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Statement on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世界反死刑日联合声明

In commemoration with the World Day Against Death Penalty on 10th October, Th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Civil Rights Committee and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once again urge the Malaysia Government to expedite its efforts on the abolition of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with a view towards a total abolition in the near future.

Malaysia has announced the completion of a comprehensive study on death penalty in June 2016, followed by another announcement in August 2017 by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 Department Azalina Othman Said, which states that the decision to scrap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on drug offences has been approved by the cabinet.

It is now time to materialize that decision by amending the relevant laws in Parliament.

Based on unofficial statistics, approximately 70% of death row inmates are convicted under the Dangerous Drug Act which carries the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We cannot ignore the fact that some of them are of very young age who fall under the trap of becoming drug mules in the chain of supply. We also cannot ignore that the double presumption in the Act may lead to possible miscarriage of justice. Recently, a key witness to a drug trafficking trial was found to have lied in court, resulting in the accused person being acquitted and discharged after one year in remand.

All this leads us to believe that our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may be flawed and if an innocent was hanged, there is nothing we can do to bring him/her back. The death penalty is inhuman and irreversible.

When life hangs in the air, time is of essence. While we congratulate the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take step towards abolition, it is also important for the Government to recognize the urgency of the matter as life is at stake.

We urge the Government of Malaysia to take immediate steps towards abolition of the death penalty and in the mean time, cease all executions and impose a moratorium. We look forward to the review of the relevant laws very soon.

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Th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今天是世界反死刑日,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和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尽速推动废除强制死刑,并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全面废除死刑。

马来西亚于2016年6月完成一项关于死刑的全面研究报告,随即在2017年8月首相署部长阿扎丽娜透露,内阁已同意废除对毒品犯罪执行强制死刑。

如今,是国会修改相关法律来落实这项决定的时候了。

根据非官方统计,约有70%被告是在毒品危险法令下被判强制死刑。惟不容忽视的是,其中不乏年龄较低者,不慎落入陷阱,成为贩毒集团的运毒者之事实。我们也不得忽视相关法令的双重推定可能导致司法不懂。最新的近例是,某宗贩运毒品案中的重要证人在法庭上作出不实证供,导致被告在还押一年后无罪释放。

所有这一切令我们相信,现有刑法制度可能存在缺陷,如果一名无辜者绞死,我们就算竭尽所能也无力回天。死刑是不人道和不可逆转的。

命悬一刻间,时间诚可贵。虽然我们乐见政府向废除死刑迈进一步,惟人命关天,当局应该认识到其急迫性。

我们敦促马来西亚政府立即採取废除死刑的步骤,同时暂停执行一切死刑。期待立法机关很快就能完成修法。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   同启

【新闻稿】政府应尽早兌现承诺 修法废除死刑

IMG-20160507-WA0004

去年11月民权委员会、觉之家与死囚家属前往国会下议院提呈备忘录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国会议员,要求政府尽快落实废除强制死刑的承诺。2012年政府就曾经宣布将考虑废除强制死刑,并以监禁取代之;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丽曾经宣布,政府准备在今年3月修法,废除贩毒者强制死刑的条文。

很遗憾,至今政府对非政府组织的回应竟然是仍在研究的阶段,对此,民权委员会觉得政府完全没有拿出该有的魄力来处理修法废除死刑的工作,长达4年的时间,死囚家属得到的回应就只有无止尽等待。如今,死囚家属时时刻刻承受突如其来传来亲人被执行死刑消息的煎熬。

委员会强调,国家以暴制暴,违背人道精神;国家并没有权力剥夺一个人的生命,使用极刑来解决问题只会为社会带来更多的仇恨。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也曾经对媒体表示指出「政府没有权力取走一个人的生命,而死刑就等于是夺走他人的生命。」的言论,并绝对赞成废除死刑。因此,委员会强烈要求政府应设定期限以兌现承诺,把修订废除死刑的法案带到国会通过。

未修法前应暂缓施行死刑

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於国会口头咨询内政部时获得回应;目前政府仍在研究死刑的法律、政策及执行效果的问题,研究的角度不止是强制死刑,还包括所有含有死刑的法律和执法的过程,而研究结果将会关系到法案修订的结果。根据资料,在2010年至2016年2月22日,共有12人被执行绞刑。

委员会认为,政府修法廢除强制死刑的承诺已经过数年,仍然停留在研究的阶段实在令人无法接受。每个时间对死囚以及死囚家属都是煎熬,更甚的是国家持续执行死刑被问吊,试问若我国成功修法廢除死刑,社会如何面对这些原本应该有第二次机会的生命。故此,委员会强烈要求修法未完成前,应暂缓死刑。

除此之外,内政部的国会答复也透露,大马监狱局的统计数据显示 截至2016年4月4日显示一共有64名囚犯在受刑期间接受治疗后离世,其中患有艾滋病、癌症、心脏病、血疾、肺病、肺结核和哮喘。委员会认为,这样的数据让人担忧受刑人的健康处境以及居住环境是否获得保障。

我国司法程序不严谨  强制死刑违反无罪推论

委员会指出,社会必须共同面对犯案,以及造成犯罪的种种因素加以解决,而不是认为永远隔离犯罪者就意味保障自身的权益,一劳永逸地解决社会问题;相反而,我国依然存在死刑,罪案却逐年上升,国家并无确切的证据足以证明死刑具有威吓作用。反之,国家利用社会的道德价值主张死刑以维系社会治安的手法,根本就是便宜行事。罪案带来的后果并不是只有加害人的责任,而是整个社会面对法治的态度,包括;我国是否有较严谨且完善的之证据法则与司法程序等问题。

以2014年日本袴田事件以及台湾郑性泽获得再审后都证实无罪而重获天日,司法体制与刑事程序存在缺陷所造成的冤案。反观我国的司法程序相较於以上两个国家更不严谨,以贩毒或运毒而违反我国毒品法令被裁定强制死刑的例子,其中严重违反司法最重要的无罪推论原则,一旦被搜获既被认定贩毒,属有罪推定,而法官不被赋予任何的裁量权,只能判决死刑,这是非常错误的审查程序,须立即被纠正以维护司法公信力。

委员会认为,强制死刑将带来不可逆转的结果,不该轻易地决定一条生命,并呼吁政府马上订定落实废死时间表,暂缓执行死刑,立即废除强制性死刑。

死囚宽赦記者会团体代表、发言:

1)大马监狱弘法会总财政陈松霖、副主席 王德顺

2)马来西亚关怀感恩协会主席 准拿督郑锦料

3) 自在园地社会关怀中心主席郑素福

4)觉之家院长 林继昌

5)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

6)人权律师姚兆颖

7)佛友关怀中心弘法老师 谢莉莉

8)大马监狱弘法会理事 李源和

6)家属

IMG-20160507-WA0013

【联署文告】回避州议会换大臣违民主精神

kedah

Source: Here.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批评吉打州国阵政府以回避州议会不信任动议途径撤换大臣,不但违背民主精神,也再次给予非民选机关干政的机会。

两会强调,任何政党必须以正规与透明方式遴选或撤换州务大臣,公开推荐大臣的支持票和反对票,一如全国大选公布候选人的得票率。整个慕克里兹辞职和阿末巴沙上任的程序,公民犹如坠入五里雾中,有些州议员讳莫如深,有些媒体猜测两方获得的票数,这种暗室操作与否决公民资讯权的做法,严重侵蚀民主精神。

“我们对乖离程序民主的趋势感到极度担忧。2009年霹雳州政府变天,2014年雪兰莪州大臣危机,到2016年的吉打州撤换州务大臣风波,由于政党都希望通过私下协商与交换夺取权力,但回避不信任动议却让非民选机关有机会介入政治,影响多数议决遴选大臣的民主原则。若任由这趋势继续下去,君主立宪制必然变质,民众将对民主选举失去信心。”

两会也批评,部分反对党在雪州大臣危机与吉打大臣撤换风波中持双重标准立场。他们基于没有合理理由撤换大臣及这仅是巫统内斗为由支持慕克里兹,而这恰恰是外界对撤换雪州前州务大臣卡立的观感。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联合文告】去中央化从砂拉越开始 领先全国落实地方选举

pilihanraya-negeri-sarawak1

Source: click here

日期:2016年1月18日

【联合文告】去中央化从砂拉越开始  领先全国落实地方选举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促请砂拉越首长阿德南,除了施压中央政府将权力下放,赋予砂拉越州更大权力,去中央化绝对可从砂拉越自己做起。砂拉越政府可在砂拉越州选前修改州法令 — 1996年地方政府法令(Local Authorities Ordinance 1996),领先全国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制度。此举可告诉砂拉越人民,阿德南领导的政治联盟身体力行,而非与联邦政府在大选前唱双簧,通过媒体虚构改革先锋的形象。

两会原则上支持政治权力去中央化的措施,天然资源、教育、州官方语言与地方政府权限应归州政府,联邦税收也应更公平分配给各州。然而,过去十年曝露的砂拉越政府的诸多治理弊端,例如12座巨型水坝计划将迁离数以万计的原住民,广泛开垦的棕油园侵占原住民的传统习俗地,都与州政府滥权批准发展计划有关,资源下方无法克服砂拉越政府内部腐败的问题。

因此,与其在州议会高谈阔论联邦政府权力下放,阿德南不如先将州政府的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当地方政府能够反映民意,否决不利民生的发展计划,地方政府的自主性将成为制衡州政府滥权的良好民主机制,解决当今砂拉越人民面对的诸多问题。

“联邦宪法第95条和第76条已阐明联邦政府不能为砂拉越和沙巴两州的土地与地方政府范畴立法,砂拉越州可以避开半岛州属所面临的改革困境,成为最先恢复地方议会选举的州属。”

两会呼吁阿德南展示政治魄力,说到做到落实民主化,其它州属必定响应去中央化的呼声,激发新一波民主化的浪潮。

赵明福民主基金会、隆雪华堂民权委员

——————————————————————————————————————–

【Joint Statement】Sarawak to take the lead in Decentralisation by Implementing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and 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urge the Sarawak Chief Minister Adenan Satem to initiate the decentralisation process which is under the state’s jurisdiction instead of demanding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relinquish power to Sarawak state government.

