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adminone

重要史料转移国外,令人惋惜

众所周知,敦李孝式勋爵是我国的开国元勋,1950年代与各族领袖赴英国与殖民政府谈判马来亚独立事宜。他曾担任我国第一任财政部长,驰骋政坛多年,对建国初期的各项建设,奉献个人的专长与心力。政府为了表扬其功绩,除了颁赐“敦”的勋衔之外,也曾在1980年代假国家博物院举办“敦李孝式生平事迹史料展”,并且将吉隆坡的谐街(Jalan Bandar)更名为敦李孝式街(Jalan Tun H.S.Lee)。对于这些荣誉和肯定,我们认为敦李孝式名符其实,受之无愧。 敦李孝式的家族日前将敦李的一批私人文献转移给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这批144箱的文献,总共有大约18万页的各类函件、演讲稿、会馆文献以及相关剪报等等,涵盖的年代介于1930年至1980年代之间。换言之,这批文献除了反映其个人南来的奋斗事迹外,也包含了马来亚的建国过程及后续的发展。不论对个人或国家,这批文献的重要性和珍贵性不言而喻。 然而,敦李的家族成员决定将这批重要文献转移到新加坡,令我们感到无限的惋惜。原因是:为何敦李的家族成员没有优先考虑将文献留在国内的官方机构、大学或者民间组织?即便是决定将文献转移国外,为何没有考虑将一套副本留在国内,这个敦李孝式曾经奉献大部分心力的国土? 当然,我们尊重家属的决定。作为文献的合法继承人,家属有绝对的权利决定如何处理这批文献。继敦陈祯禄文献转移国外,这是第二批出走的文献。接下来是否会接二连三,甚至逐渐形成一股外移的风气,的确令我们感到担忧。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重要文献外移的现象,似乎也间接透露了一些值得关注的信息,这其中包括: (1)    我国现有的国家档案局以及相关机构,是否有一视同仁地重视各民族领袖资料的收集、研究和展现? (2)    我国相关机构收集资料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是否具备竞争力? (3)    我们相关机构收集资料和开展研究工作的专业能力、专业人才以及经费受否足够? 假设我们的专业能力和专业运作模式还不足以让人产生信心,那我们必须加把劲急起直追。我们希望各界,尤其是资料中心、学术机构以及研究单位能够重视重要文献转移国外的现象,共同来构思一套亡羊补牢的方案。 隆雪华堂会长 陈友信

“一个马来西亚,两种社会契约?”新书推介暨讲座会

马来西亚独立五十多年,全体公民都是否享有同等的权利与义务?“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要缝合什么样的裂痕与差异?为何种族与宗教议题仍徘徊不去,此阴影对国家前景构成怎样的影响? 副首相慕尤丁声称自己以马来人认同为先,而马来西亚人次之,然而,谁是马来人?口操马来语、奉行马来生活习惯的印裔穆斯林后裔及阿拉伯后裔是马来人吗?新经济政策真的能够援助马来人脱离贫困吗?谁才是新经济政策的最大得利者?种族冲突为何会发生?马来西亚未来如何走向族群和谐?马来人为何害怕失去权力,马来人的政治如何影响本国的命运? 由策略资讯研究中心(SIRD)出版的新书《一个马来西亚,两种社会契约?》和《马来人的问题与未来》中译本,前者从社会契约、马来人特权、宪法定位、回教法、女性权益、宗教自由、民族主义、回教国、宗教价值、回教政策、多元社会、公民归属,反思今日马来西亚社会的深层结构。后者更接橥困扰着马来人的问题,其实不完全是一己的族群问题,而是源自本国特殊的社会经济制度,延伸成的政治难题,牵动着整体马来西亚的命运。 鉴此,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与策略资讯研究中心联合举办新书推介暨讲座会,邀请专家学者一同对上述两本著作所触及的问题分享心得,一起从历史与现实的认同、疏离中找寻出路。 日期: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时间:晚上8时正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讲堂 推介人: 陈友信(隆雪华堂会长) 主讲: 1)黄进发(政治学者) 2)刘镇东(槟州升旗山区国会议员) 3)陈亚才(时事评论人) 任何疑问,请洽询隆雪华堂助理秘书谢先生:03-22746645。

配合普缇来马作证,警应无条件保障安全

针对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推翻早前的承诺,要求泰国法医庞缇先提供资料,我国警方才能确保她来马供证时的人身安全,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批评这项“有条件的保 护”是无视证人安全的做法,不但缺乏诚意,并有故意刁难之嫌。 申请保护是每位证人的权利,保护证人则是立法者与司法者的义务。西谚有云: “没有证人就没有正义”,足见证人上法庭作证陈述其所见所闻及专业意见,乃协助法院作出公平判决,实现社会正义之表现。若有良性的作证、举报环境,便能对 犯罪行为发挥威慑作用。这也是当局积极草拟“证人保护法案”的初衷。 赵明福坠楼案的发生,已重创对我国肃贪单位的形象,庞缇作为协助厘清 真相的关键证人,其重要性自不待言。保护证人之人身财产安全是警政单位的职责,既然普缇已提出安全顾虑,警方应该提高警觉,在她前来作证之前,评估风险等 级,及时启动证人保护程序。否则,任何因证人保护程序失职所导致的不愉快事件,将令民众对司法制度的残缺再次失望。 隆雪 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席廖国华

跨宗教对话符合民意,当局应给予明确授权

隆雪华堂乐见副首相慕尤丁日前否认“‘促进跨宗教和谐与谅解委员会’是小配角”的说法,并吁请当局强化此委员会的角色定位与功能,以便让被迫无限期展延的大马五大宗教谘询理事会对话及早展开。 设置一个跨宗教的对话平台,是因应宗教分歧议题、促进宗教对话的最佳办法,更为公民社会所乐见。这项机制的设立,可谓历尽波折。从首相署部长许子根较早前持反对立场,到宣布成立后,却被内阁同僚的言论更正,由此证明当局内部沟通不良,说词反复让人摸不清楚,也与民意有落差。因此,在这项对话机制之前,执政团队的内部沟通与检讨或许更为迫切。 跨宗教的对话机制不应只仅是扮演聊备一格的花瓶。任何政策实施贵乎一致性,国家领导人应给予促进国民团结的机制公开肯定与明确授权,以便此类沟通在受到各方尊重的情况下顺利进行。 隆雪华堂会长 陈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