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雪华堂推崇结社自由与健康的结社文化

针对日前“隆华堂”提出结社自由的问题,隆雪华堂发表文告,认为在强调结社自由的当儿,不能忽略结社文化,尤其是向来主张通过华团促进团结的华人社会,以结社自由之名另起炉灶闹双胞、骑劫等,都是败坏风气的做法。这种歪风如果没有适时制止,华社必将乌烟瘴气。这些另起炉灶闹双胞的华团非但没有促进团结,反而制造更多的争议和分裂。

隆雪华堂提出的要点如下:

(一)隆雪华堂实质上就是包含雪兰莪及吉隆坡:

追溯隆雪华堂成立的背景,就得知早年雪州境内华团甚多,唯独欠缺统筹共识的机构,于是先贤陆佑、张郁才、朱嘉炳等登高一呼,发起组织。陆佑先贤甚至还率先捐献五万元叻币作为倡导。经过众人的努力,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于1923年正式成立,至今有93年的历史。

早年的雪兰莪实际上包含吉隆坡。隆雪华堂自成立以来,章程中的“会员”一项就已注明:“凡在雪隆区注册且办事处设在雪隆地区之华裔社团,皆可申请成为会员。”

“隆华堂”宣称他们先注册“吉隆坡”的名称,隆雪华堂改名在后。这是玩弄文字,“隆华堂”是在隆雪华堂已经成立之后,另起炉灶。隆雪华堂成立93年,“隆华堂”成立13年,相差80年。

(二)结社自由与结社文化:

“隆华堂”提出结社自由,认为人人皆可结社。乍看之下好像言之有理,可是如果所成立的新组织,是在既有的同类组织之上闹双胞或骑劫,情况就另当别论了。“隆华堂”的例子实际上是利用《社团法令》的灰色地带而得逞。

《社团法令》的漏洞,华社早已多次公开提出要求纠正。社团注册局只看英文或马来文名称的做法,就华团而言,是不完善的规定。于是别有居心者就利用这种漏洞,另起炉灶。最代表性的例子就是雪隆广肇会馆(成立于1886年,至今有130的历史),以及后来另起炉灶的“隆雪广肇会馆”(成立于2006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雪隆”和“隆雪”是同一个地区,可说“隆雪广肇会馆”就利用《社团法令》的灰色地带获得注册。

拿着结社自由的旗号,结果是不断分裂社群,华社需要这样的结社文化吗?隆雪华堂强烈认为:结社自由必须与良好的结社文化相提并论,否则闹双胞与骑劫的歪风带来更多负面的影响。

(三)保持沉默等于姑息歪风,后患无穷:

隆雪华堂在另起炉灶闹双胞或骑劫其他团体的问题上,不论涉及本身的个案,或者是其他团体的例子,始终维持一贯强调建立良好结社文化的立场,即在同一个地区范围,同一类功能和会员性质的社团,组织上应避开重叠、骑劫、因竞选失利而另起炉灶的做法。

我们认为,对这种另起炉灶闹双胞、骑劫的具体个案保持沉默,就等于是姑息歪风的蔓延和滋长。这种不良例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复出现。要避免和杜绝这种歪风,单靠《社团法令》无法制止,需要华社共同来建立健康的结社文化。

隆雪华堂会长
拿督翁清玉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