The two organizations state that Articles 95 and 76 of Federal Constitution provide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cannot enact laws on lands and local governments of Sabah and Sarawak, thus the Sarawak government can amend the state’s Local Authorities Ordinance 1996 toimplement the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 This will show that the political alliance led by Adenan is not masquerading as pioneer of reform but walking the talk for institutional reform.

The two organizations support in principal the decentralization of political power and are of the view that state resources, education, official language and local government should fall under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state government while the federal taxes ought to be distributed fairly and justly to all state governments.

The two organizations note with regret that in the past 10 years under the previous leadership, Sarawak were subjected to innumerous problems  such as the  uncontrolled expansion of oil palm estate resulted in inequitable deprivation of native customary lands of indigenous people, the SCORE’s 12 mega dams project which had and still will mercilessly displace tens of thousands of  the indigenous people. The above instance are just a few to evident the arbitrary and draconian administration of the state government at the expense of the people’s right to land, right to live and their right to a safe and quality environment.

The two organizations strongly believe that  decentralisation of power and resource will not help to eradicate corrupt practices of the Sarawak government.

Therefore, instead of advocating decentralisation in the state assembly, the two organizations urge Adenan to lead the democratic process of implementing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 relinquish the state government’s power to a people elected autonomy for accountability and responsibility. Adenan’s bold and dynamic step of democratization will earn support from his people and carve a name for himself in Malaysia history. Hopefully this will drive Malaysia to another wave of democratization.

Teoh Beng Hock Trust for Democracy & KLSCAH Civil Rights Committee

文告:青年响应“公民反强暴”运动,上街促政府遏制“强暴文化”

针对“公民反强暴”运动将于6月7日举行,以上街抗议性暴力,隆雪华青积极响应并鼎力支持上述行动。

根据“公民反强暴”运动所公布的警方统计数字,显示强暴案件从2000年至2009年增加几乎三倍,而超过65%的被施暴者是18岁以下的孩子。我国社会的强暴案件充斥血腥,时闻干案嫌犯对受害者先奸后杀,手法之残忍令人难以置信,包括8岁女童洪美凤被害案、8岁女童努琳被害案、大专生朱玉叶被害案等。

尽管如此,我国政府并没有采取有效行动来遏制该社会暴力;而法庭往往拖延审判,以证据不足为由草草结案,让罪犯逍遥法外,加重社会治安问题。最近法庭判一名60岁男子强暴15岁女子罪名不成立的案件,可见司法制度的腐败及荒谬,并凸显我国法律界在处理强暴案件的无知及不专业,助长我国“强暴文化”歪风。

隆雪华青认为,“强暴文化”必须被遏制,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因此,我们全力支持“公民反强暴”运动向政府提出的诉求:

  1. 呼吁政府修正刑事法典,扩大强奸的定义,包括其身体部位与施暴用具或物件。
  2. 修订1950年证据法令,以加强孩童证供的份量,同时检讨孩童受害者的佐证条例。
  3. 恢复和重新实施一致性的儿童保护政策和儿童保护团队。
  4. 关注各阶层与各年龄的性暴力事件。

隆雪华青大力呼吁青年挺身而出,踊跃响应“公民反强暴”运动所发起的上街行动,一起致力于结束在这个国家社会的“强暴文化”。“公民反强暴”集会日期和时间是6月7日(星期日)下午4时,地点在吉隆坡国企十合(Sogo)购物商场。

 

隆雪华青团长
赖康辉   谨启

Hentikan Rogol Poster 150607

难民乱葬岗问题严重,武装部队边防团应负最大责任

针对马来西亚警方在玻璃市马泰边界发现139个罗兴亚难民乱葬岗的事情,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认为这是继MH370失踪事故后,因政府的无能再次让马来西亚在国际上蒙羞,发现乱葬岗之日应被视为国耻日。

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和武装部队边防团(Rejimen Sempadan)向来是巡逻和维护我国边界安全的主要力量,他们理应一早就发现人蛇集团在我国设立百多个人蛇据点和乱葬岗,并采取执法措施遏制该丧心病狂的行为。因而,民权委员会强烈认为,警察、武装部队边防团,还有玻璃市森林局必须为此负上责任,并受到刑事责任追究。

迄今,马来西亚仍逃避签署《1951年难民公约》和《1967年难民地位议定书》的要求,让我国成为国际社会异类。每当发生难民涌入我国事件时,当局都会以立即遣返或迟钝的方式来回应,官方理由是不愿让我国成为难民聚集地。政府的行为反映出缺乏人道关怀精神,以及漠视人类与生俱来的生存权利,使我国不时成为国际笑柄。

民权委员会主张,签署上述两项国际条约不会让我国成为难民聚集地,反而提供一个法律依据和国际合作框架来处理事关人类生存权利的基础。

难民乱葬岗Photo taken from www.news.seehua.com

本着人道关怀精神,民权委员会做出以下建议:

1.    在缺乏处理难民的法律基础框架下,援引《2007年反人口贩卖和反移民贩卖法令》对付相关涉案者,并在国会提呈议案讨论通过签署《1951年难民公约》和《1967年难民地位议定书》。

2.    改革警队,让警察更专注在打击罪案和维护国内安全的任务上,而不是聚焦在骚扰民间组织和在野党。

3.    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深入彻查为何警方、森林局和武装部队无法发现大规模乱葬岗的存在,并提出改革巡逻行动的建议。此事矢关重要,因调查委员会的建议,可应用在处理砂拉越和沙巴的边界安全问题。

4.    无论喜不喜欢,罗兴亚难民已在国内,联邦和州政府必须商讨采取临时措施,设立难民营来安顿仍在森林内逃亡、在我国海域漂流、在我国领土上生活的罗兴亚难民,为他们提供适当的人道救济。

5.    在东盟框架下,与泰国、缅甸、印尼讨论解决罗兴亚难民地位的问题,特别是向缅甸施压,促使其承认罗兴亚是其国民,不能因为不同的宗教和种族而被歧视。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谴责警方滥用录供名义逮捕与会者 Mengecam Salahguna Kuasa Polis dalam Pengambilan Kenyataan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谴责警方在307集会后,针对部分人士“录取口供”及采取非正当逮捕行为,企图打压人民举行和平大集会的士气,削弱要求释放安华的诉求声音。
Kumpulan Hak Sivil Dewan Perhimpunan Cina Kuala Lumpur dan Selangor (CRC-KLSCAH) mengecam pihak polis menyalahgunakan proses pengambilan kenyataan untuk menghalang perhimpunan aman initiatif rakyat untuk membebaskan tahanan politik Anwar Ibrahim.

在“我们抗争”307集会结束后,警方拘留了其中的几位参与者,即民主行动党议员兼社青团团长张聒翔、社运分子阿当阿里及其战友曼迪星长达了5至6小时。然而,警方却没有对他们录取口供,随后更将他们延长扣留长达4天,显然警方在没有充足的理由下,假借录供名义强硬将他们扣留。其动机令人质疑。
Pihak polis menahan aktivis Kita Lawan iaitu Ahli Parlimen Rasah Teo Kok Seong, Mandeep Singh dan Adam Adli selama 5 hingga 6 jam ekoran perhimpunan kita lawan pada Mac 7. Malah polis tidak mengambil sebarang kenyataan semasa penahanan namun memohon reman selama 4 hari daripada majistret, jelas bahawa penahanan polis adalah tiadak profressional dan tanpa alasan yang bermunasabah.

隆雪民权认为人民在联邦宪法下享有举行和平集会的自主权,警方所采取的不正当及不专业逮捕行为已经违反人权。此外,在和平集会中所谓的违规行为并不是犯罪,警方不应以对待“罪案”分子的手法去处理,反之,警方必须在半小时内完成录供作业。至今曼迪星及阿当阿里仍未被释放。于此,民权委员会要求警方立即释放他们。
CRC-KLSCAH memandang perhimpunan aman adalah hak asasi manusia dijamin oleh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jadi penahanan dan siasatan tersebut tidaklah menghormat hak rakyat Malaysia. Selain ini, sebarang siasatan ke atas pelanggaran peraturan semasa perhimpunan aman memang bukan kes jenayah, polis harus menyiapkan pengambilan kenyataan dalam masa setengah jam dan membebaskan mereka. Dengan ini kita menyeru pihak polis untuk membebas Adam dan Mandeep.

