才能贯彻民意,称之无愧为民间团体!

华文教育存在我国已有上百年历史,在董教总领导下,经过华社多年来不断的探索,结合力量一起努力,才克服种种困难,发展至今天的规模。华社母语教育是族群根基,近年来更逐渐获得友族的认同。

当前华教许多问题在当局的不合理对待下,仍久悬未决,逼在眼前既有教育部不顾华社强烈反对仍一意孤行的宏愿学校,及关闭年余的白小原校重开问题;因此我们建议,在对华教问题解决之道不甚了解的情况下,七个乡团有其必要虚心学习,与董教总进行深入的对话,交流意见,提出行动方案,以为华教谋出路。

联署团体:

雪华青

森华青

甲华青

雪隆大专毕业生协会

新希望工作室

马来西亚青年学生民主运动(学运)

支持反对内安法令联盟(GMI)发起的绝食运动 ( 13/4/2002 )

支持反对内安法令联盟(GMI)发起的绝食运动
(日期:13/4/2002)

雪华青今天发表文告,认为反对内安法令联盟(GMI)发起的绝食运动,所提出的要求,即立即释放6名内安法令扣留者,或将他们提控上法庭,公开审讯,及允许服刑中的前副首相安华出国治疗背患,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雪华青认为绝食是很严重的抗议行动,目前共有超过15名绝食者拒绝食物及饮水,当局必须严正看待6名内安法令扣留者在扣留营内绝食,及其支持者在扣留营外绝食一事,避免任何不愉快事件发生。

反对内安法令是雪华青一贯的立场。内安法令赋予警方及内政部,防范性扣留的权利,剥夺了扣留者在法庭上被公开审讯的基本人权,我们相信任何人在被法庭定罪前都是无辜的。恶名昭彰的内安法令也赋予相关人士超越我国三权分立的权限,即执行者拥有判决权;而超过40年历史的内安法令,也已失去当初用以对付马共武装叛乱的合法性。

我们呼吁当局,在绝食者受到任何身心伤害前,立即遵循民意,无条件释放蔡添强、依桑及依桑慕丁等6名扣留者,或将他们带上法庭,公开他们”武装叛乱”的证据,给予公正审讯,及允许服刑中的前副首相安华出国治疗背患。

抗议副内政部长言论 ( 22/4/2002 )

抗议副内政部长言论
(日期:22/4/2002)

副内政部长曹智雄日前形容蔡添强、依桑等6内安法令扣留者在甘文丁的绝食行动如同”勒索”;据此谬论推理,内政部使用内安法令扣留该6人至今已1年,尚未提控上法庭的行动当可比喻为”绑票”罢!

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必须拥有维护民主法治制度的技术官僚和执法单位。我国奉行民主制度40余年,在众多的金科玉律中,内政部竟然只以”怀疑或涉嫌”的理由扣留在野人士长达1年而未举证,如何摆脱其假公行使政治迫害之嫌?

雪华青吁请社会人士看清楚内安法令的本质,不但要支持废除剥夺人权的内安法令,也要求内政治马上释放上述6 人或立即把他们控上法庭,让法治程序透明及确保公平,以维护我国在国际社会中扶弱和民主的良好形象。

雪华青文告 ( 19/6/2002 )

雪华青文告
(日期:19/6/2002)

雪华青今天针对有关当局决定明年起中小学4会考改用英文作答,发表文告如下:

雪华青今天针对有关当局决定明年起中小学4会考改用英文作答,发表文告如下:

雪华青根据报章的报导,副教育部长阿都阿兹及教育部长丹斯里慕沙对于上述事件说法不一致一事深感混淆,并要求当局立即公开澄清对于数理科改用英语教学与应试事件的决策情况,及预期的效果,以召公信。

术有专攻,有关当局不应以非教育者的手段来解决教育上的问题,特别是对下一代有深远影响的决定。有关当局应该尊重教育是一门专业,任何相关的教育政策,应充分咨询在第一线的教育工作者的专业意见,让教育回归本位,按照教育的规律来办教育,以免再重蹈覆辙,牺牲学生的权益!

有关当局在早前认定我国教育政策是导致学生(特别是巫裔学生)外语能力不足及数理成绩不佳的主因,但其所提出的激变新政策---数理科改用英语教学及应试,却被各方质疑其有效性及可行性。我们以为中小学是通识教育,为培养学生人格,及接受高等专业课程作准备,而母语教学是灌输知识,启迪学童最佳方式,以英语教授数理是否可同时提升学生的英语及数理能力?教育部在短时间内是否可解决师资培训及课程编排等技术问题?