我们也促请警方停止所有针对“我们抗争”主办方的打压行为。
Kami juga menggesa pihak polis hentikan tindakan menyasarkan penganjur perhimpunan Kita Lawan.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Liau Kok Fah,
Ketua Kumpulan Hak Sivil-KLSCAH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严厉谴责ISIL滥杀无辜,吁请大马政府发挥东盟及OIC成员国角色

我们严厉谴责“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ISIL)对少数族群和教派作出残暴、系统性的迫害,滥杀无辜平民。

ISIL有计划性地以残暴手法屠杀库德族及雅兹迪族、奸杀妇女、俘虏孩童,更在摩苏尔等占领地区威胁基督教徒皈依伊斯兰教、纳
税或离开摩苏尔,否则将受到处决,此等极端组织的猖狂行为令人发指,严重践踏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应当受到国际的舆论谴责。

ISIL的极端排他性,严重侵害个人的宗教自由权利。国际人道主义法阐明,在任何战争,所有的武装团体不应滥杀平民,必须尊重平民的生命、尊严及宗教权利,攻击应只针对军事目标。

宗教自由是现今国家和社会的基本和核心的价值,正所谓物极必反,以战争、冲突、强权途径绝对解决不了宗教冲突,惟有尊重各族群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不同的思想为共同理念,平等对话,沟通交流,才可以建立和平共处、和谐共生、多元共存的格局。

此等族群灭绝暴行引起国际的高度关注,也挑起各国的神经,近期菲律宾圣战组织更公开表达效忠ISIL,恐怕此极端思想开始蔓延至东南亚。我们促请大马政府通过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提出要求谴责和制裁“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提案,以表达绝不容忍ISIL的极端主义。

除此,我们也吁请同身为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OIC)成员国之一的马来西亚政府,以成员国身份积极介入此涉及伊斯兰宗教课题的血腥事件。

显然,ISIL已经违背伊斯兰合作组织所奉行的 “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通过理解和文明的文化及宗教对话,建立友好和睦、相互尊重的合作关系”之宪章。

我们呼吁纳吉政府严正看待,结合伊斯兰合作组织里的成员国积极发声,谴责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应当尊重伊斯兰教本所提倡的和平、宽容、同情、平等正义的价值观;并向OIC建议派遣维和部队到伊拉克摩苏尔驻守,制止狂徒的虐行。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
廖国华  敬启

反对门牌税飙涨,重申隆市府民选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反对吉隆坡市政府巨幅调涨门牌税,基于“无代表,不缴税”(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民主宪政原则,主张集体提出抗议,直至当局完成民意咨询为止;同时,我们也呼吁朝野认真看待这项议题,尽速推动恢复地方政府及直辖市直选,尤其是吉隆坡市政府及市长民选。

DBKL

Photo taken from: www.themalaysiantimes.com.my

虽言税收关乎社稷、民生、法治,兹事体大。现代民主国家均奉行“无代表,不纳税”原则,则是行之多年的民主常识。理由在于,既然不得不纳税,则应将决定权交给代表全体国民的代议机关,由民意代表严格审查及监督公共预算,讨论该收哪些税,该收多少,并严格监督税收用在何处。

换言之,没有纳税人通过其在立法机关代表的同意与授权,有关当局就无权征税,公民就没有义务纳税,哪怕用征来的税款做对纳税人有好处的事情,或是毫无来由的横征暴敛。

我们强调,公民利益须在有保证的前提下,才有纳税的义务。然而,联邦政府在1965年颁布紧急条例,冻结所有州属的地方政府选举至今,经已严重限缩国人的政治参与空间,明明缴了税,却无法行使对地方县市议会实质性的投票权,更遑论有效监督施政,促进良善治理。

我们坚持,纳税人须名副其实,一旦纳了税,我们就是国家的主人,有权监督政府,所享有的各项权利理也应受到保障。

虽然多位朝野民意代表及两名吉隆坡前市长曾经公开表态反对调涨门牌税,但口惠而实不至,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的根源。因此,我们强烈要求朝野勿再回避民意,积极推动恢复地方政府及直辖市直选,实实在在地“还民第三票”。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联署声明:改革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民间团体第13届大选诉求

我们,马来西亚民间社会各个领域的非政府组织,提出下列具体要求,希望所有参与我国第13届大选的政党和独立候选人作出承诺。

我们相信,这些要求符合马来西亚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社会的当前情势,并且反映了马来西亚各个领域人民的愿望。我们也相信,如果马来西亚想要有一个可持续发展和美好的未来,这些要求代表了一项新的改革议程和改革的实质内容。

这姗姗来迟改革,是一个公平,公正,平等和民主并尊重人权的国家的基础,也是取得真正和谐的配方。

这些要求是非常具体的,以便确保各政党和候选人在当选后履行他们的承诺。支持这些要求的候选人将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获得我们的全力支持。选举后,我们将监督各政党和候选人,确保他们遵守他们的承诺。

1)消除制度性种族主义
1.1 废除“新经济政策”——所有经济和教育政策中的扶弱行动,必须根据需要、领域或阶级,而不是以种族来界定。必须优先考虑原住民、边缘化和贫困社群;
1.2 废除于1971年在紧急状态期间所通过的,不在原来1957年《联邦宪法》第153(8A)条款;
1.3 使奖学金或其他权利的审批方法制度化;
1.4 在公共和国防领域,实施择优招聘的原则;
1.5 制定《平等法》以及设立一个“平等及人权委员会”,不分种族、信仰、宗教、性别或身体残疾,促进平等和禁止歧视;
1.6 有系统地在所有官方和非官方单位/机构推行平等及人权教育;
1.7 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公约”(CERD);

2)建立以人权和法治为基础的社会
2.1 废除所有允许酷刑、鞭笞、未经审讯拘留以及单独监禁的法律;
2.2 取消死刑。在废除死刑以前,即刻延缓处决死囚,并减轻他们的刑罚;
2.3 签署《国际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国际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公约》、《禁止酷刑公约》和《难民公约》;
2.4 设立“投诉警方独立监察委员会”(IPCMC)和实施“皇家警察调查委员会”的其他建议,以确保警察和其他执法机构(如反贪会)的透明度和可信度;
2.5 建立一个“改革法律委员会”,恢复司法独立,审查《联邦宪法》和所有不公正和违反人权的法律,以及解决民事法和回教法之间的冲突;
2.6 建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一劳永逸解决那些在马来西亚出生,或在这里生活了10年以上的人的公民权问题;已经在这里居住5年以上【注:这点,不在英文版2.6条】马来西亚公民的外籍配偶的永久居留问题,以及非法移民问题;
2.7 确保社会正义,并保证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者(LGBT)的尊严,就如异性恋者所享有的权利一样;

3)有效地剷除贪污腐败的现象
3.1 设立一个独立、向国会负责、有权针对所有舞弊罪行提出检控的“反贪污委员会”;
3.2 由国会反对党议员出任“国会公共帐目委员会”主席;
3.3 消除舞弊的机会,如禁止民事/军事服务和私人领域之间有如“旋转门”那样不断更換;
3.4 确保每个政府部门/部门负责人对国家稽查报告所揭露的账目不吻合、因疏忽引起的支出或贪污舞弊行为负责;
3.5 所有私有化项目必须公开招标;
3.6 在媒体、学校和全国各地的公共场所开展有效的反腐败宣传活动。

4)自由和公正的选举
4.1 清理选民名册,确保外劳不能非法获得投票权;
4.2 使用不褪色墨水,防止重复投票。
4.3 改革邮寄选票,确保透明度和海外马来西亚公民有投票权;
4.4 最少21天的竞选期;
4.5 允许各政党自由和公正的接触媒体;
4.6 加强涉及选举的公共机构,包括司法、选举委员会、警察、反贪会和传播媒体,以确保它们的独立性和专业性;
4.7 强制审计所有竞选资金和选举开销、全面披露所有资金来源和开销,以及设置竞选开支顶限,以便遏制舞弊和贿选行为;
4.8 杜绝肮脏的政治和不道德的行为,如诉诸于宗教或种族性情绪,虛假陈述,诽谤或人身攻击,蓄意歪曲,未经证实的指控;对妇女、少数民族和被边缘化群体,使用种族主义、种族性或其他形式的不容异已的言论;
4.9 必须邀请国际选举观察员,以提高选举的公信力;
4.10 公平的选区划分——恢复国家独立时确立的规定,即:不同选区的选民人数差异不应超过15%;
4.11 根据身份证年满18岁者,自动获得投票的资格;

5)问责的代议制民主
5.1 首相、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的任期,以两届为限;
5.2 根据各政党在选举中赢得选票比例,来决定各党上议员的人数;
5.3 要求所有民选议员和高级公务员公开申报他们与其配偶及孩子的资产;
5.4 直播国会的一切会议程序;
5.5 重新实施民选地方政府;
5.6 将社会服务,如教育、住房、交通、甚至社区警务下放,交由民选的地方议会管理;

6)保障“言论和信息自由”
6.1 废除《煽动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和《电影检查法》,以确保言论和信息自由;
6.2 根据“保障公众最大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原则,制定保障人民知情权的(联邦和州级)《资讯自由法令》;
6.3 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政党或企业垄断报刊和广播电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
6.4 将国家广播电台改革成一个向国会(而不是向新闻部)负责的独立和非党性的机构;

7)维护“集会和结社自由”
7.1 废除《警察法令》、《社团法令》、《大专与大专学院法令》和其他限制这项基本自由的相关法律;
7.2 废除《2011年和平集会法令》;
7.3 保障足龄投票的学生充分享有与其他马来西亚公民同等的自由;

8)捍卫工人权利
8.1 尊重工人的权利和团结,包括非正式工人,如家庭帮佣。检讨《劳工法》,确保劳工法符合国际劳工组织(ILO)公约的精神;
8.2 鼓励和促进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
8.3 立法保障所有工人,包括外籍工人享有最低工资;
8.4 引进外劳的政策不可威胁/影响本地劳工的就业机会;
8.5 取消劳动力外包系统,恢复雇主与工人之间直接的雇佣关系;
8.6 确保所有工人都受聘为固定员工,并享有所有福利,包括产假和已延长的退休年龄;
8.7 平等和不得歧视的政策,应扩大到私人界;
8.8 工人和工会应有权影响和参与经济决策,尤其是对养老/退休金控制;
8.9 公司股票所有权和利润应转入雇员股份基金,使工人对这些公司享有控制的权利;
8.10 选举出来的工人代表,应该在产业管理上有相应的代表权,并有权参与对企业的决策(包括投资、技术、工资和价格的決策);

9)外籍劳工与难民的权利
9.1 不计移民地位,给予外劳作为工人的一切权利,停止每年得更新外劳合同的政策,保证他们的合同期限应符合他们来马时的意愿(通常是五年);
9.2 外劳应有获得司法公正的途径;在工业法庭、民事和刑事法庭审理和裁判的索赔或劳资案件审结以前,不得将外劳驱逐出境;
9.3 外劳有权持有自己的护照和相关签证。在取消或拒绝延长其签证前,必须给于外劳申辩的机会;
9.4 不应以染上某些疾病、健康状况或怀孕作为理由,将外劳任意驱逐出境或取消其签证;
9.5 制定难民法,以确保在处理寻求庇护者/难民事宜时,根据适当的程序和保障措施,其中应包括享有司法审查的权利;
9.6 认可联合国《所有移民劳工及其家庭权利保障国际公约》以及《关于难民地位公约》;

10)提升妇女的人权和尊严
10.1 实现所有政府决策机构、司法机关和政党至少有30%的妇女代表,以鼓励妇女参与公共生活;
10.2 将《消除一切对妇女的歧视公约》及其条文纳入国家法律,以保障妇女在公共和私人生活领域与男性平等;
10.3 检讨和修改所有存有性别歧视的法律和宪法条文;
10.4 正视因一成不变的性别观念所引起的性别歧视和偏见;
10.5 妇女应享有同工同酬;
10.6 采取适当措施(包括以法律保护妇女和男性同等的权利),以及通过有权力的国家裁判机构和其他公共机构,有效地保护妇女,不受任何歧视;

11)捍卫原住民的权利
11.1 保护原住民的自决权,包括根据原住民自己的条例规定,拥有、控制和使用传统习俗地、领土和资源;
11.2 保护原住民获得可持续发展和基本需要的权利,发展和提高原住民的传统和语言地位;
11.3 跟进马来西亚认可的《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UNDRIP)制定符合宣言条文的政策和法律;
11.4 制定或修改各州法律,承认和保护原住民的习俗地和领土的权利;

12)有远见和公平的教育政策
12.1 改革国民教育体系,促进优质的全人教育,机会平等,社会正义,创造性,批判性思维以及研发所需的科学和技术知识和职业技能;
12.2 废除含有种族、宗教、年龄、性别或信仰歧视的教育机构录取制度;
12.3 坚持《1957年教育法令》的精神,支持母语教育,在有需要的地区建设华文和淡米尔文学校,并确保这些学校获得合理比例的财政支持和充足的师资;
12.4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以及为非营利母语中学提供财政支持,使这些学校的学生可以和其他学生一样享受免费教育;
12.5 促进原住民的语言和母语母文教育的保存和发展;

13)进步的经济政策
13.1 国有化所有的公用设施和基本服务,包括:水资源、卫生保健、公共交通、能源;确保马来西亚人民在联邦、州属和地方级别拥有和控制这些领域;
13.2 为所有联邦和州属的土地制定大蓝图,以确保土地使用是为了公共目的,和/或以适当的价格出售给私人领域;
13.3 必须以合理价格,获取优惠权利以及其他牌照;
13.4 推动工人自治合作社,生产对社会有用的物资;
13.5 确保所有私有化合同公开招标;
13.6 停止补贴那些破坏环境和浪费能源的大企业;
13.7 提倡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政策,确保稻米和基本食品自给自足,并减少对进口粮食的依赖;
13.8 不论种族,给社会各界提供公平和充分的支持,并公正地分配土地给所有需要土地的农民;
13.9 使新村新代化,分发地契,改善基础设施,为中小型企业提供援助;
13.10 石油和天然气等自然资源的权利属于产油州;因此这些州属应获得由这些天然资源所带来的收入的60%。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和投资,必须是透明的,并得向国会和公众负责;

14)实施累进税制,以缩减收入鸿沟以及支付公共服务
14.1 对高收入者实行较高的边际税率,低收入者则应享有相对较低的税率;
14.2 提高房地产的资本增值税;
14.3 累进的遗产税;
14.4 定期审查和检测税法以及其实施的情况以确保没有漏税;
14.5 检讨外国公司获得的免税额和免税期;
14.6 管制,并向所有国际金融交易、银行和对冲基金征收税务;
14.7 反对实施商品和服务税;
14.8 向所有奢侈品征收累进税;

15)保护动物和国家环境
15.1 对于自独立以来,遭到撤除的保护区,应重新恢复原来的法定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区;
15.2 如果没有举办公开听证会和明确通知,不得取消森林保护区的法定地位;
15.3 严格施加节能、节水措施,包括提供奖励给能源效率高和其他形式的需求管理;
15.4 禁止所有影响居民健康的有毒工业;确保受发展项目影响的人士,获得充分协商;
15.5 为发展太阳能和其他可持续能源提供奖励;
15.6 所有地方政府应强制实行再循环措施;
15.7 立法预防虐待动物,并积极推动动物福利;

16)改善公共医疗保健系统
16.1 确保全民的医疗服务——在马来西亚的每个人都享有公共领域的免费医疗服务;
16.2 从年度财政预算中,拨出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至少)10%的款项,为医疗保健服务;
16.3 为公共领域服务的医生、护士及医院的员工,提供更好的工作条件;
16.4 为年长者及残障人士提供住宿或日间看护中心,并提供福利、支援服务,包括方便的流动性保健服务;

17)以人为本的社会政策
17.1 设立一个由民选的地方议会管理的屋业发展局,在全国各地实施一个有效的,为贫困者和被边缘化群体提供具有社区活动、康乐及绿化地带的空间的廉价屋计划;
17.2 提升区域环境或重新安置居民的所有发展计划,都必须尊重城市开拓者的权利;
17.3 改善国内的公共交通系统,规范公路的建设以及城市和市中心的车流量;

18)一个充满活力和多元的文化政策
18.1 保存各种形式的文化遗产,作为人类的经历和愿望的纪录,以便培养多元的创造力和促进文化之间的真正对话;
18.2 正式和非正式教育领域的规划,应该更广泛包容艺术家与艺术专才;
18.3 文化机构应发展对青有利的政策和计划;这些政策计划应具体特定的跨文化的目标;
18.4 通过专门的方案,为年轻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提供资金;

19)减少犯罪率和提升公共安全
19.1 在街道上重新部署更多的警务人员,以减少犯罪行为,而不是利用他们来打击和平集会和刺探民间的社会活动;
19.2 设立一个“多元民族维和特种部队”。这部队可迅速派遣到发生种族冲突的地区去;
19.3 遏制贪污腐败现象,确保警察部队在打击毒贩和贩毒集团方面,保持最高专业水准;
19.4 让社区居民共同参与维持治安,并参与刑事司法系统;

20)削减国防开销以及倡导和平
20.1 检讨我们的国防政策以促进和平与裁军;
20.2 促进东盟的合作,以便在东盟国家间集中资源削减武器开支;
20.3 将国防预算削减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以下,用省下的款项以增加卫生保健、教育和社会服务的拨款;
20.4 成立一个由反对党议员主持的“国会国防委员会”;委任一个独立的巡视专员,以监督国防预算开支;
20.5 取消“自愿警卫队”的逮捕和拘留权力,并规定,只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执法人员才有权佩戴枪支。