因此,我们呼吁政府应专业的、全盘深入的检讨现行的教育政策,重新建构我国的教育主体。

哀悼回教党全国主席拿督法兹诺 ( 24/6/2002 )

哀悼回教党全国主席拿督法兹诺
(日期:24/6/2002)

雪华青对于回教党全国主席拿督法兹诺的逝世深感惋惜。

拿督法兹诺生前的亲民及中庸的作风,充分表现在其愿意聆听民间的声音,接纳他人的意见上。尤其就回教国课题,回教党就曾多次举办交流会,聆听及收集民间的异意。

另外,在推动国内民主运动的进程中,他不仅带动朝野党成员参与,更亲身投入其中,例如发起及领导反对内安法令联盟(GMI);在白小原校事件发生后,拿督法兹诺不只透过报章表示其立场,也多次率领其成员拜访白小保校委员会,给予全力的支持。除此之外,在义山搬迁、诉求及反收购等课题上,他都与民间站在同一阵线,为人民争取权益。

逝者已矣,我们期望回教党在其接班人的带领下,在各项课题上能继续跨越种族、文化、宗教及语言的单一范畴,以整体人民利益为优先!

Kenyataan Akhbar ( 25/6/2002 )

Kenyataan Akhbar
(日期:25/6/2002)

Bahagian Belia Dewan Perhimpunan China mengucapkan takziah atas kembalinya presiden PAS allahyarham Dato’ Fadzir Noor ke Rahmatullah.

Allahyarham Datok Fadzir Noor merupakan seorang pemimpin yang bersikap sederhanaan dan selalu bergaul mesra dengan rakyat, ini dapat dibuktikan melalui kerelaan beliau mendengar suara rakyat serta menerima pendapat pihak lain. Misalnya dalam isu negara Islam, beliau sering mengadakan perbincangan untuk mengumpulkan pendapat yang berbeza.

Beliau juga adalah pemimpin dalam perjuangan untuk mempertahankan demokrasi dan hak asasi manusia. Misalnya beliau telah menjadi pemimpin Gerakan Mansuhkan ISA (GMI)yang berjuang untuk memansuhkan akta yang mencabuli hak asasi manusia.Semasa SJK Damansara ditutup oleh Kementerian Pendidikan tanpa alasan yang munasabah, beliau telah banyak kali mengetuai ahli-ahli parti pembangkang mengunjungi SJK Damansara, setelah mengetahui penduduk tempatan kehilangan hak mereka untuk menerima pendidikan ibunda, beliau menyokong perjuangan Ahli Jawatan Kuasa Mempertahan Sekolah Asal. Selain itu, beliau dan parti-parti pembangkang telah bersama rakyat membantah perpidahan perkuburan Jalan Lapagan Terbang Lama. Beliau juga mengutamakan kepentingan rakyat dalam isu Suqiu dan Gerakan Membantah Parti Politik Membeli Akbar.

Kami berharap agar pemimpin baru PAS memegang pendirian yang sama, perjuangan membatasi soal kaum, budaya, agama dan bahasa. Segala agenda politik yang diperjuangkan harus mengutamakan kepentigan rakyat jelata.

政治投机与宗教狂热是我国当前最大危机 ( 16/7/2002 )

政治投机与宗教狂热是我国当前最大危机
(日期:16/7/2002)

雪华青对于我国近期整个回教国议题的发展,包括一些朝野政党的态度和立场,感到高度的担忧。因为这个议题的发展和处理方式,牵涉了浓厚的政治投机与宗教狂热,对我国当前所奉行、倡导多元开放的世俗政体,产生了严重的威胁。如果回教国的议题没有妥善的处理,最终,我国非回教徒以及妇女的权益,将遭受最大的破坏和伤害。

雪华青钦佩与尊重具有崇高信仰和道德操守的宗教信徒。但是把一套宗教信仰的价值观和体制,落实在生活过程中,必须顾及整个大环境,特别是我国多元种族、多元宗教以及一向来致力于维护民主人权的客观社会现实。而不是凭着单一宗教、单一族群的主观愿望,强制推行回教国的体制,或者是回教刑事法。

绝大多数的宗教强调人人生而平等及推崇宽厚的精神。推动宗教的发展,需要的是互相尊重、以及共同维护社会和谐的义务与责任。历史一再证明,强迫式的宗教扩张和宗教灌输,特别是将本身主观的宗教意愿,强加在其他不同信仰者的身上,这种做法并不会带来任何好的结果!相反的,只会把整个社会推向相互猜疑、动荡、不稳定,甚至是灾难的局面。

雪华青坚决认为,不论是所谓的“世俗回教国”,或者是带有神权色彩的“回教国”,都是不能接受的。前者是巫统与回教党政治角力的一种政治投机的做法;后者则是不顾多元社会的客观环境,一意孤行的宗教狂热。不论是推行前者或者后者,最终损失和伤害最大的就是我国的非回教徒以及妇女。

雪华青呼吁全体国民,尤其是华人社会,必须以宏观的角度、以全民利益作为出发点,跳出朝野政治角力的混局,以及宗教狂热的误导,坚决反对“世俗回教国”,坚决反对“神权回教国”,共同维护我国现有君主立宪的世俗政体。

Political speculator and religious fanatic: ( 19/7/2002 )

Political speculator and religious fanatic: the two major threats to all Malaysians
(日期:19/7/2002)

We, the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Youth Section are deeply concerned about the enactment of the Terengganu PAS Syariah (Hudud and Qisas) Bill by the Terengganu State Assembly last month. We worry about both the way of the ruling coalition – BN and the Barisan Alternative dealing with this issue. The political speculators and religious fanatics have cornered the public sentiment, and eroded Malaysian state system as a secular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as well.