联署团体:
1.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2. Anak Muda Sarawak (AMS)
3. Center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4. Civil Right Committee,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CRC KLSCAH)
5.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6.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er (CDC)
7. Foreign Spouses Support Group
8. Gindol Initiative for Civil Society Borneo
9. Japan Graduat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10. Jaringan Kampung Orang Asli Semenanjung Malaysia (JKOASM)
11. Jaringan Rakyat Tertindas (JERIT)
12. Jawatankuasa Kerja Sahabat Rakyat Johor (Sahabat Rakyat Johore Working Committee)
13. Lawyers For Liberty (LFL)
14.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15. Malaysia Youth and Student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16. Malaysian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17. 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
18. National Indian Rights Action Team (NIAT)
19. People’s Green Coalition
20. Peoples Service Organization (PSO)
21.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22. Persatuan Masyarakat Wilayah Persekutuan & Selangor (PERMAS)
23.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PSWS)
24. Projek Dialog and 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
25. Pusat Komunikasi Masyarakat (KOMAS)
26. Rainbow Genders Society (RGS)
27.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28. Sisters In Islam (SIS)
29. Solidarity for Civil Rights in China (SCRC)
30.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31. Tenaganita
32. UK-based Borneo Rights International (BRI)
33. Women’s Centre for Change (WCC)
34.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保护黑风洞景点,撤公寓兴建工程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吁请雪州政府撤销在黑风洞毗邻兴建的兴建公寓计划,同时,中央与州政府必须正视印裔社群的感受,共同寻求解决方案,不应在这项课题上推诿塞责。

我国是个多元文化社会,黑风洞作为兴都教徒的圣地,也是我国著名的旅游景点。每逢大宝森节等重要节庆,成千上万的信众登上逾百级梯级,到山洞里朝敬神祗,观光客更是络绎不绝。如今这项工程未经公共谘询便准备施工,势必影响周边社区的日常生活与安危,也破坏黑风洞的现有景观。

据了解,该地区石灰岩被评定为危险级,施工面积不符规格,发展计划竟获批准,令人费解。虽然这项计划始于前朝,但雪州民联作为现任州政府,有必要尽速处理回应外界质疑,除了向发展商发出停工令,也应公开批准施工的相关文件,包括环境与社会冲击评估报告,以杜悠悠之口。

我们认为,在属于文化古迹保护区的黑风洞,政府允建高楼大厦,属于摧残历史文化遗产的短见行为。保存国家文化遗产,乃是历史赋予义不容辞的使命,历史文化生态一旦破坏则无从恢复,因此我们只有精心保护的义务,没有随意处置的权力,对待国内其他文化保存议题,亦应作如是观。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Picture from: http://www.nst.com.my/nation/general/batu-caves-condo-protest-1.160855

引进稀土厂还给免税优惠 我国连做垃圾桶都没尊严

政治学者黄进发认为,国庆日一向来都是由上而下来决定,“只让人民为奴隶”,假若人民无法从政府和国家获利,独立日是没有意义的。 他也批评,联邦政府引进莱纳斯稀土厂和国光石化厂,还给予免税优惠,令到我国连成为外国垃圾桶都没尊严!

黄进发在昨晚于隆雪华堂《831闹双胞:一国二庆?谁的国庆》讲座上表示,在国庆日前夕举行的“民主之诺”(Janji Demokrasi)集会,警方认为身穿黄衣人士聚集在独立广场就要如临大敌,那么独立是没意义的。

“如果你独立到最后连决定穿衣服颜色的权利都没有的话,那要独立干什么?至少在英国人的统治下,你穿什么什么衣服都可以对不对?”

此话引起在场观众的哄堂,更拍掌附和以示认同。

他指出,主流论述常强调要团结,殊不知其实只是政客团结起来来对付人民,聪明的人民应该要让政客分裂,让人民更能够获益。

该讲座获50人出席,其他主讲人有雪兰莪自强协会(Empower)执行员刘素希和人民公正党副总财政罗志昌,主持人为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委员林嘉翰。

国家应服务人民

黄进发本身不迷信国家应该成为“神圣不能触碰”的东西,因为他相信国家应该服务人民,“如果没有好处,要国家来干嘛?”

他指出,只要国家不能符合人民的利益,那么国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甚至国家都可以分裂。

他引述面子书流传的艾未未反华图说,指强奸被捉住了就说反华、只要说到政府的问题就反华,那么“谁要不是反华,那还是人吗?”,来佐证国家需要服务人民。

“国家真正存在的目的是让你活得更有尊严,生命更有价值。”,更认为国家如果从上到下统治,那么只是封建时代的皇帝奴隶关系。

他认为,政府和统治者的合法性来自于人民,应该是从下到上的意愿统治,这才是人民在国家展现自由的体现。

做垃圾桶都没有尊严

黄进发提出,最近引起争论的莱纳斯稀土厂和国光石化炼油厂,彰显出我国是接收外国弃物的“垃圾桶”。

他点出,在国际关系上,有些国家很贫穷,因此在没办法下以金钱来换取他国的垃圾产品。

他说,莱纳斯所带来的300个工作机会,关丹付出的代价是当地美丽的海滩和咸鱼,辐射污染使到游客不敢来。

他进一步阐述,即使我国真的在2019年宣布破产,我国应对莱纳斯抽重税,但政府还给12年的免税期,使到我国没有得到好处。

“做垃圾桶都要有尊严对不对?如果做垃圾桶都没有尊严,那么你做来做什么?”,更认为应该国庆应成为我们拒绝成为垃圾桶,“即使要成为垃圾桶,都要赚一大笔,但我们没有。”

沙砂可保留独立权利

黄进发指出,国家历史应该有更多层面来看,而不是让历史诠释权掌握在政府手中,更要承认国家有其黑暗的一面。

他表示,我国以8月31日而不是9月16日作为国庆日,背后是因为政府需要加强马来半岛为中心的政权合法性,让国民承认东姑、陈祯禄和善班丹为开国元勋,而忽略1963年的马来西亚成立日的其他功臣,如新加坡李光耀、砂拉越的史提芬宁甘(Stephen Kalong Ningan)和沙巴的唐纳(Donald Stephen)。

他指出,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沙砂两州并没有答应落实伊斯兰教法,而如果有些州属坚持要推行伊斯兰教法,那么他们可以脱离马来西亚联邦。

他说,沙砂、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的成立,背后是有很深的政治计算,东姑是要平衡土著和种族平衡,才要沙砂加入马来西亚。

因此,他认为沙砂两州可以保留脱离马来西亚的权利,但不代表赞成需要分裂,更以婚姻比喻道,夫妻有保留离婚权利,但不代表结婚目地就是离婚,重要是西马需要更加善待东马,避免分裂。

 

 报道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6501

国庆日倒数集会 穿黄衣要政府兑现“净选之诺”

由于不满政府仍未履行净选盟八大诉求及各种承诺,以国家文学家沙末赛益为首的26个非政府组织,将在国庆日前夕举办一场“净选之诺”倒数集会,呼吁国人穿上代表干净与自由的黄衣踊跃参与集会。

这项集会的举办,也是为了反制今年的“一诺千金”官方国庆主题。

沙末赛益今日在隆雪华堂举行记者会宣布,这项集会将于8月30日晚上10点,在吉隆坡独立广场喷水池旁的空地举行。

“我们呼吁大马人齐来庆祝一个纯粹的国庆日,我们已听了不少承诺,我们知道人民要的是一个干净与公正的55周年国庆。”

国庆倒数非净选盟发动

沙末赛益表示,这项国庆活动的名为“净选之诺”(Janji Bersih),但活动采用的主题与标志则是“同国同心,全民大同”。

尽管沙末赛益是净选盟联合主席,并号召民众穿上黄衣赴会,而出席今日记者会者也多是净选盟的成员,惟他们强调这项活动并非由净选盟所发动。

没有骑劫官方国庆之意

政府今年的官方国庆主题为“一诺千金”,被在野党斥责政府怀有要民感恩之意。民联四州也决定,统一采纳“同国同心,全民大同”为替代主题。

赴会的全国青年团结阵线主席巴德鲁希山说,这项国庆倒数活动存有反制(counter)国阵府拟出的“一诺千金”之意,因国阵政府许下承诺却没有加以兑现。

出席记者会的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执行董事玛丽亚陈阐明,这项由民间组织发动的国庆活动,无意“骑劫”政府的国庆庆典。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也说,这是民间要重夺本身对国庆的诠释权,人人有权参加国庆庆典。

叹民众不识净选盟目标

廖国华也说,这项民间庆祝国庆的活动,不应该被视为净选盟活动的延续。

赴会者包括全国青年团结阵线主席巴德鲁希山、独立大专学生组织(KAMI)副主席卡立依斯迈(Khalid Mohd Ismath)等。

沙末赛益感叹,“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净选盟的目标,因为政府在骚扰并发表相关言论。我们觉得应该将净选诉求运动,进一步扩大。”

希山慕丁表示,他们在这项活动发起不足五天,已有26个非政府组织参加,相信接下来将有更多非政府组织加入。

号召各地串连国庆活动

希山慕丁指出,除了独立广场,他们也号召在其他地区同步串连举办国庆庆典,因此未设下赴会人数的目标。

“我们要拿回人民自由与公平选举的权利,因此我们(26个组织)支持净选盟的努力,我们也支持同国同心,全民大同的口号。”

“我们相信,民众不会被阻止赴会,因为这是一块空地。”

因非示威不必知会警方

询及会否知会警方时,希山慕丁表示这没必要,这议题不存在。

玛丽亚陈则补充,“这不是一场示威,这是大马人倒数庆祝国庆,有错吗?…我们只是穿黄衣,有没有一道法令是阻止民众穿黄衣的。”

询及政府已承诺履行净选盟承诺时,玛丽亚陈表示,“我并没有看到净选盟八大诉求承诺已兑现。”

“(比如)点墨制在落实时是有疑问的,点墨的方式,预先投票的选民三天前投票,但墨水三天后就褪色了,在选民册仍有问题下,预先投票的军警会否再去投票呢?”

她举例说,政府承诺朝野双方公正的媒体近用权,惟只允许一小时播出竞选宣言是不足的,这些问题都是选委会不能回答的。

另外,巴德鲁希山也说,他们鼓励民众穿黄衣是要表达竞选诉求兑现,再者也可以辨识赴会者。

报道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5860

杨伟光后援会文告

新加坡最高法院日前驳回杨伟光挑战总检察署选择性提控之申请,“杨伟光后援会”对此深表遗憾。

马来西亚公民杨伟光被裁定贩运47.27克海洛因,在新加坡“防止滥用毒品法令”(2001年修订)第185条s5(1) (a)下被判处死刑,声称总检察署在行使其起诉裁量权时,已初步构成对他的不公平待遇。

这项上诉申请的事实根据是:总检察署经已撤销了所有26项对谢春林(36岁,新加坡籍)的控状,而前者正是唆使杨伟光贩运毒品的幕后首脑。

在这过程中,总检察署也对另一位同样是运毒的新加坡公民高博强,提出非死刑控罪(少于15克),即便是被捕时人赃俱获。

新加坡最高法院已于2012年3月14日聆审上诉申请,双方律师在3月19日继续为此案进行陈词。

当所有证据都指向贩毒集团主脑时,总检察署为何不对此提控,以致本案出现疑点,让外界对反毒政策与法律的公正及有效性产生质疑?

像杨伟光这样的跑腿,往往是在社会上受到边缘化的弱势群体,被贩毒集团操纵于股掌之间。

针于像伟光这样的跑腿,我们有着双重推定的法律和强制死刑罪,但对贩毒集团主谋,我们却只是“罪证不足”,杨伟光案件曝露出整个反毒制度是何其讽刺。低階运毒者已成为严苛反毒法令下的牺牲品。

多年来,纵使许多跑腿已被处决,幕后主脑仍逃过法律制裁,依旧操纵贩毒集团的运作,继续利用跑腿运毒。毒品泛滥问题无法解决,有何实质意义?

杨伟光案提出了一个事实:总检察署拥有绝对的权力,来决定起诉何人与否、以何罪名起诉。而这权力是不容被挑战的,更无须对外提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即使是在行使这权力时,出现了像杨伟光案如此明显的歧视。

同样让我们深感震惊的是,最高法院上诉庭表示,尽管杨伟光的死刑判决有违新加坡宪法第12条文所保障的公平对待权利,上诉庭也无法做些什么,以推翻该项判决。

试问,法庭不是体现正义、维护宪法之处吗?假使法庭无法保障人的宪赋权利,人间正义何处寻?

我们重申,杨伟光确实已遭受不公平的待遇。马来西亚政府有义务保护本国公民免受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尤其本案攸关人命。

“杨伟光后援会”已在2012年3月26日向我国外交部提呈备忘录。当局已听取内容,充分了解个中情况。我们敦促马来西亚政府穷尽任何管道,设法挽救这位年轻人的生命,包括将此案带到国际法庭。
杨伟光后援会协调员
饶兆颖

政府无诚意废除恶法,公民社会矢监督批判

首相纳吉于2011年9月15日宣布即将废除诸项恶法后,同年底推出条件严苛的“和平集会法”,总检察署日前更继续以参与非法集会和威胁公共安全为由,提控16位参加2009年反对内安法令大集会的人权分子。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指出,上述动作经已证明:所谓政治改革,不过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政府虽然宣称允许集会自由,但实际上并未展现尊重国人宪赋集会自由的权利。

我们认为,在916前夕宣布小开放后,纳吉政府有充裕时间撤销所有与非法集会有关的提控,承认恶法压迫人民的弊端,并予以纠正,展现其推动改革的政治决心。然而,他既未指示总检察署撤销针对16人不公不义的控诉,在民主改革议程上不断拖延时间,国人已开始怀疑其公信力与施政能力。

我们促请纳吉政府兑现承诺,勿再罔顾高涨的民间民主意识,应公开向16名人权份子道歉,支付他们的3万2千元罚款,立即将民主改革列入国会议程。

与此同时,我们高度赞扬网民自主发起筹款运动,在短短时间内为16名人权分子筹获1万2千令吉,这凸显公民社会各族人士相互扶持,共同维护公民政治权利的高尚情操。这种互助友爱雪中送炭的精神,在在告诉滥用公权力妨害民间自由的当政者,人民将坚决成为人权运动者的后盾,公民社会将无畏无惧,戮力批判恶法,共同实现美好的民主社会。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死刑之议,人权之辨——“死囚之影”艺术特展

马来西亚青年杨伟光因贩毒而被新加坡判处死刑的新闻传开后,引起坊间关注,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与人民之声在2010年7月成立“杨伟光后援会”,发起“给生命第二次机会”醒觉运动,展开10万人签名连署、举办巡回讲座、抄写心经,向新国总统呈交特赦的陈情书。在各界积极推动下,短短六个星期内获得超过11万人签名支持,成绩斐然。

这项启发国人对死刑进行反思的运动,不仅是为杨伟光一人请命,也是向公民社会对省思死刑及相关问题,发出提醒。

死刑存废问题,涉及人的基本生死、人道伦理、社会正义和国家权力,其利弊得失可从人权、法律、宗教、道德等诸多角度予以评估。赞成死刑,经常以为死刑是民意的要求,主张废除死刑与停止执行死刑违反民意。反对死刑,则倾向认为废除死刑之后的替代途径很多,简单二分法的民意测验并不可恃;而且死刑过于绝对,犯错的危险又高,绝非单纯交由民意决定。

从救援个案到运动推展,我们深信,人的生命价值不因其犯行而减值。死刑没有给予被定罪者第二次机会,绝对是一个不人道的惩处方式。由人类社会的演进来看,现代文明与早期野蛮的分别,就是对人与对生命的尊重。而杀人则是极度残酷的行为,不论在什么情状下、经过什么程序、由谁来执行,都无法掩盖杀人的野蛮本质。

联合国大会分别于2007、2008年决议要求“全球暂停施行死刑”,这是迈向废除死刑重要且必要的一步。何以国际公民团体以及联合国、欧盟这般积极推动停止死刑执行?其于现阶段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多数尚未废除死刑的国家,都是习惯性、因循性、权宜性的维持死刑,面对死刑制度的诸多面向层次,既缺乏严肃的面对与正视,也缺乏必要的公共辩论。其结果,不但必要的知识和资讯阙如,深思熟虑的政策(包括可能的替代措施)也无从形成。

利用全球暂停死刑执行创造时间和空间,以启动对死刑问题的省思、辩论和行动,正是本次特展之目的。

理解死刑之议,梳理人权之辨,由您我开始。

敬请参与“死囚之影”艺术特展:
http://klscah.org.my/2011/09/3900.html

“全民挺明福运动”及非政府组织联合声明:反贪委员会刑求逼死赵明福!

针对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指赵明福因3名反贪会逼使自杀一事,我们一致拒绝皇委会这缺乏说服力的结论。我们强调,反贪会无论在精神和肉体上逼供拷问,甚至包括性命威胁,都促成明福之死。

皇委会经已证明,赵明福并未如反贪委员会所言在2009年7月16日清晨获释,显见他当时仍在非自愿情况下被扣留。反贪会与政府须为扣留期间的基本人权与安全负上全责,任何在政府机构遭扣留、羁押期间的死亡事件均属谋杀。

基于下列理由,我们反对皇委会所作的结论:

一、政府无视126个民间团体联名倡议的人选,在未咨询赵家意见的情况下,任命该五名调查委员。如今这项罔顾民意的程序,让社会大众深感失望。
二、因拒绝撤销3名来自总检察署的调查员,导致赵家杯葛,皇委会的独立与公正性已备受质疑。
三、皇委会委任的独立调查人员,即前英国警员Michael Leslie Squires并未积极参与寻找真相的工作,他曾到《星洲日报》寻找赵明福的生前记录,检查其鞋子号码,这些调查都导向心理问题和自杀之说。
四、皇委会无法找到任何佐证赵明福死于他杀的具体物证,也无视“全民挺明福”的要求,检查所有反贪会官员的手机通联记录、要求他们接受测谎、以及抽出他们的DNA并重新检验。

职是之故,皇委会已丧失民心。我们将于2011年7月29日(星期五)晚上9时,在隆雪华堂举办聚光晚会,向皇委会的报告表达沉默抗议。届时,欢迎各界踊跃参与,一同传达“终止羁押死亡事故”的共同心愿。

“全民挺明福运动”及非政府组织

“说谎不是我们的文化!” 隆雪华堂谴责暴力吁惩失职者

隆雪华堂严厉谴责警方在7月9日集会中,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罔顾病患及民众安危。警方执法过当,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必须为此负责,公开道歉,尽速惩处失职官员,给全体国人一个完整的交代。

警方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一事,现场很多人都可以作证。该医院保安日前已对媒体证实,亲睹警方朝院内射催泪弹,以致逃入医院寻求庇护的民众四处走避。

与此同时,许多非政府组织人士,当时都在现场亲眼目睹,停驻在医院出口的水炮车,首先从警卫亭方向,朝里头的示威者射化学水炮,接着,再射催泪弹到西医部急诊室外的空地。整个过程,他们都身历其境,完全可以佐证医院保安的说法,不容否认。