The major victims will be the non-Muslims and women, if the Islamic state issue is not handled properly by every related parties, as they will be the most affected groups under the Syariah Laws, their rights will be violated severely.

SCAH Youth express our admiration and respect for those with high morality and devout in any religious. However, there must be no destroy in Malaysian multi- ethnic, multi- religious society which maintaining the fundamental rights and democratic as its basic national system, while imposing a particular religious value on Malaysian daily life as a whole, or while implementing Syariah Bill / Islamic State by just based on particular ethnic or religious adherents’ will.

We agree that almost all of the religions uphold the principle that all people are equal before the supremacy, and be leniency or forgivingly. In whatever way, we need respect, obligation and responsibility at the same time as retaining the social harmony, and promoting any religion.

In additional, the history has told us clearly that those who trying hard to instill others with own religious value, limit free-expend of other religions, will bring suffering to the people, and overshadow the nation with suspicious, disturbance or even disaster.

SCAH Youth reject strongly both the theocracy and the so-called moderate Islamic State. The religious fanatics introduce the theocracy Islamic State ignoring the diversify Malaysian society, while the moderate one is the side-product as the aggressive attempts of politicians outdoing their rivals on this issue. We reaffirm that the major victims under the Islamic State, regardless its form, will be the non-Muslims and women, which make up more than half of our population.

SCAH Youth call for an immediate end to the unhealthy competition between BN and BA, and the misleading fanatics’ behavior. We call upon all Malaysian, to look on this matter from a broader perspective, especially the non-Muslims and women to say “NO” to both of the Islamic State, to protect the people interest, safeguard the existing secular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Malaysian state system.

雪华青文告 ( 23/8/2002 )

雪华青文告
(日期:23/8/2002)

雪华青今日发表文告,要求选举委员会检讨现有的选举制度。雪华青建议选委会认真考虑采用比例投票制,以取代现有的简单多数投票制。

雪华青是针对选举委员会主席将在下个月率领一个十二人考察团到德国访问,而做出上述呼吁。

文告指出,德国是众多采用比例投票制国家的其中一个。在此制度下,每个政党在国会的席位数目,是根据所获得的选票的巴仙率而定。

雪华青认为,比例选举制将体现出”一人一票”的民主精神,因为每个国会席位所代表的选民人数都不会相差太远。此外,比例选举制也能够确保我国的民主制度,不会违反”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的民主原则。

该文告指出,我国现有的简单多数投票制,是一种”有缺陷”的制度。充满争议性的选区划分,更导致”一人一票”的民主精神被削弱。从历届的选举情况及结果显示,在大多数时候,我国各政党所获得的选票支持率与所赢得的席位并不成比例。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一九六九年的全国大选,当时联盟(国阵前身)所获得的选票少过一半,即45%选票,但却囊括64%的席位,得以上台执政。

雪华青相信,要解决目前深受非议的选区划分问题,唯有在我国实行比例投票制。届时,每个政党都能根据全国得票巴仙率,在国会中获取应得的席位数目,真正反映人民的选择!

雪华青谴责警方多次无理封锁雪华堂 呼吁尊重及维护人民集会结社言论自由 ( 1/10/2002 )

雪华青谴责警方多次无理封锁雪华堂
呼吁尊重及维护人民集会结社言论自由
(日期:1/10/2002)

吉隆坡金马区警局日前出动大约100名警察及镇暴部队,封锁雪兰莪中华大会堂的入口,以阻止一项原定在雪华堂举行的有关”反对内安法令”讲座会的进行。结果该讲座会无法如期举行,公众人士也因为雪华堂被封锁,而不得其门而入。

雪华青发表文告,大力谴责警方继今年1月16日以机动武装部队,强行封锁由董联会召开的雪隆乡会华团代表大会-”要求把宏愿学校改为华小大会”之后,再次携带武器封锁雪华堂,同时对警方强行阻止讲座会进行的处理手法,深表担忧及遗憾。雪华青认为:

警方必须尊重雪华堂的自主地位,不能动辄围堵雪华堂。警方此举不但干扰在雪华堂内举行的团体活动,同时也使得雪华堂内外周边的商家,因为警方封锁雪华堂,公众人士不得其门而入,生意大受影响。

作为一个法治的国家,人民享有集会、结社以及言论的自由。警方应在最大程度上,协助维护和保障这些权利和自由。警方强行干预和强行解散讲座会的作法,令人感到担忧。

警方出动大批部队,并且全副武装的封锁一个民间团体的建筑物,以及原定举行的一项讲座会,这种作法有过激之嫌,对民间的活动产生不必要的恐吓作用,对我国的政治民主化具有负面的影响。

雪华青促请执法单位尊重及维护人民集会、结社以及言论的自由;同时也尊重人民知的权利。一再封锁民间建筑物以及强行阻止讲座会的举行,让人产生执法单位滥权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