说谎不是我们的文化。警方的执法,首要保护人民集会游行的自由与安全,为此,隆雪华堂呼吁总警长公开向国人道歉,以示负责。

促立即释放社党干部,总警长须为逮捕道歉

我们,以下32个公民团体强烈谴责警方恶意逮捕及延长扣留三十位参与“够了,退休吧国阵”运动的社会主义党干部,包括和丰区国会议员迈克嘉也古玛。

警方无法在巴士上搜获任何武器,却坚持以刑事法典122条,既“聚集武器以蓄意发动反抗最高元首、统治者或州长的战争”罪名提控上述30人,明显是捏造莫须有罪名,镇压正常的政治活动。

这场逮捕和延长扣留,经已侵犯社党干部的基本人权,也违反宪赋的言论自由权利。为此,我们促请全国总警长伊斯迈奥玛立即释放三十位被扣留的社党干部,撤销针对他们的控状,并对违宪和滥权逮捕公开道歉。

警方曾宣称该党携带印有共产党领袖头像的衣服,是要“复辟共产主义”,单凭衣物就断定某机构要复辟某种思想,未免太荒谬。须知,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是所有民主国家的重要原则,警队的反智行动,再次证明我国警队滥用权力、行政不中立、隐含政治动机。

最后,我们吁请政府尽速设立投诉警察独立委员会(IPCMC),纠正警队的所有弊端,停止执法单位的滥权行为。

联署单位:
1.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2.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
3.  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
4.  人民之声
5.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学运)
6.  雪隆理华同学会
7.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8.  中国维权大马后援会
9.  霹雳独中校友联盟
10. 霹雳大专青年社
11. 霹雳怡保小绿洲社会图书馆
12. 博大前进阵线
13. 理大前进阵线
14. 新纪元前进阵线
15. 北大前进阵线
16. 沙戥新村学校校友会
17.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
18. 理大华文学会
19. 新纪元学院学生会
20. 槟城韩江同学会
21.  威省韩江校友会
22. 槟城公民学校同学会
23. 槟城老友联谊会
24. 槟城独中教育基金会
25. 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26. 马六甲晨钟励志社青年团
27. 马六甲广东会馆青年团
28.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29. 隆雪华堂青年团
30. 雪州梳邦再也市议会23区青年委员会
31. 马大新青年毕业生协会
32. 528媒体行动小组

不公布调查报告有欠透明,皇委会须尊重民意昭公信

我们,以下联署的公民团体,促请皇委会展示诚意,尊重全民知情权,尽速公布赵明福死因调查报告,给人民及赵家一个交代,也提供社会大众阅读报告与发表意见的便民管道。

过往经验显示,皇委会有权公布调查报告,公众也可购买阅览。因此,皇委会称由国家元首来定夺公开报告与否,并不合理。皇委会此言,形同自动放弃公开报告的权力,公众无法得知报告内容,过程显然有欠透明,难昭公信。

皇委会在初始阶段,因多次拒绝赵家要求,既不撤除三位总检察署官员担任执行官,也不愿展延皇委会听证会让赵家到高庭上诉,导致赵家和雪州政府代表律师退出皇委会听证会,已使皇委会的公信力大受打击。

接着,皇委会也没有俯顺民意,接纳全民挺明福运动的多项提议,如积极搜查实质证物、重新检验反贪会官员的脱氧核糖核酸,并进行测谎、让独立调查员真正展开调查等等。

皇委会虽然对外宣称欢迎公众提供意见,但所有调查方向和方法,却根据其设定的议程进行,所谓民主参与只是橱窗装饰,聊备一格。耗费庞大的国家资源与社会成本后,接下来,若皇委会依然独断独行,罔顾民意要求,拒绝公布调查报告,势必再次削弱其独立形象和公信力,赵明福事件难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发起单位:
全民挺明福运动

联署单位: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隆雪华堂青年团
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马来西亚人民之声

Civil Society Joint Statement: Let the Sarawakian Diaspora Vote by Postal Ballot

We the undersigned civil society groups (CSGs) call upon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EC) to allow Sarawakians in overseas West Malaysia, Sabah, and even in different regions within Sarawak to vote by postal ballots in the coming Sarawak elections.

This is legally possible by the EC’s own admission and only requires a longer campaign period, which should be a minimum of 21 days considering the geographical spread of Sarawak constituencies.

Postal voting would enable some 50,000-200,000 Sarawakians – according to different estimates – to vote without taking leave and spending hundreds of ringgit to return home. Sabah faces the same problem too.

In the 2006 Sarawak state elections, the average turnout of its 71 seats was a pathetic 61.62%.

In the 2008 federal elections, Sarawak had the nation’s lowest turnout, at average of 58.16% for its 31 seats while Sabah’s 25 seats yielded 63.97%, in sharp contrast with the average turnout of 76.97% for West Malaysia’s 165 seats, If the West Malaysia’s 76.97% turnout was a reasonable benchmark, then by the same calculation, some 172,000 Sarawakians did not vote in the last elections.

The effective disfranchisement of the Sarawakian diaspora and out-of-town voters – who are higher educated, better exposed and more informed in average – has artificially preserved the conservative electoral outlook in rural Sarawak.

The EC Deputy Chairman Datuk Wira Wan Ahmad has revealed in Kuching on March 19 2010 that the EC has employed the Subregulation (3) (1) (f) in the Elections (Postal Voting) Regulation [EPVR], which reads
“a member of any category of persons designated as postal voters by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from time to time by notification in the Gazette”
to give police spouses, who are otherwise not entitled, to vote by postal ballots.

We hold that if police spouses are allowed to vote by postal ballots, then the out-of-town Sarawakians will have stronger reasons to be entitled to such facility, unless the EC has an agenda to register police spouses as postal voters and to suppress the vote of Sarawakians.

The EC can set up a few polling centres in Klang Valley, Johor, Penang and Sabah where many Sarawakians reside and a polling centre each for all other states and all overseas missions. The EC can even set up polling centres in major towns in Sarawak for voters from other regions in the state.

The postal ballots will then be counted by the voters’ home constituencies and the totals be added to the ordinary ballots cast in those constituencies.

This is perfectly practicable for the coming Sarawak elections. The granting of postal voting rights to out-of-town Sarawakians requires only a notification in the Gazette, which is published forthnightly. The EC can then allow a week for interested Sarawakians to apply.

In principle, postal voting should be made available to all with valid grounds and mandatory to none. When polling centres at embassies and consulates of our neighbouring countries have been opened for many years to allow their citizens abroad to vote, Malaysia should not be left behind.

Postal ballots for Sarawakian voters do not need month-long inspection and approval process for new registrations. This is because those registered for postal ballots under Subregulation (3)(1)(f) of EVPR remains on the ordinary voter list like other temporary voter groups such as election workers, EC commissioners and civil servants who are out of country temporarily on polling day.

Only absent voters – military voters and their spouses (by choice), civil servants overseas and their spouses, tertiary students overseas and their spouses – and police voters need to be placed under a separate list of postal voters, as stipulated by Subregulation 6(2) of the Elections (Registration of Electors) Regulations.

The Undersigned Groups:
1. Centre for Orang Asli Concerns (COAC)
2. Coalition for Clean and Fair Elections 2.0 (BERSIH 2.0)
3.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4. Council of Churches Malaysia (CCM)
5. Jamaah Islah Malaysia (JIM)
6. Kuala Lumpur and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7.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LLG)
8. Malaysian Consultative Council of Buddhism, Christianity, Hinduism, Sikhism and Taoism (MCCBCHST)
9. Malaysian Election Observers Network (MEO-Net)
10.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11. 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Integrity( NIEI)
12.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13. Persatuan Masyarakat Selangor and Wilayah Persekutuan (PERMAS)
14. Pusat Komas
15.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SABM)
16.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联合文告:“他们以不同的形式爱国”——谴责警方逮捕人权党成员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谴责警方逮捕人权党成员,侵犯公民举行和平集会和行动自由的基本权利。我们认为警方滥权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政府必须即刻修改警方法令、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制止警方的滥权。

(图片:MalaysiaKini)

人权党发动的反对《连环扣》车队游行活动,本质上与国庆日挂国旗游行的普通市民活动没有两样,他们仅对所关切的社会议题表态,他们与普通市民一样,以不同的方式爱这个国家。公开表达意见、在公众场合宣传自己的思想,本是民主社会的正常行为,警方屡屡打压公民组织的言论自由权利,无怪乎在最近经济学人公布的民主指数中,马来西亚的排名再次坠跌。

我们呼吁政府严正看待人权党“反对种族主义”的指控和“反对《连环扣》”的诉求。政府应以文明对话方式化解民间的抗议,而非以蛮横镇压的手段使公民组织噤声。我们对被森州警局延扣的22名人权党成员进行绝食感到担忧,基于人道精神和尊重公民的民主权利,政府应马上无条件释放22名人权党党员,否则首相纳吉的“人民优先”口号只会继续被玷污。

追根究底,警察被赋予过大的权利,长久以来的纵容滥权更使警察部队日趋腐败。除了和平集会被镇压外,类似谢振兴、古甘和阿米奴拉昔等警察滥权案件层出不穷。我们促请政府马上废除警察法令第27条,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还我国人民基本人权,保障国民的人身安全,避免成为警方滥权的下个受害者。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
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

Civil Society Joint Statement: Drop Charge Against Suhaimi Shafiei, Uphold Citizens’ Freedom of Expression

We, the undersigned organizations, strongly condemn the Attorney General Chamber’s prosecution of Seri Muda Assemblyman Suhaimi Shafiei under the Sedition Act. This is an infringement of Malaysian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against the spirit of Article 10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It also contradicts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ratified by Malaysia government.

We urge the AG Chamber to drop the charge against Suhaimi Shafiei immediately to show respect of the people’s freedom of expression. We call upon the government to repeal the sedition act and 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 withdraw charges against all persons charged under the draconian sedition act.

As freedom of expression is the foundation of a democratic society, crackdown on free speech only makes check and balance impossible and opens up opportunities for abuse of power and violation of rule of law, bringing our society to a dark age.

Suhaimi has a legitimate right to comment on the appointment of Selangor secretary Khusrin. All citizens – not even exclusive fo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 have right to criticize the decisions and acts of any public institutions – the Executive, the Judiciary, the Legislative,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and the Palace – for the health of our democracy, federalism and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This is the essence of freedom of expression

We hold that the police report against Suhaimi accusing him of “traitor” is devoid of common sense. What the former Prime Minister Dr. Mahathir has done decades ago with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to curb the royal power was far more serious than Suhaimi’s comment.

The AG Chamber must therefore stop selective prosecution of opposition politicians and netizens on their legitimate comments related to the health of democracy, federalism and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It must act independently rather than becomes a tool of political persecution.

We categorically refute the view of Gerakan Kedah Youth Chief Tan Keng Liang that Suhaimi’s case is a “personal case”. The prosecution of Suhaimi is clearly a case of political persecution. We applaud th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for providing legal aid to defend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of its state assemblyperson. It is a noble act to uphold human rights and social justice in the state of Selangor.

Tan must remember, the responsibility of having the Selangor tax payers to pay for the legal cost lies solely with the Barisan Nasional Federal Government, in which his party participates. If conscience can be his guide, Tan should instead demand the BN Federal Government to drop the charge or demand his Gerakan Party to provide legal support.

The Najib Administration must understand that people demand real democratic reform, not a flowery slogan of political propaganda. If the PM is serious about “People First”, he must immediately stop the persecution of Suhaimi, and also abolish all draconian laws designed to control and censor the media.

Endorsing Organizations :
1.    Civil Rights Committee of KL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2.    Civil Society Committee of LLG Cultural Development Centre
3.    Writers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4.    528 Media Action Group
5.    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
6.    Suara Rakyat Malaysia
7.    Malaysians Against Death Penalty and Torture (MADPET)
8.    Perak Youth Graduate Association
9.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10.    Youth Section of Negeri Sembilan Chinese Assembly Hall
11.    Youth for Change
12.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13.    Women’s Aid Organistion
14.    Malaysia Youth &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DEMA)
15.    New Era College Alumni Association
16.    Bahagian Pemuda Persatuan Murid-murid Tua Sekolah Serdang Bharu
17.    Persatuan Komuniti Prihatin Kuala Lumpur & Selangor
18.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19.    Persatuan Alumni PBTUSM Selangor & KL
20.    Pusat Komunikasi Masyarakat (KOMAS)
21.    Persatuan Masyarakat Selangor dan Wilayah Persekutuan (PERMAS)
22.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23.    Friends of Suaram Johor

(For Chinese Version, please click: http://klscah.org.my/2011/02/2817.html)

23公民团体联合文告:撤苏海米煽动控状,维护公民言论自由

我们,以下23个公民团体,强烈谴责总检察署援引《煽动法令》提控太子园州议员苏海米。我们认为总检察署的行动已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乖离联邦宪法第十条的精神,也违反我国政府签署的《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

我们促请总检察署即刻撤除苏海米的煽动控状,尊重苏海米和国人的言论自由权利。我们促请政府马上废除煽动法令,也马上和无条件撤销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人士的控状。

(图片:malaysiakini.com)

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打压言论自由无疑否决监督与制衡的可能,为贪污滥权枉法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最终导致社会大倒退。苏海米针对委任雪州秘书古斯林所发表的评论,并无不妥之处,人民有权批评宪法所阐明的任何建制 ——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机构、选举委员会、皇室——的决策与行动,这就是言论自由的精神。

我们认为,报警指责苏海米“叛君”的行为不可理喻。苏海米所做的,远远不及前首相马哈迪当年推动修改宪法,减弱皇室的权力的行动。总检察署必须停止选择性提控在野党与网民,以他们强化民主、联邦制与君主立宪的正当言论入罪。 它不应丧失独立性及成为政治迫害的帮凶。

我们驳斥民政党吉打州青年团团长陈庆亮,苏海米被控煽动绝非“私人案件”,本质上就是政治迫害。我们赞扬雪州政府提供法律援助,维护立法议员言论自由权利,以行动支持民主人权的理念,拨乱反正捍卫社会正义。陈庆亮须知,正是他隶属的国阵政府所进行的政治迫害导致雪州纳税人被逼花钱消灾,陈庆亮若有一丝良心,应施压国阵政府撤销控状,或者由民政党支付苏海米的法律经费。

纳吉政府必须紧记,人民要实质的民主改革,而非徒具口号的政治宣传。政府必须停止打压苏海米及废除所有监控和审查媒体的恶法,如此“人民优先”的口号才有实质意义。

我们,以下23个公民团体,强烈谴责总检察署援引《煽动法令》提控太子园州议员苏海米。我们认为总检察署的行动已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乖离联邦宪法第十条的精神,也违反我国政府签署的《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

我们促请总检察署即刻撤除苏海米的煽动控状,尊重苏海米和国人的言论自由权利。我们促请政府马上废除煽动法令,也马上和无条件撤销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人士的控状。

言论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打压言论自由无疑否决监督与制衡的可能,为贪污滥权枉法打开潘多拉的盒子,最终导致社会大倒退。苏海米针对委任雪州秘书古斯林所发表的评论,并无不妥之处,人民有权批评宪法所阐明的任何建制 ——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机构、选举委员会、皇室——的决策与行动,这就是言论自由的精神。

我们认为,报警指责苏海米“叛君”的行为不可理喻。苏海米所做的,远远不及前首相马哈迪当年推动修改宪法,减弱皇室的权力的行动。总检察署必须停止选择性提控在野党与网民,以他们强化民主、联邦制与君主立宪的正当言论入罪。 它不应丧失独立性及成为政治迫害的帮凶。

我们驳斥民政党吉打州青年团团长陈庆亮,苏海米被控煽动绝非“私人案件”,本质上就是政治迫害。我们赞扬雪州政府提供法律援助,维护立法议员言论自由权利,以行动支持民主人权的理念,拨乱反正捍卫社会正义。陈庆亮须知,正是他隶属的国阵政府所进行的政治迫害导致雪州纳税人被逼花钱消灾,陈庆亮若有一丝良心,应施压国阵政府撤销控状,或者由民政党支付苏海米的法律经费。

纳吉政府必须紧记,人民要实质的民主改革,而非徒具口号的政治宣传。政府必须停止打压苏海米及废除所有监控和审查媒体的恶法,如此“人民优先”的口号才有实质意义。

联署团体:
1.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2.      林连玉基金公民社会委员会
3.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
4.      528媒体行动小组
5.      我是大马之子(SABM)
6.      人民之声(SUARAM)
7.      马来西亚反对死刑与酷刑组织
8.      霹雳大专青年社
9.      妇女行动组织
10.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11.  动力青年
12.  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
13.  妇女援助中心
14.  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学运)
15.  新纪元学院校友会
16.  沙戥新村学校校友会青年团
17.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18.  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
19.  雪隆理华同学会
20.  社区通讯中心 (KOMAS)
21.  雪隆社区协会 (PERMAS)
22.  社区行动网络 (CAN)
23.  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

(英文版本请点击:http://klscah.org.my/2011/02/2820.html

斥代理投票易生弊端,民权委员会欢迎雪州办村长选举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批评选委会 “代理投票”之建议,在现行制度下容易产生弊端及选务混乱,社会各界仍存疑虑,不宜贸然实施。

我们强调,“代理投票”虽在先进民主国家行之有年,但在我国选举制度尚未完备下,极易被操弄,到时浪费公帑,徒增作票空间之余,更违反选举过程之私密性与公平性。

我们吁请选委会与其推动此争议性投票措施,还不如促成修法,全力推动自动选民选民登记,让有符合选民资格的公民自动拥有投票权,如此才是俯顺民意的改革手段。

此外,针对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日前宣布,当局决定在巴生县的吉胆岛、班达马兰新村和瓜冷县仁嘉隆新村三地实行村长选举,我们对此表示欢迎,并提醒民联各执政州属履行还权予民之承诺,尽速公布地方政府民选时间表。

我们认为,就世界趋势而言,落实由下而上的草根民主,扩大民众参与地方事务,已是民主国家深化民主的一环。纵观许多国家的地方自治发展经验,落实基层选 举,通过让地方住民直接行使选举权,参与地方事务,紧扣公民与地方事务关系,不仅能加强民主深化,更是促进地方发展的重要关键。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